交大人共享知識與情感交流的平台

校友專訪
讓理性數據說話 台劇有感復興──巧克科技共同創辦人、相聚國際合夥人劉于遜專訪

台灣曾經是亞洲地區的「戲劇王國」,戲劇節目類型多元,且其中大量膾炙人口作品,台灣人心中都有一份屬於自己那個年代的代表劇集清單。隨著全球化、網路科技發達,大量國外影視競爭著眼球市場,OTT串流平台更是各內容產製者的兵家競逐之地,台灣自製戲劇如何重新找回昔日榮光?劉于遜學長2015年創辦台灣原生行動串流的CHOCO TV,以單純提供版權內容的平台起家,甚至走到「自製影集」的道路上,看似要展開一段理工男玩起文藝感性的創作跌撞相談,不,他了當地說:「分析數據。」是關鍵的轉捩點。

劉于遜學長分享道,起初CHOCO TV的前身 CHOCOLABS是一個充滿生活食衣住行各類型的APP,受到眾多用戶的歡迎,但為了使平台事業能更上一層樓,有統計背景的于遜學長從後台資料中找到通往未來的鑰匙:「影音串流」, 精準採購國內外戲劇節目的CHOCO TV便應運而生。此時國內外串流平台市場如同剛發現的新大陸一般,蘊含極大的寶藏等著開採,KKTV、愛奇藝、LINE TV等也剛各自劃地,佔山為王。

就在這樣OTT平台的「大拓荒」背景下,劉于遜學長回憶道:「當時做的時候只有千萬左右的現金,現在聽起來真的超級不可思議。」更因為周遭沒人看好,反倒讓于遜學長有「正因為我什麼都沒有,讓我更可以更專注於我最想服務的客戶群上」這樣的信念,而心無旁鶩,對點集中火力。他選擇將精打細算、喜愛追劇又不願被電視播放時間綁架的「小資女孩」作為主要的目標客群,列為平台營運超級重點,無所不用其極地投其所好。並從後台數據中挖掘出既符合CHOCO TV用戶喜好,但往往被其他OTT平台低估、不了解也不願意購進的「校園青春劇」,這樣的決策讓CHOCO TV不到一年就成功讓用戶規模達到100萬人,嶄露出無窮的發展潛力。

不僅目標族群觀劇行為強勁,外在形勢也幫了于遜學長一把。遭到中國下令禁止的BL(Boys’ Love)、靈魂穿越等題材,給了擁有創作自由的台灣絕佳的機會,總是冷靜思考下一步的于遜學長毅然決然踏入自製戲劇領域,捲起袖子當起戲劇的出品方,以大量用戶行為數據的精準掌握為背書,下的決策幾乎風險可控,害怕若源於對未知的恐懼,于遜學長內心早就有底:「這個高機率會中!」

認真說起來,近十年來鋒頭幾乎要日韓陸劇壓過的台劇,並不乏品質優良的作品,台灣刻劃社會中小人物故事情感的細膩,質樸又引入不同時代氛圍或議題探究一直是台劇的優勢,常有評論道「越在地,越國際」,能帶起台灣人集體共鳴莫過於對文化脈絡的熟稔,在不理解的眼中或許是充滿異域風情,卻往往抓不住核心,于遜學長表示:「這句話對也不對。」 他以戲劇推廣發酵的角度論起,如果連最了解自己的觀眾和市場都打不進去的話,更遑論其他國家?但媒體事業迷人之處便是能透過偏好選擇來培養觀眾,如好萊塢出品的各式電影一樣,將美國的英雄主義傳播到世界各地,Marval、DC系列等超級英雄片在這時代儼然演變成為無進入門檻的作品。

于遜學長也特別提及熱門作品之所以熱門,成功背後一定有一個普世皆通的情感層面能夠打動人心,將主流價值發揮淋漓盡致,韓國電影《寄生上流》也是一例好範本,這部電影將資本世界中貧與富、社會階層具現化外,娛樂性還十分到位,縱使故事以韓國為背景,但根本的核心價值亦能直擊在資本社會中打滾的民眾心裡,打破語言、文化本應給人的隔閡。

回過頭來瀏覽近期熱播的台劇,朝著在主流價值上添加職人、時代背景等作為主軸,這種「類型劇」興起,不僅讓觀眾得以深入窺探多重角色立場,扣連人性基本盤面的親情、愛情等,引出編劇們想傳達的意涵。「所謂寓教於樂就是如此。」于遜學長認真地說。

學長很清楚明白自己和公司的定位, 還有一齣戲劇的產製過程當中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他笑稱自己很喜歡聽別人抱怨,「如果能解決他們任何不滿意、不滿足的地方,那我就有價值了啊!」這也是為什麼CHOCO TV 第一階段志不在成為內容最多元OTT 的大平台,而是專注服務特定族群的觀劇需求。各家競爭者環伺下,「消費者沒有忠誠度,想看的劇在哪裡就跳到哪裡,一味要幹掉對手是沒有意義的,把自己的客戶服務到極致是最重要的事情。」于遜學長跳脫競爭框架,努力經營客戶關係,「客戶跟你好,當然也可以跟其他人好!」把握平台的內容優勢,別人絕對無法取代耕耘已久領域,秉持這樣的信念,于遜學長運營起CHOCO TV永遠有個指南針在指引方向,不迷惘。

一腳踏入打造戲劇IP場域的于遜學長舉了日本動畫「製作委員會」的工作模式來看台灣節目IP的發展歷程。製作委員會係指制作動畫、電影、電視節目等影像作品等等創作時,由複數企業共同出資以分散風險的方式,組成各自專業的營運集合體,內部有著極細的分工。這當然是日本推行內容產業長久以來的結果,產業規模夠龐大之後的營運方式,相比之下的台灣,「一切都還在路上。」于遜學長應答道。急是沒有用的,朝著對的方向踏實穩健才是上上之策。

現行台灣每年約莫產出四、五十部戲劇,若總產量再往上一個量級,那會是另一番風景──隨著OTT的崛起,各平台對內容的投資擴大,台灣原創優質作品的復興指日可待!于遜學長以CHOCO TV平台的成功證明創作背後精準佈局的重要。自由乃創作原始沃土,藝術家打磨感性的作品,從     數據海裡找出觀眾偏好則考驗著經營者的眼光,在學無止盡的商業中找出一條能感動自己與他者的故事線,台劇將迎來有感的復興,對於台灣戲劇有期待的觀眾而言,無異於「幸福」二字,而于遜學長新成立的「相聚國際」,即專注於智慧娛樂(Smart Entertainment),希望透過科技數據的經驗和所長,提升台灣整題質與量的命中率,帶來用戶更好的體驗及影視音回報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