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人共享知識與情感交流的平台

校友專訪
何苦在台灣做動畫?諸葛四郎要搶到IP發揚的寶劍──童年漫畫負責人葉佳龍專訪

愛好電影的觀眾或許已經發現,2022年的電影年節檔期,幾乎是台灣好幾個世代人的「回憶殺」!爸爸們的兒時寶藏漫畫《諸葛四郎》動畫電影、改編自家喻戶曉的兒童節目《水果冰淇淋》的《妖果小學-水果奶奶的大秘密》、霹靂布袋戲當家一哥《素還真》連番上映,各顯神通。

有趣的是這三部童年IP當中有兩部選定「動畫」作為主要媒材,更強調MIT,究竟對這些內容工作者們而言,台灣動畫乃至於最根本的「IP」競爭力在哪裡?為一圓漫畫家父親葉宏甲動畫夢的葉佳龍學長,從科技業轉入文創,竭力傳承爸爸的《諸葛四郎》系列,讓這位本土的少年英雄從多年前的跨域電影電視和2017年的跨域舞台劇作品再次走入小朋友的視野,他頗具自信的表示:「能跨時代的作品,必有其原因。」

但60年前的作品思維放到現在來看,難道真的不會太過時嗎?葉佳龍學長笑語爸爸所創造的這些英雄們「其實很前衛」。他仔細一看發現,在那個年代「英雄」等同於全劇光芒所在、單槍匹馬入敵陣擒王的王道套路中,爸爸葉宏甲的《諸葛四郎》是依靠「團隊」各自角色的設定分工來過關斬將,四郎的機敏、真平的沉穩冷靜,都有其相輔相成的著墨,甚至連女性角色也不單純是個花瓶,專門負責讓男性保護的弱女子形象,而是能夠獨立思考,為團隊帶來新力量的「真.戰力」。

從《諸葛四郎》的預告片中,可以看出台灣動畫的不一樣,流暢的動作和精緻的畫面感,讓大小朋友都看得投入!

強調團隊精神、勇敢與冒險,乃至於性別平等的議題,都讓《諸葛四郎》在概念層面走得很前面,「就像漫威系列一樣,每個人都很重要,也有屬於他們的個性。」葉佳龍學長微笑說道,他還表示其實「四郎宇宙」尚有超多角色沒有於電影中登場,為後續發展留有廣大的創作空間。

電影之路若話說從頭,葉佳龍學長決定動畫形式伊始,即號召台灣優秀的電影人加入。這些影業的工作者多半從影經驗豐富,但兒童向的動畫根本是頭一遭,甚至擔任監製的葉學長本人也是從科技業「半途出家」。被問起為何堅持這樣的團隊組成,而非更加考量摸索的時間成本,優先找尋國外的動畫工作室時,葉佳龍學長答道,他心之所嚮是100%的MIT,試圖給當今孩子們巧虎、佩佩豬等國外知名幼兒明星以外的在地化選擇,有了這個使命感支撐自己,俗語說的好「初生之犢不畏虎」?

他說:「當初我畢了業,業界前面我就是一張白紙,但有人相信我能做得好。我爸爸也是,《諸葛四郎》的創作中途也接了很多插畫、廣告的機會,讓他有舞台,所以我也不要怕給別人機會才對!」老江湖們也是從菜鳥慢慢練起,簡單的道理堅持起來卻很不容易,這個「動畫素人」製作團隊很快就迎來第一個挫折──《諸葛四郎》的初版內部測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葉佳龍學長與第一次做動畫的電影團隊們在商討細節。(葉佳龍提供)

在雛型上修正的功夫要比打掉重練難上許多,葉學長親自跳下去監督著每個階段,其實產業的文化不同讓他很吃驚,葉佳龍學長習慣按部就班的科技業模式,而內容產業常常根據每階段狀況進行滾動式調整,在他打槍了電影初版之後,團隊之間的工作方法逐漸融入更目標導向的管理流程。當學長為影業增加新的製作思維時,專業的影人們報以學長「人生中從未想像過的好玩體驗!」

擔任電影聲音指導的知名音效大師杜篤之,提供葉佳龍學長如何用環境裡細微、不易察覺卻能更給人加倍的沉浸感,哪怕是走路的布料摩擦、揹著寶劍的金屬碰撞聲、空曠地方叫喊的微弱回音,故事盡在不言中。作品橫掃三金的音樂總監柯智豪以專業配樂的角度出發,為情緒多添加張力,也鋪陳往後情節的暗示。 配音則是找長期和迪士尼合作的王景平導演主導,讓長期看迪士尼動畫電影的小朋友很自然的融入角色的聲音表演。「這些專業的視角是我以前所沒有的。透過《諸葛四郎》電影的誕生,我發現電影跟科技一樣,科技都不只分軟硬體而已了,文創業也分的非常細,每個有其專長!」葉佳龍學長直呼收穫滿滿。

頭一次做電影,葉佳龍學長希望把作品做到做到最好,他引入領先業界的「動態捕捉技術」將真人演員的動作,乃至於表情紀錄下來,透過電腦運算建模,以確保《諸葛四郎》每個角色的肢體表演像真人一樣流暢。「我有點半強迫的要團隊執行動態捕捉的想法,但後來呈現的效果很好!像文戲的部分,兩個角色對話之間細節的肢體語言很難被傳統動畫一幀一幀的描刻出來。武戲的部分也非常流暢精彩。」葉佳龍學長拼命堅持下,團隊花了整整一星期,每日重複早上七點密集拍攝到晚上十點的轟炸行程,才完成整齣電影所需的動態軌跡錄製。

《諸葛四郎》動畫電影採用真人動態捕捉方式記錄演員們的一舉一動,打造出傳統手繪不出的細膩感。(葉佳龍提供)

宏觀的從趨勢層面來看,動畫所構築的虛擬世界恰恰是目前熱議不斷的「元宇宙」概念的雛形,葉佳龍學長語帶期待的表示,當使用者進入元宇宙裡,「動態捕捉」的應用面有著極大的發揮空間,可以期待這項技術未來蹦出更多的玩法。到這裡,《諸葛四郎》四字放在2022年來看的代表意義,已經不光只是一部懷舊向的電影名稱,而是蘊含培力台灣原生IP迎向科技潮流的實驗敲門磚。

突破軟硬體的框架,《諸葛四郎》亦成功走進孩子們的童年,電影上映後口碑反映熱烈,許多小朋友看完紛紛模仿起角色的可愛舞蹈動作,自然流露出對作品滿是喜愛的樣子,讓葉佳龍學長感到怎樣辛苦都值得。再好的IP終究還需看倌憑票進場支持,比較可惜的是疫情時代下每個院線片的觀影人次皆有受到影響,實體影業的景氣仍須耐心等待復甦。

熱血走一回台灣電影市場,葉佳龍學長認為內容業者真的沒有灰心的權利,持續提供好的故事,利用科技加值,為本土產業做推進,行銷策略更是需要細緻佈署,越來越分眾的客群,如何更精準、效率的找出目標觀眾,成為葉佳龍學長目前最大的功課。

因為他依然想要繼續讓爸爸的創作IP引領台灣內容業走向更多可能──學長下一步著眼於動畫電影所奠基的基礎,腹案慢慢醞釀著,「只要有機會的話……」或許是開發衍生的闖關遊戲,或更大膽的完成一座主題館,讓台灣小朋友的童年有諸葛四郎作陪,「如果有小孩子看了《諸葛四郎》而想當漫畫家的話,那也很棒呀!」葉佳龍學長抱持開放的心接納每個新提案,做IP沒有那麼簡單,回顧三年的辛勞,自評無愧於心。學長要的未來非常清晰,諸葛四郎的IP「寶劍」鋒芒盡在傳承、領先和勇敢!

諸葛四郎經典IP,葉佳龍學長的運營目標,不僅圓爸爸的夢,四郎更要做台灣小孩子的童年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