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人共享知識與情感交流的平台

校友專訪
放大長者的「能」 照護青年的冒險成長記──誠馨照顧協會主任莊啟聖專訪

高齡化社會裡,小家庭框架下年輕世代對於銀髮族的照顧絕不輕鬆,令日照、長照相關議題備受關注,照護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其中,誠馨日照中心座落於竹東鎮,是由兩位科技業學長吳培滋(EMBA 99級)、吳文峯攜手創辦,延攬當年於學校VIP學程結緣的莊啟聖學長一起投入照護產業,以科技人的角度讓照護更有系統、完善。

交大材料碩105級畢業,就學背景與長者照護毫不相干,莊啟聖學長何以栽入這個未知領域當個開拓勇者?或許是抱持著一個「憨膽」,質疑自己是否要和身旁的同學過著進竹科的一條龍人生,「這真是我要的嗎?」他問道。到北京交換時親眼見證創業潮的蓬勃,喜愛創造和團隊協力的他開始有了跳脫舒適圈的想法,而參與創業相關的VIP學程結識未來的事業夥伴更是巧妙因緣,一切都彷彿是上天鋪排好的道路。

誠馨日照中心會協同照服員與老師們為來到這裡的長者們打造結合復健、社交與趣味的活動,幫助長者加入大家庭,降低「被家人拋棄」的負面想法。

「我給自己兩年的時間試試看。」啟聖學長給自己訂定停損點,自認頗有長輩緣的他就這麼栽入了長者照護的世界裡。門外漢不免俗地先從照護服務員的課程實習開始,啟聖學長面露苦澀:「天天都有驚喜!」照護狀況百百種,長者翻身拍背餵食那只能算是清粥小菜,整天把屎把尿也不算終極魔王關卡,來自現場的衝擊一度讓啟聖學長產生自我懷疑,但他明白這只是必經之路,他得把這些東西牢牢學起,在未來構築的誠馨日照中心發揮所長。

過程中有句話讓他印象極為深刻,某日疲憊不堪的他向實習時的前輩大吐苦水表示:「為什麼長者們都這麼不受控?」這位前輩聞言倒是對諸如此類的甘苦談習以為常,以長久以來的經驗回道:「為什麼要『控制』他們呢?」這句話彷彿醍醐灌頂般,一語擊中核心,是的,這些需要旁人輔助的老人家也是個自主個體,身為從旁照顧他們的人,任務便是「找出他們『能』,而非聚焦關注他們的『不能』」。

莊啟聖學長表示照護三元素不外乎愛心、耐心以及覺察力。老人家最怕跌倒時產生意外,因此須在細微的動作中預先判斷長者的行動意圖,避免下一刻的危險發生甚為重要。以誠馨日照中心目前的人力配置,照護員與長者的比例為1比4,維持服務品質。誠馨日照中心會精心設計給長者們的活動,豐富他們的社交、體驗乃至於延緩行動退化,以遊戲方式包裝類似「復健」的用意,避免長者受制於自己的高自尊而拒絕。但這些活動都是鼓勵制,並非強迫參與,例如簡易的摺紙飛機、美勞藝術創作,這些對思路、手指靈活度有助益的活動皆是現場的老師們所開發。莊啟聖學長更分享道鄰近的高齡化國家:日本,則是對長者採取「選課制」,來到日照中心的第一件事便是看看今日有什麼社團活動可以加入,舉凡泡茶、花藝等透過社交來增進互動熱忱。

啟聖學長結合交大課堂,讓同學們在系統整合方面提供想法和實戰。打造一間具備科技力的日照服務中心。

「照護」本身正是由大量的互動和信任所構築的勞動。每個人的性格背景大不相同,現場往往狀況複雜的超乎想像,除卻現場年事已高的長者,背後更是代表無數家庭成員,身在日照中心裡總是可以歷經數不完的故事──多的是令人灰心的版本,「一個家庭一本經」莊啟聖學長苦笑著,他們在案家的「經書」裡只是寥寥數撇,應是局外人又不那麼完全。而機構方面的職責又要成為他者的「陽光」,付出愛、耐心給予對方,一段時日過後,啟聖學長老實地說:「理想會被消磨殆盡。」

滿腔熱血的青年,後來還是看清了社會支持服務內建的旁觀和無力感,倘若接觸過所有類似的工作者,他們的眼色清明,莫約是看盡人間煙火的變化萬千的綜合,原來不是混沌,是澄清。於是乎回歸到「專業

」本身,來求職的照護員背景多樣,各年齡、學經歷都有,「應該說是參差不齊。」啟聖學長表示,因此提供人員培訓,密切與案家了解服務回饋,是誠馨日照中心非常重視的一環,以同理的方式,想想如過這是自己的父母親,希望協助者如何對待他們,把這份責任牢記於心。

「其實老人家跟小孩很像,但為什麼同樣的情形放在老人身上顯得就不受歡迎了呢?」啟聖學長對如此場面怕是習以為常,面對充滿未來希望的兒童,人們總是滿懷包容,厭棄身體機能只會日益下滑的長者。學長特別提到生命兩端的他們需求都是一樣的:關心、陪伴。在中心裡滿常見的場景是長者滔滔不絕的向現場的照護者們分享當年勇,縱使咬字已經不清晰,沒有聽明出個所以然,但往往配合故事給予反應,啟聖學長有點半自我吐槽:「像在演戲。」

畢竟人與人間的互動是真實的,情感投入也不假。日照中心講求每個工作者除了專業,很多看不見的情緒衛生必須維持。你永遠也無法預測長者下午回家後,隔日會不會再來,生命的無常與突然會重挫機構裡面第一線人員,就算毫無血緣關係,能相處總是緣分,沒能好好說再見,這是他們看不見的心靈職災。

仍值青年的莊啟聖學長因著專訪憶及從踏入職場以來歷時四年的種種,被問起「你最不喜歡這份工作的哪個部分?」時,他楞一愣,「……好像沒有耶,雖然這樣講有點奇怪。」他進一步說明,在工作中遇到案家給予的挫折,幾乎神奇地亦能從他們隨口一句「謝謝」而化消,找到一份屬於自己的使命想必就是如此樂在其中吧!從材料領域跳出舒適圈來到社福世界,莊啟聖學長的冒險旅程還在持續,跟著誠馨日照中心裡的所有同仁、來此相聚的長者們交互照亮彼此的生命,誠心且實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