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人生規劃與英語文─假如人生再走一回的話,我會……

 

不久就要七十歲了,在這「人生七十才開始」的年頭,我想逝者已矣,過去如能再回頭走一次的話,我將改變一些做法,或許對我一生、社會、國家更有價值。本文同時也期待對後輩有些啟發,若能因此而改善某些人的人生,更是本人的驕傲。

 

本人還是津津樂道那段能讓我自由思考解題的的日子

我的小學是在高雄市信義國小唸的,六年成績還可以,師長們對小朋友們都很照顧,當時百業惟艱,設備落後,有時沒教室可用時大家帶著板凳在樹蔭下上課,雖辛苦點,但也是歡樂童年。到了五年級時,有課後輔導,大家擠在日光燈下做算術題,老師出五題,做對的可先回家。這一年的時光我最懷念了,白天填鴨式教學,課後現學現用,讓學生有思考,消化的空間,雖然四盞日光壞了兩盞,大家擠在一起,但本人還是津津樂道那段能讓我自由思考解題的的日子。

 

但此時我並沒有察覺適當的運動可增進學習效率

一九六零年代上初中是要考聯考的,所以小六時升學班不但課後有輔導課要上,連禮拜天上午也要上學校補習做模擬試題。有些班規定早上七必須到校早自修,到中午下課為止都關在教室裡面做題目,只能在上廁所時可出來五分鐘。我們班比較幸運,老師八點才到學校,但鼓勵學生上課前玩躲避球,有時老師早到也和同學一起玩到八點為止。這時大家汗流浹背,一上課精神百倍,學業吸收良好,在各種考試我班皆比「關讀班」優異,但此時我並沒有察覺適當的運動可增進學習效率。 (1962信義國小畢業)

 

考試成績是不錯,但好像是老師幫做答的,缺乏解題的樂趣

上了初中的目的在考高中,目標省立雄中,所以初二起,英文老師、數學老師、理化老師就在家裡開補習班,課後直奔老師家,這種日子一直到考試前一天為止。這段期間是填鴨式教育,題目太多,沒時間靜下來思考,但效果不錯。老師們非常敬業,把各種考題趨勢摸得很清楚,通常一看到題目就已知道解決之道,有補習的大部分同學全考上雄中,沒補習的大概有一半上了別的高中或重考去了。事後回想起來並不覺得有必要補習,補習把我能自由思考的時間剝奪了,考試成績是不錯,但好像是老師幫做答的,缺乏解題的樂趣。(1965高市二中畢業)

 

反觀幾位從沒補習的同學有些考得比我好

上了高中的目的在考大學,目標「台、清、交、成」。高中老師依規定不可在自家開補習班,依慣例高二起很多同學下課後就往補習班跑,有數學班、物理班、英文班、化學班……甚至有給文組的歷史、地理班! 自恃英文底子不錯本人只報了數學班,當然啦,填鴨教學! 由於高中數學變化大,補習班大師很難命中考題,當時花了錢補習可算是幫助心安,效果不像初中那樣好。 由於習慣於填鴨式學習,我對思考性的題目就難把握,把物理、數學當國文唸,成績當然不會好,在那年聯考時就不理想,只考上了海洋學院。反觀幾位從沒補習的同學有些考得比我好。(1968雄中畢業)

 

聽取自然反應,休了學,準備重考

海洋學院環境很優美,天天可看到海洋,沒事也可上台北找樂子,日子過得舒服,但內心一直壓不下重考的念頭,我在海洋學院讀了兩個月終於聽取自然反應,休了學,準備重考。

 

學習中一定要能找到可解惑的人

重考的學生不是很多,在補習班可看出哪些是回頭草─看頭髮長度就知道了。我選補數學與物理,在九個月讀書期間終於又享受到能自由思考解題的樂趣。尤其我終於能重新定位數學解題,物理也一樣,把教科書從頭到尾精讀透徹,有問題的趁去補習的時候請教師友。學習中一定要能找到可解惑的人,有一位高職考生常常和我們「高四」的經常在一起,目的在請教我們課業問題,態度認真,後來考上了政大。

 

為了專心學習,自我約束甚嚴

這次重考一定要把握,沒考好就沒下一次的機會了。為了專心學習,自我約束甚嚴,規定自己每天白天去圖書館報到,晚上到雄中自習,心無旁鶩,把老材料重新溫習N次,補習班的新教材融會貫通,飲食均衡,睡眠充足,博學強記,終於在第二年考上新竹交通大學電信系。這次聯考結果是滿意了,內心的衝突也消失了,時間是1969年,在電視上看到了阿姆斯壯踏上月球,一個偉大的時刻開始了。休閒了幾個月,我奔向交大的懷抱。

 

英文混過去就好─大錯特錯!

交大校風自由,很少有教授會點名,只要考試能過關沒人會干涉你。除了理工本科,學校也安排了英文課,師資陣容堅強,連趙麗蓮博士都蒞臨指導,有些人認真學習,有些人打混 (我當時是處於後者)。心想:「老子英文聯考八十二分,不必再花工夫,口語課也不重視,反正將來也用不著(此時還沒想到回出國留學),混過去就好。」─大錯特錯!

 

作業題沒附答案,做的對不對只能與同學討論,再由助教批改給分

學校的課業是不容易的,我們用的教科書與美國一流大學同步,老師只在課堂上說說重點,其他要我們自己看。作業題沒附答案,做的對不對只能與同學討論,再由助教批改給分。班上同學大都是一流高中畢業,實力堅強,學習認真,來到名校才略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幾乎全部的老師都是留美博士,年輕有為,沒架子,當然也不會評論你的學習,這和高中老師大不相同,一下子真拿捏不準。由於貪玩,從來沒有不及格經歷的我第一年物理就被當了,晴天霹靂,羞愧萬分,吸取了不少教訓,也長大了一些,殺殺驕氣,算是好事一樁。

 

好好把書念好,找個好職業,多吸收一些氣質,到了三十歲左右就是勝券在握之時

學生大部份住校,生活照顧周到,是個可專心讀書的好地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生太少! 連博士班在內大概有六百個學生,女生不到三十個,當時年少力壯,剛掙脫出聯考桎梏,急於想有個貼心女友談談心,怎麼辦?只有南征北討!經過多次安排,班上活動與靜宜學院、銘傳商專、實踐家專、政大、台大、淡江大學、輔仁大學……皆有來往,都想碰到紅顏知己,但真正碰到的很少,後來有結婚的更少,大部份都是熱一陣子就煙消雲散了。究其原因才發現到同年的女生大部份比你成熟,眼光也比較高,由於她們覺得青春有限,大部份喜歡與高年級的男生來往,誰願跟同輩的你混個七八年,等到你成熟時,她們可能覺得太老了,這點男生要自我醒悟,不要錯怪女生。如果你身材不高大、顏值不怎麼樣、不善長球藝,在校也沒有其他出色的表現(像筆者),奉勸你好好把書念好(此時你未來的老婆還在國、高中唸書呢!),找個好職業,多吸收一些氣質,到了三十歲左右就是勝券在握之時。(1973交通大學電信系畢業)

 

沒人啟發我讀英語文的真正目的,也沒人帶領我讀領會通外文的樂趣。

終於大學畢業,服兵役,進了部隊。有多人不喜歡當兵(義務役),我深不以為然。在部隊學到的是群體生活,是人生一段難得的經驗。在軍營中你會學到怎樣求生存,怎麼待人處事,怎麼處理無理要求,怎麼保國衛民,怎麼成為一個男人。軍旅生活是艱難的,能順利退伍就是你經過了鍛鍊,合格成為棟樑,也許少賺了一些錢,但是在另一領域收穫是很大的,從此沒有女生會疑問你是不是身體健康有什麼問題?現在咱們一批上了年紀的男人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經常回味「想當年」在成功嶺如何疊棉被,在部隊如何神勇,一切的一切更是人生另類驕傲。在此段時間惟一讓我耿耿於懷的是我沒被甄選上軍校英語文教官,顯然有很多人比我更行,當時我只難過一下子,不以為意。因為我讀英語文一直都是為考試需要,沒人啟發我讀英語文的真正目的,也沒人帶領我領會外文的樂趣。

 

進修英,日語之重要性被擺在爐後─唉,又一重大失策!

大同公司董事長林廷生是個偉大的企業家,他喜歡招攬一些沒實務經驗的大學生,重頭訓練,給機會發展,我就是這樣進入大同公司,也是我正式踏入社會的第一站。在大同的三年半中,我在總設計師室當研發工程師,在電視線路開發方面有相當的貢獻,公司與日本東芝合作,所以有修習日文的機會。公司也重視英語文學習,我也輕易考過第一級檢定,但因無用武之地,所以沒有更上一層樓的打算。當時的日籍工程師英語文大都不靈光,會日語的員工較吃香,本人有一點感受到,但我那時候又忙著想交女朋友,進修英,日語之重要性被擺在爐後─唉,又一重大失策!

 

在交大四年沒想到出國,所以也沒有好準備去考托福以及GRE,像台大學生那樣

人生總會遇到一些改變境界機會,此時如何把握住乃一關鍵。我有一位工學院當助教的室友,偶爾會提到出國進修的事,當時我沒放在心上,等到我發現大同公司人才濟濟想向上發展困難重重,正不所措,忽然靈機一動,反正沒大事煩身,也沒有一個心儀的女孩子讓我牽腸掛肚,為何不去考考托福以及GRE?心意已定,全力以赴,沒想到原以為是「一片蛋糕」,去美加補習班一補才知到自己引以為豪的英語文實力原來如此!(在交大四年沒想到出國,所以也沒準備去考托福以及GRE,像台大學生那樣) 第一次考居然剛好500分,正是低空掃過,好險!GRE也因為熟稔考古題才過門檻,好吧,透過美加的仲介,向美南一家大學申請入學許可,原本試著好玩,居然人家也收了!看到I-20我頓時也傻眼了!這是真的嗎?我可留學了?而且是教育部核准的學校。等到辦完護照只欠美國大使館簽證時,我愣住了。我父母親聽說我要出國留學極力反對,認為我一去不復回,說唯一可依靠的兒子不會回來了,就像他們看過的連續劇演的那樣,劇中描述孩子一旦去美國就不管老人們了(後來事實證明沒這回事!) 花了好幾天分析了天下大事給二老聽 ,好不容易說服了他們。當時需要美金5000元才可過關,我在大同存了十六萬,老爸標了一個四萬的「會仔」才湊足規定額度。不知道在美國需要開車,沒有在台灣補好牙、預割盲腸、沒學妥口語……,1978年一月五日我到達了德州A & I 大學(今A&M德南分校)。

 

我們平常學的都很正式,寫文章用的,口語要靠自己去學

教授們講話一半以上聽不懂,還好從方程式中看得出他們要表達的,第一年勉強過去了,專業語言在環境逼迫下大有進步。憑著交大紮下的堅實我暑假打的工是電子技士,一個假期下來賺了一部結婚用車。 電機碩士學位也幫我找到工作,開始賺回老本,幸運地辦到了綠卡,後來陰錯陽差而開了公司 (www.PacificTNS.com),從第一天起就沒虧損一分錢。 平常工作所用的詞彙有限,與老美談談本業沒什麼問題; 但一旦聊起天來大半不懂(球賽、明星逸聞、華爾街、政治……) 只好傻笑裝懂,有時是懂的但想表達卻生硬,人家也接不下去,生意是做了,大家也很融洽,但從來很少有老美邀我去私人聚會 (彼此免得尷尬?)。另外一例就是看電視或電影。電視或許可叫出字幕,但大多數的電影上是沒有說明的,演員所講的話每個字都知道,但合起來就猜不透老美在講什麼。舉些例子吧:

Don't beat around the bush.
Hei, I'm all ears.
The meal is on my arms.
I barely keep the wolf from the door.
She is a shrinking violet.

哈哈,後來才知道這些都是類似中文的「歇後語」(或叫「口語」),這些用語教科書是不教的(難登大雅之堂?),我們平常學的都很正式,寫文章用的,口語要靠自己去學,而且早在台灣就要學好。

 

想要在政商界出人頭地恐怕要等下一兩代吧?

我聽了不少老美公司有「玻璃天花板」的故事,很多得有高等學位,經驗老到的工程師,學者抱怨升不到CEO或總裁的位置,其實自己要反省一下自己的溝通能力夠嗎?說服力老道嗎?可能曲能伸,上下走訪無礙嗎?拿案子的銷售能量夠嗎?深諳政治正確嗎?這些都不是技藝好就可勝任的,我們第一代移民能五子登科就可笑笑了,想要在政商界出人頭地恐怕要等下一兩代吧?要不然,趁早學好「歇後語」,再加上課本上的正統字以及美國文化,你才有可能出人頭地。

 

想與各式各樣的人做生意,不會耍兩下英語文,行嗎?

我周遭有一些台灣來的年輕的朋友來美國攻讀碩士,博士,而大部份在台灣已修完碩士再來的。我奉勸大學畢業後有意拿碩士的不妨把那段時間拿去國外活用,建議去講英語的國家,花個幾年把口語學精,把報告、論文技巧搞懂,涉獵當地風土文化,爾後想救本的可多留幾年,否則回國找事可更有把握。現在交通發達,通訊方便,幾乎以英語文為溝通平台,尤其台灣以外貿為經濟主體,想與各式各樣的人做生意,不會耍兩下英語文,行嗎?

 

對學習英語文有一些技巧可與有興趣者分享如何在美國求職,創業也有相當的經驗

本人正在退休中,經濟上我已可勉強過日子,身體也沒有大毛病,託老婆的福,她主導家中一些大小事,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做些補強的工作,現在已花了不少時間整理台灣學測,指考,多益,中國高考相關考題及解析材料,也搜集大量日常報章、雜誌、影視上漂亮的文章以及英、美國職場用話,口語例句。讀者若有人認為對他/她有幫助,我可在線上與你討論,英語文非我專業,討論區塊恕只限上述領域,有不懂的我有一群高手可請教,當會儘快回答。另外,筆者對學習英語文有一些技巧可與有興趣者分享; 如何在美國求職,創業也有相當的經驗,想參考的人請隨時聯絡。

 

〈精華200〉電子檔(Open Office 4.0)免費贈送

本人已編列英語文〈精華200〉電子檔(odt.)免費贈送。有意者請先下載免費軟體Open Office 4.0,(https://www.openoffice.org) 再與我聯絡即可。

敬祝大家有個美好的未來!

 

作者Email:rockyshu888@gmail.com
作者LINE ID:rockyshu1

 

作者小檔案:MSEE, Texas A&M University, Kingsville, TX. USA, 1979畢業、交通大學電信工程系1973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