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南京不要哭,勇敢的站立起來!─鄭洪小說《南京不哭》發表會有感


初秋的麻省理工學院(MIT)已有不少落葉遍佈校園。有好多各式各樣的演講也在不同的院系教室裡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這天晚上綜合大樓 6-120 教室裏,百頭鑽動,擠得水泄不通,有不少聽眾甚至還被擠到走道上去了。大家興致勃勃地來聽什麼呢?哦,原來是 物理數學系教授鄭洪,當晚在該校向在場的數百多名聽眾講述他寫的英文小說《南京不哭》,由 MIT 出版社剛剛才出版的 “Nanjing Never Cries”。鄭教授是要讓西方人看到中國視角、聽到中國聲音。

當晚由 MIT 理學院院長史普瑟(Dean Michael Sipser) 擔任引言人。他表示,鄭洪教授是個優秀科學家、受學生愛戴的老師。史普瑟院長很興奮地把鄭教授介紹給在場觀眾,很驕傲地指出 MIT 不僅是以理工方面的成就著名全球,而且還出了不少文學方面的人才。物理數學家鄭洪教授就是其中的例子。鄭教授以親身經歷到的,看到的,聽到的,從朋友的遭遇體認到二次大戰期間南京遭到日本侵略軍屠殺的歷史事蹟,以小說形式表現出來,特別感人,實屬不易難能可貴。這種追求真理和實事求是的精神也就是  MIT 理工學院的精神。值得鼓勵值得發揚。

出生在中日戰爭爆發1937年的鄭洪教授指出,寫下自己童年時期破碎苦難的中國一直是他的心願。那場劫難不只是中、日兩國戰爭,更是一場在極端種族主義下發動的滅種行動。他說,南京屠城的六周內,30萬人喪失性命、2萬婦女被強姦;美國每年紀念九一一事件,而當年的南京,連續42天,彷彿每天都在經歷九一一。

但是由於忙碌於教學及研究,這個心願一再延宕。直到1995年春天的一個午後。兩位同事跑進辦公室,叫他趕快去聽一場正在校內進行的座談會:「他們正在扭曲歷史」。原來那場名為「原子彈:迷思、紀念、歷史」的講座, 主軸是受原子彈擊襲的日本。整個講座只提到日本作為受原子彈襲擊的受害國,而完全沒有提及他們作為侵略者對他國造成的苦難。 於是鄭洪舉手發問,要求大家正視日本入侵中國的暴行,「歹徒進到你家燒殺搶劫、強暴女人,說前來干預制止的警察施暴,能講得通嗎?」當時會場一片沉默,無人接腔。鄭洪說,會後,那位日本講者良心發現,對他說,「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日本政府應該道歉。」不久後,一個刊物大幅刊登當日演講內容。他去信投書,在三個月後被刪減和小篇幅處理。鄭洪說,這是激發他必須行動的緣由,「你們不讓我說話,我就自己發表!」所以就下決心 自己寫書,讓西方人看到中國人的不幸,聽到中國人自己發出的聲音。他認為日本侵華戰爭是種族滅絕性質的,不亞於戰爭狂殺人犯納粹希特勒的罪行。對此事件的強烈反應,對同胞愛和哀痛和對人性的呼喚,促成 「南京不哭」的誕生。

為寫這部書,他在 1999 年教授年休時期在南京待了 13 個禮拜,訪問了很多人,聆聽憶述屠城往事的長者,閱讀了很多的資料後決定動筆寫作,而且使用西方人能看懂的英文寫作。「發表過許多篇論文,但寫小說,可完全不一樣!」寫了一部分內容後,他請別人看,結果被批評說那是用19世紀的英文寫的。因此他又參加了鄰居的寫作俱樂部以提高英語寫作水平。定稿前小說也經過了十次的修改才定稿。

小說《南京不哭》以1937年12月13日開始的南京大屠殺為一背景,講述了一位MIT畢業的西方男人、一位MIT畢業的華裔男子和兩位華裔女子的故事。小說描寫了人性、親情、友情和愛情。鄭洪除了講述之外,還幾次朗讀了書中的片段。

演講後的交流中,鄭洪還提到一些日軍施暴的情節,令人聲淚俱下。有人問他為什麼以小說體裁寫作,是因為小說比較吸引人,而且允許虛構嗎?他的人物和情節有虛構的成分,但是背景是完全真實的。他的書寫好後,讓熟悉歷史的兩位南京學者在出版前先讀一下,看看是否存在不符合歷史的硬傷,結果沒有發現。而華裔作家張純如的書中有些地方不太適合,被人抓住了小辮子, 降低了他寫的書的份量。很可惜。鄭洪給愛讀者簽名,他有的寫了: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 在給我的書中簽道:「寫成國恨心猶烈,唱罷梅花意未休。」很有意味。好一位大科學家、小說家和詩人。我建議這本書翻成日文,讓日本人自己也應該認識一下歷史真相,從他們上輩造的孽深切反省悔過。鄭教授慨然允若 由 MIT 出版社尋找適當人選來翻譯成日文出書。

演講會完畢曲終人散,我無限感慨。不是嗎?二次大戰 結束七十一年了,德國已經對所有受害國 認錯、道歉、賠款,痛改前非,從新作國,贏得全世界的尊敬和認可。但同樣是戰犯, 無條件投降的日本呢?為受害最深、受創最久、 死亡最多的中國做了什麼呢? 還在無賴地否認歷史,不肯認錯 。就連無意傷害別人的貓狗雞鴨都要道歉賠償,更何況是蓄意殘殺千千萬萬的中國人哪!他們沾滿血腥的雙手 至今仍未洗淨,還要無賴到什麼時候?良心人性喪失殆盡了?難道還要把造的孽,血腥的雙手一代一代傳下去,延害子子孫孫到萬劫不復的地步嗎? 希望《南京不哭》能對他們有所啟發,良心發現,即時覺醒,浪子回頭。向中國認錯、道歉、賠償。則日本甚幸,中國甚幸,世界甚幸矣。

於美國波士頓城。

 

《南京不哭》報導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email:Mozart200@gmail.com, patwang@ieee.org
作者網址:http://www.sites.google.com/site/mozart200

P.S 附上照片數幀如下:

 

MIT理學院院長史普瑟、鄭洪教授和作者合影與會場海報

《南京不哭》小說封面

作者鄭洪教授簽名與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