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交大在台復校之經過

 

一、起因

筆者於一九四九年重到美國後,於一九五三年恢復了紐約中國工程師學會,同年恢復留美交大同學會,飲水思源懷念母校。大陸既然信息隔絕,我們在海外的校友,聲息相通,惟賴全臺灣的交大同學會,當時在臺由淩竹銘(鴻勛)先生領導,淩先生為找最欽佩的老師,他當時在臺為中國石油公司董事長亦為中國工程師的領袖,與筆者函牘往來頗頻,筆者屢詢在臺灣能否恢復交大,淩先生的覆示,說明因政府經費所限,復校難於實現,這深深打動了筆者的心坎。若沒有交大,怎能得到我理想的大學教育,然後得在歐美深造,回國後在本行的電信工程上服務,先後約二十年盡國民的責任?因此,夢寐以之,籌思如何能在臺灣逐步恢復母校。

一九五五年年底,我接到臺灣交大校友會通知,為母校將於一九五六年四月八日舉行母校六十周年紀念,徵求紀念的文字。恰好當一九五○年代之初,美國著名的培耳研究所正在鼓吹該所的電子的新發明「電晶體」以代替真空管,不但節省裝置的地位,抑且大大的節省了電能的消耗和廢熱,使電子器材進入新時代。同時萬國商業機械公司將整架的電子計算機改用電晶體而進入第二代,電子科學的發展正是日新月異。故筆者即夾敘夾議的介紹新的趨向及新的科學研究,寫了一篇紀念母校六十週年紀念的文字,命題為:「劃時代的母校與劃時代的工程科學」,在此文的結論,提議同學會在熱烈慶祝母校六十週年之時,應請政府成立「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考選理工大專畢業生,從事高深的數理及電子科技的研究,為期兩年,合格者授以碩士學位,培訓電子工程人才,儲為國用。」此文抄送臺灣校友會外,並呈淩竹銘、李熙謀兩先生及我的同系同班的校友錢公南兄(當時他擔任電信總局局長)。

當時我知道清華大學的梅貽琦校長正在紐約籌設清華大學的原子研究所,故我又將拙作附寄於呈梅校長的英文信,徵求他的意見。我的信於一九五六年四月五日寄出,一週後接梅校長四月十一日的覆信,他非常贊同並約我於午餐時再詳談,我們認為如清大和交大的兩個研究所成立,雙方可有很多合作之處。此兩英文函均刊載於一九七六年臺灣交大所刊印之「交通大學八十年」紀念册,彼時工學院院長為盛君慶琜。在是年四月八日母校六十週年校慶在臺舉行之前,我曾徵得彼時留美同學會眾意的贊同,當由會長包可永先生拍電至臺灣之交大同學會,慶祝母校六十週年紀念的賀電,並建議設立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豈知這一紙電文,發生了無窮效力。大會主席淩竹銘先生宣讀此電後,首先響應的是當時出席的教育部長張曉峯先生,他即席致詞,稱交大在一九二六年慶祝三十週年時,曾在上海創辦工業研究所,實為國內學府有科學研究所之最早者,現如建立電子研究所,實可稱為昔日工業研究所之恢復,教育部定予以有力之支持云,其全文在翌日中央日報發表,給予同學莫大的鼓舞。此節楔子,實為交大電子研究所發起的動機。

但筆者在此,不得不一提先總統蔣公介石,在母校六十週年紀念時所頒的訓詞:「所冀精誠團結,益勵堅貞,珍重光榮校史,發揚篤實學風,激勵同仇敵愾之熱情,同為復國復校而努力,並各以其事功,為紀念母校之獻禮於來日,庶更有重大之意義也。」可見他對於交大是何等重視。

 

二、電子研究所的建立

本人以校友一份子,忝為最早發起交大電子研究所之構想,以帶動復校的工作。自始至今,已屆卅年,鍥而不捨,如保姆之與嬰兒,觀其長成。回憶交大同學在臺灣建校,是富有革命性與創造性。母校雖無基金,我們之所以能復校立業,惟賴有赤心愛校的在臺灣的近千同學,留居美、歐、日本的懷念母校的七、八百海外校友,能內外相應,通力合作。但追溯校史,我人不得不歸功於前校長唐文治先生之高瞻遠矚,在我國交大實為首設電機工程學科之大學,於一九一一年即有電機系的第一屆畢業生,此後源源不斷,在社會上服務於電器事業,事功卓著,為世所重,流傳迄於五十年代,我校電工畢業生,在美深造後,擔任大學教授,從事研究,已蜚聲國際,如朱蘭成、鄭鈞、張思侯等,迨至六十年代及七十年代王安以科學之能兼經濟之才,從事電腦製造。立於國際市場。凡此人才,實為交大資產。故電子研究所之設立,自有其淵源。

電子研究所成立案,因牽動四部,起步較慢,其呈行政院文由教育部主稿,會同國防、交通、經濟三部於一九五七年十月廿四日經院務會議通過設立,值得我人注意者,在呈文中所說明「恢復交大以前研究工作,以應時代之需要。」當下教育部即組設籌備委員會,聘請淩鴻勛為主委,李熙謀為副主委,柳克述、錢其琛、李景璐、唐君鉑、黃煇、徐恩曾、陳樹人、趙曾珏、包可永、盛慶琜、林資平、酈堃厚、沈覲泰、萬承烈等為委員,按研究所之學制與大學研究院並列,教學與研究並重。入學新生,須考選大專物理系或電工系優秀之畢業生,學程二年。修業期滿,考試及格者由教育部頒給碩士學位,以後並可設博士班。一九五八年第一屆錄取新生計正取者廿名,備取廿名,並於十月六日,假台大工學院開課。教部聘李熙謀為兼任所長,並由盛慶琜處理所務,盛先生為籌備委員,當時為台大電機系主任,剏辦初期,由草創而扶上軌道,盛先生實有功焉。

茲姑舉第一年所修課程,包括電磁波理論、電子管、電子實驗、網絡分析、近代物理、應用數學。當時延攬國內對有關課程教學最有經驗有研究者如許照、張丹、李舉賢、楊進順、方聲恒、李新民朱先生擔任,尚有校友張思侯介紹陳煦先生蒞所講授電磁波、固體物理學及非線型理論,又有周德祿教授講電晶體電子學並指導研究工作。筆者當時屢與李所長通信,陳述應積極注意固態物理、半導體之理論與研究及邏輯電路以進入電子計算機之堂奧,蓋交大雖舊,其命維新,須充實現代電子科學之研究,以樹立一門學術之礎石,而有利於國家經建之發展。

一九六○年夏電子研究所第一屆碩士畢業,照例接受軍訓。除出國再行深造者外,為工業及學術界所聘用,頗受社會所重視。第一座校舍即由同學會籌募款項而完成,獻於母校,足見我同學對於愛校愛國之熱忱,同時適值政院改組,李熙謀先生得離教部次長之職,專注於研究所之發展。老同學錢公南(其琛)兄,與我為同系的甲子級(一九二四)同學,深知電子科技之研究,有關於電信工程之進展。當時他為交通部電信總局局長,得出席聯合國之國電信聯合會,他並知有特別基金,得由會員國申請求補助建設有利於公眾知事業計畫,數次與筆者通信,擬抓住時機,為電子研究所申請特別基金,他的表面大題目是,以交大之電子研究所暫為研究與訓練中心,為東南亞培訓電信及電子技術人才,如此,則一舉兩得,東南亞可得所需之技術人才,而我電子研究所得因資助而充實師資與設備,筆者極為贊同。此事醞釀後,於一九六一年二月三日在臺灣,由國際電信聯合會代表於我教育部代表簽約。特別基金共撥付美金卅六零一百元,給予電子電信訓練中心。其中以十五萬美金作購置電子電信設備儀器之用,餘款為延聘專家之薪酬與川資,計有七位專家,即八十四人月分三年邀聘到職。李所長當難為計畫之執行人。除器材與儀器,照計畫自行洽購外,對於選擇專家,函筆者委由在美之電子校友,所以筆者與李先生聯絡最多,同時與王兆振、朱蘭成、潘文淵、鄭鈞四位學長也接觸最多,以遴選專家介紹於李所長,尤其推薦於聯合會,如同意,予以正式延聘,計三年內所聘者為:

第一年(一九六二年―六三)  原來機關
達爾門教授(G. C. Dalman)  康奈爾大學
麥高亨教授(H. S. McGaughan)  同右竢 
登教授(D. M. Arden)  麻省理工

第二年(一九六三―六四)
麥克耐來教授()J. O. McNally)  培耳電話研究所
彼德生教授(W. W. Peterson)  佛州大學

第三年(一九六四―六五)
張瑞夫博士(J. J. Chang)  培耳電話研究
王兆振博士(C. C. Wang)  斯彼來公司,康奈爾大學兼任教授

最為興奮的,即各教授蒞所授課,次第建立了新的實驗室,與課程並進。彼德生與竢登教授共同建立了「電子計算機中心」;達爾門教授完成了微波通信實驗室與全國第一座雷射裝置;麥克耐來教授做了初步高真空實驗及發射真空管之試製;王兆振學長設置了雷射作業室;而當時最為電子學者所注目而興奮的是張瑞夫博士建立之半導體與平面矽晶體實驗工場他領導我臺灣交大以研究半導體成名的一門高技術為基礎。

除高技術電子科學研究外,照特別基金計畫,須舉辦各項短期訓練,在合約有效期間,電子研究所以訓練中心名義,舉辦電子計算機訓練班、微波通信訓練班等,先後曾有五百餘人接受訓練。現任電力公司、臺糖公司等計算機技術工作人員,大半都是此訓練班之畢業人員。這可算是電子教育的普遍化。此中心工作於一九六五年結束,但交大電子研究所,在半導體技術與雷射研究方面,在國內已處於領先的地位。一九六五年內研究所自製之積體電路及自製之氦氖雷射亦試製成功,不可謂非電子研究所之初步成功。

 

三、電研所對於社會的衝擊

筆者於此,不得不一述,電子研究所(以下簡稱電研所)創立後,對於國內外社會及學術界的衝擊(Impact),茲從三方面述之:

(1)對於臺灣的學術與工業界  臺灣的學術界,教授很盡力授課,學生們都很優秀,工業界都很技巧,按部就班,沒有特殊奮發的行動。但自交大電研所成立後,自六十年頭,漸露頭角。一九六一年十一月自製電視發射機試驗成功,一九六二年二月全國教育會議開幕,電研所自製之發射機,由教育部組設為教育電視台正式開播。同年四月八日交大校慶,公開展出電子計算機,為我國第一架電子計算機正式試用。十月電子電信訓練研究中心開幕。一九六三年四月電研所完成固態雷射,為我國第一部雷射,十月自製電晶體成功。如此一連串活躍的表現,使社會矚目,使學術界由靜態變成動態,對於青年學子,大學教授,無不奮發為雄,尤其對於理工的大專學生莫不要求新智,做實驗的嘗試,發生了蓬勃之氣。對於臺灣的電子工業界也起的波動,要聘用新技術人員,爭取電研所的畢業生。

(2)對於國外的學術界  聽到國內電子科學的興起,青年有為的教授願來電研所任教職,哥倫比亞大學的教授周昌(Omar Wing)博士,為我華僑子弟,係傑出的電子學者願來臺授課,他對於電信工程有深造,尚有杜汝璡博士及美籍教授愛克爾斯(Arthur R. Eckels)與周昌教授一併由美國在華教育基金之助,延聘來臺,在電研所各任教一年,本雪文義大學的正教授顧毓琇先生,舉世所知的非線型理論的專家一直在美自始即注意電研所的發展,捐贈他個人的藏書,其他在電子公司服務的校友,如王兆振、潘文淵、凌宏璋等無不將電子器材或自己研究有得的儀器見贈,或提供教學意見。王安學長亦捐贈其本廠出品三六○型案頭用電子計算機一具,駐在日本的老同學王樹芳募到電子及電信儀器好多批。還有我同學中附有企業經驗的沈家楨、陳棨元、俞炳昌、屠大奉及程欲明等向美國國際基金會募到大批美金,以助我們完成本科的圖書館,同時該會的主席葛魯格博士,參加該館的揭幕,見到我們辦學的朝氣。

(3)兩位對於電研所及大學本部學制發展有關的教授,其一,是施敏博士(Simon Sze),係接受董浩雲於一九六八年所設講座而來,施教授為美國斯丹福大學固態物理的博士,畢業後即入培耳研究所,曾隨電晶體發明者許格萊(Shockley)氏一同做半導體的研究,發表論文極夥,為世所尊。他因為來電研所講學,特編著了一本隊於半導體器物理學課本(Physics of Semiconductor Devices)由John Wiley出版,在序文中說明來臺灣電研所講學而作,初版一九六九年,現已有第二版。他對於我們半導體實驗室,有很多指導與改進。他對於電研所行將設立的博士班有很多幫助。電研所高級研究生也是考取一九七○年交大博士試為我國第一位工學博士的張俊彥就是他的高足。第二位就是滬交大電機系一九三四級朱蘭成學長。他於電研所發起時即有興趣。嗣於中美科學合作計畫成立後,由美方的聘選資助,來校任教,其方式為一九七○年起,在此後不斷的三年中,每年來校任教一學期,這是對我們復校計畫極大助力。朱學長在麻省理工,為專座教授,講授電磁波理論,在二次大戰時參加著名的發射試驗所(Radiation Laboratory)做研究,有雷達發射波偽裝方法的發明。嗣在麻省理工著有電磁波理論,對於麥士威公式有所補充,成為名教授。他來臺灣後帶來很多麻省理工的教學法。他處於老校友的地位,可大膽直說,他對於電研所博士班的成功有很大的貢獻,對於臺灣交大工學院學制的基礎及教學方法的節節改進,納入於一個新型的專業大學的軌道有大功。他們兩位能蒞校任教,因素甚多,但亦受校方的向上發展,我同學內外的合作無間感召之力。

 

四、水到渠成―交大復校

我嘗論電研所的建立,實為帶動交大在臺灣復校之開始。我人如詳細觀察發展之事實,益信而有徵。姑先分析臺灣交大自一九五八至今,逐步演進,可以見之。電研所成立之目的在介紹新智,培育大學畢業青年,研究開發,使理論與實驗邁進,並為高技術科學樹立基礎,而啟專業大學之門。迨工學院的發展,涵蓋了電子工程,計算機理論之應用數學,即管理學術三大部門,工學院的開班於一九六七年夏,亦正恰當其時,因彼時早班電研所知畢業生已有獲得博士學位,深造後回國,而貢獻其所學,來母校講學,起返饋作用。自昔我交通大學的建立,其模型乃為「工」、「理」、「管」。迨工、理、管各具有三系以上之發展,配以適當之研究所,則大學自水到渠成。

交大復校的完成,得力於我全體的校友,協力同心,撫愛無間,好似雞之敷卵,守住常溫,愛護周至,迨時機成熟,雛自脫殼而出。茲將敷伏時間約分為如次:
一九五八―一九六四年  純電子研究所時期
在此時期培育電子的高科技以啟大學之門
一九六四―一九六七年
開始孵育工學院各系於一九六七年正式成立工學院
一九六七―一九七九年
健全工學院各系,並開理、管各系所,於一九七九年七月一日由教部呈行政院核定公布交大在台復校

在這個過程中,最後工學院時代,已漸向大學三院九系的目標前進,並附設各有關研究所。我們不難想像:將電研所,電子工程、控制工程、電信工程為工學院的基礎;電子物理、計算機科學、應用數學為理學院的基礎;管理科學研究所、管理科學系、運輸管理或作業研究系為管理學院之基礎。其中工學院經鍾皎光、劉浩春、盛慶琜三個院長,各有所長,均能盡職。惟劉院長積勞病重之十,及盛院長接任而未到職視事之前,均由郭南宏所長代理院務,廉勤稱職,即現在交大復校後之第一任校長也。

 

五、時代之價值與展望

茲根據郭校長於一九五八年八月二日在美洲校友第五屆聯誼會上報告(見友聲第三一三期),母校經行政院院務會議核定自民國六十八年(一九七九)七月一日起恢復「國立交通大學」校名,其實,交通大學的精神是永留在我們同學的心坎,現在的恢復是實質與精神相合。郭校長說,現在母校所轄有「理」、「工」、「管理」三個學院,十二個學系,十一個研究所,分列如次:

工學院
電子工程學系  電子研究所(設博士班)
控制工程學系  控制工程研究所
電信工程學系  電信研究所
計算機工程學系  計算機工程研究所(設博士班)
機械工程學系  機械工程研究所(設博士班)
土木工程學系  土木工程研究所(一九八五增設碩士班)

理學院
電子物理學系  光電工程研究所(一九八五增設博士班)
應用數學系  應用數學研究所(一九八五增設博士班)
資訊科學系  應用化學研究所

管理學院
管理科學系  管理科學研究所(設博士班)
運輸工程與管理學系  交通運輸研究所
工業工程與管理學系

郭校長並說明自一九八四年起,實施「系」「所」行政統一,凡性質相同之系所,聘由一人負責主持以增效率。全校教師三四六人,其中一四四位博士,平均年齡約卅五歲,均富有朝氣與進取與精進心,在學人數,大學本科二、五八五人,研究生八三一人,合為三、四一六人,平均學生與教師之比例為九‧九。截至一九八五年六月底止,大學本科已畢業學生六、○七七人,研究所畢業一、九二八人,合為八、○○五人,其中博士卅三人。照郭校長現在之估計,母校之增長率,假定以每年二百人為度,預計至公曆二千年,即廿一世紀之開始,約可達到學生六千至七千人之專業大學,如麻省理工,此數量當然須視國家建設人力之需要而定。

郭校長又報告我校之畢業生就業率特高,緣我校傳統注重研究發展,與國家建設密切配合。本校師生均具理、工背景,崇實篤行,基本研究與應用研究並重。研究生在教師指導下,參與多項研究工作,一旦畢業離校即能與社會需要結合,為軍、公、民營事業單位所樂於錄用,因之其就業率特高。為各大學之冠。他還報告自一九八一年迄今,本校同仁研究論文為國際學術界所採用,被邀出國發表者達一五二人次,其中以赴美國七十人次為最多,其次日本為卅四人次,其他則為加拿大、西德、英、法、瑞士等國。國內之學術比賽,如全國大專院校電腦軟體設計比賽等,本校得獎不計其數。

最後,郭南宏校長報告校方正在進行中的一樁艱鉅工作,乃根據我政府近所頒布的「加強培育及延攬高級科技人才方案」,力求加速重點科技的發展,於一九八四年奉令指明(1)母校須有效的執行電子與資訊重點科技研究;(2)積極培育一批高科技人才的電子與資訊博士與碩士人才;(3)偕同並支援各大學師資與設備;(4)共同肩負供應經濟、國防、教育單位之需要。這訓令乃基於交大於資訊電子方面,有粗具成效的五個研究所與五學系,並由國科會指定設立半導體研究中心,已具規模;及交大歷年培育之資訊電子人才,為我國電子工業界、工業技術研究所、中山科學院之主要來源。因之,校中於奉令後,即成立了「資訊電子研究中心」,並與工業技術研究院、中山科學院等分別訂立合約,進行及推動有關的重要研究,充實人力與器材,以期於研究及實驗中,按期培育若干高材的博士人才及倍量的碩士人才。關於研究程序與項目不及細述。惟現已羅聘國際有經驗之專家十五人為諮詢委員,評估及審議計畫及指導研究積極進行之中。

我們聽了郭校長有體系的有關母校的近況報告之後,臺灣交大之重要性與其價值已不言而喻。我不過要補充兩點:

(一)交大在臺灣復校,在交大本身校史及於我國近代教育史上有重大及不可磨滅的價值與意義,在交大本身而言,因為它有繼往開來,免除了交大人才斷層的缺陷。這人才不但包括有型的科技之能,亦包括無形的交大精神,即我校創辦人盛公宣懷所提的「體國經野」的崇高意旨與唐文治校長所倡的「仁智雙運,崇實篤行」的精神。在近代教育史上而言,交大是在我國創建與發揚了新型的專業大學的特性,即基礎與應用科學並重,理論與實驗兼備,所謂「求新致遠」的學風。

(二)因為努力復校,加強了我同學的團結,與母校當局合作無間,這真是我們復校最大的力量。現在復校以來,我們發現畢業的新校友,不論在國內或國外更有力。他們不但發展技術,還能組立企業。現母校雖恢復,但艱鉅的工作沒有完。我們全體同學正應合力幫助母校的發展,以求充實,完成它時代的使命,這是本人寫此文的最大動機。

以上所述為復校的回顧,亦所以啟我同學的欣慰與遙瞻。母校當力求一步一步的充實,與時並進。教學與學生須向高質方向發展。為應付世界市場的競爭,科技人才的培訓,須兼通經濟,世界學術的發展,必趨系際的整合即高速度的創新。如展望十年以至十五年,便到廿一世紀的邊緣。半導體的發展,將自釸片而展入於週期表Ⅲ―Ⅳ族的元素材料,資訊事業的開發,將由電子而展到光系的利用。在這繼續不斷的科學進步中,我們會更認識傑出的技術人才就是國寶。筆者更希母校能與富國基地之各大專學院,跨校合作,以我之所有補他人之所無,並以他人之所長補我之所短,以求經濟與效率,座高度學術之交流,以加速加強教學之經近,俾得產生此建國之「國寶」,以完成我三民主義之大業。即以此為本文之結束。

 

轉載自《傳記文學第四十八卷 第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