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1983 年春天的梅竹賽

 

陳秋媛學姐與陳明璋學長於72年梅竹賽後高舉梅竹總錦標獎盃(圖片:陳秋媛學姐)
 

三十年前,筆者從交大畢業、服完預官役之後就到美國,今年趁兩位小孩大學開學之前,帶他們回台灣尋根、探親及觀光,也回我母校逛逛。那天,在學生活動中心的佈告欄看到一張海報,斗大的字寫著「梅竹賽 交 6.5 : 清 3.5」, 立刻吸引我駐足觀看了好一會兒,1983 年那場激烈的梅竹賽也頓時浮現腦海,許多有趣的故事很值得回味。

「且看今日城中竟是誰家天下,放眼四海之濱唯我交大獨尊」,1983 年筆者是交大羅浮童軍的一員,羅浮童軍負責為當年的梅竹賽搭建一座精神保塔,這幅對聯就高掛在精神保塔的兩邊,兩行字展現梅竹賽競爭之激烈與清華交大兩校爭霸新竹城的決心。

當年梅竹賽總共比賽 11 項,分別是籃球、排球、足球、棒球、象棋、圍棋、橋藝、英語演講、國語辯論、大隊接力、以及拔河,項目允文允武,要能全勝真不容易。1983 年,非常難忘的一年,交大破天荒以10 : 1 ,幾乎完勝清華。筆者清楚記得,打從第一場比賽起,有位清華的同學帶著一串上百個五彩繽紛氣球,準備在清華獲勝時釋放天空慶祝一番,無奈清華在大隊接力、籃球、排球、足球、棒球一路輸,這串氣球也就一直在場邊載浮載沉,比賽來到最後一項拔河,在交大博愛校區計算機中心前的草坪舉行,那串氣球仍然高掛觀眾席上,對清華人來說真是情何以堪,氣氛真有些悲壯。拔河比賽開始,兩隊殺、殺、殺,比賽很快就結束,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清華在拔河這項比賽獲勝,氣球終於可以釋放,一路被挨打的清華人終於吐一口怨氣,一群人浩浩蕩蕩很悲壯的高歌從交大博愛校區走回清華校園。交大雖沒有大滿貫,但小滿貫已讓全體交大人欣喜若狂,當晚金智娟的「就在今夜」及沖天炮聲響徹整個學生宿舍。隔天,交大全體拔河隊員剃光頭以示謝罪,可見當時必勝的決心。

梅竹賽另一亮點是在兩邊超乎熱情的啦啦隊,尤其像籃球及排球比賽在體育館內舉行,那熱情激動的尖叫聲、加油聲簡直要把館頂掀開。啦啦隊口號也很有意思,清華啦啦隊喊著「交通大亂!整頓交通!」 交大啦啦隊也不干示弱的大喊「踩死青蛙(清華)!踩死青蛙!」兩邊啦啦隊你來我去,極盡攻擊之能事,盼能在氣勢上壓倒對方。

當年清華已有文學院,女學生人數比交大多很多,可以組女子啦啦隊,交大以工學院為主,全校女學生人數不超過 200 人,很難組成女子啦啦隊,所幸交大獲得靜宜遠從台中來鼎力相助,兩方戰鼓喧騰,清華知道交大請靜宜來助陣,便譏諷「野花那有家花香」,交大一時難以回應。不料,閉幕典禮時,交大一位長官在台上重提此話題,還語出驚人,說「野花家花一樣香」,彷彿再度證實靜宜是野花,氣得靜宜啦啦隊隊長當場退席抗議,應算是這場戰火的意外小插曲。

時光荏苒,三十多年過去了,時空環境完全不同,兩校也都發展成綜合大學,男女學生人數很多,現在的梅竹賽也多了一些女子項目,不可能再有「野花家花」的話題。即使畢業三十多年來,即使身在海外,梅竹賽一直都是清華人與交大人相聚時的話題之一,希望這項傳統比賽能傳承下去,這是校友們最美好的回憶。

 

作者小檔案:國立交通大學控制工程學系1984年畢業, 美國加州大學 (UC Davis) 電機博士, 現職 CEO of Agnes LED Corporation, a California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