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懷念王燕群學長

 

王燕群學長(電信62級) 不幸於2015年9月15日病逝於台大醫院並於2015年10月30日喪禮後安葬。燕群學長一生都奉獻給家庭及事業,為人忠,對朋友厚,是個標準的交大人。我想用草草數語,以紀念我與學長的一段友誼。

我與燕群兄認識真正只有7年,不能算久。但過去幾年互動比較密切。隨著更多的接觸,我對他的尊敬與日俱增。

我的工作與興趣是找尋優質的公司做長期投資。2008年我們注意到漢唐公司業績十分好,但股價出奇的低。因為在雷曼證券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時,股價跌破淨值。但公司擁有大量現金。這公司從成立以來從未賠過錢。公司也不向股東集資,相反的每年發高額股利,這正是我們尋找的對象。透過交大的學長約了燕群聊聊,看看公司是不是可靠。初見燕群兄,完全是交大人的典型:實幹、敬業、剛毅木訥到稍有土氣。我們談了一下公司的一些會計原則 (因為漢唐採用了業界最保守的會計原則)。燕群不太了解競爭者的會計原則,只是說明了漢唐的記帳方式,答應會回去了解一下。事後燕群兄才告訴我,他也是這樣才知道自己的公司對投資人這樣好。

我後來實地去拜訪了公司,漢唐是我見過最樸素的公司,節儉的程度超過我的想像,台灣已經很少有這樣的公司了。我深深受到感動,也覺得這公司有我們交大人的精神在裡面,就成為了股東的一員。並開始關注漢唐。

漢唐是很好的公司。資本回報率高,股息率高,公司財務極為健全 (到了過度保守的程度),公司在業界是領導地位而且建立了技術管理壁壘,很難看到新的競爭者可以挑戰它的地位,這些不是一天能造成的,一定是有一個領導層已經建立了一個競爭力的企業文化。它是機電業的台積電。尤其難得的是公司業務是承包工程。台灣工程界的陋習很多,漢唐的作風不隨波逐流,也反應在他的客戶群上,這樣的公司文化一定是建立在董事長本身的信念上。我在高盛工作十多年深深體會高盛的名言:「你來往的客戶品質定義了你的品質。」漢唐的產業地位是燕群值得驕傲的事吧!

燕群的出身也是充滿挫折,他父親在二二八事件時被判了極刑。他說 《悲情城市》中關於共黨組織的一段是他父親故事的引申。我可以想像在白色恐怖時代寡母稚子的困難。但燕群一生沒有怨天尤人,也沒有成為政治上的極端份子,他敘述他的遭遇時出奇的冷靜客觀。談到時事時也是中間客觀,沒有國恨家仇的影響。雖然批評時政時仍是滿腔熱血,說到激動處擲地有聲。他對台灣這個社會還是熱愛的。

王燕群於陳朝水(電信62級)公子婚宴致詞(圖片:黃鴻光學長)

這樣一個人,可以想像被檢調單位主動偵查掏空公司時他感受的難過。但當他發現身邊的朋友都相信他,可能是他最大的安慰。但是案件一拖多年,並將他禁止出境。公司在大陸的業務完全是他一人在跑,如此一來大陸的業務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中間檢察官換了人,案子一拖數年。官司最後初審判決掏空部分是無罪,證明了燕群兄的確實未貪未取,還他這部分的清白與公道。檢方對燕群之初審判決提出撤銷,請求法院諭知公訴不受理判決。如今法院也依此撤銷原判決,稍稍撫慰其冤屈。然檢方對幹部掏空部份提起上訴,燕群兄已逝,燕群兄的遺願就是希望司法能還他及公司幹部的清白!這幾年燕群為這官司所受的痛苦煎熬,與他的病痛一樣的折磨他。做為他的朋友我感同身受。

台灣的工程實務有很多不得已的權宜做法。但由法院判決書看出,燕群及公司高階沒有拿公司一毛錢,完全是用在公司。如果我投資的每家公司都能像漢唐一樣為股東盡心盡力,那該多好。

回顧燕群的一生,生於苦難,憑自己的努力奮鬥,成就了漢唐的事業,為台灣的經濟發展有不小的貢獻。造福了員工、股東及客戶,他應該為自己感到驕傲才對。燕群,安息吧!連二二八的苦你都放下了,官司一事你也放下吧!你的名譽最終一定會被恢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