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杜甫,您好?- 咸陽橋之旅


 

《兵車行》 杜甫(公元712年-公元770年)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
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牽衣頓足攔道哭, 哭聲直上干雲霄。
道旁過者問行人, 行人但云點行頻。
或從十五北防河, 便至四十西營田。
去時里正與裹頭, 歸來頭白還戍邊。
邊庭流血成海水, 武皇開邊意未已。
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 ,千村萬落生荊杞。
縱有健婦把鋤犁, 禾生隴畝無東西。
況復秦兵耐苦戰, 被驅不異犬與雞。
長者雖有問, 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 未休關西卒。
縣官急索租, 租稅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 反是生女好。
生女猶得嫁比鄰, 生男埋沒隨百草。
君不見青海頭, 古來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 天陰雨濕聲啾啾。

 

這首詩聖杜甫有名的敘事詩《兵車行》作於751年。全詩以「道旁過者問行人」為界分為兩段︰首段摹寫送別的慘狀,是紀事;次段傳達征夫的訴苦,是紀言。非常感人。此詩具有深刻的思想內容,借征夫對老人的答話,傾訴了人民對戰爭的痛恨,揭露了唐玄宗長期以來的窮兵黷武,連年征戰,給人民造成了巨大的苦難和負載累累。有點像現代西方某大國。人類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領略歷史教訓而不重蹈覆轍?

長久以來我常在想,詩中的「咸陽橋」到底在哪兒?現在又是個什麼樣子?第一次到西安講學時,因為降落的機場就是在咸陽,我請教了當地的教授這個問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人知道。接著後來幾次訪問西安,在不同的學校問了同樣的問題,又是無人能回答。心裡有些失望納悶。好在我鍥而不捨,這次參加西安交大、電大和西北大學合辦的「結合電腦人工智能(智慧)和影像處理鑑別中文書法」的座談會時,我又問了同樣的問題。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有人忽然想起最近的新聞報導,好像有人在咸陽河上發現被沙泥埋藏已久的一段斷落的古橋遺樁,因河水位大幅下降而露出水面。有可能就是古時的「咸陽橋」。

很感謝在大會的安排下請了一位熟悉咸陽的司機師傅,承蒙由西電大學范磊教授陪同,特別帶我去咸陽看看。原來咸陽距西安還有段距離,開車要約一小時才到。而渭河彎來彎去找了個半天,來來回回好幾個回合才終於找到。好像我第一次遊維也納到處尋找「樂聖」貝多芬的故居的情況一樣。我興奮異常地急忙下車,連跑帶跳的靠近看個究竟。只見橫埂在泛黃色的渭河中間,有好多好多殘餘斷裂的木頭樁樁,一根根豎立在一堆堆的石頭上面。 還滿整齊地分成四行排列,一看就知道是橋樁。可以想像得到原本上面的橋面和車水馬龍的擁擠狀況,但早已腐朽消失不見了。「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兵慌馬亂的 場景又生動淒厲地展現在眼前。原來自秦唐以來,此橋經過千百年的時代演變,歷盡嗓滄。如今人事全非,皆已作古,只剩下斷裂的木樁樁仍然勇敢堅強忠實不移地屹立在河床上,歷經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的渭河,不斷地用流水洗禮,默默為歷史做見證。

咸陽市政府和歷史考古學家正在進一步考證這些橋樁的確切年代,但無論如何,我已感到濃郁的氛圍籠罩著我。唐朝在唐玄宗統治之下的紛亂現象透過詩聖杜甫的《兵車行》重現在眼底,歷歷如繪。給我內心帶來很大的震撼。我沿著分隔西安(古長安城)和咸陽的渭河來回走了一趟。除了幾座後來建的現代化大橋以外,並沒有見到任何其它殘餘的橋樁。即使剛才看到的橋樁不見得就是杜甫筆下的「咸陽橋」,但那又何妨?一千年前杜甫的確在渭河上看著當時的「咸陽橋」,緬懷亂世有感而發。詩聖的不朽傑作《兵車行》千年後的今日仍然深深的感動著世人,給不同的時代帶來不同的啟發和意義。發人深省。直到永遠。

就好像「樂仙」莫扎特當年英年早逝。因窮途潦倒,在風雪交加之下匆匆下葬。後來查不出他到底葬在那裡?但他在維也納中央公園的墓地,左有「樂聖」貝多芬,右有藝術歌曲之「王舒伯特」陪伴,照樣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來自世界全球的愛慕者 ,車水馬龍絡繹不絕 般地來向這位音樂的巨人瞻仰至敬,門庭若市,永不寂寞。雖然莫扎特身體已去逝,他偉大的音樂作品已深入民心,為世人愛戴,永垂不朽。同樣的,「詩聖」杜甫的詩魂和他那顆愛國關愛社會人類的仁人之心,表現在他的文學傑作和天風海雨的詩篇裡,贏得世人的尊敬和愛戴。他的精神與靈魂與天地並存,與日月同光,無所不在。對後世每一個時代都有不同的啟發,直到永永遠遠。

於是,我又回到那遍佈「咸陽橋」遺留下來的殘樁遺址,輕輕的問候一聲:「杜甫,我來拜訪您了。您好?」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email:Mozart200@gmail.com, patwang@ieee.org
作者網址:http://www.sites.google.com/site/mozart200

P.S 附上照片數幀如下:

 

作者留影於「咸陽橋」遺址全景(從咸陽往西安張望)

「咸陽橋」殘留橋樁近景

從地基和大片石頭堆開來,當時建橋的技術已很先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