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感恩,老同學!

 

57級畢業45周年同學會

 

我早想把感恩㡬位老同學這些年給我的照應和幫忙的心情寫下來,然疏懶成性,一直不曽動手。蕭錫林的走,給我一個警示。年近古稀,再不表示,等臨終前再後悔此事未辦,豈不遺憾終生?我這輩子走來,起起伏伏,雖不成大業,可也過得平順,除了父母兄妹妻子兒女等家人的愛與支持,也得到不少貴人的支㫑。而老同學給我有形及無形的幫忙與鼓勵,也使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我是交大在台復校第一屆的大學生。在交大那幾年,同學們在經過篳路藍縷的復校過程中所建立的感情,實非外人能想像。離開學校後,雖不常聯絡,可也像一家人一樣地彼此關懷。這些年來給我支助的同學,有的是我多年的室友,有的則是在校時和他講不到幾句話的同學。接受他們慷慨熱誠地付出,無以為報,謹能以感恩的心情,默黙地祝福他們。

第一個我要提的同學就是難兄難弟萬忠男,我們同是因不好好地唸書而被當的壞學生,因此別人畢業去當兵,我們得留在學校補修學分。那一年我和他一起住校外,成為同一屋簷下的鄰居。他受到女友(後來成為他的太太)的慫恿,努力準備出國。經過他不斷的遊説,我竟然答應他一齊考托福。其實以我當時的處境,是該留在台灣的。就這樣地考托福、考GRE、申請學校、考留學考踏上出國的不歸路。如果沒有出國,天曉得我現在是什麼様子?感謝他的鼓勵,讓我能在不同的環境中成長茁壯,並見識到不同的世界。離開交大之後,我們就失去聯絡了。1972年出國,卓允中同學去舊金山機場接機時告訴我說:「萬忠男夫婦現在在柏克萊租房子住,歡迎我去他那兒打地舖。」卓允中非常熱心,因住處距舊金山近,課業百忙之中不知接過多少同學的機。光是我,他就前後跑了兩次機場,實在不好意思。

原來萬忠男早我三個星期到美國,準備在柏克萊的一家學院攻讀學位。在萬忠男家那邊住了兩晚,和他聊了很多,他還帶我到UC伯克萊校園及其周邊的嘻皮街逛逛。看到他們夫妻情深一齊在異域唸書打拼,羨煞我也。自此一別,焉知下次得到他的音訉,竟是他因車禍身亡過世多年之後,不勝唏噓!

除了萬忠男,跟我室友多年的張鎮芝也不斷地勸我出國唸書,他出國前還送我一些GRE的資料。出國後,仍不忘寫信給我鼓勵。我到了奧立岡大學後還繼續和他保持聯絡,唸書期間,因受學校内台灣來的留學生的影響,也跟著申請加拿大移民。當我接到加拿大移民局要我去西雅圖加拿大領事館面談時,銀行存款僅寥寥數百元而已,擔心因存款太少不能滿足三個月生活費的要求而被拒絕。寫信向在新墨西哥州唸書的張鎮芝求援,他二話不說立刻寄一張支票給我。我到西雅圖面談前一天是在華盛頓大學攻讀博士的魏哲和住的地方打地舖。他鄉遇故知,並足夜談,不覺東方漸白,至今記憶猶新。通過了加拿大移民官的面談之後,馬上寄支票還給張鎮芝,謝謝他並告訴他好消息。1985年,我開車從加拿大阿伯特省Calgary巿帶全家到美國玩,一直玩到南加州。一晚住在迪斯尼樂園附近的MOTEL,順便打個電話给住在Orange County的張鎮芝問候。他老兄接到電話後,立刻開車來找我,並把我們全家從MOTEL挖出來,硬要我們去他家住。盛情難卻之下,只有尊命!在他家打攪了三個晚上。後來我們搬到聖地牙哥,見面的次數更多了,可是我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機會好好地回報他一下。

1974年冬天,我唸完碩士,正在煩惱下一步該怎麼走,就接到齊國珏一封信,告訴我在紐約巿有一個打工的機會,如果有興趣,可以立刻到紐約去。這個天大的好消息,讓我能夠在決定下一步之前賺點錢,並給我有充裕的時間去思考我的未來,實在太棒了。過了年之後的第一個周末,我一早就搭機去紐約。到甘乃迪機場時已天黑,機場旅客不少,外面積一層厚厚的雪,好像剛停了不久。齊國珏因事,不能來機場接我,要我先去宋利偉家呆一晚。我叫了一部計程車,這位司機看我是外地來的華人,欺生,硬是在雪地裡轉了一陣子,才把我送到宋利偉家的那條街口放下,讓我拖著笨重的行李在黑夜的雪地裡走到宋利偉家門口。雖然如此,我可不敢不給小費,擔心自己在這陌生的城市裡受到傷害。(再一次地同學添麻煩,好像是我在國外老幹的儍事。)在宋利偉家打攪了一夜,次日齊國珏就帶我去他住的地方,要我暫時跟他擠一擠。星期一一早他就帶我去他上班的地方,和公司的經理談了一下,就讓我留下來開始上班。原來這是一家製圖公司,專門替一家核電工程公司繪工程圖,需要不少員工,裡面已有數位中國人。我在大學學過工程畫,正好派上用場。就這樣我在紐約混了五個月,其間搬過兩次家,住的地方都是齊國珏幫我安排的。他不僅讓我在經濟上得到舒解,也照顧到我的生活起居,介紹我認識新朋友,並帶我參加舞會。他的細心和關懷,讓我在紐約過得相當愜意,我欠他實在很多。

最後我決定先移民加拿大,到多倫多看一下。如果不喜歡,可以回頭到奧立岡大學讀MBA。我六月初辭職,第一個周末就乘灰狗巴士至水牛城,打算次日再過邊境到加拿大。承蒙在那裡攻讀博士的陳大衛同學的款待,和其夫婦聊天中,陳大衛提及蕭錫林在多倫多。我們立刻打電話和蕭鍚林聯絡,蕭錫林要我告訴他我搭那班灰狗巴士,他會來車站接我,使我忐忑不安的心定了下來,因為我在多倫多無親無故,正不知何處落腳?幸好有他,才不至於露宿街頭。我做事,一向衝動,很少好好地思考後果,而我的運氣倒還不錯,縂是船到橋頭自然直。明知去加拿大是個未知數,但是我還是硬著頭皮闖了去。

蕭錫林是一個很喜歡朋友的人,知道老同學要來,高興的不得了。原來他移民加拿大有一段時間,剛頂下了一間小餐館,由他和母親一起經營,有一個三歳大的女兒,太太則在一家洋餐廳打工。因人地生疏,找事也不知從何找起,當老蕭建議我先住在他家幫他搞餐館,我就一口答應了。我們主要賣的是美式中餐還兼賣漢堡和薯條,但是生意一直很清淡,其間為了推廣業務,也加入外賣送到家的服務。因我沒有加拿大駕照,所以老蕭負責外賣,蕭伯母掌廚,我則照應餐廳客人。除了星期天,我們每天早上十點開門到晚上九時關門。不忙的時候,多半是和老蕭聊天,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且常編織發財夢。偶爾也會和蕭伯母談心,她是一個堅強而慈祥的母親,她把我當成他的孩子一樣的關心,使我這離家的遊子感受到無比的溫暖。搞了將近三個月,因生意不見改善,我就跟老簫説,家裡送我出國,開餐館沒賺到,是該另謀出路了,要不然會對不起家人的。運氣還不錯,兩個禮拜之後,就找到一個多倫多大學的臨時工。老蕭幫我在學校附近找到一個studio並幫我搬到新住處,同時送我幾個餐廳的盤子碗筷。老簫因用餐館名意申請他弟弟移民加拿大,一直到他弟弟移民手續辨妥,才將餐館關了。由於老簫的照應,讓我有時間去適應新的環境,才能從容地在陌生的國度裡跨出第一步,邁進我未來的職場生涯,感激不盡!

老天好像特別照顧我,在多倫多大學幹臨時工一個月之後,竟然讓我申請到一個物理系技術員的職位。更沒想到的是,幾天之後,在大學傍的馬路上碰到了蔡禎三。原來他正在多倫多大學物理系攻讀博士。在多倫多和蔡禎三重逢,影響了我的一生。感謝他們夫妻倆熱心的安排,介紹女朋友給我,讓我認識了内人,而有現在的家庭。我結婚的時候,小小的婚禮儀式和宴客在蕭錫林和蔡禎三的幫忙下,進行得很順利,至今猶銘記在心。楊茂興和他太太老遠從美國和University of Waterloo趕來參加我的婚禮,更是難能可貴,我永遠會珍惜老同學的友情。

同學中就我們三個住在加拿大,而且又同在多倫多,因此互動較多。1979年,我離開了多倫多大學,去一家開發cellular mobile phone 的公司上班,從此就在這個領域裡混飯吃。我們因工作的關係,先後都離開了多倫多,老蕭搬到溫哥華,蔡禎三搬到Boston,我則搬到Calgary,Alberta這個更冷的地方。住在Calgary的時候,比較少和同學聯絡,除了上下班,乏善可陳。後來又搬到美國去,華盛頓州待五年,北加州灣區三年,最後定居在聖地牙哥。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出差較多,有機會到美國各大城市去開會,因此能夠和住在當地的同學聚餐敘舊。我所受的款待,無法一一列舉,在此一併謝了。

倪星偉是同學中以廚藝及好客出名,當年他住在內華達州時,我們全家去Lake Taho渡假,曾經去他家打攪,就嚐到他的手藝,尤其是老倪巴牛肉麵,其味道之佳,至今猶囘味無窮。後來我在新竹工作時,老倪若到新竹出差,一定找個周未,煮幾道拿手菜,請同學到他住處聚一聚。當年把酒言歡,共享佳餚,其樂無窮的日子,現在想起來,口水禁不住地都要流下來了。老倪,謝了!

住灣區時,小女Grace申請到UC San Diego唸書,她去新生訓練時,承蒙劉武鴻的邀請,我們曽在他家住兩晚,感激萬分。劉武鴻並告訴Grace,開學後若有事需要幫忙,可以找他,使我們放心不小。不久我又因換工作的關係,全家搬到聖地牙哥,住的地方距劉武鴻家很近。乍來初到,受他的照應不少,他還常常拿自己種的蔬果給我們。後來我自己一個人回台灣工作時,他還特別跟我太太説,如果有什麼事,可以隨時找他。他的親切與體貼,我深受感動!

2004年,由於陳建安的邀請,我回台灣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他要我幫忙開發手機及其他無線通訊的產品,可惜因機遇不對,沒有成功,引以為憾!在公司裡,他對我的照顧可是無微不至,並請主持公司生產部門的孫連駿同學照應我的生活起居。我要特別感謝他給我機會,使我可以回到自己成長的地方做事,並讓我周末能夠經常去探望住在台北年近九十的老母親。人生際遇,皆是緣,在我退休前能夠做到這兩樁事,莫不是陳建安所賜。

無論上班或下班,孫連駿對我的照顧也是周到得沒話說。離開新竹三十多年,很多地方跟從前不一様。他幫助我適應新環境之外,還帶我吃遍新竹名小吃,周未有時甚至帶我去北部海邊走一走,或是去北投泡湯。因為他,我在新竹的單身生活一點都不寂寞。

在新竹上班時,陳哲雄常請我和孫連駿到他們家小聚,由嫂夫人燒幾個拿手好菜招待我們,溫馨愉快,至今仍難忘懷。更可貴的是,他幫我們同學建立一個Email平台,讓我們平常互相交流,各自表述,增進彼此的了解。而他和施振榮經常出錢出力地辦了無數次的大小reunions,讓同學們常常聚在一塊兒,實在是凝聚同學間深厚感情的原動力。

在美國退休後,何健行有兩次找我到他公司當顧問,一次是幫一個猶太人開的公司檢試smart phone及基站系統的技術及功能,另一次則是幫一個中國公司檢測smart meter的無線操作功能。退休還能做自己喜歡的事,讓自己覺得,廉頗雖老尙能飯也!惜這兩個項目都未能成功上市,替老何掙點財,命也!

年紀大了,記憶難免衰退,掛一漏萬,請見諒。所恨者,在美國加拿大住了這麼多年,到現在還學不會美國人和加拿大人的熱情與直接。他們的熱情擁抱和甜言蜜語是那麽自然,一切都在行動中,而我只能用生硬的文字來表達我感恩的心情。老同學!我們下次見面時,希望你不介意,讓我給你一個熱情的擁抱!

 

※註:蕭鍚林,萬忠男,宋利偉,陳大衞同學已仙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