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晚安曲— 飄盪在空中的悲歌

 

黑蝙蝠中隊編制飛機 (摘自網站)

50 年前
一架黑蝙蝠中隊的飛機
從新竹起飛 赴大陸出任務
在回程中
被中共的米格機打下來

那是黑蝙蝠中隊的紀錄上
被打下來的最後一架飛機
陣亡名單中的第四位
杜志龍 就是我父親

不知道父親當年的名字是不是 就是 「志龍」 ?
還是因為志在參加空軍報國 所以將名字改為「志龍」?
還是命中注定 要當一位 「志在雲霄的飛龍」

 

1986 年
很巧合的,我當兵就在新竹機場
當防空砲兵排長,駐守跑道頭
有一天基地聯隊長私下巡察各駐守部隊
逛到我的陣地
看到我這個預官小排長

問到:
「杜排長 來這裡習慣嗎?」
「報告聯隊長, 非常習慣, 我小時候就來過這個機場多次,
二十年前我父親就是從這個跑道起飛 後來沒有回來了....」

聯隊長問明緣由後
非常嚴肅地喊了一聲 「敬禮」
他和所有的隨員 向我這位遺孤 行舉手敬禮
我恭敬的回禮
聯隊長與我握手後 趨吉普車離去
我站在營房前 默默地看著遠方
一直到機場跑道頭漸漸吞噬了太陽 才不捨地回到鐵皮搭建的寢室

現在回想起來
已經又是 1/4 個世紀以前的事了

 

後記

1997 年
參加兩岸教授互訪團
第一次踏上大陸
1997年8月22日
父親逝世三十周年的時候
傍晚 6:30 
我正搭上 從北京 開往 呼和浩特 的夜車
去內蒙參訪

當時真是百感交集
感嘆時空錯置
近年來常往來兩岸
每每在 8月22日 父親逝世紀念日
心中總是五味雜陳
往事不堪回首

當年父親他們的犧牲
如今的意義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