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我的幸福人生》讀後─詩贈田家炳先生(1)

 

近讀田家炳先生大作《我的幸福人生》( 2 ),對於田先生愛世助人的情操胸懷,深有所感。田先生以濟世為樂,每天過著看似平淡實則寓意深遠的幸福生活。以下節錄《我的幸福人生》一書最為經典的段落與大家分享:

十多年來我在幾十所大學、逾百所中學舉行報告會時,提出希望大家己立立人,先把家庭營造成幸福且有愛心的好環境,讓兒女們在歡樂的氣氛下長大,孩子自能成為德才兼備的好國民,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頁48)

1982年我成立非牟利的田家炳基金會,開展我的第二事業—慈善事業,將田氏化工留給子女經營;他們都認同我「留財予子孫,不如積德於後人」的想法。(頁128)

在全體董事一致同意下,議決將結存基金五千餘萬元全數捐出:捐給新竹國立交通大學五千萬元成立田家炳光電中心,支持該校發展光電高科技學術。(頁131)

九龍塘森麻實道近700平方米的獨立住宅於2001年賣出,得款5600萬元,悉數撥作捐資教育事業。我將住了37年的住家賣出,想不到的收穫—大家同聲共讚一位耄耋老人為公益而鞠躬盡瘁,放棄大筆資產,這是甚少人可以做到的。(頁137)

今天我已年登耄耋,仍保持純潔的人格操守,由1995年開始重點關注教育項目以來,獲得社會人士在精神上的支持,使我的身體因心理上長期感到歡樂而更加健康,也把我的人生價值觀提到最高的層次,更盼上天能讓我多活幾年,為社會、為民族多做些好事。(頁170)

我一向過著簡樸的生活,租住公寓,沒有專車,平時出入選乘公車(地鐵、巴士),外出自備水瓶。我一向節儉成性,力戒浪費,對飲食的要求不高,不敢貪圖口腹,只重視對健康有益,不追求口味,粗茶淡飯也吃得津津有味。(頁176)

我生平抱著「寧可實而不華、切忌華而不實」的定旨,在商業上或處世處事上都長期考慮對方的利益及尊重對方的尊嚴;三十多年來一切捐資項目也是如此。更難得的是我常以涓滴捐資,換取到對方的珍惜而感激,他們覺得這樣的情懷求之當代,確實難能可貴。

我的家庭生活,最難得的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互相尊重,全家上下保持著歡樂的氣氛;我的慈善事業也一直得到家人的全力支持,這才算是真正的幸福家庭。我生平以己立才能立人告誡自己,上樑不正下樑歪,為五兒四女樹立好榜樣。九名子女雖然沒有創下更大事業,但他們也自幼養成謙恭誠摰的待人接物態度,知書識禮,從不嬌生慣養,事事坦坦誠誠,全家充滿愛心。這點自覺比我在財富上的成就更具意義,也是不少朋友認為是我最令人羡慕的一環;香港國學大師饒完頤教授親自揮毫題詞「積善之家」送贈給我。(頁177)

回想1985年,田先生在台成立「田家炳文教基金會」,由筆者邀請當時幾位著名大學校長擔任董事:台大虞兆中校長、政大歐陽勛校長、中山李煥校長、清大毛高文校長、台科大石延平校長。後來,又因田先生捐款給交大成立「田家炳光電研究中心」,與田先生多有機會相處,深深瞭解他的無私奉獻的風範。最近拜讀他的自述《我的幸福人生》,更是體會他心中的幸福感。以下為詩一首,贈與田先生:

往來香江出無車(3 )粗茶淡飯食有魚( 4 )
身隱公寓斗室居( 5 ),心懷天下慶有餘(6 )


註:
(1). 田家炳(Ka Ping Tin)出生於1919年,國立交通大學名譽博士,是香港一位企業家和慈善家,多年來在兩岸四地捐獻良多,在交大捐資成立田家炳光電研究中心。"
(2).《我的幸福人生》,田家炳著,2014年1月出版。交大圖書館館藏二冊。
(3). 馮諼:長鋏歸來乎,出無車。
(4). 馮諼:長鋏歸來乎,食無魚。
(5). 大隱隱於市也。
(6). 易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