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Hello Hsinchu!德國小子遊新竹!

德國小子和法國小子重返新竹!

德國小子潘揚和法國小子范傑明,不約而同的回到曾經居住過一年的新竹。他們參與2012-2013年國際扶輪社交換學生計畫(我家女兒交換到德國,范家女兒交換到美國)。接待法國小子范傑明的范家和接待潘揚的潘家,今晚聚會相談甚歡!

看到潘揚,過去一年的畫面全部回來。三歲就學鋼琴的潘揚,對數位音樂創作有興趣,未來計畫申請柏林或奧地利大學的數位音樂課程。揮別一年的潘揚,一樣的陽光,一樣的溫暖,非常喜歡這個小子。

當年我在臉書上寫德國小子遊新竹,寫了30篇,潘揚看不懂中文,他問了同學德國小子是什麼意思?結果同學說,小子就是小小的子。真是笑死我了。

法國小子范傑明,居住我家三個月,提及有興趣在台灣讀大學,他的志願是成為中法貿易商,立即上網幫他找到台大招收國際交換生,沒想到這會影響了他的未來。

我建議他考慮讀商業學院國際評價甚佳的政治大學商學院。他回去後果然積極準備申請而且通過獲得獎學金,他將先讀語言學校,再進政大國際貿易系。

看到他們十七歲就有明確的志向,而且為實現志願做準備!相對的我們的孩子對未來缺乏想法,大學畢業都不知道要做什麼!

回顧接待他們來台灣新竹交換一年的時光,我們也收穫良多,交換學生,也交換了視野!

有興趣可以看一下,我和德國小 子合拍的影片:Hello 新竹!
Hello!Hsinchu!

 

摘錄:法國小子遊台灣之1:送走德國小子迎來法國小子

12/1德國小子潘揚、法國小子范傑明和美國丫頭張婕碧轟家大交換。感謝西北社社友Apple賢伉儷費心,移動三個學生分別到三個家庭,晚上讓三位交換學生在家裡做家鄉菜,一個充滿歡樂的派對。

我們家送走德國小子,換來法國小子,德國小子身高187,法國小子身高193,女兒的床有200公分。歐美人種平均身材都比亞洲人高大,德國小子睡女兒的床勉強可以,現在來了個193,傑民第一個問題就是他的腳會懸空,我開玩笑的說要放一盆水在床尾,讓他天天泡腳…….。今天要想個辦法把床「加長」,方便讓他的長腳可以伸縮。

德國小子潘揚比較感性,臨別前用熱情的擁抱和轟媽擁別,前一晚轟媽和他交心,告誡以後要自己起床、衣服要自己洗、保持房間乾淨,別再忘東忘西了。我說你是我們的家人,可以隨時搭校車和法國小子范傑明一起回來,有活動會通知他參加。

其實,我們有個計畫正在進行中:拍攝五分鐘的微電影,呈現他在新竹的一切,希望他十六歲在台灣,是有記憶和有故事的一年。由於影片的檔案很大,必須用我家的電腦才能跑得動(編輯),所以還是會經常來我家。

印象中德國和法國二個民族是不同的,前者較務實、理性,後者較浪漫、感性。潘揚和范傑明兩人的個性正好相反,德國小子很感性,法國小子很理性,他的便服和制服都要燙過,西裝筆挺的去上學。

最有趣的是,他經常手提的電腦包,就好像公事包,儼然是個上班族。 前幾天帶他們二人吃牛肉麵,其他客人看到他穿筆挺的竹北高中冬季制服,臉上呈現奇怪、有趣的表情。

傑明為了來台灣當交換學生,家人告訴他,必須自籌生活費才能到國外交換,於是他在家鄉的麥當勞打了八個月的工,一下課就去打工,累積了相當十幾萬台幣,然後成行。

法國小子的口頭禪是:我快要死掉………。

昨天晚上在Apple社友家,三位外籍生做家鄉菜招待三個轟家,法國小子負責甜點,烘焙蛋糕和餅乾。德國小子負責千層麵。美國丫頭負責做巴西牛排和美國三明治。這是他們第一次下廚作菜給三個轟家享用。

說實在,場面有點混亂,法國小子邊參考手機上的食譜,邊說大概要四個小時才能做好(他愛說冷笑話),打蛋要飛快的打,打累了就說:我快要死掉了..........。

德國小子潘揚要變什麼花樣,剛開始看不太懂,只見他一直在抄洋蔥,然後加入肉醬,最後才知道他要做千層麵。有古巴血統的美國丫頭,看起來是最成熟,最穩健的,做起菜來毫不含糊,她做了古巴牛排,嫩度剛好,又做了法式三明治,吃半個就飽了。

他們的家鄉菜,讓大家飽餐一頓,挺特別的體驗。

   

摘錄:法國小子遊台灣3:我們快死掉了.....

法國小子范傑明到潘家前二天,常問一個問題:家裡有沒有米飯?我們平常不開伙,早餐都外食。為了滿足他,內人特別早起為他做早餐。今天我早起,終於明白他這麼問的原因了。

他的早餐是二片烤吐司、煎二個蛋、法式蕃茄醬,看起來就是一般早餐。但是他的吃法很特別,吐司上先鋪上米飯,再放上煎蛋,然後淋上蕃茄醬,夾著吃,傻眼!^%%$#*#@ 

問他在法國也是這麼吃的嗎?法國也是吐司夾米飯嗎?傑明說不是,米飯是到台灣才加的,這是他自己想出來的吃法。以這樣的食量算是相當驚人的,不過對照193的身高,17歲的體能消耗大,也頗為合理。

今天晚上他拿出一堆從法國帶來的法式食物,當他拿出法式起司時,我們真是嚇呆了,那股味道濃郁得讓人難以消受。濃濃的發酵起司味道充滿整個餐廳,我和內人顧不得禮貌,邊跑邊說:我們快要死掉了............。 我奪門而出,跑到院子,他還追過來,把起司塗在吐司上要我吃,真是.........。

我終於、終於明白,外國人聞到臭豆腐的感覺了…….。 他也明白,台灣法式餐飲,之所以沒有法國起司的原因了。 有些食物看來理所當然,但不同國家的人就有不同的感覺,就像要我們吃日本納豆一樣,有些事真的是不能勉強。

緊接著他拿了很精緻且可愛的酒、巧克力、還有果醬等,現場來了一場法式下午茶,挺有趣的。 他帶了一瓶香水送給內人,拿一本他的故鄉Annecy簡介送給我,很精緻的內容。法國真是美,他的故鄉距離巴黎約400公里,也有美麗的城堡。法國小子很友善,我們喜歡。

   
   

摘錄:法國小子遊台灣6:你們家有「平衡」嗎?

今天帶法國小子范傑明到大賣場,買了奶油+麵粉+雞蛋+牛奶+糖,他做成類似蛋餅的餐點,這是他為自己的早餐做準備。做完吐了一口氣說:花了一個半小時。我笑著說,這樣你就知道人口簡單的我們,為什麼不在家開伙的原因了!

其實我們有為他準備早餐,吐司+麵包+牛奶+米飯。他希望有點變化,因而自己加料,準備法式早餐。但早上要趕六點五十分的校車,時間來不及。今天他利用假日先做好,明天就不必趕。

他在廚房做餐點,弄到一半問我有沒有「平衡」? 我聽不懂,他用法文查中文,查到的字翻譯成中文是「平衡」。

我的媽,誰猜得出來?幸好本人資質夠,推測出他要的「平衡」就是「秤」。 要「秤」幹什麼?原來他要依比例調出麵粉和水的數量。

我說家裡從來沒有用過秤。難怪上次他在上個轟家做菜時,會買了一個秤。 接著,他說了一個我聽不懂的英文字。

他拿了一個杯子說他如何了解水的容積。明白了,他要的是量杯。 我說好像也沒有,我們除了吃藥水有刻度外,家裡不會用到量杯?靈機一動,我們家裝濾水器的水的塑膠杯好像有刻度。

果然,但是從500cc起跳,突然想到在公司喝咖啡,用的馬克杯是250cc,拿來馬克杯一試,果然如此。這讓我想到諷刺中國人是「差不多先生」的故事,

接下來他問我有沒有香草糖?台灣就只有方糖、砂糖、冰糖,那來的香草糖?想都不想就說沒有。

他有點不解為什麼沒有。我說就像台灣人在法國買台灣的材料,法國也是沒有一樣。法國要找醬油、八角、四神,恐怕都不容易找到?做好了,拿一片給我試吃。嗯,果然不錯吃,只是裡面夾的是砂糖,有點硬,終於明白他要香草糖的原因了。

接待外國學生,彼此的文化差異很大。但是有趣的,就是因為差異。

潘國正學長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C.PAN2011?fref=tl_fr_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