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夢回高雄


 

選戰方酣,流彈四射,候選人聲嘶力竭的進行最後衝刺,「韓流」似乎就要淹沒已露傲慢相的政黨,讓港都瀰漫著濃濃的煙硝味,北漂的現象也突然成了相互叫陣的熱門話題。

然而,早期北漂的我卻毫無怨尤,不後悔自己的決定,反而始終喜愛這個今日已落後台北一截的大城市。原因無他,就因為我懷念當年的老家,以及年輕時就讀的學校。

說也奇怪,雖然搬離高雄已將近40年,午夜夢回,當年的情景還是常常回到眼前,那麼清晰,如此的盪氣迴腸!

兒時高雄住家的巷弄,雞犬相聞,家家門戶大開。孩童放學後在巷子隨興玩著玻璃彈珠,打陀螺,跳房子,交換看看租來的漫畫,吃飯時間各家媽媽吆喝著呼叫兒女回家。到了傍晚,沒有冷氣、沒有電視的時代,大人圍坐屋外,東南西北話家常,談笑風生,其樂融融。

夢境裏,小學和初中的玩伴彷彿就在眼前,稚氣的嬉鬧,無憂無慮的打球、下棋玩牌,相約騎腳踏車到西子灣玩水。雖然也有課後升學惡補和級任導師藤條打手心的淡淡憂愁和壓力,回憶中的兒時生活簡直是人間天堂! 「巍峨黌舍是我雄中,英才齊集迎受春風……」,熟悉的高中校歌和校園生活偶爾會再悄悄的入夢。緊鄰高三教室,不時隆隆作響的火車聲;每天騎單車上學,沿著愛河河畔一路檢閲成群女中學生的快樂;對鄰座天才同學自修大學微積分的震撼,種種彩虹般的回憶,屢次栩栩如生的在夢中呈現,讓我心頭蕩漾!

我也很想學學徐志摩的瀟灑,揮揮衣袖離開高雄,不帶走一片雲彩。可惜我做不到,就在昨夜,我又夢回高雄,驚訝的發現,不僅人事更迭,原來熟悉的景物也已面目全非,剩下的只是自己對故鄉的濃濃依戀。 雖然早就成為台北人,我仍衷心祝福至今仍然魂牽夢想的高雄老家未來能急起直追,更有文化、經濟更發展。祈禱高雄選民能張大眼睛,選出真正賢能、行公義、好憐憫的好市長。天佑高雄!

 

 

作者洪瑞浩,交大61級控制、63級管研所畢業,University of Maryland University College 管理博士。退休後擔任郁傑營創顧問公司的資深顧問,公益財團法人/社團法人的董事與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