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日本央行正在走鋼索


日本中央銀行正在走鋼索,而且打算越走越遠!

10月31 日中午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閃電宣布擴增20兆日元的量化寬鬆政策(QE)的額度,每年購買資產總額增為80兆日元。而且購買資産也有所變化,首先對於主要購買的日本國債,將所持債券平均存續期間延長到七至十年;而且亦宣布將毎年購買指數股票型基金(追綜日本股市指數的基金)、不動產投資信託基金額度,擴充為原來的三倍。不僅增量,而且修正內容,日本央行將此政策名稱修正為量化與質化寬鬆政策(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easing, QQE)。

本次QQE政策代表日本央行會繼續增加印鈔票投入金融市場,而且還購買更長期政府債券,要進一步壓低長期利率,降低日本政府的利息負擔;同時增加購買上述兩種證券商品,等同是日本央行直接提供股市、房市資金。此作法是「投入容易、退出困難」,未來日本央行一旦要退出QQE,勢必增加金融市場的波動程度。這些作法不僅是各國央行鮮少使用的手段,亦超過全球首先採行QE的鼻祖─美國儲備理事會前主席柏南克的設想,可見黑田東彥比柏南克更大膽。而國際石油價格下滑,讓日本央行敢啟動QQE;同時,政府退休基金亦大幅提高國內外股票占投資組合的比重,大力做多股市。

黑田東彥深知「貨幣心理學」,突然向市場丟下震撼彈,一宣布即使周五當日本股市狂漲4.8%、日元大貶3.1%,十年期公債利率亦應聲下降;之後一星期的發展亦有相同趨勢。但是此次已經是安倍政府第三次加碼的量化寬鬆政策,之前兩次已使日股狂漲、日元大貶(從一美元兌98日元,貶至110日元),為何日本經濟仍然未見起色,而有可能陷入通貨緊縮的窘境?

日元大貶,本應拉動出口、刺激經濟成長,但是日本企業在過去日本經濟長期不景氣、前幾年日元又升值的年代,生產基地已經紛紛外移,導致去年開始日元貶值並未帶動投資,經濟自然拉抬不動。再者,日本面臨20餘年的不景氣,日本企業投資意願低,使得部分電子業受到韓國與其他國家的夾擊,造成競爭力與市佔率的下降。而日本政府預算赤字高、政府負債佔國內生產毛額(GDP)亦高達227%,財政困難可說是世界之最,迫使政府提高消費稅,再度打擊消費信心。惡性循環的效果,驅使日本企業囤積現金而不投資;根據經濟學人報導,日本企業現金水位佔GDP 44%,而美國僅為11%。

不僅日元貶值刺激出口的效果遠不如前,更甚者,無論是之前燃料、原材料價格上漲,以及一些進口必須品,因為對進口依賴度高,使得部分老百受到負面影響,而部分內需型企業經營困難、甚至紛傳倒閉。目前安倍政府所採大膽的政策,被稱為安倍經濟學,好像只拉抬股市,卻造成所得重分配的負面效果。

量化寬鬆政策如同興奮劑,而且在宣布貨幣政策目標(例如:通貨膨脹率2%),未達成前會持續服用。因此日元貶值態勢形成,由於出口競爭將使亞洲貨幣競相貶值,韓圜最直接、台幣也逃不過,又將有利於部分出口産業,不利進口依賴之內需型產業。但大家要再思考台灣的出口訂單有一半在海外生產,降低台幣貶值對台灣經濟的實質貢獻,而亞洲貨幣競貶亦會再次削弱此貢獻。

再來對台灣股市短期或有支撐的效果,但是各國貨幣競貶等於形同美元升值,一旦期間拉長,是否造成離開台股的外資,大於因日本QE所進來者,迫使台灣股市淪入高度波動的環節?值得投資者深思以對。

 

葉銀華教授小檔案

國立台灣大學商學博士,主修財務金融。曾任行政院金管會專任委員、行政院改革公司治理專案小組委員、中國時報財經漫談專欄主筆人、經濟日報名家觀點主筆人、日本一橋大學經濟制度研究中心客座教授、香港科技大學公司治理研究中心訪問學者、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輔仁大學金融所與貿金系教授、台灣證券交易所常駐監察人、證劵櫃檯買賣中心監察人、投資人保護中心董事、保險安定基金董事。現任國立交通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