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你(妳)選對工作?論工作的價值


又到畢業的季節,每年約有廿餘萬的大學、碩士畢業生生投入職場,試圖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然而如何定位適合自己的工作?答案的重點在於如何判斷工作的價值?

上周廣達股東會,林百里董事長說筆電產業競爭相當激烈,如果能重新來過,他情願做房地產。筆電產業毛利率不僅低(三%),且低到公司難以創造利潤,而若將資金投入房地產,則短短幾年獲利可達數倍。若直接衍生上述的感嘆,隱含判斷工作或職業價值的最大原則是薪資優渥與賺錢的容易程度。

其實,林百里的工作價值應不僅是其所帶給他的金錢利益。筆者長期從事公司治理研究,林百里在治理廣達集團的過程,創建廣達、廣輝、廣明三家上市上櫃公司;雖然廣輝已出售給友達,而筆電產業又長期處於超低獲利,但是廣達仍尋找轉型於雲端事業。廣達是屬於共同創業的典型,兩大創業股東目前仍有高持股比率,董事會並非屬於內部化類型。而在創建過程,廣達公司提供產品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亦提供員工工作機會,同時與廣達合作的供應商、債權人亦有得到應有報償,有獲利亦對政府稅收有貢獻。至於股東則由於筆電產業的特性,除創業者之外,有著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特性。上述描述即以其對公司利益關係人(stakeholder)的影響,說明林百里的工作價值。

因此,除了薪資優渥與賺錢的容易程度之外,本文要提供判斷工作價值的另一項核心指標:對社會大眾的影響程度。若以此來判斷房地產業的工作價值,將同時存在正面、負面的影響。當房地產業在安全考量下,基於不同所得層級之差異需求,提供相對之合適住宅,滿足購屋者的期望,賺取合理的利潤,對其公司利益關係人與社會大眾有著重大的貢獻。

但是,如果房地產業主與相關工作者,透過炒作、不斷宣稱成交價屢創新高,拉高房價獲取巨額獲利;甚至利用人頭搶地、相互交易,製造活絡交易,抬高房價,則讓社會大眾買不起房屋,產生重大負面的影響,例如:台北市的高房價水準已經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再者,我們可以輕易觀察到在低利率環境,便於房地產業者與其所控的金融機構「養地」,並且與相關機構合作,炒作房地產價格,加深社會大眾買房的負擔。同時,部分房地產業的控制股東利用所控上市櫃公司、金融機構先取得土地,再與控制股東私人營造公司合作建造,這中間的分潤可能對上市櫃公司、金融機構的外部股東有負面影響。

另外,有許多人投入公職考試,雖然是相對穩定工作,但是卻對社會大眾產生重大的影響。若以正面觀之,例如:幾年前檢查出食安問題的衛生署官員、去年發現電子大廠排汙水的檢查人員,以及過去制定經濟政策提昇台灣經濟成長的官員,皆是工作薪資不高,但卻有助於社會大眾的福祉。

我們深信任何工作對於社會大眾皆可產生或多或少的正面助益;許多工作的螺絲釘角色,好好扮演亦可獲取他人之敬重。若回到企業主,近來國內外成功企業家,捐出財產,並積極從事社會企業,以企業經營的手法,降低社會問題,亦是企業主工作價值的再度提昇。從長期觀察,「人死留名、虎死留皮」即是工作價值的寫照,亦反映同樣賺錢的企業主,卻有企業家與商人之天壤之別。

 

 

葉銀華教授小檔案

國立台灣大學商學博士,主修財務金融。曾任行政院金管會專任委員、行政院改革公司治理專案小組委員、中國時報財經漫談專欄主筆人、經濟日報名家觀點主筆人、日本一橋大學經濟制度研究中心客座教授、香港科技大學公司治理研究中心訪問學者、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輔仁大學金融所與貿金系教授、台灣證券交易所常駐監察人、證劵櫃檯買賣中心監察人、投資人保護中心董事、保險安定基金董事。現任國立交通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