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覺察心~靈性智能(中)

 

自從幼兒時期開始人類的大腦神經網絡結構之綿密程度,深受其親密關係與周遭環境經驗的豐富刺激而形塑,而這種的構成現象為人類獨有。雖然有基因上的影響但是「似乎」沒有上限而只有下「陷」。譬如人類獨有的語言能力就是一個非常有力的例證。話說所謂的「語言」對於人類而言,專業領域研究的學者們皆宣稱那是一種天性本能,不必刻意訓練的。是了!對於一「個」人來說真的沒有什麼必要去加以特別訓練的。可是!想要讓幼兒成為一「位」人的時候,這些專家們的論調是需要酌思了!

如果一位幼兒最遲在三歲以前沒有豐富的語言刺激環境時那將是個大「摘」難。美國的「潔妮」個案就是明顯的語言能力被「摘」除的案例;當她被救出時已經是從出生後被禁錮長達了12年之久且過著與人隔絕的生活,事後雖然經過密集的復健與訓練,但是她的語言能力始終超不過2歲的幼童的語言能力,這種情況被稱為「早期隔絕」。人類的幼兒如無法浸淫於豐富的語言環境刺激中,就算長大了以後他所能夠說出的話也只是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範圍而已,這就是成為一「個」人的階段。豐富的語言刺激環境塑造了幼兒的語言能力對聲音(發音)、語意、語法等的「上」階程度。經後續的研究和其他被發現的「早期隔絕」之眾多個案,更顯示了幼兒學習之關鍵期就在6到7歲以前。

話說多了且轉回來本題,語言和「覺察」能力是有著密切的關係。人腦的基礎心智是以生物性的圖像編碼作為儲存的方式,基本上圖像記憶是地球上所有能以「眼睛」成像的生物所使用來探索外部的工具,更是人類的心智活動的重要基礎。而語言雖說有著基因建制的存在,表示了語言之習得機制「是」與生俱來的,包括像基因FOXP2等。但誠如上述語言的習得還得有個豐富的刺激環境和關鍵時期來精準地形塑其結構。我們把語言之聲音稱為「音素」和「詞素」兩大類,再根據單詞和句子的語法來組裝成所謂的「語言」。人類的靈長類近親也可以發出「情感聲音」,但是能夠表達的內容卻是非常非常有限,更遑論具有隱喻與抽象概念的語言表達。覺察能力的高下則和隱喻與抽象概念之語言意象之理解是息息相關的。

人類的思維方式在習得語言後,人腦會由圖像方式轉換成為符號(語言)為主的資訊流之運作方式。在台灣當代的年輕人多數會以國語來思考,而上年紀的人則以方言來思考。接受教育程度越高者傾向以國語作為思考方式之工具。當然了有一些在美英地區居住長久後會全然以美英語取代了國語來思考,以至於晚年返台後的初期要說出國語時,大腦內的運作尚需要一些轉譯的時間。甚之於需要參夾些長期居住國之語言的單字或名詞方能順口說話,經常見到得是以美英式的文法方式來說國語。這些現象說明了大腦的語言網絡連接方式受到了重組與更新的建構,同時也描述了人們的「思路」習慣和語言有關。

人腦的「語言」功能的形成早在胎兒的29周後,他的顳平面(planum temporal)已經形成左右腦的不對稱發展,此區域的不對稱是人腦內最大的區域也是最早開始的腦區。這個跡象顯示了人腦的特異側化的開始,宣示了擁有「語言」功能是獨賞給人類的。有了語言人類可以將經驗資訊以「口語相傳」的方式來傳承給子代。原初文化就此而產生也接續地發展。此時的「語言」成為人類來探索外界資訊和社群互動的使用工具。

 

(附圖1) 人腦之顳平面超大的不對稱

人類的語言中樞位在左腦,而左腦的顳葉之語言功能是有拓撲性的認知(topological cognition)功能。實證上的研究也顯示了有關於音樂之和弦的編碼和語言編碼以及兩者的加工處理過程是重疊的。這正是左腦顳葉的線性功能之強項與展現,也因而讓人使用語言作為思考工具時會出現了意識流的糾葛的現象。當聲音的傳入刺激於窩尼克區的解譯之下,前額葉的聯合工作皮質區和(參閱:覺察心~靈性智能(上);附圖3)中腦以下的潛意識的腦區之對立性運作而產生了協調的矛盾。這種矛盾之良性的運作狀況下會有音樂、文學的創作而產生。但是富有情感的、憂傷的、哀怨的樂曲、小說、詩作、散文等,不見得創作者本身必須是一位具有負向心理或是悲觀傾向者。天性樂觀者也可以創作出相同類型的作品,只因為他們的大腦有了豐富且很發達的情感腦區和具有強烈的同理心,就可以不需要有相同的人生經歷環境即能以想像、類比、揣摩而得到作品中的相同之情境來創作。

注意哦!這種協調的矛盾如果是處於負性的運作狀況之「環境」時會又如何呢?人們的心境就會呈現出「卡住」的現象,這種「思維糾葛」對於人類而言是非常的普遍性現象。如果是發展成了慢性的狀態的話,精神性疾病就會隨身隨影地附著而影響了身心之健康與日常生活正常的運作。

人類左半腦一般被認定是正面情緒有關的腦區,但是如果左腦的上下對立性發生了回路糾葛時,語言的刺激會產生比較是負面的解釋後,思維糾葛還是會成了日常生活上「看」不開的心情。早年的創傷記憶通常被存儲在右半腦的顳葉裡,然而人們的正常生活的維持就得依靠左半腦的優位搶勢來作為。如果!如果呢?左腦受到了右半腦的優位搶勢之局面時,人們的思維糾葛會變得很…很嚴重。研究顯示右半腦雖然沒有語言中樞(除了極少數的個案或部分的左利手者)但是右半腦卻是很容易地伸手穿透了胼胝體(corpus callosum)掌控了對語言刺激的解碼詮釋權。這可就讓人們陷入了越解釋越糟糕越描越黑、甚之於雞同鴨講的局面。這個時後還會牽涉到和情緒有關的腦區之激動呢!

 

(附圖2) 人類左腦的語言使用之腦區

然而自幼兒起照顧者的種種舉止和對應性互動卻產生了影響並且持續著一生。照顧者的負面語言之對應肯定會讓幼兒產生了習得的作用。這種習得作用在幼兒學習語言的過程中率先會說出的單字或名詞甚至是短句,就可以了解到照顧者的日常對應之態度。例如幼兒首先學會且開口常說著:「不要!不要!」就是表明了照顧者在日常生活裡經常性地拒絕幼兒的懇求,或是不清楚幼兒的表達內容就輕易和不耐煩地忽略。語言的學習是有刺激的重複性方能學會,因此「不要」這個詞就是由照顧者的嘴裡經常性的吐露而加強了幼兒的學習語言之習慣化。負面的記憶是儲存在右半腦裡,而右半腦常被稱為是負面的腦,這可就增強個體的負面情緒的能量儲備。一旦壓力刺激的負載不堪負荷時、思緒糾葛的回路就大大的增強而「卡」住了。

話說至此,「語言」的兩刃性屆此已經十分明白了,任何人所說的話中之含意只是由左腦「理性」在述說呢?抑是右腦「感性」在述說呢?或是兩者相互爭權打架時「跳針」式地搶著說呢?語言是有建設性的自然也有毀滅性的,這似乎是宇宙中的不變之「真理」。這三種的情境絕對不是以偏極方式來演出,必然是以光譜式的涵蓋之面貌來呈現。重點在於有多少的「含意」是出自於何方的腦區,和我們是否有足夠的覺察能量來釐清?這可就「遷就」到人們是否能先「察」覺到狀況之不「素」配的問題啦!「素」者是單純、原真之意也。也就說你的想法、信念以及思考方式是否受到了不「純」的干擾、甚之是汙染的。腦的演化一直還在進行,正在中途上的人類正面臨著大腦版本「升級」的階段。如何由知性智能升層到「靈性」智能將是未來子孫的課題。從短短不到200年之間人類的知識量由1%激增到99%,這是拜大腦所具有的堆疊之能量所賜,沒有演進的人腦是無法消化與融通這些量大的知識和持續地增疊。

然而偏重於科技主義之當代社會的下一世代人類,是否是「使用」了科技呢?抑是被「科技」所使用了!簡單的例子之一:有了電算機就不必使用心算、筆算的方式來計算,結果會不會導致了頂葉(parietal lobe)的退化呢?例子二:經常性使用鍵盤來輸入文字,卻讓手寫的腦區功能和辨識文字功能的腦區之連結回路斷了線呢?很多的人常常因為:「這個字怎麼寫啊?」這不是他不認得了這字喔!而是「字」的形體的組合通路斷了線之原故。當人腦已經進化到了這個產出科技的世代,卻因為科技的綁架而導之腦區功能的退化,此問題在未來是人類不得不正視其嚴重性。

還有更嚴重的是因為3C產品之普及化和網絡的便利性,當代人已逐漸不再閱讀紙本書籍和報紙了,也疏於用手書寫文字。然而運用語言思考再用手「書」發出情感性、智慧性的文字,對於內省的「察」覺是一種簡易的入徑。台語中:「牽手」一句來自於原住民的語詞指得是夫妻,情侶的激情是從「一壘」的手牽著手而傳達「曖」的訊息。傳統的東西有著「手」觸的感覺(參閱:探索好奇~創文明(下);6月),手的觸感牽動著情感的激活。沒有了情感而形成了冷漠,缺乏了社群意識而造成了孤單,使得社會性的人腦趨於崩解。因此「語言」不單單是個互動用的工具而已,它更是個思考的工具。正確地使用語言、文字來進行「高階思考」更能夠累積個人的覺察能量!豐富了「靈性智能」。題外話:避免老年癡呆!

 

(供國立交通大學校友雜誌:交大友聲刊載。)

 

林錦堂學長小檔案

※林錦堂(林 毅),筆名:浮人。交通大學-高階管理學碩士 (曾任:私立龍華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 企業倫理/組織)
【藝術造形/治療/智力健固研究工作坊--主持人,美術造形作家、台灣藝術家法國沙龍學會準會員、藝術治療學會一般會員、失智症協會會員、智力健固研究者,社區大學、大學推廣教育課程:(現代視覺美術/素描/記憶退化預防/藝術自我療癒/科學健康養生/壓力調適和管理)--- 教師】

※E-mail: dartleco@ms26.hinet.net 手機:0937-967-830

※保有所有著作權 (Aug. 01, 2015 <Sat.>) 非經原著作者許可,不得轉載且以任何方式、技術、平台予以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