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覺察心~靈性智能(上)

 

(附圖1)人類大腦的對立性

意識這個玩意兒經常被視為:所謂的「人」和動物的不同進化階段之區分標準。在英文的名詞使用上或許有重疊的含意之存在,但是在漢文的翻譯上「意識」也有對不同的英文名詞使用了相同的漢譯。就一般而言「意識」較多針對consciousness做出對應的翻譯,而awareness會被視為覺醒、覺性的漢譯之使用。然而awareness在臨床醫學上幾乎使用在病患的「意識」是否清醒為主,重點在於觀察病患的腦幹的覺醒中樞之運作正常與否以確認治療的效度。由此可見對其涵意的理解之差異甚大。

但是卻在腦神經科學領域中也同樣出現了重複使用的混亂之狀況,就是把consciousness和awareness兩者使用於「意識」上。這個時候就必須對於作者的思維哲理和其知識背景來理解使用上的含意。在心理學的領域中這兩個字使用的困擾相對上比較小,通常對consciousness(或conscious)大多意指弗洛伊德的「意識」概念。對於awareness的使用上比較偏用於「覺察」方面,而通常外加上self這個字頭來聚限於個體的界線。不過企管學領域在職場的人際關係之探討上卻把self-awareness延擴成為人際關係的調適技能之使用。這和心理學領域之使用上有了層次的差異。

因此為了延續專欄的文本之一貫性,大費周章地釐清上述的實況以外,在此先要確立了對self-awareness在本文中之吾義:「自我覺察」是對個人的「腦理」的深層資訊之探索和提取,以及不予批判的理解之過程(心理既是腦理)。而在張氏心理學辭典(東華書局1997二版):指對個人對自己的個性、能力、慾望等各方面的了解。敬請參考之。

大凡生命的演化中最有利於存活的要件是能夠持續地維持著半混亂的狀態,以取得在秩序和混亂狀態中兩者間之平衡的維持。在這個環境下生命既能順應周遭現狀的存活環境,也有利於當環境變遷時能夠取得學習的能力,而再度以創新方式來自我調整和重新適應。具備有這種系統的生命是有學習、創新能力的,更有利於生命的進化。

對於當代社會的人類而言,因為大腦的持續的演化歷程中早就脫離了生物條件的限定。這種演進的變化讓人類的大腦在生物直接反射性之限界中跳脫了出來,而到達了非反射性(non-reactivity)之境界,非反射性指的是:廣泛性之情緒的調節,「人」嘛!「情緒」而已,有情緒即有「情感」,反之亦然。因此對於情緒的高階管控而言,靈性修行的長進更是需要積極培養自身的覺察能量之條件,也就是說需要增進非反射性的功能,來優化生命品質,促健社群意識與平穩人在生命歷程上之康健和快樂的情境。

由簡單的生物性生存到具備生命的存活為有「意義」,這種生命進化的過程萬分地微妙。由非生命的化學分子之資訊保有到進化成為原初生物(proto-creatures)之形態的歷程中,生命由化學結構所建構成的資訊量,已經顯示出了更豐富性以及複雜化。而保有了這些巨大資訊量就是要促進生命對於自身的「可複製性」的進化功能提供了創新之可靠性。例如:蛋白質結構→RNA→DNA→生物→動物→人類→有生命「意義」的「人」…等足以說明了地球上的整個生命資訊體之進化的歷程。

生命資訊體的進化的歷程之極致產物算是人類的大腦了。其資訊的運作體系幾乎脫離了地球上其他的生物體系。人類的「身軀」嚴然僅成了資訊體的「載體」之角色,人類DNA的構成比率只有三成形成了軀體,而其他的七成全使用在大腦的形成。一個小小的人腦卻每天需要消耗掉20%多的營養能量,更重要的是寧願使身體缺乏營養也不能讓大腦匱乏。即使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大腦的視丘和下視丘還會持續存活著10到20幾分鐘才關燈熄火。也就是說:人在這個節骨眼上一旦被「擊」救使得心臟恢復了跳動,自然產生了所謂的「瀕死經驗」的記憶。從瀕死的混亂中到心跳正常、意識恢復的秩序過程,那絕對是個「半」混亂的歷程,是最容易發生了「頓悟」的覺照。也就是一種瞬間穿梭於回顧過往與展望未來,並存活於當下的價值性思維之同時並存的「半」混亂狀態。

 

(附圖2)人腦物理結構和意識三層面的對應示意圖
實質上大腦的創新性思維的發想就是在這種同時並存的「半」混亂狀態下才能夠發生的意識性流動。這是大腦對立性結構演化後必然產生的結果。換個角度來看「對稱性」結構在許多哺乳類的物種都有相類似的大腦,唯獨人類的大腦之雙半腦的側化非常的明顯,甚至於到了壁壘分明幾乎「是」不兩立的階段。雙半腦的側化也進化到功能分家的狀況。

腦外科醫生生平最害怕的是碰到左腦外傷的病患,只因為左腦的程序功能涉及了日常生活的排序規律和活動管控。更可怕的是約95%人們都是右利使用者,顯而易見的這95%的人們都是用左腦來理解這個社會,用左腦來運用語言作溝通,更用左腦來記憶別人的臉孔和辨識來人的背景資料。記憶的資訊處理也以左海馬迴作為首用的腦區。因此左腦外傷的患者極有可能發生了手術成功,但卻是預後不全的窘境而成了手術成「空」的病案。也就是說救得了「器官」 卻毀掉了功能。這種病患的預後之徵候群,譬如:無法理解別人所說的話中之含意和隱藏的暗示,想講出話語卻舌頭使不上勁,眼看著別人的嘴動卻無法區分聲音的頻率形成了不知道正確聲音所代表的意義。看見往昔的熟人卻無論如何都回想不起來,只「感覺上」有那麼一丁點印象。最糟糕的是連家人都不熟悉,連帶生活作息都得讓別人來安排,甚之性格大變、倫理道德皆喪之。預後的不全造成了往後日常生活的極度不方便,更頭疼的是現有的職能復健技巧卻幫助有限。

題外話說的一大串,言意在於這就是雙半腦側化的結果造成了大腦的「優位搶勢」的功能。當在瞬間右腦取得了優位時,人的思維傾向就比較偏趨好奇、冒險、宏觀但是略為憂慮。相反之,左腦會精打細算,嚴謹、行事如儀、照本宣科、一切照著劇本走而且都在控制之下毋須擔憂。左右腦的對立性產生的半混亂狀態使得人們的心靈不定:守成好呢還是創新進取好?當顧眼前還是投資未來?信仰神祉好呢還是一切都是假的?今生與來世?…等等的思緒糾葛經常發生在日常的思維之流動意識上。

西格蒙‧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所創建的「意識」概念體系是個重要的理論。驚訝的是在沒有大腦科學知識的世代裡,弗洛伊德的大腦思維運作在「虛無性」環境裡「對立」地碰撞出這麼一個概念,大腦的運作真的令人讚嘆啊!尤其是在毫無實證知識下,他對「潛意識」(unconscious)提出的見解:潛意識是影響人類行為的重要因素,而且也是形成一切精神疾病的基本原因(參閱:張氏心理學辭典,東華書局1997二版)。 當然以現代腦神經科學所獲取的知識,對於「潛意識是一切精神疾病的基本原因」之見解是不能全然地涵蓋的,因為其間還涉及了DNA遺傳、懷孕與生產的子宮環境、母體的外部壓力強度、嬰幼兒早期發展的依附經驗、病理診斷的認知謬誤…等等,都極有可能會被「確認」為精神疾病的罹患之臨床診斷依據。啊!這是題外的話了!

 

(附圖3)意識和潛意識信息加工之資訊流(翻繪:自由網路)

再說,弗洛伊德的「潛意識」概念已經被部分的腦神經心理學家「大約」地確認其運作的腦區範圍。它約略的位置涵蓋了大邊緣系統腦區(舊腦)和最基礎的生物腦——原始腦(爬蟲類腦/古腦)等區塊。基本上潛意識腦區是個自動運作和反射性意識流的區域,因此這個區塊所產生了意識流具備了存活所需的要件,沒有必要需加以反饋地考慮就會 快速地採取了行動。這些信息沿著腦幹→間腦→大邊緣系統腦區時,會經過了基底節(核)(Basal Ganglia )的腦區。這個腦區對於人類的潛意識資訊會作出訊息加工處理(unconscious processing),同時也會進行過濾掉與外部環境刺激不相匹配的潛意識信息。但是這一些原來已經過濾過的信息上傳到了人腦新皮質之額葉後端的運動前區皮質區,來嘗試展開運動皮層的任務分配。此時如果這一些上傳的已經匹配過信息卻不是運動皮層本來想要的,那麼運動皮層就會重新調整而再作出新的指令,並將其再回傳到基底節作再度的溝通嘗試。由額葉的運動皮層和基底節之間的這種反饋回路就是驅動人腦的「程序」學習的意識與潛意識之間來回溝通的歷程。

萬一!萬一這個反饋回路的雙方一直談不攏而讓這些由潛意識層所浮上來的信息,上下地翻攪不已好似沸水翻騰冒氣地噓叫時,人們的信念就會僵化,行為就會偏執,這時候還真的是活在「當下」了,遲遲跳脫不出的泥淖深淵。可憐的是執行理性、邏輯、判斷的前額葉在此時此刻卻是束手無措的,它面對著數億年演化出來的老大哥腦——原始腦(爬蟲類腦/古腦)的「脾氣」和意見有時還得害怕的,因為原始腦正是掌握著生理上基礎的活動。人們會想不開之原因的關鍵就在此處,一動就「死」或一改就「壞」的驚悚感之兩難困頓的局面。

絕大多數的精神性疾病,例如:強迫症、憂鬱症、焦慮症、恐慌症、厭食症、神經性肥胖…等等之源由就是「卡」在這個關鍵迴路的上頭。現代的人們性喜用藥物來壓制迴路的運轉這是行不通的。短暫的壓制是消彌不了不斷湧現的潛意識的信息,而日積月累的神經化學物質在無法充分代謝去化之下會製造了往後更嚴重的症狀。不要忘記,它們!是全自動的,不受你我的意識性控制!唯有修行出雄厚的「覺察心」之能量方得一搏。

 

 

 (供國立交通大學校友雜誌:交大友聲刊載。)

 

林錦堂學長小檔案

※林錦堂(林 毅),筆名:浮人。交通大學-高階管理學碩士 (曾任:私立龍華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 企業倫理/組織)
【藝術造形/治療/智力健固研究工作坊--主持人,美術造形作家、台灣藝術家法國沙龍學會準會員、藝術治療學會一般會員、失智症協會會員、智力健固研究者,社區大學、大學推廣教育課程:(現代視覺美術/素描/記憶退化預防/藝術自我療癒/科學健康養生/壓力調適和管理)--- 教師】

※E-mail: dartleco@ms26.hinet.net 手機:0937-967-830

※保有所有著作權 (Jul. 01, 2015 <Wed>) 非經原著作者許可,不得轉載且以任何方式、技術、平台予以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