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親子情~依附湛恩(上)

 

「人」終其一生時時刻刻地被「情感的糾葛」所困擾。這些糾葛也形成了身、心、靈性的疾患,僅管自認為是「幸福」的人也難免受到波折。從人類社會與文明的發展進程上「群居」是人類天生命定的基因機制的,這一點和地球上許多的生物沒兩樣。群居提供了安全感,也讓尚未能夠獨立的幼仔有個發育成長的空間。群居產生了互動造成了社交關係。這也讓幼仔有個觀摩學習的機會,尤其是靈長類的社會關係及其行為更為複雜。

大致上人類的嬰兒約在3~6個月大時,透過跟母親的凝視和兜弄、嬉戲之間,嬰兒逐漸地建立了「自我」的意識。「自我」的意識的存在只有靈長類才有,當其他的生物面對著鏡子裡的自己會以為是另一隻同類,並不會感覺到是自己的映像。首創「Attachment Theory」(依附關係)理論的學者是英國的精神病學家——約翰.褒爾比John Bowlby以「習性學」的觀點來陳述人類的親子關係(參閱前作:「撫」愛觸懷~情感生,2014-三月份)。這個理論受到了跟「親子關係」有相關的研究的;於1935年奧地利動物學家倥拉德‧羅連茲(Konrad Lorenz)的著名研究中:「銘記」(或稱「刻痕」)(imprinting)」的觀念所影響。

約翰.褒爾比的創見:嬰幼兒的發展和重要照顧者之間的依附關係是很重要的。他特別強調:嬰兒的依附機制是演化的結果,讓嬰兒產生自我保護和存活的重要關鍵。嬰兒對於重要照顧者所提供的視覺、聽覺和撫養之刺激會做出生理反應,使父母或重要照顧者與嬰兒之間發展出相互依附的關係。研究顯示:嬰兒學習行為所表現出的進化性偏好,是受到了父母的支持而影響。因此當嬰兒表現出依附和探索,這兩者之間有存在的關連性。只要重要照顧者在場,嬰幼兒會表現出更佳的探索能力,因為有了依附關係讓重要照顧者成為嬰幼的「安全基地」(secure base)。

約翰.褒爾比的理論之獨特價值提醒了我們:

  1. 嬰兒早期的社會性訊號,哭泣或是微笑會產生了依附關係的積極作用。
  2. 父母和嬰幼兒之間的依附關係是相互發展的。
  3. 依附發展是一種關係,不只是父母或是嬰幼兒的行為而已。
(附圖1) 人類嬰幼兒依附關係的發展

早期依附關係之形成和持續發展,使嬰幼兒從這些互動中能夠建立了自己想定的「規則」,來初步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觀」。這些「人生觀」讓他們能夠適當地評估當下的人際環境而決定如何恰當表現於外,同時也形成了讓自己如何來感受、期盼、思考、想像和記憶之內容。換言之第一個依附關係的形成在大腦內刻印了心智之雛形,而互動溝通的人際關係模式會內化成結構性的神經回路模組,雕塑成「自我」的意義,也建構了對應外部的反應模板。

美國的臨床心理學家——大衛 J. 威林(David J. Wallin)把人的「自我」定意義為:對於每一個人由身體本身、大腦和心理互動所產生之相對穩定的內在參考點。因此「自我」會呈現出「多元維度」。這個多元維度就是上述的「人生觀」,它是結構性的大腦神經回路模組。所以「自我」的外顯可以一組或是多組的模式來呈現,而形成人們對於自身體驗之特有的反應特質。並且以過去的經驗之歷史記憶來對應於當下環境的變化來顯現出「當下的自我」。換言之依附關係的歷史經驗形成了個人的「自我」及其歷史自傳,而這部獨一無二的歷史自傳也被寫成成了「人生劇本」。假如個體的「自我覺察」之能量足夠的話,將會發覺到劇的本內容是可能或必然地重現的。

由此可知依附關係會以軀體(生理反應)、情緒(心理反應)和表徵世界(認知/心智)所組成的大腦神經模式來對應。這三者之間是可以重疊和連結來塑造「自我」的外顯認知,也決定了「自我」的不同之維度和自由獲取和整合的程度。分化不完整的個人經常會因為維度不齊全和自由整合有障礙因而產生了身心疾患,這一類型的人們都是因為早期依附關係發展不齊全所帶來的困擾。

精神分析學派的心理學大師——西格蒙德‧弗洛依德說(Sigmund Freud):「…最初和最重要的自我(ego),就是軀體自我(ego)」,擺明了「存活」的現實之利益。嬰幼兒透過了吸吮、觸撫和凝視會感覺到存活與安全的初體驗並且全然地存入記憶中,同時也會表現在身體上:微笑、滿足、安怡、手足舞蹈…等姿態,如果照顧者也回報予相當的互動,就是這樣地最初的依附關係因而建立。最初依附關係形塑了嬰幼兒的「軀體自我」。如果「軀體自我」形成了不變因素(sulf-invariants)之體驗後,讓嬰幼兒對自己的身體和身體的邊界之感覺,也逐步地形成「客體(object)」的認知。「客體」並非單指無生命的事物,而由弗洛依德所說的:「本能的「標的」或是「對象」所過渡而來的概念,在哲學上意指主體和客體的畫分。

每一個人的「自我」是以身體的體驗之基礎來建構,當然這種體驗也因為在互動的人際關係中之情境裡逐漸地形成。嬰幼兒是未發展成熟的個體,他們的「我」之體驗必須藉助外部的刺激方能強化這個「我」的感受。嬰幼兒處於「早期親子關係」之互動所體驗的感受,他們由這樣的感受來形塑「早期依附關係」的實質內容。

竇納爾德.溫尼克特(Donald Winnicott)是英國的小兒科醫生兼具精神分析師,長期關注於一個人的經驗是否真與偽。他最大的研究成就在嬰幼兒的精神發展方面。他發覺到許多人都在幼兒時期學會了「過度順從」:如何符合別人的期望、討好和不得罪別人而形成自己的生活方式——「虛偽的自我」。「虛偽的自我」常常和「軀體自我」發展成了身心之長期病症。具有「虛偽自我」行為性格的人無法以自己真正的情感和本性作為心智活動的依據導致無法體驗人生,總感覺到此生既無聊且無意義,終日渾渾噩噩耗等生命的流逝。

(附圖2) 額葉-頂葉-枕葉之認知傳輸路徑

生命的頭三年是情感交流的時期。這時候的依附關係的目的是要取得「安全感」以利個體的存活。所以情緒就成為「情感互動」和「親子密切關係」中佔有核心的主位。母親如果適時對於嬰幼兒的哭笑、尖叫、吵鬧…能夠「會心」的撫慰的對應,會讓嬰幼兒感受到「自己是誰」的意識這非常重要,即使在往後的人生中還是會嘀咕著:「媽媽總是不了解我的心」之抱怨。美國的精神病和生物行為科學教授——奉.阿連.秀爾(von Allan N.  Schore)說過:「自我的核心依據情感調節的模式。」可見人的一生受到了主要照顧者(通常指的是母親)的情感模式的影響是很深遠的。這樣的影響促成了個體之「情緒自我」。

「情緒自我」是連結身體的反應,也牽動了內部器官和自主神經系統的反應。然而依附關係最重要的就是個體的心理情境,個人的情緒調節需透過依附關係的互動——親密之情感交流的過程裡展現對自己的情感之獲得、調整和使用自己的情緒之能量,進而提昇與決定「情緒自我」的品質。倘若個體的「情緒自我」的品質不佳時,自然他的社會性智能也同時發生了人際互動的困擾和障礙。慢性疾病亦是逐步地形成,譬如說:肥胖、心血管疾病、心臟病、腦中風…等幾乎都會在中年時期的高壓環境中自然地纏身。

人類的大腦之演化程度相當驚人,具備強大的模仿能力(一種叫做鏡像神經元的大腦細胞 Mirror neuron)可以繪出一個相對應真實世界的想像模型(一個工作的模型),人們可以把已體驗過而編成為記憶庫裡頭的資訊,加以提取和運用以對應現在或是未來的可能性體驗予以預測。人的大腦之前額葉形成了「內部工作模型」。這個模型以工作存儲器的方式在所謂的額頂葉神經回路裡,而回路是由橫向和中間的前額葉和頂葉皮質所構成。它也被稱為認知控制網路,並且參與廣泛的範圍的認知功能運作。額頂葉神經回路已被視為我們的認知(思維,決策,解決問題,理解,故意學習)的主控制中心。人的依附關係在這個想像模型(工作的模型)裡頭形成了「表徵性自我」。

 

 (供國立交通大學校友雜誌:交大友聲刊載。)

 

林錦堂學長小檔案

※林錦堂(林 毅),筆名:浮人。交通大學-高階管理學碩士 (曾任:私立龍華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 企業倫理/組織)
【藝術造形/治療/智力健固研究工作坊--主持人,美術造形作家、台灣藝術家法國沙龍學會準會員、藝術治療學會一般會員、失智症協會會員、智力健固研究者,社區大學、大學推廣教育課程:(現代視覺美術/素描/記憶退化預防/藝術自我療癒/科學健康養生/壓力調適和管理)--- 教師】

※E-mail: dartleco@ms26.hinet.net 手機:0937-967-830

※保有所有著作權 (Jan. 01, 2015 <Thu>) 非經原著作者許可,不得轉載且以任何方式、技術、平台予以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