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磊結焦慮~憤怒磔(中)

 

「當一個人的拳頭握緊之時,他就無法清楚地來思考!」

—George Jean Nathan;美國的戲劇評論家和編輯(1882~1958)

 

日常生活中情緒的感受最屬混亂、爭議,更容易懊悔或是偏執到死不認錯、拒絕反省的一款就是「憤怒」了。憤怒可以浮現檯面並且怒目切齒來發動攻勢,也可以默不吭聲、臭頭臭臉地生著悶氣,淚眼婆娑地怨天尤人、垂頭喪氣地自哀自怨。更可以在人們的背後搥胸頓足、口飆髒話地破口大罵。因此「憤怒」是可以在台前幕後也可以公開與私下的發洩,這是一種「多樣時空性」的情緒。它立即可以反擊也可以延後處理。況且「憤怒」是可以用暴衝的方式出現,也能夠慢慢地累積能量等待日後視機而「報復」。另外也會用反諷、譏辱、刻意暗阻、散播不實惡言、挑弄是非,甚至於使用代理暴力、詛咒、插小人、放符咒…等陰暗手段來發洩「憤怒」的報復。

在人類的群居生活之社會中太多的事件讓人忿忿不平,這很容易使人感覺到「憤怒」的侵襲。然而當我們在感受外部「不平」的刺激時,「奇怪」的是「憤怒」會「自發」地油然而生,突然間會覺得心跳加快、呼吸加速、眉頭雙皺,於是肌肉開始緊收、面目也變得猙獰或是臉紅耳赤等等的身體反應出現。這些的生理反應牽涉到自律神經系統與內分泌系統的「協同」運作。

遇到令人憤怒事件時,統籌大腦內之資訊和傳發的視丘,會同時接收到由眼睛直接傳遞和由後腦杓的枕葉之視覺皮質所返回的感覺與感知的訊號。視丘和情緒中樞腦區——杏仁核有直接的神經路徑連結(參閱八月專文:早年焦慮~成疾病(中)),這是一條快速路徑會把訊號直接傳到杏仁核。此時的杏仁核就會啟動「備戰」預前動作,產生了是戰或逃的強烈情緒並且下達指令給下視丘,要它快速釋出腎皮質釋素來刺激腦幹,並且由脊髓沿路而下到身軀活化了整個的交感神經系統,於是交感神經刺激腎上腺髓質分泌腎上腺素。杏仁核也將訊號傳給下視丘,讓下視丘刺激腎上腺皮質分泌糖皮質素。這兩種激素在肌肉、心臟以及肺臟產生了作用,好讓身體準備好進行「戰或逃」的反應。

另外,杏仁核的情緒信號是會干擾海馬回的記憶形成的處理過程,因此受到驚嚇或是劇烈的暴力過程後,要麼在事後甚麼都不記得了,不然就是變成了永不磨滅的創傷性記憶,這就呈現出兩頭極端的現象。「憤怒」的記憶會讓人忘卻了善與好的一面,卻在嚴重的「憤怒」情境下留下了創傷性記憶。一旦長期記憶的腦區鎖定了自行認定的創傷性記憶
是唯一的選項時,任何輕微的「敵意」被大腦自行認定後,自然暴發出超額的上述的內分泌激素而使狀況形成了無法挽回、不可收拾的局面。

(附圖1) 眼睛到視丘之視覺訊號傳輸路徑 (源:翻繪自網路

無法挽回、不可收拾的局面?」天啊!那該怎辦呢?原來人體的結構是有「正反合」的機制,就跟汽車一樣有了加油踏板當然附贈了煞車。副交感神經就是人體的煞車系統,可以像油門一樣加了勁道來抑制交感神經之持續的運作。當情緒暴衝了一段時間後「心情」會慢慢地穩定下來,副交感神經就會抑制肌肉、心臟以及肺臟等器官別再激動了。

副交感神經系統所使用的神經傳導化學物質是「乙醯膽鹼」,這種的化學物質作用在人體的全身,尤其是在大腦裡面具有重要的地位。在夜間「乙醯膽鹼」掌控了人體的生理活動,對於記憶的形成和學習有關睡眠中的動眼期乙醯膽鹼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可是當它的過度反應會使得淺睡現象變的明顯。動眼期就是淺睡期,有研究顯示淺睡期和長期記憶處理的過程有關。因此處於長期的「憤怒」狀態下人的記憶能力就會變差。

大腦內的乙醯膽鹼濃度與認知活動的強度也有密切的影響,乙醯膽鹼的分泌量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逐年下降。正常的老人比他的青年時期下降約30%,但是老年痴呆患者的下降更嚴重,可達到70%~80%。乙醯膽鹼也作用於人體的神經和肌肉的交接處,因為乙醯膽鹼具有興奮神經的功能而使肌肉產生活動。如果對於乙醯膽鹼具有平衡機制的另一種重要的神經傳導化學物質——多巴胺,也無法「對應性」足量分泌的話,乙醯膽鹼的興奮功能就會發揮在拳頭上了(腎上線素跟著推波助瀾),使「憤怒」添加了濃蔭的色彩。

有一種常見的大腦中樞性神經病變:「帕金森病」震顫麻痺症」,其主要原因是位於中腦的腦區中有一個稱為「黑質」的神經核內的多巴胺細胞死亡過多而發生了多巴胺的合成減少,導致人腦用於抑制乙醯膽鹼的功能降低,乙醯膽鹼的興奮作用相對增強,兩者失衡的結果便出現了「震顫麻痺」的現象。嚴重者的多巴胺細胞死亡只剩下25%左右以下時,這個人就無法行走了。年長者經常有著手指發抖的跡象,或是走路顛簸、遲緩現象,就是多巴胺的合成不足才產生的病徵。

多巴胺主掌了人們晝日的生活運作功能;它促成了動機也啟動了行動力,並且喚起了歡樂、快樂來產生「幸福」的感覺。多巴胺分泌過量會產生過度樂觀;產生「血拼」的念頭,甚至於發展成為「成癮」行為,經常性超量就有精神分裂的疾患。「憤怒」的人不會感覺到幸福、快樂的心情。相反的,感覺不幸福與不快樂的人們也因此而經常有著「憤怒」之心境。

多巴胺的愉悅感是一種「酬賞」現象,研究者現在普遍認定「多巴胺神經系統路徑」就是「酬賞回路」。換言之也是俗話所説:「爽!」的感「動」。這也包括了自戀心結、優越感和階級定位感等不合理性和常理認知的心態。所以嘛!爽就好?只因世人普遍依靠這種自己認定之價值(格?)才能有些許的勇氣走過人生,不容易看穿、參透的「物體」就是「自己」!

「愉悅」既是多巴胺的自然性本質,它的演化必需性的存在當然和「存活」之條件有關了。多巴胺對於杏仁核的「固著性感受」有重新啟動的促發作用,也就是說多巴胺可以把杏仁核內的「既成」的記憶給喚醒。就算是簡單的生命形態,所有的生物都有「領域感」,當這種感覺外顯出來的極致就是「霸權」的伸張與維護,太平洋是我家的內海就是這種的「腦態」表現,一旦「領域感」受到了挑戰時「憤怒」則立即因應而生。

「存活」條件中最重要的就算捕食和交配了,生命的DNA永續的生存就得靠這兩項要件。杏仁核和下視丘之間的聯絡非常密切也很關鍵,由杏仁核傳輸到下視丘的外側來引發了中腦導水管周邊灰質(PAG)腹側的「捕食」訊號。這一些的訊號和身體的「硬體」結構之作動有先導性的指引。研究者刺激下視丘外側發覺會有「預謀」行為的自然本性。難怪沒有這種本性的存在那會想去捕食呢?原來「厭食症」患者受到了杏仁核中情緒狀態的影響以致於缺乏了「捕食」的動機

(附圖2)杏仁核的捕食和防禦性憤怒之關係

氣得吃不下飯?當杏仁核的情緒狀態發生了「認知錯覺」,杏仁核的過往記憶產生了對現場「理性落差」時,其中央核和基底核會對PAG背側發出了「防禦性的憤怒」,人們會在情急之下尖喊出:「你想怎樣!」而動物會對於來搶食的其他動物齜牙咧嘴地發出:「嘶嘶」的吼聲。可以見得人們為了「利益」會預先作出「防禦性」的憤怒。

乙醯膽鹼」是對交感神經系統作出抑制的恆定機制,針對著「五臟六腑」之生理壓制而為。可是對於「七情六慾」之「防禦性」的憤怒要如何是好呢?大腦的神經系統不同於生理的自律神經系統的設計;大腦的神經是被設計重複地放電脈衝的。但是受到了諸多的資訊彈雨之侵襲要如何過濾資訊而留下需要的呢?為了避免神經傳導物質的耗盡,只有使用大腦專屬的煞車系統——GABA。GABA分泌不足會使「憤怒」變得容易產生也消退的更慢。這種的神經傳導化學物質在大腦中心的轉運站——視丘的側膝狀核有著豐富的GABA內神經元,它們能發出這款的神經傳導化學物質,來抑制多巴胺神經系統的躁動。因此人工合成的GABA相關製劑就被大量地使用在鎮定和安眠的藥療用途上。長期的「憤怒」患者很適用喔!嘿嘿…。

 

 

 (供國立交通大學校友雜誌:交大友聲刊載。)

 

林錦堂學長小檔案

※林錦堂(林 毅),筆名:浮人。交通大學-高階管理學碩士 (曾任:私立龍華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 企業倫理/組織)
【藝術造形/治療/智力健固研究工作坊--主持人,美術造形作家、台灣藝術家法國沙龍學會準會員、藝術治療學會一般會員、失智症協會會員、智力健固研究者,社區大學、大學推廣教育課程:(現代視覺美術/素描/記憶退化預防/藝術自我療癒/科學健康養生/壓力調適和管理)--- 教師】

※E-mail: dartleco@ms26.hinet.net 手機:0937-967-830

※保有所有著作權 (Oct. 30, 2014 <Thu>) 非經原著作者許可,不得轉載且以任何方式、技術、平台予以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