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早年焦慮~成疾病(下)

 

(附圖1)視丘在處理「刺激」資訊的高(慢速)/低(快速)神經導速度

人類的「早年焦慮」,這種焦慮的屬性是潛在的、深層的。它和日常生活中所產生的一般焦慮非常的不同,因為它很不容易被精神免疫力所代謝掉。就是想忘也忘不掉,只要日常的壓力性焦慮記憶在被儲存之時,和杏仁核裡頭已經建構好的「早年焦慮」記憶之內容相互「融合」後,這些新進入的焦慮記憶就會沉澱到「底部」因為它是被強化過的。

而後當每一次的相似情境再度出現時,這些記憶就得自動地浮現到意識層面,當然就會被再次地增強了。因此這些「早年焦慮」就會在肉體結構最孱弱的臟器之處,或是由器質性系統中免疫能力最差的部位自動地產生出症狀。這除了讓身體產生了「疾症軀體化」以外(請參閱:中篇),更會在心理與精神方面產生了心因性的疾患。

杏仁核(amygdala)是大腦的情緒中樞會對情境作出回應。回應的方式的兩條路徑有快有慢的。杏仁核卻偏愛使用「快」路徑(低階),因為產生一次的「情緒反應」只需要12毫秒,快速又直接但是卻不必十分精準就可以展現出內心的想法、信念或是意圖。一般人把這樣的反應稱為「情緒性」或叫作「非理性」的反應。在日常生活中常常發覺到有一些人會因不起眼的細故而起了嚴重的衝突,或是稍有擔憂就對他人強勢性指使並且還會辦隨著「脾氣」的爆發;俗話就說:「這個人缺乏『理智』。」

(附圖2)杏仁核和下視丘之間的角色關係

如果視丘(thalamas)把外部的刺激資訊先傳到了感知新皮質時,這是一條慢速(稱之:高階)的路徑而其所需耗的時間卻要達到30~40毫秒,這已經超過了低階路徑之速度的兩倍以上,但是對於資訊的處理上比較能夠精準地對應到情境之真實狀況。也就是俗話之所謂的「三思而後行」的模式了;有「理性」、有「思慮」也是「冷靜」的表現。重點在於「理性」是否客觀?「思慮」真的周全?而「冷靜」可以具體?

美國的馬里蘭大學心理學教授路易斯.佩梭納(Luis Pessona)對於杏仁核的研究,讓人們了解到杏仁核的神經連結點幾乎遍佈了大腦皮質各處,可見情緒這個玩意兒對於作為「人」是何等的重要,無怪乎有人説了:「沒有情緒枉為人生。」這也是和地球上其他的生物不同之處,也是人會有「人性」和「意識心智」的地方。更可以說它是人類特有的「焦慮型態」是「藝術」的,是文明的起源動能。

杏仁核會和自律神經之協同而產生強烈的軀體化之表現和反應(請參閱附圖二)。尤其當個體處於「緊張性刺激」的情境下,因為杏仁核的指令使下視丘(hypothalamas)對交感神經系統產生特別地活潑和亢奮之狀態。另外下視丘同時也會傳令到腎上腺,讓它釋放其他相關的激素使內部臟器與肌肉產生相應性的變化。這時就如同「五臟六腑糾結成一團」的狀況,身體內的各別系統除了免疫力以外全部都以超標的方式在運作著。

前文(中篇)曾經談過「焦慮」是指不安、擔心的心理,並沒有明確的指向。對於周圍環境中的威脅、危險等會有心理認知評價。沒有「沒有明確的指向」是漫無目標地「窮緊張」。這樣的環境中心理認知反應呈現出「僵住」而血壓和激素則發生了緊縮的狀態,整體的身心將如同長期抗戰一般與「沒有明確的指向」一生共舞著。而身心的所有系統因「僵住」在杏仁核——下視丘的「自己封閉」回路之循環內並且一而再的復現。「心理認知評價」是由前額葉(pre-frontal cortex)這個腦區所主導控制。但是這個腦區的工作狀況在實際的運作上是有其困難度。原因之一它是人腦最後發展完成的腦區,時間約由20歲以後到約30歲左右才得完工,然而過了30歲以後率先退化尤其是在中年以後逐漸明顯;譬如記憶力退化的「自覺感」浮現時刻約在接近50歲的時候(對此主題容後另以專欄再述之)。原因之二:對於「焦慮」的「適能性」反應因前額葉之退化、老化而導致荒腔走板的行為展出,人們因此很容易「被」激怒。「被」激怒?事實上應該是很「容易」地「被自己」激怒吧!到此時的前額葉自控力之失能的狀況已經「淺淺」地浮出檯面。「啊~」人「們」!

「早期焦慮」就是「早期的創傷」。而被「剝奪感」的程度自然地演變成了附圖三的各式各樣的身心分離之疾症,有些是直接被促發而生的,但有些是因此而增強。身、心分離的極端嚴重程度就會發生人格「解離」的狀態而成了「多重人格」。遺憾的是絕大多數的世人卻不經意地描述具有這樣狀態的人並歸因說:個性古怪、祖上缺德、適應力差、抗壓不足、人緣不好、脾氣太爛、人品不佳、怪咖…等等,孰不知這些都是在臨床上已經被定義為有「病」的。而當事人卻是被困擾著一生而影響了生活品質與健康,甚至於毀了人生。

(附圖3)焦慮使身心失衡所涉及之心理疾患(源:改繪自網路)

人是自己的奴隸。由心理層面或由精神健康的角度來審視此言一點都不虛假。「人」不僅僅為基因所綁架,也由他人所綁架,更是為自己所綁架。「體質」設定了人體疾病發生的藍本。父母親屬、同儕朋友、社群同事、人脈際遇刻寫著我們對世界的對錯。心靈的荊棘界限了自由和一生的敘事。軟弱的「體面」更是無奈、失能地不敢勇往「深耕」自己的內心是否尚存有一寸的「福田」。人不「止」是對外宣洩「情緒」更經常對「窒」己發洩「情緒」。無怪乎荷蘭印象派畫家「梵谷」必須切傷自己的左耳才能遏止心靈上的雜音,釋迦佛陀先要「沉」入俗世而後才能「遁」「悟」了空門。人會為了起而反抗「窒己」爭求心靈的自由會不惜重殘軀體而得一個解脫,這就是重鬱症患者會常常想要自殺的原因。

「焦慮」是大腦正在進行工作狀態的正常表徵。然而杏仁核卻是常常橫豎擺爛加以干預,可憐的它被冠上了負面的角色,但它只不過是盡忠職守以避免身心受創而已,可惜的是因此身心卻經常受到了損傷。研究者還把這樣的狀況安裝個時髦的專有名詞——「杏仁核綁架」(amygdala hijack)(或稱之:杏仁核劫持)。原因是杏仁核的原始功能設計是全面偵測身體之外界環境中會危及到存活的威脅為主。加上以前的人類壽限大都在約30歲左右就已將告老返「塵」了,所以也不必太注意體內的壓力(內源性)的問題。況且接近30歲時的人其五臟六腑開始發生了衰退性,壓力的時間也不會很長、很快就得說掰掰了,自然地杏仁核也失了業沒得工作。由此可知「杏仁核綁架」之情形的產生只有在高壓的現代社會生活形態中才有機會發生。

高壓的現代社會中充斥著沒有明確的指向(不確定性)、心理認知評價之資訊紊亂(無安全感)。這兩種特徵所製造的「超壓力」真令人喘不「夠」息。「超壓力」是潛意識的會慢慢地累積而永不退去,它使得精神免疫力周轉不靈讓心靈跳了票。幸好在「專業干預」的支持與協助下,過分之「焦慮」是可以獲得改善和緩解,甚至於大部分的「病理性」疾症是可以治癒的。那得由「綁架」中勇敢來深耕心靈上的「福田」方得自在。

 

 (供國立交通大學校友雜誌:交大友聲刊載。)

 

林錦堂學長小檔案

※林錦堂(林 毅),筆名:浮人。交通大學-高階管理學碩士 (曾任:私立龍華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 企業倫理/組織)
【藝術造形/治療/智力健固研究工作坊--主持人,美術造形作家、台灣藝術家法國沙龍學會準會員、藝術治療學會一般會員、失智症協會會員、智力健固研究者,社區大學、大學推廣教育課程:(現代視覺美術/素描/記憶退化預防/藝術自我療癒/科學健康養生/壓力調適和管理)--- 教師】

※E-mail: dartleco@ms26.hinet.net 手機:0937-967-830

※保有所有著作權 (Aug. 31, 2014 <Sun>) 非經原著作者許可,不得轉載且以任何方式、技術、平台予以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