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撫」愛觸懷~情感生
 

 

我感知~ 母親
柔和,擁懷在團團溫暖裡

我感覺~ 親情
溫馨,霑潤在潮潮呵護裡

我感受~ 母愛
情深,伴隨在生生永愛裡

在往昔,當母親的會用布縫製的揹帶把嬰兒背在背後,方便一面做事一邊順手好照顧。從猴子的親子行為也同樣可以看到相類似的舉措,幼猴會用雙手緊緊地抓牢著母猴背上的毛跟著跑。這一種有「觸覺」的肢體接觸無論是猴子、猩猩乃至於人類都是重要的互動。

在1968年時,正在從事於「大腦對心跳頻率的控制」研究的美國精神醫學教授,麥龍‧賀弗(Hyron Hofer),有一天早上他走進了實驗室裡發覺到有個籠子破了一個洞,察看之下發覺是被一隻實驗用的母老鼠從裡頭給咬穿而逃掉了,卻留棄了一窩的幼鼠。麥龍‧賀弗不經心的發覺到這一窩的幼鼠的心跳頻率都降到了正常值以下。他原本以為是缺乏母鼠體溫的懷繞而降溫的,於是他一時興起就把一個跟母鼠體溫相當的熱源放進了籠子裡頭。原本以為這樣可以讓幼鼠們能夠回溫而好讓心跳頻率回復到正常的水準,但是卻意外地發現到所有的幼鼠的心跳頻率並沒有因此而回升到正常值。

這就讓麥龍‧賀弗感到好傻眼。也激起了他更進一步的好奇想要去瞭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於是他就設計了一系列的實驗,推測母鼠有可能影響到幼鼠心跳頻率的所有的因子來進行實驗。譬如:刷刷幼鼠的背、模仿母鼠的體溫、用有母鼠味道的布團…等等來觀察幼鼠們對於這些因子的反應。結果是,麥龍‧賀佛發覺到餵食的週期和幼鼠們的睡眠週期有關,母鼠的味道和模擬的溫度會影響到活動程度。但是「撫觸」才會影響到幼鼠們的生長激素的分泌。

(圖1)哈雷‧哈羅的「母猴」實驗

生長激素的分泌?這可是很重要的因子喔!如果分泌的生長激素之濃度不足,會讓幼鼠的發育滯待和延緩,甚至於發育不全而夭折。麥龍‧賀佛發覺到母鼠和幼鼠們的互動是由各個身體裡頭特定的調節功能所構成的。母鼠的存在是在以不同的方式來調整幼鼠們的內在機能。只要一個調節機制發生了干擾或是阻斷,就會擾亂了幼鼠體內的相對應的生理機制。

跟「親子關係」有相關的研究,早在1935年奧地利動物學家倥拉德‧羅連茲(Konrad Lorenz)的著名研究中:「銘記」(或稱「刻痕」)(imprinting)」的研究,得到了超出了常識以外的結果。他將一窩灰雁的蛋分開,留一部份在母雁那裡繼續孵化,而其他的則移至孵卵器中孵育。由母雁自行孵出的幼雛表現都很正常,會尾隨在母雁後方走動。但是以人工孵育出生的幼雁在出生時都和工作人員相處在一起,從此幼雁們就緊跟在勞倫茲後尾行,並且認不出自己的母親及同類的幼雁。(認為自己和倥拉德‧羅連茲是相的同物種。)

而後到了1959年,美國的哈雷‧哈羅(Harry Harlow)也作了一個經典的實驗——關於「依附關係」之研究。哈雷‧哈羅把一隻剛出生的恆河小猴放在有兩隻人造的假母猴之飼養箱內,其中的一隻是用鐵絲架構出的假母猴,然後在上面放了一個奶瓶以供小猴吸食用,而另一隻則披上了毛皮。研究發現:當小猴餓了會轉向放有奶瓶的鐵絲做的假母猴身上喝奶。但是喝完後卻是一直待在披有毛皮的這隻上面。如果研究人員故意做出驚嚇的動作,小猴子也會迅速地從鐵絲作的假母猴身上一溜煙地跑回去披有毛皮的這隻上面而且緊抱著不放。這個實驗證明了從出生的那一刻起,生命便必需有被關愛的溫暖感覺。這種感覺會影響生命的整個社會性發展。也證明了廣義的靈長類物種之情感的發展。

英國的精神分析學家,約翰‧褒爾比(John Bowlby)於1950年代時,提出了所謂的「生物關係系統」的概念。他把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超心理學」和,倥拉德‧羅連茲(Konrad Lorenz)的「動物行為學」結合起來、他更進一步闡述:人類的嬰兒的大腦內會有天生的機制,可以和母親建立行為上的關係以確保安全。而人在早期的生命發展中是需要安全與保障的,單是生理驅力不是決定性因素。約翰‧褒爾比把這種關係命名為:「依附關係」。而依附關係對於人類的身心靈的健康之影響甚巨,並且持續了一生。

 

(圖2)人腦的邊緣系統

由上面兩個影響巨大的研究,說明的是既使是恆河猴或靈長類對於母親「毛皮」的生理感覺,和母親的觸撫有著影響深遠的生理、心理之明顯的改變。人類的皮膚之真皮層裡充滿觸覺感受器並且分佈在毛根的四周。而這些感受器直接連接著C、Aδ和Aβ等三個神經系統,而這三個系統受到了來自於表皮的「感知」訊息後,會把皮膚所受到的感知送進視丘後,再把「感覺」轉傳給杏仁核:「喔~這種感覺真好,有安全、有幸福!」杏仁核會「感受」到並且「記住」這種的「情緒」性記憶。也會把這種「情緒」記憶轉化成心境的一部份。在往後人生的日子裡由諸多的「情緒」記憶所構成的心境模型(所謂「經驗」),可以提供人們對於外部互動的偵測、瞭解和接納的反應基礎。

「觸撫」對於哺乳類生物的社會性行為上影響很大。尤其是哺乳類生物的神經系統必需依靠著「相互調節的系統」才能達到神經生理上的恆定狀態。而幼兒就是藉著「依附關係」來和重要照顧者做出調和,和維持其腦內的神經穩定性。這整個的機制運作全都在大腦內的邊緣系統來處理。其原因之一是幼兒的新皮質尚未發展完全,另則原因是人腦的邊緣系統腦區(附圖2)早就在母親的肚子裡就開始工作了。

 

(供國立交通大學校友雜誌:交大友聲刊載。)

 

 

 

林錦堂學長小檔案

※林錦堂(林 毅),筆名:浮人。交通大學-高階管理學碩士 ※【藝術造形/治療/智力健固研究工作坊--主持人,美術造形作家、台灣藝術家法國沙龍學會準會員、藝術治療學會一般會員、失智症協會會員、智力健固研究者,社區大學、大學推廣教育課程:(現代視覺美術/素描/記憶退化預防/科學健康養生/壓力調適和管理)---老師】

※E-mail: dartleco@ms26.hinet.net 手機:0937-967-830

※保有所有著作權 (Jan. 27, 2014 <FRI>) 非經原著作者許可,不得轉載且以任何方式、技術、平台予以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