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電子生醫跨領域發展的看法─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學長專訪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為支持電子生醫(Bio ICT)的研發,聯強基金會贊助國立交通大學興建的「前瞻跨領域生醫工程大樓(賢齊館)」日前啟用。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以「巨幹新枝」形容「資通訊科技」與「生醫」的結合,電子生醫作為一個跨領域的嶄新科技,能夠在台灣在全球資通訊產業卓越成就的「巨幹」孕育下,接棒成為台灣下一個國際級的明星產業。

杜書伍指出,過去由於資訊產品的強大效能,人必須學習機器的語言與操作,亦即「人遷就設備」,這是資訊科技發展的起始階段。但隨著晶片效能及AI、IoT等技術不斷突破,資訊產品進化到讓人以自然、本能的表達方式,譬如用說的(語音)、看的(目視)、甚至是想的(腦波)就可以操控資訊設備,亦即逐步實現「設備遷就人」的方向。

 

 

 

 

 

 

巨幹新枝 賢齊館引領生醫電子發展

主持人:交大賢齊館最近剛落成,為前瞻跨領域的生醫大樓,代表交大從電子轉向生醫電子,是否能先談一下賢齊館的落成這件事對交大的重要性與意義?

杜書伍: 我想從兩方面談,第一個我們都知道所有科技產業都會漸漸走到高原期,要突破高原期才能夠往上發展,並能有比較寬廣的空間。產業經過幾十年發展,各行各業都非常專注在自己的領域中,未來發展的重要觀念就是要跨領域,融合不同領域的知識、科技,並整合在一起做突破。電子往生醫發展是一個很好的方向,因為生醫就是專門照顧人的,所以是一個需求很大的產業。

另一個是台灣的電子產業中交大佔有很大的貢獻,尤其早期博愛校區培養的非常多人才,從這個校區畢業的對這邊有很深厚的情感,因為畢竟他是給我們人生事業很重要的培育的地點。這個校區過去有光榮的歷史,如何讓它有更大的發展、往生醫走是一個好的議題。對於校區的發展我希望能夠貢獻一點力量,所以當學校提出要活化校區、做出跨領域的生醫大樓,期望在此能做出整合和研發的工作,我覺得非常好,所以就花了一些時間進去,並且希望這個校區能夠發展出巨大的電子產業。以巨幹為主,往新生的生醫走,所以巨幹新枝就是一個重要的意涵,在建築上便嘗試展現這個概念。

 

主持人:是否能分享賢齊館有什麼特別之處,未來與智慧醫院有什麼聯結。

杜書伍:這棟大樓最主要是生醫學院會在這,同時準備了很多空間作孵化器、設置精密儀器,讓電子生醫研究能有更好的環境。智慧醫院則是能將這個館當作研究場域,會形成一個群聚效應。

 

強強聯合 感情與需求權衡

主持人:賢齊館還有孵化中心,容納很多新創團隊進駐,聽起來很重要,不只是學術、教育,還有創業的功能。聯強在投入這件事情上杜學長花了很多心思,等一下是否能分享陽明與交大合校這件事未來能創造出什麼火花?

杜書伍: 從一個校友的角度來說,個人認為能從兩個層次的面向表達,第一個是合校對交大、陽明是否有益?學術科技發展到某一程度會抵達成熟期,所以一定要跨領域,生醫加入電子是跨領域的重要方向,並且剛好是台灣的強項。台灣第一流的人才都去當醫生了,醫療產業非常厲害。從需要、發展上陽明與交大合校是好的方向。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校友往往會對自己學校的忠誠度比較高,這其中就牽涉到未來校名是陽明交通大學,很多校友在感情上不太能夠接受,但我個人認為基本上我這一輩子做了很多合資、併購等事情,讓我覺得如果要強強合資,大家都會對於自己的名字有所堅持,最好的方式是兩個名字都存在。只有一種情況是,如果併購的是很弱的公司,才會完全捨棄它的名字。我們都相信陽明在生醫學術界是非常有名聲的大學,要「強強合作」在名稱等各方面都必須要做一些妥協。

我在這段時間參與東海大學董事會,對大學營運有比較深入的了解。國外有很多大學都有很多學院,校友從那個學院畢業,都會以那個學院為榮,所以很多大學都以學院為主。例如哈佛商學院很有名,但哈佛並不只有這個學院。如果從需要和感情上的權衡,那我相信合校會變成很好的政策,對交大的發展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主持人:不可諱言早期校友對合校有些反對,但現在就漸漸支持了。學院間的合作是合校的重點,所以你覺得未來兩校合作效益可能比分開還高?

杜書伍: 是,我想合校後彼此到另一個學院開課,或是共同修課、參與計劃就比較沒有界線,畢竟校與校之間有比較大的界線,校內的學院間融合的效果會比較好。

 

時刻觀察市場趨勢 生醫電子商機無限

主持人:你認為生醫與電子要如何合作才能夠非常成功?

杜書伍: 我想隔行如隔山,不敢說對生技產業有很大的了解,但從電子產業而言,因為電子、CPU功能很強大,人必須遷就機器去學如何輸入、如何寫程式。但電子產業漸漸從「人遷就機器」變成「機器遷就人」。例如我們現在用語音就可以控制,未來可能只需要看、想就可以了,這些都是電子可以發展的方向,甚至因為電子可以植入身體去做即刻性的偵測,甚至有可能取代器官,這些都需要有生醫配合。

我初步了解認為,醫療行業非常辛苦,所以他們不斷專精在研究如何了解人的各式各樣狀況,所以科別也分得很細。他們的資料庫也很大,如何利用電子的知識進去來電子化,這就是很多的應用情境。我相信當兩種專長的人在一起就能互相交流,廣度就能拉開。合校之後教授彼此交流是一個無形的要素。

我們目前都知道現在醫院電子化很完善,所有病例的查詢都很方便,這不一定會牽涉到電子生醫,但其中整合、牽涉到人工智慧都是一個重要的應用。

 

主持人:不知道聯強國際有沒有在看這樣的商機?

杜書伍: 我們並不是研發製造產品,但我們有在注意市場趨勢,所以會比較注意某個產品的狀況,如果對有市場的產品我們就會投入。

 

功能性部門獨立化 交棒邁向下個高峰

主持人:交棒這件事在電子業是很重要的事,杜學長在十幾年前就在思考這件事情,聯強也準備了十多年,把各個功能性部門都做好了打底。是不是能分享聯強的交棒?

杜書伍:民營企業的發展都在戰後,從1950到2000年左右大約是第一波交棒,而科技業則是從1980年開始,現階段很多公司也到了交棒期。2000年左右我就開始思考如何交棒,所以從2005開始我們就做了一些準備,同時也思考我們集團在海外更廣泛發展的情況下如何經營管理。

在這邊談一下如何接創辦人,創辦人要交下去對接棒的人來說是很困難的事情,往往跟創辦人一起打拼的都是年齡差不多的,所以要退也是一起退。且創辦人通常主導性很強,所有柴米油鹽都要聽他的,這個情況在很多公司都會發生。我當時想的就是,要怎麼讓各個功能更獨立,讓各個功能都能獨立思考,而不是讓CEO、創辦人指示。

如何讓各個功能走向專業化、獨立化、年輕化會是重要課題。因為交班是「世代交班」,通常要交給差距十五到二十歲的人。當一切獨立時,接班人做整合的功能就比較容易。但同時要做到這件事情需要很大的功夫,原本可能年紀比較大,在過去都跟著創辦人的想法走,漸漸自己的想法比較少,因此如何改變是很重要的事。

我們從2005年開始啟動,到目前已經差不多,成效也尚稱滿意。這也同時幫助聯強在海外的擴展、管理更加專業化、精準化,這就會使企業更加健康,接班就更容易。我想這是一個企業更能脫胎換骨、提升到另一個層級的好機會,後面再次接班就會更順,而不會像第一次一樣難。

 

主持人:杜先生也是創辦人,去看接班人可能怎麼看都不會覺得夠合格,所以是不是在心態上也做了一些調整?

杜書伍對,因為等於是把各個功能獨立,所以他不需要十八般武藝都很強,最重要的是整合。因為一般企業技術、業務人才很多,再加上有整合能力、就會很容易早。同時標準也不能訂太高,訂的對、訂的適合、把環境營造好,就會覺得接班人很不錯。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6650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 科技產業在跨國貿易時代下應有的法律思維─交大科法所特聘教授林志潔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