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科技為布袋戲加值與傳承─專訪交大布袋戲社第二屆社長馬紳富學長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以理工科系見長的交通大學,似乎與「布袋戲」扯不上邊,神奇的是預計於2019上映的布袋戲電影《劍塵道魔錄》便是出自交大布袋戲社全體社員之手,並且在群眾募資平台上,對大眾展開募資的計畫。從2016年起,這群年輕人為了傳統戲曲技藝的傳承,卯足了勁向世界宣示這次是玩真的,他們要做業界與戲迷的橋樑。

交大布袋戲社的發起人是交大電工系畢業,目前於旺宏電子擔任工程師的蕭景,因熱愛布袋戲,自高中起投入劇團裡練習,打下深厚的功底,到了大學參加布袋戲社團結識跟他一樣的戲迷,抱持著電影夢的他帶領著一屆又一屆的社員,從幕後工作裡體會不同於螢幕前刀光劍影的精采,實作中感觸到布袋戲的細膩,操偶、口白、道具、特效、音樂等不同專業都必須學習,布袋戲的不簡單吸引了交大布袋戲社的全體社員,投入到電影《劍塵道魔錄》的製作中。

 

 

 

創立十四年 交大布袋戲社集合各地戲迷同好

主持人:布袋戲跟交大過去大概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最近交大布袋戲社準備進行群眾募資製作一部電影(編按:現已募資達標),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布袋戲是台灣非常傳統的民俗文化,從小我們都看著布袋戲長大,現在交大要參與布袋戲製作,令我滿懷期待。交大如何結合科技融合進傳統戲曲,十分令人期待。

交大布袋戲社第二屆社長馬紳富,是交大運管96級,畢業至今11年,現在任職於萬海航運。直到畢業後都還在幫忙布袋戲社,所以我要請他來分享布袋戲社如何運作、如何籌資拍電影以及如何將傳統文化發揚光大。

馬紳富:2003年我進入交大,布袋戲社在我大二、2004年時成立。交大布袋戲社現在已經到了第十四屆,十四年前放眼台灣所有大學,沒有很多布袋戲社團,尤其像清大、交大都沒有布袋戲社。當時我們嚮往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聊天能有共同話題,在這個興趣驅使之下我們成立了布袋戲社,讓大家聚在一起製作相關作品以及一起分享。

 

主持人:我記得當時學生社團花樣沒那麼多,沒想到有一個布袋戲社。所以你們是沒有課時大家都拿布袋戲來演出嗎?

馬紳富:對,因為大家都是霹靂或天宇的布袋戲戲迷,那大家都有比較多觀影習慣,喜歡聚在一起聊劇情、分享心情,那我們除了看之外,也想知道布袋戲是怎麼拍成,戲偶是怎麼操作、以及口白是如何錄製,所以我們課餘時間就聚在社團辦公室內學習一些影片製作過程和傳統技術如何執行。

 

主持人:交大布袋戲社一定是同好一起組成,但真的要拍戲,過程中一定還有很多訓練與學習,要怎麼讓社員在劇情、布偶設計、口白等等的方面進步?

馬紳富:在社團每周都會有正式的一堂社課,每堂社課的內容都會包含布袋戲從無到有的過程,我們有編劇、口白、道具製作、攝影技術等等,都會分成不同課程教導學弟妹,讓他們能夠掌握相關知識技術,在一步一步引導大家共同製作作品。像我剛剛提到新竹的布袋戲社大概只有交大有,所以周邊的大學想要參加布袋戲社的人也會來交大,所以社團內也滿多清華的同學。

主持人:很難得在布袋戲面前,交大清大一起合作,大家都是戲迷。

 

先錄口白後演戲 搬上大螢幕的獨特流程

馬紳富:在前幾屆時我們還沒有能力製作像電影這麼大的成品出來,拍電影的話我們需要一個片場、足夠的設備、很多戲偶,還需要很多布景和道具。在草創時期我們只能做野台戲演出,我們簡單搭一個戲台在上面做表演。現在的話我們會需要很多人力、設備和資金來做電影。在電影製作因為是學生社團,所以資金來源限制較多,目前最主要除了學校補助,和我們參加創意比賽的獎金外,最重要就是靠募資來取得所需資金。拍電影的計畫從兩年前就開始了,在這段時間我們也持續向各相關單位募資,也聯絡了滿多人,感謝他們的幫助。

 

主持人:我對布袋戲的電影拍攝滿有興趣的,因為我們一般看到的都不是電影,不是野臺戲就是電視。那布袋戲的電影跟電視不太一樣,製作的流程是什麼?

馬紳富:在製作時首先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好的劇本,從編劇組開始發想編劇之後再開始集合起來就各種面相討論。劇編好之後我們要先看裡面的對白是不是好念、能夠順暢地用台語表現,因為我們一般習慣用國語編劇,用台語可能會有一些隔閡。

另一個是道具組來看編劇內出現的道具、場景是否有困難,能否在合理的成本內呈現;再來以拍攝的面向來看,編劇內尤其是武打場面的技術或後製能不能達到和配合製作,這些都要經過一些調整,再把編劇內容整合。

劇本完成之後,我們開始錄製口白,依口白去實際拍攝演出,再針對拍攝出來的毛片作後製、配音效或背景音樂,這樣才能完成整個製作。

 

主持人:很有趣,你剛剛說口白先錄完,最後才拍戲。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馬紳富:布袋戲先錄口白是比較傳統的方式,像霹靂或金光也都是先錄口白再用戲偶的動作搭配。因為劇情中常常會遇到演戲時搭口白不好抓動作,不容易抓準、抓到位。所以與常識中真人電影相反。

 

劇情反映社會現象 科技融入傳統技術

主持人:口白是其中最吸引人的一部份。紳富曾經參與過配音員的訓練,也擔任這次電影的口白總監,除了飾演主角外也監督其他社員配音和成果。台語的韻味很棒,以前看布袋戲的口白都印象很深刻,而角色當然也很重要,所以在角色和劇情上有沒有能夠分享的?

馬紳富:角色方面就是男主角莫塵飛,這部電影是一個道教門派,主角是門派內的大師兄,大家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夠承接門派的未來。但他比較喜歡輕鬆自在、不太喜歡承擔責任,我相信這是反映現在滿多年輕人遇到的現象:明明有能力,但在個性上無法做好調整。

那當然我們在戲中就會替他安排許多境遇,前面會比較輕鬆詼諧,但後半部當他遇到人生挫折,就會變得比較嚴肅,他會遇到一些挫折所以做一些改變,最後調整心態讓他能夠承接天命。

 

主持人:講到這邊我也想請紳富談談,今天是交大來演布袋戲電影,就會有比較多科技期待,我們如何用科技創新概念來加值布袋戲?

馬紳富:大家印象中交大在科技工程或軟體使用上會比較先進,我們就會把影音工程和一些後製能力帶入傳統布袋戲中,等於是傳統文化以科技為助力,做創意的發揮,讓傳統文化的表現有更上一層樓的結果。

另外交大也算是很大的招牌,在人才的號召上也比較有說服力。我們最大的期待是藉由拍這部電影能夠讓戲迷了解我們可以從戲迷到幕後,接著到幕前演出這個過程是可以經過訓練養成。希望交大可以成為布袋戲表演人才育成中心,這是我們最終目的。

 

主持人:你剛剛說如何把布袋戲放入科技元素,我記得小時候常看到布袋戲有爆炸場面,像是LED閃閃發光,我覺得這些可能不新鮮。我想現在有很多跟影音、聲光的技術,有沒有更新的元素加入?

馬紳富:各位可以上YouTube參考釋出的預告片,可以看到背景都是虛擬製作的,所以像這些新科技都是由我們後進的學弟妹提供的技術,他們利用這些技術讓影片有更好的效果。

 

不只是學生社團 更是藝術人才培育中心

主持人:我們一般想像電影製作感覺很複雜,是一個大工程,不只需要經費,像人才培育也很重要。紳富提到我們已經有十四屆了,這部電影是不是集合所有歷來的社員?像你是第二屆社長,畢業十年,還這麼關心他們,同時自己也參與很多。所以我想問交大布袋戲社的夢想還有希望達到的目標是什麼?

馬紳富:我們社團最難得就是從第一屆到第十四屆每屆都有一些社員會持續參與社團活動,在經驗傳承和累積是一直能保留住,社團向心力也很強。

我們這次拍電影,對我們而言希望是我們明年,也就是第十五年,是我們有形無形資產累積的里程碑。以這個里程碑作為起點,我們要向台灣社會所有戲迷表達,你從戲迷到幕後以至於幕前,是有一個管道能夠發揮興趣的。

因為以往除了專業的霹靂、金光製作影片讓戲迷收看以外,在布袋戲人才培養方面其實很缺乏,我們之前與專業製作團隊有一些交流,跟前輩有談到人才不足這件事,他們有提到他們投入很多資源培養後進人才,但實際能夠回饋的不如預期。

希望學校社團能夠增加工作室的性質,變成人才育成中心,如果對製作布袋戲影片有興趣,但不太有信心能夠適應業界環境,那歡迎你來參加社團。布袋戲社從每一項由淺入深的課程一步一步訓練你,讓你有布袋戲表演的能力和技術。

實際上我們也有搭建一個片場,這個片場雖不如霹靂或金光提供完整專業設備的環境,但必要的設備都足夠,是個能讓你實作的地方。如果整個過程都覺得非常好,說不定有機會進入業界發展。

 

主持人:培育人才一定是很重要的方向,布袋戲好像沒有一個學校或科系、科班的訓練管道。不如國劇、電影等表演藝術有專業管道,但布袋戲沒有。

馬紳富:布袋戲目前仍然十分傳統,大部分是老師傅帶學徒的形式,沒有一個做系統化教學的方式來累積人才,所以我們希望我們的社團能朝這個方向轉型,讓社團不只是社團,還是個工作室和人才培育中心,如此一來不只有影片製作團隊和戲迷,戲迷可以逐漸往業界發展。

 

躍上國際舞台 傳承布袋戲迎接未來

主持人:台灣經常以出國比賽,在海外獲得名聲然後紅回台灣的方式。你認為布袋戲是否能走上舞台?

馬紳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現在有一部日語配音的布袋戲,這是一個日語編劇交由霹靂演出的布袋戲,這是台灣布袋戲跨出國際的第一步。霹靂和金光在大陸閩南地區也有相當人數的戲迷,所以我們相信這種傳統文化大家都能夠接受,但現在缺少的是一個平台能夠發揮。

 

主持人:我覺得我們要有想像力,如果剛剛說布袋戲這個傳統再加上交大,一定要想辦法把他發揚光大。能不能分享一下除了拍電影之外,未來交大布袋戲社要往哪個方向發展?長遠的目標是什麼?

馬紳富:目前希望能夠不只是一個學校社團,希望自己可以慢慢轉型成工作室,能吸收各地對布袋戲有興趣的人,讓他們集合在一起為傳統文化做一些貢獻。

因為布袋戲這種特別的表演形式是在台灣獨有,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找不到類似。以掌中戲為名,手掌操偶做表演是非常獨特的表演形式,既然有不少戲迷支持,且有專業團隊能做出很好的作品,我們希望這個傳統文化可以繼續在社團的協助下傳承下去,而在我們的電影中也是要體現這個精神,也就是「傳承」這兩個字。

 

主持人:傳承不只是電影主題也是台灣社會的縮影,希望能把布袋戲、產業、國家都好好傳承。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6137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 紘康科技的創業歷程與競爭策略─專訪紘康科技董事長趙伯寅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