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交大幫幫忙:曠野逆境─專訪前友達光電執行長 陳炫彬學長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友達光電前執行長陳炫彬日前舉行新書發表會,透露2010年面對反托拉斯案時,堅持與美國打官司而不認罪協商的決定,陳炫彬表示「不後悔」,人生不能倒帶,只能回到初心,去面對它,只是沒想到過程這麼辛苦。

不過,儘管不後悔當初的決定,但陳炫彬談到二○一四年保釋出獄回台,原本認為有機會上訴成功,最後卻傳來被法官駁回的消息,陳炫彬還是感到很氣餒,最後不甘不願地回到美國監獄,只好鼓勵自己「就當作是回到男生宿舍,念神學研究所」。

 

 

 

服刑的六年半省思 以友達策略為例談反壟斷法

主持人:交大電信64級校友、前友達光電執行長陳炫彬他寫了一本書《曠野逆境,恩典相隨:從執行長到在美滯留服刑2343天的告白》分享過去因反托拉斯案在美國服刑六年半的經歷,請他分享對台灣產業的反省,也提供我們一些未來產業在發展的過程裡面,我們有那些需要注意、需要重視的被忽略的地方。

陳炫彬:我們當時對美國反托拉斯、防壟斷的法律比較淺顯的認知是它有一些必要的條件,包括限制產量並且聯合拉抬價格,而當初我們面對的環境其實並不是這個樣子。其實我們的價格下跌,而且彼此競爭的廠商之間也不斷地把產能拉高,所以我們的認知是這個並不構成反壟斷法的要件,再加上跟美國的律師討論之後認為這樣的案子有它的反轉空間,所以我們就決定應該有勇氣來跟美國的司法部澄清,認為我們並沒有犯罪。

 

主持人:所以你剛剛說的是我們沒有意圖去影響行情、價格,結果它的價格後來跌了七八成。所以消費者應該也沒有受害,因為我們沒有聯合漲價的作法。

陳炫彬:其實在面板產業發展的歷史來看,不管是韓國、日本台灣、中國大陸都在積極的發展。在技術發展及成本降低方面,受益最大的還是消費者,因為價格跌了很多。那真正的問題是從商業的運作方面,政府的角度來看他不願意消費者受到價格調漲的影響,漸漸也會發現從美國法律來看,不只對商業刺激、對人資部門也會延伸到反壟斷法。所以這個範圍我們沒有特別注意。

 

主持人:你在書裡寫道,三年期間無法回台,甚至護照被扣留、父母年紀大了無法探望、甚至母親過世也無法回來。其實看到這些歷程我們覺得你所受的煎熬一定相當大,跟我們分享一下在整個上訴的過程裡面我們有掌握到哪些資訊、哪些對我們有利的辯證、但後來刑期還是要到三年?

陳炫彬:最主要原因還是台灣跟美國之間並沒有引渡條約,所以美國政府認為你有犯罪嫌疑時,在還沒有最終判決前,他有權將外國人居留在美國本土,於是我們就失去了回台灣的機會。在這之間我們會跟法官申請,在這中間還是有機會短期回台灣,回到美國再將護照交還給法院,這是第一個不便之處。

第二是在等待訴訟期間我們在跟律師討論要如何打贏訴訟。我們做了很多關於法庭、陪審團的模擬,如何提出對我們有利的證據,那這個時間也滿長的。經過陪審團的判決,過程當中確實讓我們覺得在攻防上、對法官、對反壟斷法的解釋上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寬廣。

這裡面關鍵的是,法律觀點而言,認為你知道有這個法律,但你去做了,雖然結果不見得對或錯,但他是以一個「當然犯法」的觀念來做判斷,加上陪審團的辯論跟討論,很不幸的我們總共有六位被告,有三位被陪審團判無罪,另外三位,包括我本人和兩位同事被判有罪。我們必須要接受美國司法制度的審判,所以我跟另外的同事只好用很平靜的心來接受這樣的審判結果,這是我們當初的心情。

 

各國法令解釋不同 美國涉刑事最嚴格

主持人:剛剛你提到法令的解釋很寬廣,能不能再做一點說明?

陳炫彬:在美國有很多法令、法條,但第一個,在法條解釋上,法官有解釋權力,關乎他對法令的認知。第二個,是美國很多地方採用前案判例,那如果前案法官的判定有跡可循,那我們也可以用前案判例向法官提出對我們有利的部分。我們很努力在做判例,很不幸的法官並未採用。所以在陪審團的決定中,我們輸了幾場官司。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主持人:很重要的關鍵是,不同公司的採購人員、業務有沒有聚會、討論價錢。這其實是反壟斷法最關切、最重要的證據。他只要抓到這個他就覺得你違反了法令。

陳炫彬:不是不能聚會討論,而是不能完全談到生意或價格的問題。一般社交行為是可以的。但彼此競爭當中,對價格這種敏感問題應該避而不談。應該不談價格、不談生意。

 

主持人:不只友達、不只電子業,例如車燈、帝寶等等公司也面對過同樣的反壟斷法,負責人也到美國服刑這樣的情況。從政府到企業,企業中還有CEO、業務主管、人事主管、法務主管,你怎麼給他建議?

陳炫彬:反壟斷法全世界每個國家都有,美國來說的話比較嚴謹,不只是民事賠償還有刑事。刑事的意思就是把它當成一種犯罪、需要坐牢的法律,其他國家主要是找到證據就罰款,負責人可以不用去坐牢。所以第一點就是美國的法律相較其他國家比較特別。

第二個的話,以過去幾年來我們所看到的現象,不只是針對特定產業,如面板或車燈。日本很多汽車零組件廠,也有面對反壟斷法的審判與坐牢。這幾年發展到連人事部門,包括公司之間如果有明顯的彼此協商像是彼此互相挖腳、彼此互相談好薪資上限,這都構成反壟斷法的要件,這都也要接受法律制裁或賠償,美國就有發生過人事部門有這種現象曾經受罰。甚至連運輸公司,彼此之間對運輸價格有互相協商的證據的話,也會構成反壟斷法,這都在法律範圍內。大家強調自由公平貿易,在這個前提之下對反壟斷法的執行會比較周全,那這是針對私人企業的方面。

至於針對非私人企業,例如國際石油組織組織OPEC對石油價格的掌握是各國政府允許之下的一種壟斷,這當然是從政府到民生的問題,那就可以讓它合理化。但如果是私人企業就要很小心,不要觸犯法律,所以我們在公司上班,不管事高階主管、業務主管、採購主管、人事主管都要謹慎小心,不要觸犯法律,因為我們現在做的任何產業的生意,不可能只是國內自己的生意,都延伸到內銷、外銷,全球性的貿易。在全球貿易架構之下,反壟斷法是需要去了解或好好思考,不要去觸犯反壟斷法的規定,這是我希望給所有企業負責人或相關主管的建議:小心為上,不要像我們要面對法律制裁。

 

主持人:你書中提到,我們政府官員在你服刑過程幫忙很多,你覺得政府的層次上面有哪些是可以做的?

陳炫彬:台灣政府在這幾年也開始注意到這一塊法律的要求,像是從法律來看,所謂公民教育的法律,也加入反壟斷法的要求。台灣政府本身已經有這樣的法律,只是執行的嚴謹度沒有像美國政府那麼嚴。

從政府角度跟民間角度如何遵守這樣的法律,這才對消費者有保障?這是我們要特別留意的,當然政府能夠從防弊角度來看,加強宣導等等。我們案子的發生,當然政府也會想要協助,但因為各國司法獨立問題,所以政府能夠對我們案子的幫忙相對有限。當然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處長、組長等等會來監獄探訪,來看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幫助,這點我很感激他們的照顧。

以政府角度來看還是以宣導跟要求為主,避免這個事情的發生,不管是在國內,或是國內產業在做國際貿易時不小心觸犯其他國家的法律。要很謹慎小心。

 

面對紅色供應鏈 從Cost Down到Value Up

主持人:面板行業一直是亞洲競爭很激烈的行業,可能您在當執行長時大陸還沒有大規模投資,但這幾年大陸產能規模已經是全世界第一。產業競爭是國與國的競爭,所以美國才用嚴格的法令做這樣的規範,相信大陸未來,尤其是美中貿易戰,很可能也會有不一樣的規定出現。

陳炫彬:不管是電視機、筆記型電腦、桌上顯示器到現在智慧型手機等等,都一定要用到面板,面板過去對台灣是代工產業有強大需求,於是台灣有很大的投資。但未來因為產品的技術等等發展越來越快,與越發成熟,大陸這樣的消費型國家當然希望掌握到關鍵技術,所以中國大陸會想盡辦法扶持自己國內的產業,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中國大陸的面板產業不只是對台灣、對日本韓國都有很大的壓力。

那美國跟中國的貿易問題,不只是因為面板的問題,還有其他類似半導體或智慧財產權方面的競爭。如果說從這個角度來看,國家的政策對個別產業的扶持其實是無可厚非。

現在的狀況是中國大陸用這麼大的支柱、這麼明顯的來扶持產業時,對台灣、日本、韓國來說就要小心地想如何面對國與國的競爭。國與國的競爭台灣沒有這麼條件,中國大陸和美國各有優勢,但台灣沒有。所以就應該想想看要從什麼角度來提高面板、半導體等產業的競爭力,提高產品、產業的價值。

價值就不只是產品、技術本身,從產品跟技術再加上服務或品牌等等,就像做代工也可以很成功,不是說做代工就沒有前途。台灣應該走向更精緻化的產業,包括物聯網、生物科技等等。不要因為大國競爭就認為我們沒有生存空間,不會的!一定會找到出路。相信台灣產業一定可以找到獨特的路,不會因為大國競爭所以我們就失去機會。台灣有小而美,有它特殊的優勢。大國一定有很多產業它做不來,台灣其實可以去做這些它們做不來的事。我個人對貿易競爭、國與國之間的競爭,堅信我們還是可以走出一條路,我認為還是有機會,不要太悲觀。

因為我也擔任公司顧問、董事,這裡我特別給些建議:我們不能一天到晚談降低成本,或是cost down。因為一天到晚談這些,我們的思考方式就會往如何降低成本的思維模式去發展。與其花時間去談cost down,應該花更多精力去談如何讓更多產品、技術更有價值,這是台灣可以走的路。 人家要拚成本我們要拚價值,才能夠走得又常有遠。拚成本是很短的路,我們不能再走這條路。我們要走真正讓價值提升的路。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6129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 運用高教資源幫助偏鄉提升教育競爭力─專訪交大高等教育開放資源研究中心李威儀主任、樂學網公司總經理張財銘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