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灣離岸風電產業的商機與挑戰─上緯新能源公司董事長蔡朝陽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商機近兆元的離岸風電產業遴選辦法日前出爐,經濟部表示,目標是在2025年前開發5.5GW離岸風場,將帶動新台幣9,625億元投資額,年發電量198億度,預計今年4月下旬遴選結果可望出爐。目前經環評篩選後,計有達德能源、沃旭能源、上緯與麥格理、玉山與北陸電力、哥本哈哥基礎建設基金、力麗集團、台電、中鋼、亞泥等9家國內外風場開發商、共20案風場通過環評,申設量超過10.5GW。

上緯新能源公司董事長蔡朝陽表示,台灣各界對離岸風電綠能投資關注度低,將是未來離岸風電發展的一大障礙。他也指出,上緯耗費長達7年時間完成2部示範風機建置,最大感想是過程相當艱辛。除了社會的共識與國內企業的參與度外,本土開發商、國內銀行融資及綠能基金的到位也都是台灣離岸風電發展面臨的挑戰,最重要的還是要仰賴政策的一致性。

 

離岸風電是國家能源政策,將會產生上兆商機

主持人:台灣正好已經進入了這個台灣離岸風電非常重要的關鍵時刻?請您先跟大家介紹這個產業?

蔡朝陽:離岸就是風機是建在海上,台灣剛好是老天給我們一個非常好的風資源,它就是在海上。台灣中間有中央山脈,西邊有大陸的武夷山脈,剛好形成一個風洞,所以在台灣海峽形成一個很好的風場。

政府在2025年的能源配比,希望20%希望來自於綠電,其中110億度是要來自於離岸風電,非常大的目標;去年我們兩支風機經過了非常艱苦,突破一些法令或是港口不足、施工船隻不足、人才不足等問題,最後我們建好了之後,全世界的大咖在這一、兩年就通通都到台灣來,所以引起非常熱烈的一個迴響。所以未來我相信台灣在離岸風電一定是一個非常大的商機,如果在包含相對應的周邊投資,我想未來應該會超過一兆五千億的商機。

總之,離岸風電可以帶動兩個行業,一個是國家能源未來政策,綠能取代高汙染二氧化碳的問題,這是一個能源政策,透過這個能源政策政府將國產化當成一個必要配合項目,另外,同時可以帶動台灣未來在能源產業政策的這種在台灣的落實。

 

台灣未來在亞洲絕對是王者

主持人:請蔡朝陽董事長分享挑戰和商機的部分,因為我看到歸納是海事工程、水下基礎、海纜跟風機,上緯是比較從風力的葉片材料起家,在這個領域從材料往上游去做?

蔡朝陽:整個供應鏈最上層跟最下層,上緯公司是全世界唯一一家站在最上層跟最下層兩個位置。這可以分兩層次來說,第一個是你怎麼樣建造這個風電,這是屬於海上施工這個層次,怎麼樣獲取足夠的資金,然後非常安全的、如期的、零工安事故的去完成?

另一個挑戰是怎麼樣透過躉購費率的收購,落實整個國產化的目標,台灣雖然四面環海,但是我們在海事工程的能量是非常薄弱,以我們過去在2016年建造這兩支,我們多花了預算將近多五十百分比,這百分之五十將近二十億的支出,就是因為台灣沒有離岸風電的施工港口,台灣沒有船隻,台灣沒有技術,台灣沒有人才,是多花出來的錢,所以如何把這部分的能量,建構在台灣,政府透過這次的這種國產化,我認為應該是不難的。

不過我們來看看離岸風電是怎麼一回事,這個挑戰其實能夠推動的背後真正的力量是有兩個,一個是你有投資者,第二是你銀行必須要支持,譬如說我們說一兆的投資,百分之三十是股東,也就是三千億要找股東,有七千億你勢必要找銀行。以我們的經驗,目前我們配合的銀行,年終就必須跟銀行談定,作為一個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我們第一個示範中風場就要兩百多億,未來這個資金是很龐大的,以目前我們看國內的銀行,公有銀行都已經收回去了,剩下私人銀行,還有國外的銀行,真的是很艱難,但我們絕對有信心讓銀行來買單,並且在明年把它建成,我們也絕對有信心在2020年前能夠把政府520MW的目標完成,但是這中間事實上是非常辛苦的。

第一個剛才說的資金,我們明年資金現階段籌資已經很困難,未來一定更困難,所以我們也希望現階段用我們的經驗,來告訴國內銀行,這部分在歐洲已經有成熟的技術,風險是可以控管的,我們未來會繼續扮演過去我們扮演的腳色,我們希望扮演先驅者,順便能夠帶動台灣資本市場,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我們來看一下就是說一個風電,譬如說風機裡面的零件,你要打進去事實上是非常不容易的,剛才我有跟各位聽眾介紹,上緯公司剛好是從葉片樹脂起家,這是在所有供應鏈裡面最下游、底層的,但是我們一下躍升到投資者跟開發商,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家,所以上面投資者在想什麼,上面銀行在想什麼,或是我們買風機的時候,風機廠商在想什麼,我們是非常清楚的,同時我們經過這十幾年上緯公司的樹脂,已經用在全世界上萬支風電上面,我們知道這個行業是怎麼玩的。

當你要進到這個行業的時候,你必須要想到一件事情,你所有的材料用在這個離岸風電,當發生一個小錯誤的時候,可能就會造成這個風機停擺,停擺一支發電量如果冬天的話七、八十億,如果一個小零件壞掉可能會停個半個月至一個月,損失是非常龐大的,所以銀行或是保險或是投資者,針對於風機或是基礎要用的材料,其實他們是不會有任何打折,因為銀行出資最多,它是一個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它要的是貸出去以後,你這二十年風機不能出差錯,所以你用任何一個材料,你用任何一個工法,即便是一個小小的材料,它一定是干涉到底,而且事實上會透過現有的第三方認證,做一個非常有效嚴格的控管,這部份我們事實上因為第一階段已經經歷過了,現階段在六月會完成專案融資,事實上要達成它的目標是非常困難的,現在有的挑戰就是說未來台灣的廠商,我們準備好了嗎?政府給我們那麼好的機會,我們怎麼樣不負政府跟股東眾望,來達到國產化目標,再把技術帶出去,我們未來新南向是很強的,在亞洲其實離岸風電日本與韓國都比我們落後,所以我們這部分未來在亞洲絕對是王者。

 

凡事起頭難,離岸風電將成為台灣海事工程科技的跳板

主持人:剛剛這個蔡朝陽董事長提到,就是我們在施工上面多花了二十億,這個二十億不少錢,是怎麼產生的?

蔡朝陽:其實我們這個工程船,一天的租金是從歐洲港口出發開始算,一天大概六百多萬台幣,再加上上面有將近三十幾位的技師跟工作人員,還有油費,加起來一天大概八百多萬,如果延後一天,還有港口的租金,加一加一天最高是一千兩百萬。我們曾經發生過一個例子,保險公司要求要有吊繩索,剛好有一根就是沒有做好,但是光找這一根其實亞洲找不到,因為一天要損失一千兩百萬所以在歐洲找到的時候想要空運過來,結果因為太重了也沒辦法,到最後才透過很多系統,好不容易拿到,這個是一個非常小的錯誤,離岸工程就是這樣,你任何一丁點的小錯誤,可能就會造成整個開發工作,建造工作的停頓,停頓的代價是非常可怕的。

像台灣還有颱風,我們是遇到三個颱風,颱風來前三天你就要撤,颱風過以後第三天你才能回來,中間至少九天,十天,所以一個颱風來就損失上億元,這些當然這是歐洲沒有的,未來歐洲的團隊來這裡,可能也會有非常多在地的問題。

 

主持人:2017年台灣這麼多家銀行加起來,不包含壽險的話,加起來獲利沒有一家台積電多,也就是說我們的銀行雖然這麼多,可是規模都很小,第二個是慶富案以後,銀行就開始比較謹慎,政府也要好好加油,要讓銀行的資金真的可以融資到風力發電行業。

蔡朝陽:剛才說的上兆投資跟銀行必須七千億,即便一半三千五百億,其實如果台灣的公股銀行都參與,因為我們所有的借貸都是新台幣,如果不參與未來政府的目標是達不成的,我可以百分之一百跟你說,只要銀行錢不夠這個目標是達不成的,現階段這麼困難,今年中央融資將近一百五十到一百六十億,我相信我有辦法達成,但是未來呢?這是一個小風場,120MW算是小的,政府未來是5500MW,這是一個不得了的,所以資金絕對是所有推動的最基本的基礎。事實上,我們上緯立的兩支離岸風電已經發了兩千兩百五十萬度,我們那兩支的發電量是效率非常好的。

 

主持人:你剛剛講到說在施工上面這麼麻煩,而且碰到這麼多不確定的天候跟風險等因素,我知道蔡董好像為了這兩支跟很多部會要溝通,也花了很多時間?

蔡朝陽:因為離岸風電從無到有,並不是只有港口、施工船或人才,我相信在整個政府現有的法規面,因為沒有遇過,這個方面是要非常努力的,我們稱為衝撞出來的,舉個例子,譬如說像有新的法令,海岸管理法跟水下文化資產法,這部分以前都沒有,或是你怎麼樣跟漁民談所謂的補償問題,這部分是無例可循,因為台灣從來沒有人在海上建造風機,我開玩笑說現階段的政府部會,大概只有蒙藏委員會沒有接觸,其他大概都接觸過了。

但話說回來,現階段很多人在批評政府效率不彰,但以我的經驗真的要幫政府講話,雖然我們那麼困難,尤其像海岸管理跟水下文資還有環保,基層很多公務人員,當他們知道我們在做這種事情,晚上跟假日都在幫我們加班,我們真的很感謝他們,我們很辛苦,但他們實際上也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我還是非常感恩。

 

風力發電國產化可以帶動產業發展

主持人:風力發電這個行業台灣過去是比較少的,它怎麼樣透過政府一兆多的投資,讓產業跟著帶動,請您分享在國產化尤其是帶動很多產業可以跟著去投入跟創造經濟的成長這件事?

蔡朝陽:經濟部這次遴選辦法以躉購費率跟未來投資者簽約,同時一個附帶條件就是必須要國產化,這個政策是非常正確的,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這整個供應鏈,當你打進去譬如說風機裡面的零件,必須要保證20年不會壞,而且不是風機廠商說的算,還有銀行、保險跟投資人都要同意,所以怎麼樣進到這個供應鏈?

現在經濟部有列出三階段的建議國內有潛力的廠商,不過裡面真正供應的只有上緯跟永冠,我們已經有十幾年上游樹脂的經驗,我們知道你要供應給這部分的一個,譬如說零件或機裝,並不是只有品質好,你的供貨能力也要可以,這個只是最基本的,投資人要的就是20年你必須讓我非常安心。

這代表什麼意義?第一個,你的品保系統,你要讓上游不能有斷貨的危機,你必須要保證整個過程裡面,所謂的ESH就是對環境承諾、對健康的保護、對安全的堅持,你必須要讓人家是沒有後顧之憂的,不管是產品品質,或是生產過程,必須要遵守這方面的政府跟環境的規範。此外,不是只有供應貨給人家就可以,最重要還是要賺錢,各位要清楚,離岸風電在歐洲是非常成熟的,你必須要有那麼好的品質、供貨能力、品保、安全法規,然後在供應以後你必須要非常的商務能力、法律知識。

以上緯來看,我們一個月花的律師費都超過千萬,這種牽扯到那麼大的投資,事實上在台灣過去我們的製造業事實上是欠缺的。我也跟長官說,我非常願意來分享我們的經驗,剛才也說了上緯公司是全世界唯一的在最上游跟最下游兩端有實力的公司,我知道風機廠商在想什麼,銀行在想什麼,投資者在想什麼,保險公司在想什麼我們一清二楚,這部分從最底層到最上層我們都有經驗,我們很願意分享。尤其是未來的國產化,一個認證隨便要三到五年,你到三年以後才知道原來人家還是在講ESH,原來整個法令是這麼樣的嚴格,那時候就來不及了。

其實離岸比較遠的有到五十公里,所以出一趟很麻煩,而且在季風季節,一個月可以出海的時間不到三天,但是我剛才說的一部風機如果一天不修,損失是七、八十萬。我們的努力過去讓政府跟民間都進步的比較快,未來也是不會變,我們會繼續走,而且我相信2020年520MW的政府目標還是上緯公司完成的!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