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大國際產學聯盟如何做到融合碰撞及發現─台大國際產學聯盟執行長江進元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台大國際產學聯盟」今年正式啟動,將開創國內第一個以產業觀點為驅動核心的「智慧融合新經濟」,顛覆既往的經濟模式,重新架構跨界並具有多維面向的產學對話平台,如同梅迪奇效應般地衝撞出不同領域的交互效應。台大國際產學聯盟並邀請在產業界及創投界具有豐沛經驗與人脈的江進元擔任執行長,共同為台灣的產學界奠定下一個十年的全球跨界創新競爭力。

台大國際產學聯盟執行長江進元說,台灣大學在台灣所有大學中,學術研究最全面、產學影響力最廣泛。全面盤點產學需求與資源,「台大國際產學聯盟」將首推以「AI+、新金融、IOT」為體,「新醫療、新消費、新娛樂、新農業、新智車」為用的「智慧融合新經濟」產學合作計畫,建立起足以翻轉的產學合作創新能量的生態圈。

主持人:台灣資訊電子業非常強,不管是國內產學合作或是重要的新科技,如何把它連結到創新的科技裡面去,擴大產業發展跟影響力,我們要請江進元執行長Eric跟我們分享,並且介紹台大國際產學聯盟?

江進元:過去我在產業待過,後來進入創投界,協助年輕人創業,創業本身是一件很有趣但也很苦的事情,事實上是希望他們不要那麼跌跌撞撞,因緣巧合在這過程當中,台大校長跟老師們找上我說台大要有一個新的組織,在科技部的支持下希望將來透過這個組織,業界跟學校之間能夠緊密結合。

我覺得這個事情跟我個人要做的事情,好像有點類似,而且還會發揮更好,我們雙方彼此討論過後,最終希望透過一個機制,讓學校能夠幫助產業,同時也透過產業的能量,讓學校的這些研究的能量能夠發揮得更徹底。

 

需求不一樣答案就不一樣

主持人:Eric過去早期是在Compaq負責業務,後來到漢鼎創投擔任協理,也跟創投界的前輩方國健成立麥實創投,之後在永豐餘投資擔任總經理,也在清華的水木創投擔任執行董事,還有擔任很多年輕人的業師,這些經歷跟過程讓你看到台灣一些問題所在,這就是你剛剛講的你想推動的事情?

江進元:是這樣的,我早期在Compaq做業務,因為業務的關係,所以我跑過政府單位,也跑過包含台積電,當時是幫台積電自動化,也就是台積電早期的八吋廠跟十二吋廠,五廠跟六廠的自動化是台積電跟Compaq合作出來的。

剛好也遇到2000年一個Internet泡沫化,那時候創投界對Internet都不是那麼瞭解,剛好我在IT界,所以我一直負責Internet的投資,之後因緣巧合和方國健方先生一起創立麥實創投。經過幾年之後永豐餘的子公司找我去投資,從創投變成Corporate venture,這又是另一種經驗。也因為長期做投資,長期接觸這些產業變化,突然間發現台灣有一些投資跟後來產業發展稍微有點偏離了,當時覺得年輕人創業大概都是以台灣市場為主,但剛好新世代的手機跟App是一個跨時間跟空間的發展,所以那時候就想說出來可以協助年輕人,把它的願景稍微放大一點。

 

主持人:Eric你的責任很重大,剛剛講說你輔導學生,很多創業年輕人夢想不夠大,要不要跟我們舉一些例子分享一下。

江進元:很多投資案或者說很多創業比賽希望我們去做評審或是業師,我們看到很多的學生,提了很多創業的東西,歸結起來,大部分的問題都是把他看到的東西想把它建置在台灣,可是網路時代裡面有一個很大的重要關鍵,它其實是跨時間跟空間,所以不應該只有台灣這個市場,如果一開始就以台灣的市場為基礎的時候,你可能會忽略掉廣大市場的共同需求。

例如說你在台北搭車好了,在台北你可能舉手計程車就在你面前,你不會覺得計程車很多的服務是我們需要的,可是當你在別的環境的時候,例如不曉得車子在哪裡,舉個手也沒有車,安全也是很多問題,那它的需求跟你在台北看到的是不一樣的,當然需求不一樣答案就不一樣,答案不一樣就會限制你的發展。

 

知識數位化時代凸顯產學合作的重要性

主持人:過去雖然學術界也有產學合作,但規模都不是很大,這個程度可能還需要提升;另外一件事就是說新科技的進展,其實要更多元而且更跨界,這個可能是你來接這個職位很重要的因素?

江進元:當時會接這個執行長位置,基本上是兩個感觸,第一個感觸就是說我們看到這個人工智慧對這幾年對產業的衝擊,遠超出我們的想像,我大概把幾個產業變化做三個階段:第一個是PC時代,就是工廠資訊數位化,所以供應鏈、工廠效率提高是那時候奠定的。第二階段是大家所熟悉的電商、手機購物等等,這段時間我們稱作人的行為數字化,很多東西可以透過手機跟裝置去做很多的事情,這段時間事實上是把我們叫商業鏈的某一塊,透過這個階段把這些無效率的東西有效率化。

第三個階段,人工智能我簡單把它說一下,就是把知識數位化,透過人工智慧把人的一些智慧全部放在電腦上,將來可以幫助你做很多事情,包含現在有所謂的人工智慧協助投資、穿搭、打官司等等,這時候產學的合作就相當重要,因為這段的發展其實跳脫過去所謂大家對傳統應該台灣過去熟悉的一些製造或是傳統的服務模式。

製造大概就是硬體跟成本弄好,服務是讓顧客開心就好,但數字數位化是怎麼把功能放進日常生活跟工廠裡面,這個就會涉及到幾個東西:產業知識、人工智慧、要懂行為,甚至要懂商業模式,就好像跟過去我們看到一個產業裡面,它只要懂製造就可以了,現在已經開始跨很多領域了,這也是為什麼台大國際產學聯盟要做融合這塊。

 

如何把AI應用到各個產業才是真正商機

主持人:大家其實很焦慮,只要每天翻開報紙跟雜誌每天都在講AI,但很多人也不覺得台灣AI做得好,感覺好像都是美國、中國這些國家的企業在推動,你覺得AI對台灣是很大的機會?

江進元:AI可以分成幾個層次來講,第一個就是AI最原始技術,譬如說就圖像識別,全世界大概就是美國跟中國已經投入非常多,現在技術也好到也不用花太多錢去開發。其實AI真正有一塊非常龐大,也是大家最看好的一塊,就是怎麼把AI應用到各個產業裡面去,就是你怎麼幫助工廠?

其實工業4.0某種程度也有AI的存在,像是你怎麼幫助你的穿著,像是美國的亞馬遜也在尋求AI怎麼加入服務,而這塊其實事實上是台灣可以發揮的地方,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AI一塊是運算,另一塊是客戶的行為資料,第三塊是知識圖譜,AI+所謂醫療,你試想一下台灣的醫療資訊便利,已經累積了五十年,中國比較好的醫院,甚至現在開始累積也不過是最近五到十年的事情,那這個是一個知識庫,你如果把知識庫做某種程度的結合之後,其實你會變成AI很大的資產。舉一個例子就是說如果我們在印尼照一個MRI的圖,他想判斷這個是不是有癌症,如果中國做一個AI跟台灣做一個AI,你想你會送給誰做判斷,因為你圖形再怎麼識別,後面沒有一個知識庫是做不出判斷的!所以台灣過去累積很多產業知識domain know how,我們應該把這些domain know how對外發展,就變成跨國企業了,所以為什麼一直覺得台灣有很大的機會原因在這裡。

還有醫療、農業等等,這都有很多專家,如果把資訊整理好,就可以幫助遠在他國的人,透過網路跟IoT的聯繫,甚至給他們很好的農業建議等等都有可能,所以我是覺得這些domain know how應該再一次拿出來應用,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說要有所謂的新醫療、新消費、新娛樂、新農業、新智車,這些東西其實只要有domain know how都是我們台灣的優勢。

 

如何與新科技五大方向結合?

主持人:不管是區塊鏈、大數據、雲端、物聯網跟人工智慧,這個也都是大家每天在談的,請您分享這五大方向,要如何跟我們台大國際產學聯盟結合?

江進元:我們先不談科技,先以剛剛那個汽車跟保險業結合裡面再往下拆解,你就會知道科技是怎麼運用的,譬如說我們剛剛談的汽車裡面駕駛的行為,這些資訊我要送到保險公司去的時候,這些數據必須是不可更改的,而且是要有公信力的,否則有的人修改算出來的答案就不對了,這時候就可以用到所謂的區塊鏈技術。

資訊要整理,才有辦法做人工智慧,整理的時候就會運用到大數據的技術,分類歸類跟降維等等,大數據得到這些可以運算的數據之後,再做所謂的人工智慧,看是要人工智慧的哪一套來運算,如果我們用計劃來推動的話,事實上很多技術自然而然就補進來。技術有用是很有用,但是沒用也是沒用。如果你不讓它發揮就沒用了,所以很多技術其實都是計劃或是推動未來方向裡面很重要的基石。

 

主持人:我們整個名稱叫台大國際產學聯盟,但是國際這件事情我相信台大要去帶領台灣的產業界或學術界去跟國際做結合,這個台大也是最有位置的,接下來台大國際產學聯盟有哪些重要的方向?

江進元:台大在全世界的學術地位上就有一定的地位,本來就跟很多的國際學校,包含MIT、UC Berkeley、日本東京大學等等都有聯繫,我們在談國際的話大概分三個層級,第一個是學術界,有很多新的技術透過學術研究,我們可以知道美國、日本它們新的人工智慧技術到底發展到哪裡,台灣如何借鏡或是策略聯盟。

第二個層級就是國際企業,像是人工智慧有很多企業不管是硬體或是某些技術上已經非常專精,對我們來講它已經發展很好,我們就拿來用,有些不足的地方也許是我們發展的方向,等待發展完之後再回頭給他們用。

第三個,新時代有新的衝擊,沒人知道未來是什麼,很多的新創的公司在世界各國都存在,而且都是未來的東西,過去台灣也許沒有那麼有效率地把這些資訊帶回台灣,我們會在這塊花多一點時間,把資訊作有效的整理,讓大家看到說各國怎麼運用人工智慧,現在有人在做哪些東西,也許看得多會刺激台灣更多的想法,所以這也是我們一直想做的事情。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