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鴻興
 
 
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公部門創新的經驗─專訪交通部政務次長 中華郵政董事長王國材學長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中華郵政率國營事業之先,日前宣布汰換1627輛電動機車,將作為推動綠能象徵,響應空污課題,中華郵政並預計6年內全面汰換9000輛燃油機車,未來更將以智慧、共乘方向為目標。中華郵政董事長、交通部政次王國材表示,電動機車充電5小時、續航力50公里,首波應用於都會區、未來擴及偏遠地區。

交通部政務次長王國材畢業於交大運研所博士,服務公職前,曾在鼎漢國際工程顧問公司擔任總經理及董事長,之後歷任高雄市政府交通局局長,一卡通票證公司董事長,交通部政務次長以及中華郵政董事長,王國材將民間的創意帶至政府的施政,其中包括高雄愛河的太陽能船,一卡通的藍白拖造型票證,到今天中華郵政的電動機車等,都在他的領導下完成。

 

落實綠能經濟 中華郵政率先啟航

 

主持人:我們從最新的中華郵政記者會看到您找了好多郵務士騎著電動摩托車,跟我們分享一下推動電動機車或郵務車的想法?

王國材:中華郵政現在大概有一萬名郵差,一般稱為郵務士,現在都騎著機車在送信,他們深入到每一個偏鄉,有一個叫做「郵政普及化」的任務,所以到很多地方的最後一路都用機車,但是我們也看到到每個地方也把一些汙染帶到當地,所以我們最近就響應行政院所提的空氣汙染防制方案。

方案裡面有一個是在2035年全國禁售燃油機車,要買的話只有電動車,所以就率先由我們郵務同仁開始,現在是先把1672部的燃油機車汰換成電動車,預計在112年把中華郵政目前8946部機車全部換掉,所以我們會比行政院2035年再早很多年。我們的想法是中華郵政率先國營企業,希望後續包括公、民營的企業,或是個人也能夠響應這樣的政策,所以我們那天也特別發表記者會,主持人講的郵務士是我們同仁沒錯。

在行政院提出電動機車的計劃後,業界也跟著在轉型,由我們率先購置電動機車,讓他們對發展電動機車有信心,在產業界的不管研發或是配合都會更好。現在我們用的電動機車續航力大概五十公里,我們先放在都會的中心區域,但是未來如果用到,比如六年內要用在偏鄉的話,我們等於先拋出來這樣的議題後,後續各個產業就可以跟進,他們可以研發續航力更長的。我們需要能夠到一百公里,甚至是一百五十公里,郵差一天在市區大概都三十公里而已,但在郊區就超過一百公里。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看見轉型契機 中華郵政打造多角化服務

 

主持人:我想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政策,王政務次長他也身兼中華郵政董事長,推動好幾項政策,不只是電動機車,包含智慧物流、跨境物流、物流園區等等,是不是也跟我們分享一下這些政策。

王國材:在全球寄信這件事事實上大概每年減少4.5%,像中華郵政一年大概寄二十五億封的信。但我們看到另外一個現象──電商,比如你在網路購物,然後把東西寄到你家,這個叫做物流,這塊是在成長的,在亞洲大概以27%在成長,我們也看到這樣的機會,希望把寄信的能量轉移到物流,於是我們就推動智慧物流的概念。

智慧物流大概分兩個方向,一個是國內物流,比如你在PChome買東西以後,就由中華郵政送到每個地方;另外一個我們更要發展的是跨境物流,如果透過設置在國外的平台,例如買淘寶網的東西,可能要從中國大陸運過來,所以中華郵政現在也在扮演一個角色:將中華郵政當作發貨中心,這些跨境平台的貨物可以先儲藏在中華郵政的倉儲裡,每一個訂貨之後他就通知我們,由我們這邊往亞洲國家或各國家寄送,這是跨境物流的概念。一般在郵政叫做「貨轉郵」,就把整個貨物運到我們這邊,從過去的B2B變成B2C,由我們將貨物寄到每個人的手上。我們也要做這樣的轉型,因應全球郵件減少的趨勢。

 

主持人:請王學長也跟我們分享除了這些之外,中華郵政其他的新方向。

王國材:現在很多郵差同仁都主動關懷偏鄉的老人,尤其獨居老人,像上次新竹就有一個獨居老先生過世,前面幾年大概有四個郵務士去照顧他,最後他過世也幫忙辦簡單的喪事。中華郵政這樣的品牌跟民眾非常接近,我們也在想說能不能把他們自動自發服務的精神擴充,所以從去年十一月開始,我們就辦理帶一些老人家出遊,大概已經有一千六百多個老人家一起參與過。

今年開始,我們會再另外加一個簡單的身體檢查工作,因為中華郵政有郵政醫院,所以我們就使用這樣的資源進行簡單的檢查,順便帶他們出去玩等等。我們的想法是老人家健康就是要運動和活動,讓大家多參加一些活動,也希望我們在做的事可以跟壽險服務整合,除了例行的工作之外,如果是保險的壽險戶,我們就會提供更多這類的出遊活動、簡單的身體檢查服務。這個也是我們提到的「長青長」,老人家如果活得更健康,那麼政府支出的長照經費就會減少,所以我們跟衛服部扮演著兩個不同的角色,衛服部是在長照這部分,我們是在讓他們長青,讓他們更健康。從去年十一月,我們開始一系列的活動,我們叫做「不老運動」。

 

帶著不設限的創意 大膽革新公部門

主持人:王學長在業界有十幾年的經驗之後到公務部門、政府部門,是不是也跟我們分享一下怎麼把企業界創新的思維帶到政府部門?

王國材:我常常發覺在公部門的同仁都是參加高普考,有的都是班上的前幾名,但是一到公部門之後,可能是沒有讓他們能夠發揮創新的環境,很多人到那邊以後就變成比較不會創新。在96年我接受陳菊市長的邀請去高雄當局長,我就發現太死板板了,很多都不敢動,當然這也有它的背景啦,比如公務員怕審計的單位,像是監察院這些,他們都不大敢動。但我當時就跟他們講,如果不做創新,我們政府做的東西人家都不知道。

第一個創新就是當時我看到愛河,那時候愛之船在愛河是很有名的,大概十五艘柴油船,很多人去搭的時候覺得風景很漂亮,但空氣汙染、臭臭的,所以我在九十六年的八月到歐洲訪問,當時歐洲的幾條河就看到他們有太陽能船,像塞納河,尤其塞納河的船讓我滿驚豔的,因為在高雄交通局,除了陸運以外,海運、渡輪也都是我們管的,所以每次去國外就會去看跟我們業務比較相近的事,到塞納河、泰唔士河就看到那些船做得很不錯,回來以後我就要求他們趕快引進。當時也是一個插曲,所有人都覺得直接買,我記得當時僱一艘大概三十人的船大概兩千五百萬,後來在討論的過程中,我剛好看到高雄的高應大有太陽能學校,他們就找學生出國比賽,像太陽能車、太陽能船,在很多地方都得到很好的成績。

另一方面,我又看到旗津的造船業非常有名,給他們訂單他們什麼船都打得出來,所以當時在愛河就突然想起高應大的太陽能學校是在做小的太陽能車和船,造船廠是在做很大的船,如果兩個結合起來會是怎麼樣?在這個狀況下後來就決定走自己的路,他們一碰面也覺得可以做就做了,船就這樣開始進行了。99年第一艘船就出來了,到101年就把愛河的柴油船全部都換成太陽能船,而且一艘的價錢剩七百萬而已,做得還不錯,它白天曬太陽充電,下午從四點跑到晚上十一點。

 

主持人:愛之船不只是沒有空氣汙染之外,還提供了產業界、學術界一個很好的平台進行產學合作。也請次長跟我們分享一下很重要的智慧運輸中心。

王國材:高雄在縣市合併前有十二個行政區,後來變成三十八個,幅員很廣大,當時在交通局推動一個四年的智慧運輸計畫,把路口的監視器,包含路口紅綠燈的轉換控制權都抓到中央中心,從中心一直往外做,最大好處是當在偏遠地區有紅綠燈壞掉不會壞很久,因為中心馬上知道。偏遠地方塞車也不用人跑到現場指揮,在中心就把現場的紅綠燈改一改,不用警察到現場。

用這樣的方式,在高雄智慧運輸中心把整個高雄的四個運輸走廊串連起來,算是一個交通和資訊,甚至是所謂的大數據合作。事實上,這個中心從96年開始建到縣市合併,大概四年左右,這個非常重要,對於管理部分變得比較智慧。

 

主持人:機場捷運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政策,是不是也請王次長來跟我們分享一下。

王國材:機場捷運一開始是BOT,從民國85年到現在已經22年了,在BOT的時候並不是很順利,到91年的時候收回來,收到交通部的高鐵局來自建。雖然拿回來但中間非常不順利,不管是機電或是土建都不順利,到了前年的520,團隊上任之後面臨兩個選擇:一個是還有四千八百個都要切電,想說好難改就當廢鐵拆一拆吧;另一個是硬著頭皮往前走。我們後來想說這樣的建設大家等了很久,談是談了二十多年,建也超過十五年,又看到很多先進國家幾乎都有機場捷運,所以當時就決定要往前走。

一開始賀陳部長成立一個捷運監理小組,大概有四個月的時間,專門診斷那四千八百多,再收斂到幾組問題出來,到九月的時候成立機場捷運推動小組,由我擔任召集人,跟桃園王明德副市長,就這樣把那四千八百多個切點一個一個處理掉。中間過程當然非常地辛苦,因為跨太多領域,每個單位都有本位主義,大家都覺得不是我的問題是你的問題,甚至中央和地方桃園市政府的爭議很大,當時在整個過程除了專業上的處理外,事實上也有很多是關係的處理,要不然大家都有成見,每個都覺得你是錯,在這種狀況下經過九月到十二月,大家把每個問題一一克服。

比如說當時鐵道的墊片有破碎,要找替代的墊片到底是哪一種就需要討論,開會的時候甚至吵成一團,罵聲連連,但是中間這樣爭吵,後來大家有共識之後就開始進行,花了非常多力氣,很高興在去年3月2號通車。

 

前瞻促進產業升級 期盼打造更多隱形冠軍

主持人:外界對於基礎前瞻建設有一些批評,現在也已經開始上路,這個政策對於活絡內需也有一個重要的效果,想請王次長分享?

王國材:前瞻基礎建設如果要談它的功能,用基礎建設比較好,有的人會談前瞻到底有沒有前瞻,事實上最重要它還是基礎建設,把現在台灣的鐵路或是都市的捷運或是鐵路立體化,這是基礎建設。剛剛主持人提到,基礎建設的投資除了促進經濟以外,最主要是讓很多使用者變得方便,經濟活動就會變得比較方便。當然過去在推前瞻,現在做一件事也要搭一個平台,我們有這麼多的軌道建設,假設軌道建設都是跟國外買的,就像如果太陽船都是跟國外買,這樣就完全沒辦法促進國內的產業。所以我們的想法是,現在已經成立「軌道本土化推動小組」,由交通部、經濟部等相關單位跨部會合作成立的。事實上軌道建設是從設計、建造、測試,到維修等等,我們進行一些盤點,看哪些是能夠由國內做的。

當我們成立這樣的平台之後,發覺台灣有很多中小企業有無限的潛力,常在全世界都提供最尖端的,有了這個平台後他們就會把好東西拿出來。我常舉一個例子,台灣某個捷運系統,它過去在維修的時候一個原廠螺絲大概五千塊,但我們輾轉發現原廠供應的五千塊螺絲是由台灣代工做的,代工費用是五百塊,轉一手變十倍,這個螺絲是跨海,像是他們訂了,跑到國外的某個公司去,台灣某個捷運系統需要螺絲的時候跟他們訂就是一顆五千塊。所以我們做這個平台很重要,像岡山螺絲大王,他們很厲害要做什麼螺絲他們都會做,我們就直接採購後他們可以賺到錢,成本也可以減少。

國內在軌道建設的工藝面事實上很強,很多都是在配合國外系統廠商的供應,甚至是代工某些零件,我們如果把這些能量結合起來,本土化的軌道產業就可以做起來。那為什麼以前不談現在才談?因為以前沒有這麼大的軌道建設,現在是有這麼大的能量,過去只是零零落落,像是台北買一個高雄買一個,根本沒有辦法成立軌道的供應面。現在剛好有前瞻計畫,所以就開始做這樣的平台,現在交通部也開始訂定標準和規範,讓大家知道組件是什麼樣的組件,讓很多台灣各個中小企業都可以參與,目前在行政院也是一直往前在走。

 

專業與創意並行 開創公部門新氣象

主持人:請王次長談一下一卡通,像是王次長之前有推了藍白拖的票證。

王國材:當時要進到台北來,想說哪些物品能代表南部,就發現南部很多人穿藍白拖,最後就帶藍白拖來台北。這是由同仁想出來的創意,當時賣得非常好,一出來就賣光。

王國材:我個人一直覺得你的工作是在公部門或私部門都是隨緣,我一開始在公部門,後來到私部門,我以前參加過高考,當過基層的公務人員,後來就想轉換到私部門,因為緣分又回到公部門。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不管扮演哪一個角色,最重要的是在那個位置做什麼事。我一直覺得比較重要的是,第一,不管在哪一個位置,一定要顧及專業;第二個是熱忱;第三個人緣也很重要,人際關係不好也不行。這像我覺得或許年輕的朋友可以參考,專業做好、對做事的熱忱等等,這部分不管在哪個位置本著這樣的想法,當機會到的時候就可以把握住,有口碑就有機會。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561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 電源管理IC的市場與杰力科技的競爭優勢─專訪杰力科技董事長李啟隆、 杰力科技總經理吳嘉連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