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身體的獲利能力就是代謝能力─Fitmily 親子動創辦人詹益鑑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AppWorks前合夥人詹益鑑,台大電機工程博士、政大智財商學碩士,2016年起投入創立與經營「Fitmily 親子動」,解決大部分健身房無法讓親子一起運動的困擾,結合家庭運動、成人健身、兒童體適能等概念,期望提供更全面的運動習慣養成與健康管理能力。

詹益鑑認為,要達到健康的目標,要先養成持續規律的運動,持續性的運動絕對比久久一次要好,同時也要維持規律的生活 ,從飲食、睡眠與生活習慣改變起,另外若能與孩子一起運動,更是增進親子關係最好的方式。

運動與大腦神經的連結息息相關

主持人:這一年來,看到你不斷在推動健康知識,把練三鐵或是跟小孩與太太運動的想法告訴大家,請分享創業之前你的準備?

詹益鑑:以前在之初創投跟很多創業者分享交流的經驗發現,創業其實是要做兩件事,第一個是找到大家想要的東西,第二個是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以前我也胖過、瘦過很多次,五年前開始跑步與玩鐵人,我一年參加五、六場比賽,但我依舊有高血壓跟痛風的問題,於是我開始找教練、書籍。我是一個喜歡研究跟搞清楚問題的人,後來發現,我們都知道健康跟運動很重要,但為什麼我們沒辦法好好運動?第一個是我們從來都沒有享受過運動,你問多數人運動,大家都會想說是小時候體育課,長大以後有許多人開始跑步跟騎腳踏車,可是跑步、騎車真的會讓你健康嗎?一些人說常受傷,一些人則繼續維持這個習慣,只是也真的有些人的身材跟生活習慣沒有真的改變,就像我連續參加兩年的比賽,結果還越來越胖。

當時我出差頻率高,睡得也比較少,飲食沒有做調整,壓力也大,其實睡眠真的很重要,很多人都忽略掉這個因素。經過兩年的調整,我發現說如果真的要改變身體的組成,並不是把體重計的數字減少,而是要改變體脂肪,所以我這次可以很明確的花大概十八個月的時間瘦了十五公斤,幾乎全部瘦掉脂肪,關鍵是規律性。

但是如何做到規律運動,而且有控制的、有層次的做這件事,還需要有正確的知識。我們上體育課都沒有得到身體的知識,我們可能知道如何打籃球跟規則,但我們不知道我們身體的運作機制,我們一般人對於身體的知識非常稀缺,更不要說父母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因此我就去想我們怎麼去影響下一代,一定不是只是教他們,而是可以做什麼事情去影響跟示範,才有了親子運動的念頭。

過去一、兩年我自己從身體力行,包含每週三加一,三次自主訓練加一次教練課程的模式,大概經過十八個月,真的可以掌握到怎麼運用核心肌群,怎麼運用我自己身體手眼協調的能力,改善我跑步、騎腳踏車、游泳的姿勢,找專業教練是有用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如何運用大腦?

我今天能夠侃侃而談不是因為我嘴巴很厲害,而是我在想事情跟學習事情方面比大家多一點經驗,或者是我怎麼知道運用;同樣道理身體的控制不是肌肉,而是神經,所以運動與大腦的連結息息相關,以前大家說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但事實剛好相反,傑出的運動員跟身體控制者,大腦都比較發達。過去我們訓練運動選手的方法是要他們不斷的操練,這導致我們對於運動,不管是專業的運動員、教練或是一般人上過體育課的都很痛恨運動,因為我們都覺得運動就是要操練。

 

身體的獲利能力就是代謝能力

主持人:可以請教你的減肥方式?你瘦了幾次,後來又胖回來,我看到你現在真的是瘦了一圈,跟當年比較熟悉的你是很不一樣的?

詹益鑑:就我的經驗而言,「科學化訓練跟數據化管理」是我這三年來,把身體的組成還有運動的規律性建立起來很重要的原因。多半人會量體重,可是體重不是一個正確的概念,大家都知道林書豪跟連勝文的體重是一樣的,身高也差不多,但是身材差很多,因為肌肉量才是重點,就像看一個公司不是看營業額,而是看獲利能力,一樣的道理,身體的獲利能力就是代謝能力。

我們講肥胖就是代謝症候群,當你代謝能力變差就會開始肥胖,囤積不必要的脂肪,我們知道人會胖是因為身體用不掉那些多餘的脂肪,當然除了控制飲食之外,我們經過很長期的人類的社會學研究和生理學飲食研究,發現現代人吃得大約比五十年前的人多了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熱量,當然組成差很多;更重要的是我們的運動量大概少了百分之五十,一增一減之下,現代人會胖很正常。

人類的身體是經過十萬年演化下來的,現代人的身體還是維持五到十萬年前我們適應環境之下的基因,這基因是什麼?為什麼計步器都告訴你要走一萬步,經過這些年來演化研究的發現,那是因為人類祖先在五到十萬年前還在狩獵跟採集時代,必須每天要移動八到十公里,換成現代人的步數就至少要十萬步,所以我們天生就擁有每天跑十公里的能力,可是你看看我們現在有多少人每天可能走步到一千步或是五千步,更不用說除了移動外,根本沒做其他勞動的事情。


身體的獲利能力就是代謝能力

詹益鑑:第二個事情是我怎麼控制體重?我會站上體脂計,而不是體重計。當我可以每天精確知道我走了多走步、走了多少距離、騎車騎了多少,或是我三加一的自主訓練,我可以清楚知道我的運動量足不足夠?這禮拜消耗多少熱量?其實減重跟減肥很容易,每一公斤的脂肪是七千大卡,所以一個月要瘦三公斤,就要瘦到兩萬一千卡。算一下熱量,除以三十天,你每天要少掉七百卡而已,就是每天少吃兩個便當,或是兩天做一次運動。這其實是很簡單的加減而已,只是有沒有重要到拿來當你的功課。

所以重點不是運動的姿勢有多難,而是我們太容易給自己偷懶的藉口,當你認為這件事情重要的時候,你就會去做到它,在很慢的時間,要有耐心地執行。我最近看了一本書叫做《把時間當作朋友》,中國作者李笑來,他認為我們要管理時間是很難的,因為時間不能被管理,它是不斷流動的,你能夠做的事情是管好自己,當你的認知正確,在對的事情上付出時間的話,就可以有好的效果。

所以沒有事情是可以一蹴可幾,所有快速得到的事情都是換價值得來的,唯有投入足夠的時間,那樣東西才會成為你的,一樣對身體、腦袋,我們都知道閱讀會有效果,但是要有足夠多的量,運動也是,你要有足夠多的量跟頻率。

我另外一個體會是頻率比總量更重要,就像你一年讀三十本書,在一天內讀完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每個月閱讀三本書左右,當你過了兩年你就讀了很多書,你就會有不同的見解跟知識,因為你吸收了很多不同的人生經驗。同樣道理我以前為什麼可以很快的胖很快的瘦,就是我一個禮拜去打一場全場的球,很累也很容易受傷,但可能會瘦,可是也很容易復胖,當我改成每個禮拜很均勻的,很有規律地做每天三十分鐘、一小時的運動,慢慢就會有效果,自己會感到有改變身體的能力

所以我的經驗是要有數據的記載,透過穿戴裝置跟App,我可以看我跑步的距離換算成多少熱量,甚至我的休息,還有壓力指數,當我可以掌握這些東西的時候,就像公司的財報一樣,我對身體有數據化的概念,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處在身體好或不好的狀態,我相信這件事情會有更多的進展,我相信過幾年後,我的裝置就可以告訴我身體狀況好不好,我今天應該多跑一點或少跑一點,今天該跑步還是騎車,這些事情會讓我們對身體的掌握度越來越高。

 

真正的自由來自於自律

主持人:也請跟我們分享你在飲食跟睡眠這方面的心得?

詹益鑑:我自己是念醫學工程背景,我們知道人會生病跟健康,是來自三個因素,基因、環境跟行為,行為就是生活型態。我三年前看了一本書叫《身體調教聖經》,是一個美國的創業者,用十年的時間用自己身體做實驗,他是一個很喜歡做實驗的創業者。他上一本書是每週工作四小時,管理多家成功的創業公司;他這本書是每週運動四小時的概念。我就去研究怎麼樣用最少的時間去管理身體,但可以達到最好的效果。書裡面強調的概念,我自己實踐之後覺得很有道理,其實重點都不是量跟品質,頻率比總量重要。

上一段有提到運動的量跟質重點是頻率,因為假設你一個月做一次運動,就算量再大,也沒辦法比過每天運動的人,因為身體就是需要時間,就是基礎生理學,一樣道理吃東西怎麼規律的攝取該攝取的東西,以及在什麼時間吃什麼東西,譬如說運動前要有足夠的水分,還有適度的熱量,當然跟你運動的長度跟時間有關係,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或今天要比賽,就有不同程度的碳水化合物前事先先儲存,可是運動後你依舊需要補充適當的蛋白質、水分、碳水化合物,我們以前都覺得運動完就是少吃就是了,等到你真的餓了又吃太多。

更重要的是我們以前認為脂肪是很危險的,經過這些年很多科學上的證實,其實糖才是重點,怎麼樣戒除或是少糖,怎麼樣適度的攝取脂肪跟蛋白質,才是維持健康的重點。然蛋白質的需求就是肌肉的增加,肌肉增加不能靠吃還要靠動,就是我要少脂肪要靠運動,要增加肌肉更要靠運動,飲食的控制固然可以增加熱量,可是熱量要看是什麼熱量,蛋白質、碳水化合物、脂肪都會提共熱量,但消化的過程儲存的過程是不一樣的角色,所以簡單來說吃一定要吃得對,而且我認為早餐一定要吃得好,才可以提高代謝率,再來是睡前盡量少一點吃,而且不能為了減肥就不吃東西,那樣反而會降低代謝率,要運動才有足夠的代謝能量。

第二個是睡眠,很多朋友是運動量也夠,吃的也夠少可是還是很胖,大部分都是睡太少、睡太晚,幾乎是現代人的通病,捨不得早點睡,不管是工作或是休閒娛樂,但為什麼不早點起來呢?我們看過的成功的人,不管是創辦人或經理人都很早起,你寧願五點鐘起來,也好過三點鐘睡覺,五點鐘起床如果三點睡,你還是可以睡六個小時,一般來說五到六個小時對成年人來說是足夠的,你白天就算累不如去做一點運動,提高身體的代謝率。

所以運動、飲食跟睡眠的規律,這是我從另一個鐵人教練叫徐國峰身上學到一個很有名的觀點,他是很喜歡研究哲學跟文學的鐵人教練,因為他自己其實是這方面的專家,他說真正的自由來自於自律,當你可以很規律地做好一件事的時候,你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風景;當你每天做同一件事情才能體察當中的不一樣,就像一本書讀十遍,你就會看到裡面的細節。所以第一個要有耐性,還要有規律,在你從中發現不一樣的地方後,才會感覺到樂趣,所有這種深度的智慧跟樂趣都是來自於長期的從事某一件事情。

 

真正的自由來自於自律

主持人:因為你的醫學工程加上創投的背景,自己也有創業經驗,請分想台灣醫療生技產業的問題或是怎麼樣能夠更好?

詹益鑑:我不敢說是專家,因為有太多前輩。我從一些比較側面和後進者的觀察,有一些學習的觀點,譬如說我們看到台灣跟歐美國家的生技業有一些特性不同,講到醫療跟製藥其實是一個大市場的戰場,台灣的主場優勢本來就不明顯,這跟我們過去很成功的ICT產業很大的不一樣,雖然ICT的市場也是在全球,但它的進入門檻相對來說不那麼高。醫藥業有法規、保險制度、國家保護政策,通常每個國家都會想保護自己的醫藥產業,所以在別人的主場跟遊戲規則,還有球員之下,台灣得到勝利的機會本來就不是那麼高。

我們ICT產業成功是因為整個產業三十年長期的成長需求驅動,還有半導體產業很快的落地深根,但同樣努力之下甚至說技術投入和資源也不輸給ICT,為什麼生醫產業離ICT還有一段距離?我的觀察有幾個,譬如說我們前期和最後端,包含藥物開發跟醫療器材的開發,離臨床的距離稍微遠一點,這跟我們醫生的訓練跟環境有關,因為歐美的醫院跟產業距離相對近,醫生的訓練是學士後,可能本來就有一些非醫學的背景,還有他們學界跟研究界的創業的能量和規範,相對台灣比較彈性,所以台灣生技創業很多醫生跟臨床人員的參與度是少的,就會造成像是你開發iPhone但卻沒有消費者或通路端在早期就涉入的話,對產品的技術規格跟需求不明確,後端的通路部分勢必比較弱。歐美這幾年大藥廠不斷合併,或是他們本來就有集體採購的機構跟模式之下,台灣的品牌實力又還沒建立起來,就不容易被國際看到,銷售就比較困難。

反過來說我們怎麼把國際上的資源,不管是資金和人才能夠納入台灣的體系裡面,或像我現在從事的運動健康行業也是一樣,我看到很多教練也都外流到其他國家去教學,我們還是希望把健康領域的人才留在台灣。長期來看,台灣做深度服務業可能比做規模製造業來的有優勢,那麼,運動跟健康以台灣而言,關鍵可能在數據化這件事情,我們的量很難跟大市場比,中國因為人權或是管制方式比歐美更強勢,他們在大數據或是醫療法規,反而有人覺得比歐美強。

可是反過來相較注重人權跟生活品質的國家,台灣能不能成為領頭羊,我們可不可以做一些我們已經有技術優勢或是速度優勢,台灣人口密度高,所以以千萬級人口國家來說,我們擴散一件事情的速度是快的,如果法規允許之下是很快的,台灣接下來要用速度去取代規模的思考,要用人才去取代生產的概念,甚至用智慧財產權去生產的概念,這我覺得是不管在生技業或是各行各業都應該思考的,大家一起來試試看。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