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鴻興
 
 
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風潮音樂如何感動全世界─專訪風潮音樂創辦人兼總經理楊錦聰學長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創辦至今已三十年的風潮音樂,如今已是非主流音樂類型的龍頭業者。風潮從最早期的中國梵樂,發展到宗教、身心靈、健康、自然和原住民等,始終抱持著傳播感動音樂的宗旨,同時更連續多年主辦世界音樂節,創造了一個虛實整合,而且「長尾又長銷」的音樂品牌。

風潮音樂創辦人兼總經理楊錦聰出身農家,從小就很喜愛音樂,小時候邊放牛邊吹塑膠笛子,國高中持續參加管樂社,立志將來要當音樂家,大學念交大運輸管理,成績不好,但玩吉他搞音樂興致卻很高,後來畢業後進入「唐山樂集」,後來再成立風潮前身「音樂中國出版社」,至今已三十年。

 

 

從創業中學到-音樂必須扣緊時代的脈動

主持人:你當初在交大念書的時候就很喜歡音樂,所以創業好像沒有選擇,就一直往這個方向走,請你跟我們分享一下這個歷程?

楊錦聰:還沒有讀交大前,我在新竹中學管樂社時曾經夢想當音樂家,但那個夢想不到半年就夢碎了,因為教我吹小喇叭、彈鋼琴的學長,樂理知識非常豐富,去考師大音樂系卻沒考上。我學長那麼厲害都沒考上了,我算哪根蔥?!只好面對現實。

那時候男生都讀理工,加上管樂社學長是交大海運,常常回來說讀海運多好而且沒有像其他科系那麼硬,後來考上交大。第一年新鮮人玩得很開心,一學期下來微積分被當掉、什麼也被當掉,就覺得大學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很多東西我都不是那麼喜歡。我個性滿好動,於是開始彈吉他、學創作、帶合唱團,發現在交大讀書雖然很苦悶,但只要一玩起音樂我就很開心。

接觸大量的音樂後,也撐著把交大讀完,也立下一輩子都要從事音樂工作的志願。後來交大畢業,當完兵開始找工作,交大國立大學的背景在當時還是相當有知名度,可是我半年的時間竟然找不到一個音樂工作。有一次我還詢問是我的背景不夠好嗎?那家很知名的音樂公司老闆還傳話給我說,我們覺得你的背景很好,但實在弄不清楚運輸和音樂的關係。雖然滿氣餒的,但在半年後,聯合報一個小小角落看到六個字「唐山樂集徵人」,我就打電話過去,老闆親自接電話,因為員工也就只有三個人。老闆約我面試,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就問我明天要不要來上班,我就說好啊!

過程中發現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業務和店員,因為樂集那時候在推廣國樂,有辦音樂教室,有時候我就要幫忙照顧店,要推廣音樂、樂器的時候我就要幫忙去賣樂器、賣票,這個工作做了大概半年。我發現我如果要持續在音樂領域,我的背景只能做事務型的工作,所以大膽地跟老闆提,以後能不能賦予我更大的像主管或經理職位。我又為此去外面學行銷企劃,應徵牛頓出版社的行銷企劃,打算做兩年再回來。

人生的際遇是很湊巧的,我的創業並不是我人生的志向,我是立志向說我要做音樂工作,結果1988年我在牛頓出版社做了一年半,我認為我還沒學到很完整的行銷企劃,樂集老闆就打電話給我說:「你回來吧,我們來創業,成立一家唱片公司,你也不用當員工,你當合夥人,可是你要去找一百萬。」於是我就把工作辭掉,創立風潮唱片的前身「音樂中國出版社」。

我們是第一家做,加上兩岸剛開放,政府鼓勵可以從事探親、文化交流。我的合夥人腦筋動很快,建議可以出版一系列的中國名家名曲,剛開始反應還不錯,後來做得很慘是因為大概有七、八家公司都在做同一類型的音樂,市場已經飽和。最嚴重的時候負債快要六百萬,曾經差一點要把它結束,後來因為家裡的人支持,不只有爸媽,還有三個兄弟都加入進來,支持我繼續做下去,把新竹農家的土地貸款、跟鄰居借錢,湊一湊開始。

這過程我學到如果我要實現音樂的夢想,事實上不能只是我喜歡這個音樂,我從出版這幾十張裡面發現一個要領,我們有一張叫中國梵樂,它是第一張的佛教音樂,出版後穩定的在銷售,而且很多人打電話詢問什麼時候要出第二張,我慢慢歸納出如果要走音樂這條路實現夢想的話,一定要扣緊時代的脈動,這是我這三年做得很慘所得到的珍貴禮物。

我常常跟風潮的同事說,如果沒有那次那麼大的挫折,我就沒有辦法務實得去看,原來要做音樂的理想,還是要很扎實的考量思想、生活時代、人們的需求,這是很大的收穫。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風潮從台灣土地出發 走出一條具有文化厚度與風格的路

主持人:從中國梵樂做一個起頭,後來慢慢走出我們的路。

楊錦聰:對,所以佛教音樂出版後,下一階段出版健康養生音樂,在當時候是非常受歡迎的,我創造一個屬於東方的Healing music,不只在台灣,它到美國、日本、德國都大受歡迎,包括我後面做的太極、氣功、風水,還有按摩推拿,都是在海外銷售比台灣熱烈,後來包括做心靈、大自然都做得很成功。

可是如果風潮這樣做就畢竟是一個商業為導向的音樂公司,有一個很重要的機緣,創造風潮的厚度和風格是在做完健康養身音樂,思考下一步怎麼走的時候,那時候是北藝大的助理教授吳榮順老師,他說台灣有很多好音樂希望風潮來出版,以我當時候的嗅覺覺得這好像不會賣,我就拒絕他。一次、兩次、三次,第四次他說你給我一個下午的時間,他開車帶我到南投信義鄉。

我還記得那是一個傍晚,在曬稻子的稻埕,有八、九個布農族的老人,打著赤腳穿著傳統布農族服裝圍著唱歌,後來我才知道那就是小米豐收歌。那是一個很誠摯地在對上天禱告,感謝老天給我們部落豐收,我當下聽音樂我就掉眼淚,我以前高中是聽古典音樂,因為出了大陸的名家名曲做的是國樂,我從來不知道台灣有這麼棒的音樂。那時候我就跟吳老師說了很重要的一句話:「只要風潮活著的一天,我們就來做這個音樂。」從那時候92年到現在都沒有停掉。

我們開始到各部落採集收錄,吳老師認為未來這些聲音都會凋零,後代可能會聽不到,如果我們現在可以做保存,其實是提供一個很好的材料讓後代聽到。這個對風潮來說為什麼很重要,是因為風潮現在做了很多從台灣土地出發的面向,接軌國際的文化是具有厚度的,其實都是來自因緣。如果沒有因緣,風潮始終是一個還算成功的音樂公司,可是因為我們做了這一類型,讓我們可以將台灣這塊土地、生活在這裡的人連結。包括剛講原住民音樂,這些傳承都已經上千年,時空所累積的歌謠已經代表人類的歷史,我們有幸能夠一起來做,甚至到後來年輕一代學了這些歌,將它再次發揚。像馬彼得教授的原聲合唱團、泰武國小,都是年輕一代能夠從傳統裡面再次發光,感謝二十多年前吳老師帶我進入的新天地,我才能夠感受到原來台灣這麼棒。


數位時代來臨 找出不斷創新的商業模式

主持人:風潮在數位行銷和實體通路經營上,不僅沒有受到數位音樂的衝擊,甚至還利用這個優勢成長,透過網路將很多音樂賣到全世界,跟我們分享一下。

楊錦聰:因為風潮是非主流,在市場中不是受討喜的。舉個例,傳統我們進唱片行,在創業時期最大的通路就是唱片行,像流行音樂有時候半夜一個歌手出的話,中盤商甚至會帶著現金買貨。我們剛好相反,我們的業務員拿著唱片進唱片行,老闆都是說,就排到地上吧。慢慢的發現,如果要找到我們的客群,必須主動出擊。

例如,我們發現喜歡風潮唱片的人他們都沒有時間逛唱片行,他會去度假嘛,我們就找五星級飯店,他會去國家公園嘛,我們就去國家公園開發,他會去機場坐飛機嘛,我們的業務員就一家一家在全國開拓出屬於自己的通路,最高的時候達到七、八百家,客群變成是我們自己傳遞,當然唱片行我們還是要進,但變成我們不會完全依靠唱片行的銷售。

再來,風潮做很多東西都不是有中文語言上的限制,如果市場只在台灣,最多也就兩千萬人,所以我那時候做了一個大夢,開始跑單幫,一個行李箱到全世界各地拜訪廠商、參加音樂展,前兩三年是非常慘的,因為跟人家市場有落差。後來漸漸學到,第一,不是你的音樂你想怎麼賣,對方就會接受,舉例來說,東方裡面他們最喜歡什麼,有一次我在西班牙的馬德里公園,那麼多人在打太極拳,我就開始研究他們對東方文化最喜歡的東西,針灸、風水、太極、氣功,我們根據這個線索發展出一套音樂,現在你到大安森林公園裡面會發現很多音樂都是風潮音樂,他們用這個音樂陪伴他們練功。像我們有一張賣了幾萬張,不是靠唱片行賣的,是針灸推拿師,他邊推拿邊放,很多人推拿完覺得音樂很好聽,針灸師告訴他你可以順便買這張回家聽,所以這個通路就造成風潮很獨特的銷售。

第二,這是全球產業面臨到的問題,數位衝擊例如我二十年前合作的唱片公司有一半都倒了,大部分都一直在縮小。風潮之所以還能夠茁壯第一個是因為我們做類型音樂,做出感動和價值,不隨時間的影響。

第三個是因為站在消費者的角度,怎麼樣對消費者來說是方便的,數位出來的時候,風潮其實還是有衝擊的,只是衝擊相對比較小。可是我看到一個機會,我要賣全世界的時候,我要去找美國、德國的經銷商,經銷商再把貨撥出去,那個過程很繁瑣,還有很多行政、運輸成本,可是我現在只要音樂一上架就有機會reach到我要的客戶,因為數位帶來了方便跟有效性、快速性,於是我們開始成立數位部門。跟旅館合作,幫旅館做音樂,跟圖書館合作,把音樂打破做數位資料庫,給學生聆聽做運用,這些東西我們一樣可以創造收入。我怎麼樣用我原有音樂產生延伸價值運用到手機端、智能音箱,成為載體最重要的附加價值。像我們之前賣給燈具,燈具裡面就放風潮音樂,睡覺前就聽一首音樂,他就是一個很好的商業模式。風潮希望可以隨著科技的進步,載體都可以傳遞到每個家庭,我們的目標是如何將音樂結合的更完美,我們的市場就在那邊。這就是我們這幾年發展出來的know-how過程。

 

找到忘我的興趣 從「旋轉」開始感動

主持人:創業辛苦難免也會遇到低潮,請楊總跟我們分享一下是如何度過這段歷程。

楊錦聰:創辦公司是因為喜歡音樂,在發展的過程中包括你要去簽很多單子、員工薪水、未來發展計畫等等,很多涉及到管理,對我來說是有點挑戰的,所以我難免也會有壓力,晚上想工作也常常會睡不好。慢慢的我發現我要去尋找一些資源來滋養我,不然我會枯竭。

於是我開始到國外旅行,像去印度發現有些人在佛堂跳舞,邊跳邊流淚,我也不自主地跟他們轉起來,轉一圈就跌倒。第二年我再去同樣的地點,不同的人在旋轉,再次感動掉淚,這次我轉了三圈。慢慢的我發現那些人為什麼會感動,雖然在旋轉但是內在很平靜,那個平靜觸動了我,我想要深入的去了解。於是我開始到不同國家,特別是土耳其,去了六趟土耳其,跟著旋轉的托缽僧,戴著帽子,穿著白色衣服,他們是一個儀式,這十年來慢慢發展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

旋轉如果要轉的好,首先你要回到像孩子般,那是沒有束縛的,很多人沒有辦法旋轉是因為他會擔心摔倒,那就像我們是一個成人,對未來有很多的恐懼,旋轉帶領我回到像孩子般的單純。旋轉有個重要特質是軸心,你要跟隨軸心轉動,軸心永遠是不動的,轉動就像世界是一直在變化的,我成立風潮,核心的理念跟價值是出版感動的音樂,把它傳遞出去,我做那麼多通路和數位,想盡各種方法把好的音樂傳遞給消費者,那個方法就是一直在變的。所以不僅是我個人身心上有很多放鬆跟平衡,在我事業理念上也是很好的應證。一路走來雖然有很多挑戰,可是生活中如果找到了平衡,就能夠安住在中心,不管外面風雨再大,你知道你是有辦法繼續往前進的,還在勇敢地做未來三十年的大夢。

 

主持人:你剛提到旋轉的感動,是把束縛都拋開,讓心情得到很大的平靜嗎?

楊錦聰:很多人問說你旋轉的時候會不會在想事情,你無法想事情,因為想事情你搞不好就摔出去了。他會越來越輕,所以旋轉幫助你在一個狀態,像孩子沒有什麼心思,有種返璞歸真的感覺。旋轉不是唯一,像我在日本看到一個每天做園藝,所以每個人應該要找到自己一生中可以全然投入的興趣,興趣到你能夠忘我,因為你能夠忘我就可以回到單純、像孩子般的狀態,因為有那個狀態,你才有能量可以出去和回來,有出去回來你才能夠持久。

我常看到很多新聞,老闆很衝,就像蠟燭燒完,健康垮了,事業也沒辦法往下,那是最可惜的。我自己的身體先天並不是很好,我天生有氣喘,所以我更知道後天要找到讓你平衡的興趣,像我現在早上要去接近大自然,幫助我可以安住於當下。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476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用化學式介紹柯南、哈利波特裡面的毒物與魔法─《那些曠世天才的呢喃》作者群交大校友李學誠、許育禎、羅可軒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