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鴻興
 
 
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全國首創不分系的百川學位學程交大教務長盧鴻興教授專訪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交通大學從107學年度成立新學程「百川學位學程」,專門招收具備特殊專長、創新設計力、獨立辯思力、跨領域學習能力的高中生。此課程規劃包含跨域學程、彈性學分、共同創作專題、學術講座,以及校外實習等專業暨實作課程,並提供共同工作空間實作場域,而學程學生可自選適合的專業核心,至少選修一項核心課程,延展自身的專業與創意。

交大校長張懋中表示,交大致力提供學子豐富多樣的課程資源,「從前尋找的是專一才能的『T型人才』;時代進步飛快,從而開始尋找具備兩項專長的『π型人才』;但現在交大要培養的是『非型人才』」,他說,在往下紮根兩項專業之外,還要伸長手臂往兩側延伸出去,發展不同面向的知識、技能、興趣、領域的節點,是交大創設百川學士學位學程的初衷。

 

 

跨域學習的里程碑-百川學士學位學程

主持人:先請教務長分享一下為什麼要推動百川學士學位學程?

盧鴻興:現在整個企業和社會變化非常快速,企業可能經過五年、十年就要做一個新的改變、新的方向,學生要學的知識必須不斷改變才能趕上企業和社會的變化。傳統高等教育培養人才是自己在某一個領域做得非常專精,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太過專精的話,這些學生在大學的培養過程中沒有機會去接觸別的領域,以至於以後整個企業或社會轉型的時候,這些專業人才很可惜無法繼續發揮他們的貢獻。我們希望學生在未來培養的時候,除了專業專精以外,也能跨越到別的領域,這其實非常不容易,專業需要時間,去瞭解別的領域也需要時間,我們必須做一個恰當的平衡。

首先推動跨領域的專長。在台灣傳統高等教育裡,大學生必須修完128個學分,其中28個是有關通識教育的基礎培養,接下來100個學分通常是在甲系裡面專精的研究,他可以在甲系得到充分的瞭解,但是他可能失去機會去認識別的領域,甚至跟別的領域整合在一起。所以我們先把系裡面專業的100個學分降到70跟30,70個學分是同學在甲系的專業學分,但我們鼓勵他去修乙系重要的核心課程,總共30學分。因為這樣的規劃,交大今年就有一百個學生對跨領域非常有興趣,除了主修系70個學分之外,他也願意去選其他系的30個學分。

在這過程中我們發現學生可以做這樣的跨領域之外,進一步透過雙主修的設計,很多學系也開始合作,譬如說電機電子傳統科系會學比較多硬體方面,資訊學生學比較多軟體方面,兩三個科系開始合作,如果學生硬體想學的比較多,就70學分硬體,30學分軟體;如果學生軟體想學的比較多,就70學分軟體,30學分硬體。透過這樣的組合,全校有二十幾個這樣30學分的組合,學生就有不同的選擇。

我們發現這樣的推動產生更多的可能出來,因為每個系都有最核心30學分的課,學生好好學習,之後會有不同的可能性。比方說交大理學院的電子物理系、工學院的材料科學系跟電機學院的光電學系就推出三一學程,把三個系跨三個院整合在一起,學生在這三個系裡面推出十個模組,從模組內挑合適的30學分,比如說他可以挑三個模組每個模組10個學分。

學生不只跨兩個系,甚至可以跨三個系,不只跨兩個學院,甚至有機會跨三個學院,所以開始有三一學程的豐富性出來。我們現在推出的百川學士學位學程,學生只要修一個核心的30學分課程,修完第一個後有興趣再修第二個,甚至他有興趣想要修第三個也可以,所以組合數假設25個共同的核心課程,25×24×23,就會有很多種組合。在這樣的組合下,學生有很豐富的彈性可以去選擇課程,產生各式各樣的可能性,不管未來產業如何變化,這些學生都可以好好運用所學來應付。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主持人:剛教務長提到,在推動百川學士學位學程前,好像就有一些跨域的課程設計做得非常成功。

盧鴻興:是,我們首先推動跨域學習,這是很重要的嘗試,推動兩年才讓各個系整理出最核心的30個學分,開放給別的科系學生去選。同時也把自己系的100個學分降到70個學分,開放足夠的空間讓學生可以去選別系的課程。全校有30個學分的跨域學程,學生可以互相來選,像今年的學生就非常踴躍,有一百多位,陸陸續續有更多學生想要參與。透過這樣的整合我們發現有更多可能,因為我們也看到史丹佛、MIT的變化,像史丹佛2025說學生必須要願意學習未來需要的東西,能夠適應未來的學習,學習有各種管道,也更有彈性和變化。

同時我們鼓勵學生學完各個領域的重要核心後,能夠做出自己有興趣的核心課程,所以我們有動手做的專題,希望學生在大學過程中可以做出大的作品,而不只是零散分割的知識。動手做的專題從大一的小專題到大四統整的大專題,學生不會被零散的專業課程限制住,有辦法去理解各領域的重要核心知識,進一步嘗試把重要核心知識整合起來變成一個系統性知識。學生在未來不僅可以跨各領域還可以規劃一個大系統,這才是台灣未來想要培養的人才,才可以跟史丹佛、MIT的學生做國際競爭。

主持人:教務長提到有一百多個學生,那是如何申請的?

盧鴻興:跨域的70+30是用申請的,基本上我們鼓勵學生去申請,原則上他如果能完成,在畢業證書上會註明主修和副修,如果他不能完成也沒問題,可以回到原本的科系再修完,所以是進可攻退可守,對學生來講沒有太大負擔。

百川學士學位學程是一個新的計劃,不分系讓學生有更大的自由度去規劃,所以我們在挑選人才就要注意學習動力強、清楚了解未來規劃的人,必須花時間去挑出這樣的人才。因此,我們不看學測和指考成績,像今年在11月底12月初放榜,完全看他在高中時期的學習情況,因此歡迎一般高中生,對於在家自學或實驗教育的學生也同樣歡迎他們來,我們取作百川,「海納百川」,希望把不同學習管道的學生放在一起,彼此互相激盪,創造出更多想法。

因此這些學生要有很強的動機,清楚知道未來規劃,在很大的彈性裡面如何規劃組合,做出畢業的大作品。所以我們花了很多老師的時間仔細看這些學生的資料,比如說今年有20個名額,有400多位學生申請,我們必須花時間去看每一個人的特色,思考如何在交大的百川計畫中培養更好的人才來和國際做競爭。

 

高等教育的創新改革-史丹佛2025

主持人:請盧教務長分享一下史丹佛2025是在推動什麼?

盧鴻興:我們必須想辦法讓台灣具有國際競爭力,所以參考頂尖大學的未來規劃,比方說參考史丹佛2025有四個主軸。第一個主軸是大學為終身教育,能夠讓學生需要的話隨時學到以前在大學裡沒有學到的東西,所以我們必須培養終身教育的系統,交大在數位教學OCW (Open Education Office, OEO)會繼續努力,往終身教育的方向走。

第二主軸是學生有更彈性的學法,史丹佛鼓勵學生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經驗,例如先去實習,有實務經驗後再回來繼續讀,就不會制式的大一、大二、大三、大四,可以隨時彈性的進來,所以他們把它分成三個階段,這東西是未來可以考慮的方向,我們必須在學習的過程中更有彈性。

第三個是學生必須學不同的主題,這就是我們剛討論的跨域,學生只學專業的話,在未來的五年、十年高科技可能就會被淘汰掉。所以學生必須能夠去學更多的專業,或者有辦法去做跨越整合,這個東西在大學的養成教育很重要,學生有能力去跟不同領域的人結交成好朋友,有共同的語言,未來想要做不同領域的東西可以去找他的好朋友。因此交大在推動跨域學習之外,也推動ICT的工作坊,想辦法讓不同領域的人做共同的主題,這樣就有機會認識其他領域的人,互相學習。我們也推動把暑假當作第三學期,讓學生在暑假能夠去不同系甚至是不同學校做交流,建立網絡把它拓展開來。

第四個我們想辦法要做更大型的capstone project,像是到MIT,交大在過去MIT國際生物基因工程競賽得到很好的成果,去年第一名是傳統在農業會噴農藥,農藥噴得太多蟲就不怕,現在加上交大電機很強的sensor,感應是不是有蟲出來,有蟲出來才噴農藥就好,所以這東西必須結合生物、電機跟資訊,這就是很成功的例子。

另外之前交大在參與巴黎綠能建築競賽得到「蘭花屋」的大獎,也是成功的例子。在台北的屋頂裡面,利用太陽能轉化成能量,接著把這能量用室內的sensor控制溫度、濕度,把很難種的蘭花在台北的天空或是台灣的天空都有機會種出來,改變整個台灣的天際線。杜拜也邀請我們去參加能源村競賽,如果進一步把蘭花屋的構想推廣到能源村上,這都需要很多團隊。希望更多學生在大學就開始參與,甚至現在我們跟台中一中科學班合作,同學在高三就參與研究。參與這種MIT國際競爭的研究,了解國際對世界問題的需求,大家開始來努力怎麼結合,學生就具有國際的視野及競爭力,未來才可以跟史丹佛、MIT的同學競爭,所以我們希望培養具有國際競爭力、跟世界同步、跨域學習的學生出來。這樣的訓練就不能用傳統比較僵硬、制式來培養,必須跟國外一樣有彈性、有競爭的人才,這就需要各位學長來努力,培養台灣的下一代。

從「T型人才」、「π型人才」到「非型人才」

主持人:請教務長分享一下現在的社會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盧鴻興:剛開始我們培養的是專業人才,有很多老師傅、達人,這確實很重要。只是如果現在整個高等教育都是培養T型人才的話,也會出問題,因為大家只專注在自己的領域,沒有跨領域去連結,所以我們除了培養T型人才以外,我們還要培養π型,從T型變成π型,就從一條腿變成兩條腿,從一個專業變成兩個專業以上,這樣才有更多的瞭解。

台灣是以電子為主,在傳統硬體方面台灣培養很多人才,但是這樣的專業人才如果無法進一步結合到軟體,他就無法從硬體到軟體的應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慧等等,這些都需要硬體和軟體的結合,所以下一步我們要培養又懂硬體又懂軟體的人才。但做完這個之後,產業必須面對的是國際競爭,你要懂專利法保護公司的專利,因此還要第三條腿出來,懂得鞏固企業未來走向。

所以第一個T型人才是培養專業的深度,讓別人不容易抄襲,到π型後可以豐富意見結合,想辦法創造更多價值,到下一步非型,創造一個不一樣的作法、新的產業出來。

交大在過去五十年很成功的把半導體產業從沒有到創造出來,就是大家敢去創造新的東西,這是交大的一個使命,我們必須想辦法讓交大在未來培養更多的人才,敢去挑戰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去做未來世界需要的事情,才有辦法帶動台灣下一個產業的誕生。

主持人:我想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希望培養學生學會方法,讓他不管在各種專業領域都可以用上,回歸到最原始就是培養學生建立自我學習的能力。

盧鴻興:這也是我們為什麼要找自學和實驗教育的學生進來,因為他們基本上不走傳統的路線,自己規劃學習路徑,發現自我的才能和興趣,想辦法去規劃未來的學習方式。我們希望在交大有越來越多這樣的學生,他們可以瞭解自己的興趣跟能力,願意跟不同領域的人去溝通、了解,發展更好的學習地圖。所以百川學位學程希望促成學校多元的學習風貌,提高學生主動學習的興趣和能力,才可以在未來培養具有國際競爭的學生。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373#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台從蝦皮經營台灣看台灣網路的挑戰─聖洋科技執行長邱繼弘學長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