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惠民、許正典
 
 
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從蝦皮經營台灣看台灣網路的挑戰聖洋科技執行長邱繼弘學長專訪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繼聯發科之後,聖洋科技宣布提供獎勵金,支持交大啟動青年講座教授獎勵計畫,延攬優秀人才回台灣任教,今年獲選的是交大資工系教授邱維辰。邱教授是德國馬克斯.普朗克電腦科學研究所博士,研究領域包括電腦視覺、影像處理、機器學習、深度學習、多模態視覺數據分析與機率生成模型。

面對蝦皮進攻台灣並且重挫PChome集團,邱繼弘認為,網路一直是以規模取勝的行業,只有不停地追求成長,形成規模經濟才能成功,因此,當今非常成功的網路巨擘,不論美國或中國,都是已長成巨無霸的企業。但是,台灣的網路產業沒有擴大規模,也沒有透過併購經營海外市場,一旦面臨背後有騰訊支持的蝦皮來犯,並以燒大錢奪取市場的方式,當然不是台灣企業可以招架得住的。

 

拋磚引玉鼓勵企業投入青年講座教授獎勵計畫

主持人:先請繼弘分享一下為什麼要投入交大的青年講座教授獎勵計畫?

邱繼弘:我覺得很多產業需要做的是持續的研發和創新,研發和創新對我們新公司非常重要,其實我也是看到聯發科的計畫後,覺得是不是可以跟學術界有更多的連結。我自己在交大念到博士畢業,創業的那一年,我覺得交大人才在我腦海中是滿滿的,可是當我畢業十年後,發現這些學生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一流的學生、一流的老師跟我工作上的關聯慢慢消失,我們卻需要這樣的資源幫助公司再成長,因為我們會投入更多研發人員,所以我們在思考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跟學校有更好的聯繫。這個講座計畫是參考聯發科後,覺得像我們中小型的企業,有機會投資在這上面,對公司和學校都有幫助。好處是學校在招募老師時可以找到更多相同領域的老師,而我們有更多的資源來支持學校,以後有更多合作可以幫助公司成長。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主持人:講座計畫大概是怎麼樣?

邱繼弘:我們沒有限制名額,只要跟我們廣告技術或是人工智慧相關領域,每位老師有三到十萬的額外講座獎金,依不同的老師有不同的金額,只是第一年申請核准到最後只有一位老師而已。我們會補助三年的時間,希望好的老師有一個好的工作環境,至少要做研發不用想說每天的生活費夠不夠。這對我們來說是拋磚引玉的概念,希望台灣更多企業投入,增加一個講座教授對公司來講是多一個consultant。像企業兩百多人有時候會請錯人,虧的錢早就不只這些,花了兩年做一個產品,回頭看發現幾百萬幾千萬都有可能;可是如果你多找幾個老師當你的顧問,在技術上的研發給一些諮詢,其實會改變很多。

 

主持人:一個教授如果每個月三到十萬,這樣一個贊助幾乎等於是他薪水的倍數,對他的幫忙是很大的。

邱繼弘:對,其實就是一個額外的補貼,否則現在新老師進學校,不同領域的薪水是一樣的,如果是工程類型的,大部分在公司上班絕對領的比學校好。尤其人工智慧是市場最熱門的領域,好老師真的不容易找到。

 

主持人:這是學校要審核你們通過是不是?

邱繼弘:向學校申請就可以了,我也鼓勵校友企業發揮力量有一個講座的概念,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方式,其實很多大企業做的講座教授是給比較資深的老師,我覺得這是錦上添花,很多大企業說我跟這老師有交流、老師給我更多的資源,可是我的看法認為很多新老師反而是學校更欠缺的。

交大不是沒有錢,而是它的錢都只能做固定的事情,沒有多的錢可以花。就像我們訊舟科技EDIMAX,捐了交大一個全新的教室,是因為交大沒有錢去把教室整建,而當學生看到我們有一個學長開了訊舟科技,是校友企業,這個品牌在學生心中會烙印,找工作對這間公司的印象會很好啊。所以交大系友會、校友會,我們鼓勵每個同學、每個班用系級的名義來捐助新的教室,每個人用一點小錢幫助學校,因為學校沒有額外的錢做很多該做的事情,我認為這是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努力的地方。

 

主持人:我們說園區有三家公司的其中一家就是我們交大畢業校友經營的公司,我們的企業這麼多,講座教授竟然只有聯發科一家,第二家是聖洋科技,你們希望更多人可以一起來加入。

邱繼弘:對,希望大家一起來參與這個活動。我相信無論是園區或非科技的公司,你可以有一個非常好的顧問、學校資源,其實對公司的幫助很大。就像我有一個朋友,他們家是一個傳統的餐廳,這十年來演變為一個連鎖餐飲集團,靠的是他餐飲科系老師的資源,你如果知道找這些資源,對公司的創新、提升才可以有很好的支持。


 

台灣網路產業面臨的挑戰-勿滿足於現況

主持人:繼弘在網路產業投身很久,請繼弘談談台灣整體網路產業的挑戰和觀察。

邱繼弘:台灣網路產業最大的挑戰是本土化的不太成功,我們會緊張地看PChome是因為PChome是本土第一家企業遇到這樣的打擊,像雅虎對我們的打擊比較沒有這麼大,可是PChome是第一個本土產業遇到中資企業的攻擊。中資企業攻擊的方法完全不一樣,跟蝦皮拍賣同時期類似的產品,有一家叫旋轉拍賣,是一家新加坡商的公司,同時KKBOX做了一家KKTOWN也是非常相近的產品。可是中資的特色是他們非常的狠,因為他知道把你打倒之後他可以賺很多錢,所以投資很多錢在做。台灣的做法是我知道你這間公司可以賺十億,我用本益比十倍把你買下來。但中國是我投資十倍的本益比把你打倒,把你打倒後我就可以賺錢了。

中國企業這幾年很大的變化是以前他不會想做台灣的市場,因為他寧可去做二線城市做完都比台灣市場快,因為他需要的佈局和資源小,企業集團還沒有大到出海外。過去可能是BAT三家在爭霸看誰能夠變領導廠商,現在不一樣,他們發現中國逐漸成熟之後,需要更多的海外市場,而台灣是他們熟悉擅長的市場。所以才會有騰訊透過新加坡的控股公司跟台灣競爭,最大的風險來自於台灣的廠商規模能不能跟這些巨大的財團做競爭,就像很多加拿大的公司很難起來,因為他跟美國太接近,很難有自己的機會。

台灣的問題是,當台灣跟中國這麼相近的時候,像騰訊、百度、阿里巴巴進台灣之後會不會對台灣有很大的影響。過去阿里巴巴想進台灣講了很久,可是他們至少是用一個標準經營模式;蝦皮是一個非常狠的招數,大家覺得說蝦皮好像很強很強,但我卻覺得並沒有想像中這麼強,可是他有很大的風險是他願意花七十億做這件事,台灣找不到七十億,七十億大概是PChome這十年的獲利合起來吧。台灣人不願意花七十億去投資做很大的行銷策略推廣,就會完全輸它,因為沒有機會可以抵擋這樣的競爭。

我們有沒有本錢跟海外競爭?我認為網際網路到後來都是一個規模化和巨無霸的概念,就像在大陸,所有的廣告除了BAT相關的子公司之外,你很難生存。前幾個月擔任一個中國的行銷競賽評審,我發現所有的大品牌一次的行銷預算是五億十億的台幣規模,可是這些錢都不是進到廣告公司,而是進到BAT三家公司,他不但吃了網際網路市場,還吃了廣告市場,把行銷創意包給你做,可是整個品牌是在這些大企業上。

我在中國三大財團已經控制整個網際網路市場,甚至民間生活,從微信、支付寶整個控制,中國最大的風險就是它的資源太大。台灣的企業並不是這種經營的思維,就我常講,規模變大並不會讓公司賺錢,而會讓公司經營的更辛苦,台灣的企業習慣停留在一個滿意的小確幸。PC home三年前的挑戰是momo的競爭,有一天它發現贏了momo後,就覺得沒有問題,誰知道會有一個蝦皮衝出來。蝦皮投了七十億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這只是一開始,完全沒有任何騰訊的外援都可以做七十億,下一輪母公司在納斯達克掛牌,募更多現金,就可以把整個市場打得亂七八糟。

一般台灣傳統的領先者如果不願意成長、變革,面臨的問題就是一旦有競爭就會遭遇到這些風險,因為它不知道怎麼去解決。就像PC home很辛苦,以前是每年固定賺這些錢給股東,PC home對派息跟獲利是很在乎的,因為它認為在台灣的好企業要穩定的派息,可是當蝦皮一來就沒有利潤了。

 

放眼海外市場 蹲點東南亞

主持人:繼弘現在在東南亞也有佈局,請你談談台灣網路公司拓展海外的侷限和壓力?

邱繼弘:先談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做海外市場,海外的目的就是要找市場,台灣最大的問題在於說做網路科技很多固定成本,研發就是固定成本,我要養一個研發團隊,要讓研發團隊的效能最好就是找更大的市場給他,台灣的市場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市場。

我半年前去以色列參觀,所有以色列的網路公司開張第一天就把紐約設為營運總部,第一天的目標就是在海外,因為以色列的市場太小了。我去以色列覺得是個落後的國家,生活極簡,可是它把所有東西都放到海外去,以色列用希伯來文,但沒有一天是用希伯來文當作網站的語言,因為它知道要做海外。台灣不大不小的市場,可以生存,但當市場不夠大的時候遇到競爭就很危險,或是你就沒有辦法做研發和投資,因為所有的利潤都是在這個小的市場裡。

當我要請五十個工程師時發現可能佔營收獲利很大的比重,甚至把獲利都吃掉。這時候怎麼辦,一個方法是不要做研發和投資,另外一個方法是找更大的市場。所以大一點的市場可以支持你更大的機會,但問題是我們有沒有本錢去做大。台灣太不了解海外,我認識很多東南亞的公司,大部分的規模都比我們小,可是做得很成功,泰國的公司知道泰國的市場可能沒有台灣大,所以他第一天就知道要做印尼的市場、馬來西亞的市場。台灣其實大部分人不會覺得這很重要,因為他們可能覺得在台灣多做幾年可以吃掉更大的市場,可是他不知道這個市場終究是有限的,你會有一個規模的峰頂。

東南亞的優點在於他有很大的成長空間,無論人口的規模或是經濟GDP的成長都有很不錯的機會。可是問題在於我們怎麼訓練人才進到這個市場,尤其台灣對東南亞很不熟悉,你要找到懂馬來文、印尼的回教文化其實都很少。市場是需要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台灣很多人去蹲市場,台灣在海外的國民扣掉工廠相關人員之後,有多少人在海外經營企業的,真的很少,可是你要經營企業才可以了解當地市場的情況,我們才能進去做。就像我們去越南,第一個要找到懂越南文的人,我們光找人就找了好久,更何況是找一個懂越南文化的台灣人,可是久而久之就發現還是不太行,因為他跟當地的人還是有隔閡。

就我們自己的發展經驗,要成長很快很難的一個原因是,當地市場相對台灣還是很小的,PC home怎麼做到很強,其實很難,因為當地市場的競爭已經很激烈了,我常講說如果用中國的模式套進東南亞機會無窮,好像明年就爆發了,可是事實上你明年再來還是長那個樣子,因為東南亞市場不像中國是爆發成長的文化,所以變成說投資是很辛苦的,你要很認真的蹲點,派很多高階主管去才會有相對好的結果,好的結果還不如我在台灣多努力一些,在台灣多成立一個團隊可能就可以達到那個量。

就像我跟同事說明年東南亞的策略很簡單,不要再做所謂試看看的事情,試看看是什麼意思,試不好就算了,試行再說。所以明年我寧可把所有的東西放進去、一流的人調到那邊去,我要的是一定要成功,就當作是一個新的創業的概念。可是台灣最大的問題是你願不願意去東南亞,很多人不願意去,如果實際去看東南亞你會發現,東南亞很多國家對外國人的投資環境是好很多的喔。他住宿可能很便宜、環境很好,國際學校品質也不比台灣差,機會是不會太差,但到底有沒有人願意去蹲點。所以我倒鼓勵年輕人如果有意願不如去東南亞看看,或是在學校交交東南亞的朋友,因為那個市場是很有機會的。

 

數位廣告的挑戰-切入市場扎根 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主持人:這幾年投入廣告行業的競爭狀態及我們要如何去突破挑戰跟限制?

邱繼弘:其實我們公司主要分成兩塊,一個是代理其他國家的產品,例如Facebook、Google網路產品,一個是我們自家的產品。就這個市場來看,台灣一年大概可以成長20-25%的市場,就我們公司的業務目標,每年要成長20%以上,才能把這個市場抓住不要放,維持高市佔率。第二個問題是說,維持高市佔率下我們可不可以有比較相對高利潤可以養我們研發團隊的產品,其實這幾年我們做比較多的是把新產品競爭做到這個市場中,最大的挑戰是我們擁有的數據輸人家,因為Facebook、Google擁有全台灣人的數據,我們相對擁有的數據資料輸了一些,所以人工智慧、大數據的分析會相對落後,推廣起來會相對辛苦,唯一能做的是我要損失我的利潤。

基本上國外大廠類似的產品,毛利率可以到六成,在我們公司同樣的產品要競爭,在同樣品質下我的毛利率可能要衰退才可以在市場上競爭。對我們來說,規模要持續成長,純粹代理的生意可以讓我們生存,可是我覺得沒有長期的發展機會。我常舉Google的例子,一年可以做到幾個billion美金,廣告佔九成,平均毛利率可以到六成,這六成毛利率中養那麼多工程師、做些跟產品無關的研究可能也差不多兩成的人力開發而已,坐飛機吃好住好花了8%,扣完一年還可以賺30幾%的淨利。我們可能連毛利率都沒有到30幾%,所以我們的目標是在新興市場,譬如說像東南亞Google還沒進去的國家,或是Google扎根還不夠深的地方,我們可以進去切入這個市場,得到一些領先和市場機會。

 

主持人:毛利率低在台灣許多電子代工行業也有這個現象。

邱繼弘:雖然毛利低,但他看中的是市場規模可能很大。但是台灣的市場問題不在規模可能很大,而是我們做服務業拿不到市場夠大的規模。以前做硬體一個產品很棒就可以賣給全世界,可是我們的市場沒辦法,包含服務、上下游的關係,不同市場其實是切割的。我做跟Google一樣的產品,便宜20%,有人會用我的嗎?其實不會,因為Google有它自己的經銷網絡、技術支援,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這麼容易。但也沒有這麼難,我常舉一個例子,Google這些美國公司往往要做高毛率的生意,所以我期待Google有一天發現廣告不好做,可能以前六成毛利率現在變四成,它可能把重心放在自動車、機器人,因為它覺得這是它未來的東西。就像台積電為什麼可以變成全世界最好的晶圓代工,因為很多國外公司覺得晶圓製造不好賺,不如做設計就好。所以我們就有這個機會,前提是要在這個市場持續耕耘、投資,維持一個市場的能見度,尋求更多的機會。

另外,不光只是藥到病,我們還希望他恢復到以前的功能,就像我們電腦修好可以立刻跑得很快、運作得宜,降低或減少復原時間,很快的再進入功能發揮狀態,為他自己、家庭或是國家做更多貢獻。智慧醫院就像CPU,透過CPU規劃的人力讓每個人都可以找到他的定位,甚至未來的年輕人,可以做人性的連結,不只是生產機器人而已,可以將人的需求和關懷透過科技把人最原始的感動延續下去,這才是我覺得在智慧裡面要做到的人性化需求。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335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台灣5G產業的發展契機—─工研院資通所副所長周勝鄰學長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