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深度剖析「一帶一路」鐵道上的真與假─今周刊撰述委員周岐原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一帶一路,到底是機會還是威脅?《今周刊》撰述委員周岐原,日前實地走訪中國最大火車站鄭州,獨家走進中歐班列現場,見證賓利豪華車從沙漠運來的真相,察覺外商藉此大賺中國財的新常態,也訪查出沿途各國人民看待中資入境,內心憂喜參半的矛盾情緒。

一帶一路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簡稱一帶,現在有名為「中歐班列」的列車來回奔馳;一帶的構想,來自二○一一年初,由四川重慶開往德國的「渝新歐」鐵路,當年以運送筆記型電腦等電子產品為主,到現在,四川成都、重慶仍是這條路線的主要角色。

 

從鄭州看一帶一路的機會

主持人:今周刊》上寫大陸的分析,基本上你是第一把交椅,最近去跑了一趟河南?先跟我們來談一談你看到了什麼,然後為什麼我們要下這樣的標題?

周歧原:大陸人都覺得這個是真的,而且他們從不懷疑,因為這是習大大提倡的。說老實話,這整條路一帶是從哪裡開始?是從中國開始,就是沿著所謂唐朝的絲路,然後從中亞、中東一直通到歐洲;這個一路是海上絲綢之路,譬如說從上海、泉州、深圳,然後繞過馬六甲、走印度洋,然後穿過阿拉伯半島,最後到達歐洲,你會發現說不管是一帶或一路,其實你會發現這兩個貿易道路都很久了,也不是新的東西,只是換一個包裝。但是我們會好奇就是說,因為臺灣人、臺商的角色是很淡的,我們想要了解是這中間臺灣人有沒有受惠的機會?臺商有沒有被威脅或被發展的空間?我們能不能夠在金融市場找到更多的標的股的機會?基於這三個理由,想要去找地方來看一下。我們把地圖攤開,現在全中國的大城市都有開火車,從中國到歐洲的大概有三十個地方,二十八個城市,那麼到底要選哪裡?現在很多地方都說他們有做一帶一路,後來我們選鄭州。

鄭州本身的空運非常的發達,鄭州的富士康日以繼夜地做iPhone,所以空運非常好,此外因為它是東西向跟南北向中國鐵路最重要的核心,鄭州火車站據說是全中國最大的火車站。加上好像沒有聽過有什麼厲害的臺灣人在那邊,除了富士康之外,我們就想說來看一下鄭州,實際上我們這次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就是有個做貨運業的臺商,他請了一個河南本地的年輕人。在一帶一路開始前,河南就像我剛講的空運很強,但沒有陸運,河南也不靠海,所以也沒有海運。這家貨運公司本來快要倒了,但這個河南小子就想說我是本地人,這個公司絕對不能死在我手裡,這樣太丟臉了,無顏見江東父老。

後來他命不該絕,習近平喊出了一帶一路這四個字。他以前很羨慕DHL業務都不用出門,單就一直進來,但是他也不知道一帶一路在做什麼,但他認為一個河南的新鮮人跟國際大廠,基本上在一帶一路這個業務面前是平等的,所以他從聽到這個事情的時候就去問鐵路局,業務要怎麼做?鐵路局說希望從鄭州出發,把每一列火車上面塞滿五十個貨櫃,一個貨櫃裝滿之後開到歐洲去,大概要花十五天的時間,鄭州市政府會補貼一部分的運費。路程中在新疆到哈薩克、在白俄羅斯進波蘭時,因為鐵軌的關係必須要換車。年輕人了解了之後就瘋狂的拉業務,到處去問工廠,有沒有東西要送去歐洲。

跟大家分析一下,為什麼一帶一路這個業務會慢慢地興盛起來,因為它的速度跟運費剛好是界在海運跟空運之間,以前中國幾乎沒有人用陸運走歐洲,第一個路線不通,第二個運費太貴,第三個時間難以掌握。因此現在的狀況是假設以鄭州送到德國漢堡為例,空運一個貨櫃四十呎長,運送時間大概三天,運費是兩萬三千美金,相當於七十萬臺幣;海運大概要三十五天到四十天,運費大概八分之一三千美金左右;陸運就是跑火車,他們叫中歐班列,大概要花十五天的時間,運費大概是五千左右。

我們去看到的貨運量非常大,大家都會說一帶一路是假的,但是我們看到的事實是每週有七個班次從鄭州出發,有六個班次回到鄭州,貨櫃都是滿的,裡面裝載的貨物,遠超過大家的想像,裡面都是一臺臺價值上千萬的進口車,我們看到賓利、LandRover、BMW從歐洲進來中國;從中國去歐洲的則是一些中價位的,或是一些比較重的東西。

 

主持人:臺灣現在的氛圍對大陸好像總是有一些些不信任與隔閡,除了政治上不往來之外,社會上也有瀰漫這樣的氣氛,你實際去看過了,雖然我們下了一個鐵道上真與假的標題,但你最後結論是肯定的?

周歧原:對,我認為是真的,大家聽到一帶一路,我去之前也是想說真的假的。但是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大陸對於歐洲跟美國的金融業來說,他們關注這件情的力度越來越高?今年2017年5月在北京舉行高峰論壇,它吸引了一百三十幾個國家的元首跟政要出席,除了是一個面子工程,要做一個面子給十九大的習大大看的話,大家為什麼對於中國講出來的好像是假的的事情還這麼在意呢?

以前中國是歷代的領導人都採取一個策略,就是「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鄧小平說掏光隱晦,但是習大大慢慢走出這個策略,他希望發揮實質影響力,他不炫耀軍事的能量,但他希望去拉攏周邊的盟方。過去這五、六十年來,全世界基本上是美國為中心,地圖是以美國為中心,左邊太平洋,右邊大西洋。這幾十年來中國在中亞,特別是在非洲,下了非常多的功夫,但是現在透過一帶一路把地圖的概念,右邊是中國,左邊是歐洲,中間是我們的好朋友,他希望變成這樣的結構,所以陸上中間這幾個邦交國,比海上那幾個重點的國家要花費的心力跟金錢跟溝通的過程都更多。我們採訪的專家杜紫宸就說,一帶的重要性跟難度其實都比一路高的多。

 

一帶一路的障礙

主持人:五月一帶一路的峰會當時吸引了各國的領袖通通飛到北京去,中國要做一帶一路,其實是要把世界的重心從美國的手中搶過來,它一帶一路的影響跟達到的目的為何?

周歧原:他在這個政策的說帖裡面常常講,他說五通「政策溝通,民心連通,交通互通」,他們很會講這種口號,但總之五個都有一個通字,這代表原來是很不通的,是有隔閡的,特別是在中亞,我們這次本來規劃跟著火車一直做到漢堡去,但是後來發現完全不可能。

如果從鄭州出發一直到漢堡,鐵路路程是一萬一千兩百八十公里,大概是臺灣南北長度的三十倍以上,沿途可能會恐慌症發作,怎麼開了一天一夜外面景色都一樣,這樣的情況下,要去設計一個長程的採訪非常困難,那裡英文不通,而我們完全不會俄文,連要找翻譯都很困難。所以最後把焦點鎖在中國本身,去探討出發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也挖掘了一些故事,像這次在鄭州的火車站急裝箱裝卸場旁邊有個大廳,專門賣一帶一路的輸入品。一代一路在前三年回來是空的,歐洲人還不習慣這件事情,但是我們這次看到大廳裡面,有白俄羅斯的VODKA,有波瀾的蜂蜜跟牛奶,還有盛產的蘋果,德國雙人牌七件組,就是大小鍋、盤子、叉子、刀子都有,這些廚具類的東西。

貿易是雙向的,貨櫃也要有去有回,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回程的貨櫃越來越滿,一臺貨櫃塞一臺六百多萬人民幣的賓利可以讓車商大賺錢,從漢堡回大陸十五天,十五天就可以跟車商收錢,但是從海運繞一圈回到大陸三十五天,要再等二十天,所以車商非常歡迎這種鐵路的業務。

 

主持人:習大大對輿論是很鎮壓的,他如果經濟上沒有好好表現會很慘,剛剛講到說在運量上面,一班列車是五十個貨櫃,一個禮拜只有七班出,六班回中國,不過為什麼只有六班回?

周歧原:因為現在在調度上還沒有那麼方便,我認為有一部份是假的,為什麼呢?有人會說一帶一路改變世界,這可能是半世紀以後的事情。一帶的路上有很多難以克服的事情,第一個是一列列車五十個貨櫃,各位知道五十個貨櫃的列車有多長?二點五公里那麼長,每一個貨櫃都要鎖緊,重點並不是直線到漢堡,有很多的彎路,而且中歐班列在開始行駛的時候就想要優先權,比一般的貨車跟客車都有優先權,所以它車速很快,車速是一百二十公里,所以碰到轉彎是非常危險,貨櫃可能會飛出去的。所以它不能夠加掛,有人嘗試過掛雙層,但是到了中亞,很多地方的隧道太低,會把一層直接卡下來,所以也不行。

現在基礎建設條件就是不配合,加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一百年前,蘇聯為了軍事原因要做好防守,所以在歐洲跟中國邊境蓋鐵軌的時候,都比一般的國際標準再寬一點,這有什麼效果呢?就是當敵方想要運坦克進來在邊境就卡住了,因此一帶一路在新疆進哈薩克,白俄6羅斯進波蘭的地方,都需要停下來,安檢、報關過關跟換軌,中國進哈薩克時,中國人都要下車換車頭,換成哈薩克的車,一路開到白俄羅斯,哈薩克的駕駛下車,換成波蘭或是漢堡鐵路的人開,一路開到漢堡甚至是馬德里,中間一共換了三班人、三組車,每一次換車大概要兩個小時,都是用吊車抓起來,放到另外一個車上鎖緊,一列接著一列這樣子。作業模式也要快,到漢堡大概十五天,到馬德里十八天,如果不快的話就跟海運一樣。

還有一個重點跟臺灣民眾的感覺有點像,雖然很多國家都張開雙手歡迎中國人進來建設我們的東西,但是大家對於中國的影響力非常地防備。我們訪問到哈薩克臺灣籍的李教授,他在那邊教書,他說哈薩克是一個以能源出口為主的國家,前兩年在油價大跌的時候受到了非常嚴重的衝擊,可是它本身有很大一部分的能源都是賣到中國,因此哈薩克跟中國建立非常緊密的關係。

李教授說油價衝擊讓學校預算都減少了,但是中國帶來了資金,中國買更多的石油之餘,中國的建設公司也進來幫哈薩克蓋鐵路,像首都要蓋一條輕軌,總造價二十億美金,就是中方承包,工地上掛了簡體字的字樣標語,上面掛的帆布就寫中鐵集團的簡體字樣,哈薩克人第一次感受到這就是中國人做事的風格,就是字都很大,後面是紅色的。

他們說從來沒有看過中國人的超市跟中國人平行輸入的店,最近都慢慢出現了,但是引爆哈薩克人恐慌的是一件事,是哈薩克政府開始考慮要不要修憲,允許外國人買哈薩克的土地,雖說哈薩克是能源出口的國家,但是人口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農牧業,土地是根本跟生命,所以很多純樸的農民就擔心說,萬一中國人買我的土地,接著像臺灣一樣說要都更怎麼辦,那樣子就慘了。中國用手拿了錢給你,但還握著你的手,你就感覺到實質影響力了,他們其實擔心這件事情。

 

臺灣在一帶一路的機會

主持人:所以一帶一路到底有哪些商機?投資人有哪些標的可以選擇呢?

周歧原:很多標的其實都是大陸公司,臺灣公司真要講跟一帶一路有什麼關係的,我覺得是交通運輸類,一帶一路會好是因為全球的貿易量回升,每年第三季是全球貨運的旺季,空運或海運都是,所以長榮這陣子漲這麼多,陽明也是起死回生。因此交通運輸類股是比較直接受惠的,另外一些運輸服務的臺華、中菲行,都是做這種貨運服務業。除此之外,像是大陸很多的機件、金屬、鋼鐵煤碳,可能都會被法人劃歸是一帶一路的範圍,其中最看好還是機件,機件是基礎建設,不是說這是跨世紀的工程、前景偉大嗎?但連鐵軌都無法統一的話,效率會做不出來。

但鐵軌統一這件事情非常的敏感,如果哈薩克報紙說我們聽中國人的話把我們的標準跟中國人的鐵軌合併,那會發生什麼事?這樣就吵不完了,所以這樣就會變成建設推動很困難。

 

主持人:一帶一路有一個很重要的政策,就是把過剩的產能搬到中亞跟歐洲去,甚至是非洲,臺灣的產業怎麼樣掌握一帶一路的商機?或者是年輕人怎麼樣去參與一帶一路?

周歧原:我覺得學一門語言可能是解決的方式,像臺灣學俄文、阿拉伯文的人可能也不多,實際上的需求非常大,要知道中國跟俄國是百年的戰略夥伴的關係,非常緊密,它在不管貿易或教育也好,有很多跟俄羅斯有關的機會在,這是可以注意的。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