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智能眼睛生態鏈更加完整 創新應用即將起飛─佐臻公司董事長梁文隆專訪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儘管三年前推出的Google眼鏡計畫後來宣布失敗,但近來Google又重新推出智慧眼鏡,並以企業應用為主要目標市場。至於台灣投入智慧眼鏡多年的佐臻公司, 為了打造台灣成為全球智慧眼鏡的重鎮,也與資策會、品臻及國內產業鏈進行策略聯盟,於今年五月組成「台灣智慧眼鏡聯盟」。

佐臻公司董事長梁文隆表示,智慧眼鏡可以釋放雙手,並與人體結合成自然的一部分,避免像滑手機帶來人與人或人與環境關係的疏離,而能有自然的互動,同時智慧眼鏡也能減少像手機藍光帶來的視力傷害。在應用上,智慧眼鏡結合AR/VR/MR,在娛樂上可以讓穿戴者有全新的感官體驗,並透過遠程協作指導來提高工作效率及降低成本,成為各產業創新應用的重要趨勢。

 

三年後Google再推智慧眼鏡

主持人:Google剛推出智慧眼鏡時引起市場很大的迴響,後來Google不成功的地方在哪裡?這三年有什麼樣的改善嗎?

梁文隆:Google三年前推出這個跨時代的產品是一個很大的突破,但是當初在市場定位上有一點疏忽,由於歐美對個人隱私的保護,造成它一個壓力,Google眼鏡前面有一個攝像鏡頭,對個人隱私權而言造成大家抱怨,跟在公共場域的排擠。前陣子Google智慧眼鏡又回來了,但它這次鎮重宣布,第二版的Google眼鏡是給企業用戶使用的。

佐臻公司從三年前Google眼鏡發表到現在,大家也問我:「Google都不做了,為什麼佐臻還持續在耕耘?」我們當初就看到智慧眼鏡在企業上的應用,它產生的價值,所以經過這三年的努力,在工業物聯網,工業4.0整個工廠的維修跟巡檢跟工業安全,我們也有一點點小的成果。另外一個是在醫療,在緊急救護救災上面;消費性的話則在教育、旅遊導覽。

其實智能眼鏡就是一個穿戴式的電腦,就像是智慧型手機,智慧型手機可以做到的,我想智能眼鏡的功能都可以做到,唯一的差異就是讓你解放雙手,讓你由第一視角跟我們所處的世界互動,這個是智能眼鏡最大的一個價值。

企業本身就是封閉的場域,企業講求的是安全,第二個是準確,第三個就是效率。智能眼鏡之所以引起企業界的一個關注。智能眼鏡可能會帶來人類的第四次的數位革命,那麼這個革命是什麼?既然講眼鏡,其實它跟眼睛有關係,就是一個眼球的革命,眼球的革命為什麼是智能眼鏡?

從第一代的一個電腦,到第二代的網路,到第三代的手機,蘋果造成人類的第三次的數位革命,現在人手一機,因此我認為第四次的數位革命就是智能眼鏡,為什麼智能眼鏡會產生這樣的一個重大的改變?因為它能讓人與人、人與物跟人與環境中的互動,能夠更直觀,這是我認為智能眼鏡能夠取代智慧手機的原因。

蘋果最近發表很多的專利,尤其是發表ARKit,在蘋果的手機上做AR的互動,大家應該可以感受到這個玄機,我個人預測應該在未來兩年,蘋果一定會推智慧眼鏡。智慧眼鏡談到的最重要的是光機,光學的一個發展的過程成熟,就會造就智慧眼鏡的落地。

 

AR/VR將成為智慧眼鏡重要的推手

主持人:所以不管Google、蘋果、微軟、臉書、亞馬遜都把這個你剛剛講的很多的AR、VR的應用當作它們未來發展很重要的方向,AR、VR跟我們的智能眼鏡又很有關係,也請梁董跟我們說明一下?

梁文隆:過去兩年來VR,尤其是我們台灣的宏達電非常成功,推出了HTC Vive,這是我認為目前全世界最好的硬件的一個VR的方案。可是為什麼我們公司專注在AR?VR一個是虛擬環境,讓人置身在虛擬的環境裡面,電腦產生的一個視覺效果,讓你沉浸到虛擬的環境,AR剛好跟VR有些差異,AR講求的是希望你在現實環境裡面,能夠把虛擬的東西疊加進來,讓你的生活更豐富更直接,這個就是AR擴增實境。後來還有MR是大家比較陌生的,未來我們怎麼做到虛實互動,HoloLens就是很好的代表,Google Glass是AR的代表,HoloLens則是MR,混合式的實境,高通把它叫做SR,這個就是在定義上,這個就是我們在講智能眼鏡未來的發展。

 

主持人:佐臻在工業層面應用已經展開了,我們現在常講說情境,請跟我們分享一下使用的情境?

梁文隆:我們經過兩年找到什麼是智能眼鏡的剛性需求,在應用裡面我們剛剛有講到幾個重點,第一個是要釋放雙手,工作的時候雙手需要使用,尤其在中國大陸的大廠,中國大陸為什麼對這樣的新科技技術的導入這麼積極,這當然跟所謂中國的崛起有關係。我們在電網裡面的一個維修與巡檢,這兩年也的確得到很好的驗證,舉例來講我們在電力維修,當我在爬電線桿的時候,不可能拿任何手持裝置,什麼是最直接的,當然就是智能眼鏡,所以智能眼鏡在電網的巡檢產生了效益。

第二個我想電網以外,還有一些機器設備,不管是室外或室內,電網是大家公共用電的需求,不能造成任何的疏忽,不能中斷跟錯誤,所以智能眼鏡顯得更重要,它可以在室內或室外,尤其是室外,你要什麼透過這樣的通訊平台,回到後台的指揮控制中心,能夠被無縫的連結,智能眼鏡剛好是一個最佳的載具,對維修的一個技術人員來講,它是一個最好的載具,它可以透過無線跟影像,及時跟後台專家系統做連結,可以避免錯誤,而且能夠有效率的來完成工作任務。

 

智慧眼鏡在工業4.0的運用

主持人:梁董講到的電網就是工業用途裡面的其中一個,還有很多物聯網、工業4.0、倉儲管理等等都是,是不是再跟我們舉一些例子?

梁文隆:我們在做維修也好,或是做倉儲管理也好,智能眼鏡的攝像鏡頭是一個影像,未來的世界大家在講大數據跟AI,如果沒有擷取數據的能力就不叫智能。智能眼鏡就是因為有一個影像的感測器,所以就能執行訊息的擷取跟分析還有互動。

我們在智能製造也扮演重要角色,全世界知名的OEM,包含富士康、京東方等等,尤其在台灣的台積電或是聯電,在無塵室裡面要怎麼避免作業人員操作錯誤,或是設備停擺要怎麼維修,智能眼鏡就扮演很重要的工具角色,我們當初發展的時候是一步一步,從智能硬件到軟件開發,到整個App應用。

除了在工業應用領域裡面,我們在公共安全也已經導入智能眼鏡做維安,這就是對公共安全產生的效益,我們也很希望說全球有了這樣的系統,對反恐跟生命安全的保護,透過這樣的智能眼鏡來做影像的識別。

 

智慧眼鏡在執法與醫療上的運用

主持人:不只是大陸,現在恐怖主義盛行,我們現在看到的警察一般都是拿著小的平板照贓車,以後真的戴眼鏡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梁文隆:現在對於人權,尤其是軍警執法人員的人權也要保護,警察有沒有執法過當,另外一個是我們在講公安的應用,反恐不只是做一個被動式的蒐集,它甚至可以主動式,譬如說有示威,大家都很關切會不會執法過當,後台的指揮官如何跟前台的執法人員合作?

另外我們在醫療尤其遠距醫療,其實執法跟遠距醫療在技術上是差不多的,只是我們判別的目標不一樣,一個是判別危險人物,遠距醫療是醫生是專家,前台是病人,可能在偏鄉、交通不易達處,在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地方,這樣的技術就可以做遠距醫療,我們公司也在今年跟台灣的幾個知名的醫院有一些合作,尤其我們跟三軍總醫院共同簽署了一個所謂的智能眼鏡在醫學的創新應用的一個合作備忘錄,目前已經在執行當中。全國的消防局很多也主動跟我們接洽,我們也希望說利用智能眼鏡真的能夠造福我們的人類社會、安全、健康。

在醫療上面我們下一個目標是要做到精準醫療,就是所謂的手術導航,怎麼把醫療的影像透過智能眼鏡能夠很準確的3D化,我想從剛剛講的例子到我們所謂的雙眼的智能眼鏡可以讓你看到3D的影像,這個對醫療的診斷是非常有幫助的,而且我們也知道現在醫療的資源越來越少,醫事人員越來越少,怎麼樣運用這樣的技術跟載具,來提升我們醫護人員跟醫生做病患的診斷處理,讓他們能夠更準確跟更有效率。

 

兩岸智能眼鏡聯盟

主持人:這幾年梁董很積極在推動產業聯盟跟生態,而且你在兩岸都已經組成了智能眼鏡的聯盟,請跟我們分享一下?

梁文隆:在三年多以前,Google一發表智能眼鏡,在一次因緣際會裡面,我帶了幾支過去大陸幫國外公司,包含像Epson、Vuzix幫他們設計眼鏡,當時中國科學院邀請我在大陸成立中國智慧眼鏡聯盟。我應該很自豪地講,全中國第一支中國人的智能眼鏡,其實是出自台灣出自佐臻,所以有了這樣的機會。

兩年多前跟資策會資通所的洪所長,因緣際會也有碰面,剛好我們也看到智能眼鏡好像是一個有機會發展的未來,所以就跟資策會成立了台灣智慧眼鏡聯盟,我們今年正式成立了一個財團法人,智能眼鏡聯盟的協會,我們也正式要推動,因為一個新的產業跟技術,很難單從一個單一的硬件來發展,所以我在三年前就一直投入跟呼籲,當然這個過程裡面的確是蠻辛苦的,在一個產業不明的狀況之下,靠著我們微薄的力量,我們就像傳道士一樣,到處傳播到處在教育,經過走了這兩年來,我們在今年得到了很好的回饋跟支持,所以在智慧眼鏡聯盟上面我們希望未來格局要更大,而不是只有台灣跟大陸,而且是我們最有機會放眼全世界。

我跟大家透漏幾個信息,Google眼鏡跟HoloLens整個供應鏈大概有90%在台灣,大家都不知道,包含我們的政府也不知道,是因為我本身從事,而且是最早投入,所以對這樣的產業鏈有期待跟希望,就是佐臻要做智能眼鏡,不只是在我們公司的事業上,也是在我職業生涯裡面最好的機會,所以如果說能夠把這個生態鏈、供應鏈建構起來,我認為我們可以為這個土地跟國家來做一點貢獻,所以智能眼鏡在經過這兩、三年的努力跟奔波,終於得到很多業界的先進給我支持跟鼓勵,而我們在今年也看到第一個結果,這是讓人覺得欣慰的。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