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科技人在傳統行業中的領航角色─信義房屋集團資訊長蔡祈岩學長專訪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信義房屋集團資訊長(CIO) 蔡祈岩畢業於交大資工系,後來又取得中國中南大學資管所博士學位。蔡祈岩在學生時代就對設計程式相當有心得,曾獲得臺灣大專杯程式設計競賽第一名殊榮,畢業後先後在花旗銀行,吉立通電訊,科橋,匯豐等電信、網路、銀行及高科技製造業服務,2010年加入信義房屋擔任資訊長。蔡祈岩認為,在科技快速變化的今天,CIO要把自己當成CEO,讓科技成為改變傳統行業的動力。

信義房屋集團轉投資的有無科技,今年初宣布與全球快遞策略聯盟推出「有無快送平臺」,提供民眾餐飲快送需求,身兼信義房屋集團資訊長以及有無科技董事長的蔡祈岩表示,目前合作範圍包括北市7個行政區及桃園區,目標3年內達成「一百個在地團隊、一萬個社區、十萬商家」的社區經濟規模。

 

「不務正業」的資工人 培養CEO視野

主持人:我們交大人很多是理工、資工或是電子這樣的背景,在企業做到最高可能是CIO資訊長,但在IT、資訊變化如此大的前提下,CIO不只是CIO,更是CEO。今天的來賓最能詮釋此角度,我們邀請到信義房屋集團資訊長蔡祈岩博士,他是資工82級畢業,歷任非常多行業,包括軟體、電信、網路、銀行、高科技、房仲業,跟我大家介紹一下你從交大畢業後的工作歷程。

蔡祈岩:在交大的時光當然是最快樂的,我唸資工的時候是第一屆改名叫資工系,我大一的時候做了一個game叫「決戰俄羅斯」,俄羅斯方塊兩人對打,我應該是臺灣第一代遊戲的game作家,其實我從小很愛寫程式,我在交大資工是那種成績不太好但很愛寫程式的學生,學科不怎樣,我印象很深刻工數被當過。

我畢業之後跟那個年代的同學不太一樣,他們都到科學園區,到硬體的製造業,但在那裡軟體人才就是輔助的角色。我那個時候年輕,覺得不應該做這個,而且臺灣也找不到什麼軟體業,畢業後平均三、四年就會換一個行業,我也不設限。我帶過軟體研發團隊,我的碩士論文是文字轉語音的系統,後來到電信,做Internet、view IP。之後又有機會到花旗銀行做企業金融、現金管理的部分,同事大部分都是財經系畢業的,在花旗銀行待了四年學了很多banking、利率、風險這類的企業客戶經營。

後來做製造業,被派到蘇州做了三年多,我去那裡是做總廠長,所有部門我都管,包括生產管理、品保、業務、海關,最多工廠有7000人的是我在管理的,那陣子常常穿著無塵衣在工廠開會。之後到上海匯豐銀行,也是做金融服務業,做了兩年。

2010年回到臺灣,在信義房屋擔任資訊長,到現在8年了,算是學以致用。以前工作都3、4年,這次是8年,也算是第一次學以致用。以前我在Internet公司也是做業務,事業主管,不是資訊長。

老實說我從小在大學寫game就不是一個programmer會做的事情,game那時候就兩個人,都是寫程式的,從音效、美工、編劇、腳本全部都是我做的。我的興趣確實比較廣,所以找工作的時候覺得很有趣,被邀請去銀行的時候就覺得銀行沒做過,而且又是頂尖的外商銀行,感覺可以學很多,所以就加入。被邀請加入製造業就覺得身為臺灣人,臺灣製造業是高科技命脈,對我來說很有意思、很有挑戰,應該去。加入信義房屋時覺得臺灣服務業也很重要,房仲業是服務最強的,應該很有趣。確實每一份工作都學到很多,也很有趣。

 

主持人:你沒有設限,很多事情都去做,已經不是CIO,是CEO的格局,不過我覺得那時後敢用你的人應該也要加點分。

蔡祈岩:那時候花旗銀行用我的老闆,現在在凱基銀行金融處當處長,我們常常聚餐,很感謝他,還有信義房屋的周先生,我雖然是資工系畢業但沒當過資訊長,過程中每個敢用我的人都很有勇氣。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CIO就是CEO 每一個流程都像程式

主持人:我看了一篇關於蔡兄的報告,講到「CIO就是CEO」的觀念,我覺得很好,交大人應該要有這個觀念,園區1/3的老闆都出自交大,不是背景是什麼你就該做那樣的事。

蔡祈岩:傳統上很多交大人在高科技產業做CEO,因為那是我們的本行,確實比較少在服務業、傳統行業,但我覺得交大的工程訓練在我每一段都是有用的。我做銀行的時候覺得每一個流程都是程式,做工廠的時候每一站都是程式,每一個部門都是輸入、輸出,產品有不良品就像在debug一樣,在工廠做管理的時候基於程式設計的邏輯是非常重要的。

我之前念交大覺得同學都有非常多面向,但比較可惜的是大部分同學在畢業後會走比較安全的路,去園區比較安全,生涯比較穩定。看得到的收入比較多,在那裡學以致用比較可靠。看我同學的案例我覺得他們太保守,我自己的案例是覺得年輕沒什麼好害怕,不會因為到了不同行業我們之前在交大的理工背景都浪費了,完全用得更好。第二,在行業中擔心進去不懂,但天下行業的本質一兩成都是一樣的,部門管理跟程式、積體電路、物理學、電子學都一樣,本身共通性很強。

我自己的經驗是,自然科學一切的根本是數學,如果能把數學理解,什麼科都差不多。社會科學的根本是哲學,其實是邏輯,跟數學一樣,由哲學向外發展衍生出很多科系,歷史、藝術等等,哲學本質是邏輯,跟數學一樣的。用這樣去理解會發現到任何一樣行業都不用害怕、設限。抱著好奇心,到房屋銷售業去到底什麼是買賣?為什麼客戶會心甘情願付服務費?為什麼存款付1%利息,借錢卻是4%?保持好奇去理解,本來那個行業的CEO在數位浪潮如此強烈的前提下他可能也無法充分掌握命脈,這時你用他可以理解的語言、事情分析說明,講你所看到的這個數位世界,這樣對企業很有幫助。

 

主持人:CEO想生意,CIO想科技,那CIO可以幫忙做什麼,我覺得這個很重要,跟我們分享一下。

蔡祈岩:CIO不是一開始有的,有電腦時代以來,資訊部門有電腦這個位子來提昇。我唸大學的時候總務科裡面有一個電腦組,慢慢變成電腦科。後來發現它是企業作業的骨幹,所以把拉到部級單位,像房仲業,信義很早買了AS400把所有分店進行連線,我們收了客戶委託就放進去,取代原本紙本,傳輸更有效率,這個階段IT成為企業運行的重要平臺。

後來發現出現Internet,企業做了網站,銀行做了電子銀行,房仲業做了找屋網站,製造業做了訂單管理系統,資訊進一步從做作業變成服務客戶。電子變成電子商務,資訊變成E-channel,客戶直接先接觸房屋網站再轉派業務給客服人員,,這時資訊變成行銷,資訊部和行銷兩邊要合作。信義房屋2010年就把事業行銷變成網路事業部,資訊部門做客戶服務,資訊長被拉到CEO的等級,作為最高經營團隊的一員,角色既是能做技術服務,同時也可服務客戶,有行銷的觀念才能做資訊長。所以當時信義房屋周先生要找「會做生意的資工人」,或有business sense的IT人,不是純粹懂技術的,這是第二波。

CEO給資訊長的期待是個生意人,能做服務,經營跟客戶介面的人。最近又發現不一樣,IT資訊非常強,強到可以顛覆產業,可能有一天房仲業不見了,買賣房屋在網路上,或有一天因為fintech沒有銀行了,存錢就存數位銀行。最近幾年強調製造業、服務業可能面臨軟體吃掉全世界,所以核心團隊裡需要有一個資訊長帶來這樣完整的視野,甚至完整思考IT變成事業,不再只是流程改善、服務客戶,是生意,數位轉型,擴展原本業務。

 

房仲業反而不容易被科技顛覆

主持人:CIO角色更重要,科技的變化顛覆很多行業,傳統行業真的會被顛覆嗎?

蔡祈岩:比如我在的花旗銀行是全世界最早想做fintech的銀行,2004年花旗銀行就在做E-business,想像只有banking沒有bank,我們部門負責做現金管理,企業客戶收款、付款所需要用到的金流,其實銀行不需要人,借款也可從銀收帳戶買斷,我們直接融資給他,其實銀行就是IT系統,所以那時候全球招募一批會做生意的IT人,我也是那時候有機會進去。

包括現在看到大陸支付寶,美國PayPal,臺灣在做第三方支付,當貨幣不再是實體,銀行業真的非常有可能被拆解。銀行業最核心是風險管理,因為我能量化風險管理,近一步把客戶借貸風險降到最低,但量化、降低的技術可以單獨抽離。過去銀行20年有一段好日子,空前的賺錢,他們享受資訊科技帶來的效率但差價並沒有還給客戶,所以累積了大量的錢,浪潮進步拆解下去你就會發現有沒有可能銀行有第三方承擔風險?交易線上、貨幣無紙,最有可能做成的一定不是銀行,很有可能是新創公司,像騰訊、阿里巴巴最有可能啃掉銀行大腿。

房仲業我做了8年,乍看房仲業也會無紙化,變成線上,賣方把放線上,買方交易,成交找代書簽名過戶,為什麼要付5%服務費?但我體會到也許房仲業是最難被取代掉的,因為金額太大,單筆作業效率沒麼大,像銀行,剛開始有ATM是因為櫃檯成本太大所以出現,房屋交易金額太大,你寧願多花人工、時間成本確保交易安全,確保交易買到低價。何況房地產每間房屋不一樣,所以買方、賣方在交易當下沒有充份的自由,不像一般交易商品,在當下只有買、不買,賣、不賣,過了這個村可能沒這個店,中間依賴的是長期以來對仲介人員建立的信賴關係,這個決定過程是微妙的,反而不易被取代。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5352

前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兩岸教育產業的虛實整合及資本化趨勢─艾爾教育董事長程拓之學長專訪

後一篇《交大幫幫忙》專訪:基因大數據產業的重大突破與DNArails的發展方向遺傳軌跡(DNArails)創辦人林玉祥學長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