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全球生醫的產業和展望─楊育民名譽博士演講


 

楊育民博士:「人的生涯就像爬山,爬山的目標不是到山頂,爬到山頂也只是1/4而已,爬山的重點是好好下台,享受,所以你爬到人生高點的時候不要太高興因為你只完成1/4而已,剩下的3/4如何下台,什麼時候下台,好好的下台,這是相當重要的哲學。 」

 

We Are Part of Something Special

回想在交大的時光真的很值得回憶,一眨眼已經48年了,差不多一個世紀了,這半個世紀以來,我們台灣創造了一個奇蹟,電子業的奇蹟。今天在座的學長很多都是這個奇蹟的拓荒者、導航者或是目前的領導者、幕後的推手。這個奇蹟不僅對台灣有很大的貢獻,更對全世界有很大的貢獻,所以要感謝這些學長在電子業創造的這些成就,我作為交大人非常敬佩、驕傲,交大有能力創造這樣大的產業,比較年輕的學弟們,我們等你們創造下一個產業,我們不能40年只有一個產業,我們需要第二個產業、第三個產業、第四個產業,那就要看你們年輕人了。

很多人問我你這個做電機的為什麼不務正業,深入科技研發的營運管理,我的回答很簡單,我說我是交大畢業的,基礎打得很好,我們交大人做什麼像什麼,做導演像導演(全場笑,楊德昌導演為其好友與同學)。基礎打好之後,我做過太空基礎設計、工廠自動化,我也做過藥廠自動控制,我覺得在學校郭(南宏)老師、張(俊彥)老師教我們的基礎都還記得,比如說系統工程一生影響我的經歷,在工程方面,這個系統的宏觀是很重要的。(郭南宏、張俊彥兩位前校長當天皆到場致詞。)

在座很多都是專家,知道一個自動控制系統需要一個真、善、美的回饋,一個系統要好需要pro-sensor,但這個sensor要很真的,沒有noise,並且有即時的回饋。因此在我管理一個大公司的時候,不管多複雜,它只是一個控制系統,因此在治理公司、國家的時候,很重要的就是重視回饋,有的時候雖然有回饋信號過來,但它雜音太多,偏見太多,我們就要過濾,減緩即時反應,不要矯枉過正。那有一些信號是微弱但重要的,我們學控制工程的就知道要放大。我們學工程學覺得PIB很重要,可使治理產業、國家就需要這樣背景,是很重要的。

另外一點,保持一顆好奇的心,我不斷學習,覺得做什麼像什麼,叫我做自動工程就自動工程,製藥就制藥,我是不斷的學習,虛心學習,我同時也感覺我是否花太多時間想要改變缺點了。沒有人是完美的,假如我把時間不斷地花在長處,我會變得更好,可以增強自信。我教給學弟將來往前走,第一個要有系統的宏觀,看清楚整個system,而不是一小塊,第二個誇張點講就是注重發展你的長處,不要執迷於改變缺陷,想想看缺陷已經有了,這些可以說是我人生中學到的兩件事情。

我經常鼓勵我的同事做兩件事,第一個問自己我是特別的團對一份子嗎?我們在交大那時候很驕傲,只有兩屆,300人左右,我們是很特別的,所以4年來培養了對交大的忠心、愛心。 I’m part of something special.你不是台大、清大的something,而是part of something在交大。第二個是be productive everyday,所以我們在交大每天都很有幹勁,努力唸書,互相幫助,筆記也借來借去,有時候翹課點名也會互相通報。(全場笑)

我覺得在一個團隊裡,應該要有「Anyone should get the chance to do the best they can.」一個人要應用到他的長處,如果團隊的人沒法運用到他的長處這個團隊就沒希望了。這幾點我在學校就有感覺,出了社會之後就更有感覺,比較重要的是在團隊裡頭是否每天都有改進,每天都在改變這個世界讓他更美好。剛剛跟張校長談到,下一步要繼續走下去,再生能源,不是說做電子、生技就完了,我們這個產業要繼續下去,再生能源,part of something special,我們一定做得到。另外我們這裡有些同學幫助國家國防,國防工業也是交大的強項,國防是交大所有工程的系統,所以我鼓勵大家不要只創一個電子業,要創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產業都是交大創造的。

最後有一個值得鼓勵的,我努力用功,身體健康,家庭圓滿。這是一個境界,這很重要。人的生涯就像爬山,爬山的目標不是到山頂,爬到山頂也只是1/4而已,爬山的重點是好好下台,享受,所以你爬到人生高點的時候不要太高興因為你只完成1/4而已,剩下的3/4如何下台,什麼時候下台,好好的下台,這是相當重要的哲學。

還有我們學工程的,科學的我們都知道定理,某定理是對的,所以我們知道什麼是對的,但什麼是對的不一定是流行的。很多人做事只做流行的,我們學工程的鼓勵大家把對的事情做成流行的事情。我今天很榮幸加入名譽博士,高興的事它是science degree不是engineering degree,非常高興,很多出色的人都在行列中所以我非常榮幸。

 

 

全球生醫的產業和展望

全球生醫有三大領域,分別為生物製藥、醫藥器材、醫療系統,我今天的主題是生物製藥,製藥業是個很大的產業,全世界在2017年有7740億元,到2022年每年成長率為 6.5%,所以我們不能缺席。

這個產業裡有很多不同的項目,比較老的化學,製藥界在1980年之年有150年的時間,從阿斯匹靈算起有150年製藥經驗。化學製藥是什麼,以毒攻毒,所以這150年間我們大部分製藥都是化學在做。所以這150年做小分子的藥,化學的要是很小分子的藥。

小分子的要跟大分子的藥後來生物科技在1970年後期崛起,到現在只有40年的經驗。生物製藥開始是1970年代發現蛋白質可以改造做藥,這個變化在1980年中期變成抗體。做一個藥,可以reverse engineer,就好像我看一個腳踏車很棒,但要2000美金,所以我回家reverse engineer一台,這是小分子製藥。到了大分子是用養的,我們把cell經過改造之後發酵,把它養一兩個禮拜。這個不同的是說小分子是腳踏車,大分子是噴射機。你說如果噴射機不飛過去也沒用,所以大分子抗體這30年來前10年很辛苦,後20年大家知識增加後整個產業提升起來。我正好碰到那一波。

2000年我進Genetech的時候正好是他們抗體做到相當程度,然後做不下去需要工程人才幫他們做下去。今天我們做單株抗體就是大分子的藥已經比較簡單,所以我們今天要做單株抗體也是有商機,也有機會,從1970年開始做單株抗體,到1983年第一個單株抗體被proved,這83到93只有10個藥被proved,過去這三年有50個在做抗體,尤其最近一窩蜂在做,所以現在單株抗體還是有人做,但已經有點晚了。

現在在醫學界對於癌症治療方法新突破叫CAR-T!什麼是 CAR-T?CAR-T 是將病人的 T 細胞 基因改造加上「嵌合抗原受體」 (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s, CAR)。CAR-T免疫細胞療法是醫師將病人的免疫細胞抽出,將其關鍵免疫T細胞改造加強後注入患者⾎血液內,讓T細胞活躍起來直接在病人體內攻擊。

人體都有免疫細胞,非常大,比單株細胞大,那白血球裡面有很多,這些本來是用作體抗細菌。可是科學家發現這已經有2、30年經驗了,包括賓州大學,美國癌症研究中心,他們做了2、30年,發現癌症病患身體中的T-cell都在睡覺,T-cell本來是保護你,有入侵敵人就殺死,可是這些細胞就睡覺了,所以他們研究把這些細胞從身體裡面抽出來,在做基因改造,就可以把免疫細胞再度活躍,再養一、二週打回身體,這是最新療法。去年八月,有一個小公司叫Kite,他有一個藥叫car t,他們的新藥可以達到functional cure,我們製藥的很難達到的境界,所以Kite去年以110億美金被收購,這是去年的消息。

諾華製藥去年也做了,一顆藥賣47萬5千美金,但他們不同的是他們做的是對個別病患,所以要打到病人的血液,改造以後再打回,講起來很簡單,但T cell不是cell,它是好幾種,就好像武裝集團裡面有領導、武士、輔導長,CD4是帶手槍的領導,CD8是帶衝鋒槍的領導,比例搞錯病人會搞錯,因為喜歡殺人的細胞殺完癌細胞還會繼續。

我去年參加了一場會,Juno本來很前面,但因為出了一點差錯,病人死了幾個,所以公司差點倒閉,上週一被出價110億收購,但為什麼他還是會花錢買,因為Juno的data還是比較好的,這個很難做不確定性很高,像31歲的病人血液5天記長成了,另外一個88歲病人要30天,所以每個病人material不一樣,活躍性不一樣,做出來的藥毒性也不一樣,所以這時需要交大出來的工程人員,他們就找我去,所以我現在幫他們做這個。

 

思考10年後(2028)的全球生技產業

前一波是2000-2020的抗體(mAb)研發。這一波 (20140-2030)是更大浪潮。再生醫療、精準醫療、數值醫療、個人化醫療將崛起。

所以整個製藥趨勢是這樣,從小分子化學家很容易教出些代工,因為化學式可以分析,就像腳踏車可以reverse engineer,做到antibody單株抗體就相當大了,做到antibody就好像你在種樹,種下去要一年才長出來,用單株抗體做發酵沒有10天做不出來,但同樣的種子不同process做出來不一樣,所以同樣的種子南橘北枳,這是挑戰。因此工程師進來了,我們工程師最會做這種,了解系統後我們控制好出去質量就是對的,結合生物科學跟控制工程,大數據來幫忙,所以現在生物科技、物理、化學、電機工程、資訊工程結合來做藥,增進人類健康的時代,這還有一個很大的挑戰,但也是年輕人挑戰的機會。

另一個挑戰現在這種先進療藥品,全世界有74億人,有很多人沒有能力使用這種藥品,所以下一代人需要努力,如何讓全世界74億人都能使用,一顆藥47萬美金不可能銷售到印度、非洲,台灣有可能,因為那是治療血癌,所以在美國,勉強可以做到一、兩千名,這是我們交給下一世代,希望大家繼續努力。我們台灣小分子製藥很多人做得很好,大分子製藥往抗體也不妨做,可是下一波個人化、精準醫療細胞治療很需要自動化。現在的流程是從醫院抽血,血到中心,工廠把血分開,篩選工程,篩選之後再養大,養大之後再控制數目,可能7天可能20天,再結合之後送回去,這2、30天流程太長了,成本10萬美金太貴了,很多都是手工在做,像1960年代電子工業是很多女工在做的,現在都被自動化,所以將來自動化醫療需要我們,這是交大出來的強項,將來是屬於我們的。我的人生70已經開始下山了,所以交給你們年輕的這一棒,下一棒你們的挑戰是如何融合,做出最好的結果。


〈照片來源:秘書室提供〉

 

 

延伸閱讀:

「趨勢而起,趨勢而為!」創造年輕世代的手 ─ 基亞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張世忠交大演講

2015交大生醫商機論壇專題報導一︰醫生論「累」和預防治療法

2015交大生醫商機論壇專題報導二︰為日常生活引入科技測量的學研團隊

2015交大生醫商機論壇專題報導三︰產業技術帶來移動醫療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