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灣直播趨勢及思考習慣對創業的重要性─MeMe台灣總經理陶韻智專訪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大陸網紅經濟快速發展,也帶動了「直播經濟」,目前大陸網民數已經達到7.1億,其中網路直播用戶有3.25億,占全部的45.8%。不過,網路直播看來火紅,但由於軟硬體成本高,高流量也需要支付頻寬成本,目前大陸幾家前幾名的直播平台,都還在虧錢。例如大陸最大直播平台映客,註冊用戶超過1.3億,每天在線量1000萬,估值約10億美元,才剛達到損益兩平;而YY旗下的虎牙去年收入人民幣3.6億,但支出成本6.6億,虧損了3億。

MeMe台灣總經理陶韻智認為,台灣直播產業發展才剛起步,相較於大陸市場已有接近一半的網民是直播用戶,台灣的市場空間還相當大,業者也都還在積極地摸索與嚐試中,最重要是找到用戶的痛點,才能把商機培養建立起來。不過,陶韻智認為,台灣直播市場發展仍落後大陸2到5年,主要是網路基礎建設不足,金流機置不夠方便,無法像大陸順暢推動打賞機置,此外大陸三線城市距離遠,直播成為與一線城市明星拉近距離的方式,也是其中原因。

 

直播在台灣的制勝關鍵:透過快速迭代找到用戶真正的需求

主持人:很高興我們很榮幸邀請到陶韻智總經理來上我們節目跟大家分享,不管是直播、LINE,或者是未來的軟硬整合,富士康邀請他去擔任獨立董事,代表很多的企業要走向軟硬整合這樣大的趨勢。請陶韻智先生來跟我們分享直播在台灣的發展機會?

陶韻智:直播在這個階段爆發,首先是科技的成熟,當今寬頻跟智慧型手機電子設備品質都非常良好,速度非常快,所以直播科技可以實現讓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電視台。電視台在以前是大眾傳播的管道,上面有新聞、綜藝節目、電視購物,今天這樣的機會等於是釋放到所有人身上,所以看起來像是一個大的機會。

目前直播在大陸特別熱絡,尤其打賞型泛娛樂類型的直播平台特別熱門,像映客是大陸第一名的泛娛樂類直播平台,映客也是MeMe直播集團的投資人。在台灣或者是在中國以外的地方,這種泛娛樂類的直播平台是不是會紅?或是用什麼方式紅?還不能說確定的商業模式在那裡,大家都在嘗試,台灣看起是蠻有機會的。

 

主持人:您提到台灣落後大陸二到五年,這是什麼原因?這個差距看起來蠻大的。

陶韻智:當然這是個人的看法,也沒有科學的判斷的基準點去準確說出為什麼。例如大陸直播起時微信紅包就在上面玩得很熱絡,人們可以瞬間給主播錢,讓他們有表演的動機,反向的主播也可以打賞回這種聽眾與觀眾上。例如大陸的大學就業博覽會,直播公司也可以進去裡面擺個攤位,隔壁攤位可能是華為,就這樣光明正大去招募直播主,主播主是一個正當行業,所謂的正當就是完全可以做為正職,因此他們直播專業素質走得非常前面,在台灣可能還需要幾個成功案例出來,或者其他的娛樂元素都加進來之後會成長得很快,但是目前來看還是有一段距離。

 

主持人:陶韻智兄擔任過LINE總經理,您也看到LINE整個成長茁壯的過程,所以您覺得就是說不管是直播或者是LINE像這種軟體App的公司,得成功致勝之道在哪裡?

陶韻智:像我剛剛提到台灣的直播,用大陸模式也不一定適用,也不確定是不是最好的。假設直播在台灣應該有百分之五十的人參與去觀看付費,那麼目前不管哪一個平台,顯然都沒有達到,這樣表示還有一段距離需要努力。至於如何成長到百分之五十,泛娛樂類的直播就需要一個學習,要做的事就是一直學習、一直聽,快速的修正迭代,然後迭代到最後累積下來都是對的事情,也就是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這個事業就起飛了。當初LINE也是如此,就是一直看用戶的反饋,該改的介面就改一改,或者是上面有什麼詐騙就改善它,用戶的滿意度回來了,或者是抓到一個獨特性了,網路效益起來就往上飆。因此,我看最重要的制勝關鍵,就是怎麼樣透過快速迭代去找到用戶真正的需求。

 

主持人:剛剛陶韻智先生講了MeMe也講了LINE,另外富士康邀請您擔任獨立董事,台灣軟硬整合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看起來好像沒做得很好,台灣還是以硬體為主,現在的優勢也大部分在硬體上面,所以您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看法?

陶韻智:我自己除了短暫在IBM賣過server硬體外,絕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都是做軟體或服務,思維跟純硬體比起來是比較相異,軟硬體的研發週期不一樣,軟體直接接觸到用戶,完全看到用戶拋棄你的速度是很快的。

軟硬整合可能是其中一個議題,怎麼樣把做軟體或是服務的思維,放到我們做任何的產品中,是比較重要的事,今天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做呢?因為回頭看現在世界上比較有價值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做軟體的,問題不在於做出的那個軟體,問題是在於那個思維,那是真正創造價值的來源,人們拿著這個東西就可以賺錢或開心,重點是價值。比起硬體可能傳統的規則是移動一個盒子就會有一點點的毛利產生,可是軟體它邊際成本零,總之軟體這件事在於本身的思維,那個才是最重要的。

 

創辦共思群議社:生活其實中充滿各種可以學習的對象跟機會

主持人:陶韻智兄說他在近期工作的十年時間,對自己有很重要的一些思考訓練,這個可能是您推動共思群議社的緣由。這個社團有非常多的年輕人加入,它鼓勵年輕人思考創新,請您跟我們說明一下?

陶韻智:我想用兩個時機點來先說明,第一個是我怎麼開始做這件事是,我在三十二歲的時候看到大前研一的《思考的技術》,這裡面提到每天都要想一個問題或是一個以上的問題。我從三十二歲開始做到今天已經十年了,因此受益良多,所以我在工作上的思考速度會加速,這就是訓練來的,並不是因為我聰明。

第二個事件是我在各個學校演講時,我會跟同學講說你在大學四年中每天想一個問題,四年可以想超過一千個問題,比起任何一個課都要多。那麼,一周或是一個月去做比較有結構性的presentation,表達能力就會變好;每半年就去創業或者是去外面工作的話,大學畢業後就會有八次的經驗,等到畢業時,同學們應該完全會知道自己的天賦在哪裡。

只是有一天有同學回頭問,:「老師,但是我不知道要想什麼問題?」因此,在那個時間點就萌發了「我帶你們做的念頭!」我有一大堆問題要解決,可是你既然沒問題,不如我們一起來做吧,一方面可以帶領思考習慣,一方面我也可以學到一些東西,這個社團就這樣從去年十月開始。

 

主持人:好像有兩、三百位的同學參與?

陶韻智:就是透過線上的參與跟線下辦了八次的活動,大概有超過可能三到五百人次參加線下活動,臉書社團也有兩到三百人,理論上就是很鬆散的社團,但是都是想要建立思考習慣的人。

 

主持人:的確大學如果就可以自我磨練的話,對一個人來講真的是一個工作前的磨練,我比這個韻智兄又年紀大了一點,記得我大學四年從來沒想過這件事,當年假設有人來演講告訴我這件事,我大學四年應該就不會玩過去了(笑)。您從三十二歲到現在,是怎麼樣形成這個思考模式?

陶韻智:我就直接舉一些具體例子,好比坐公車的時候我如果看到上面的廣告,我就會去思考這個廣告大概花多少錢,對方為什麼下這個廣告,它目前的板位好不好,內容設計有沒有問題。如果等下下車遇到這個公司的老闆我要跟他說什麼?我可能會說你們廣告花錯錢了,怎麼樣會更好,這是最基本的。

第一種到處都有的素材,就是別人想過的,但你去試著想的更好。第二種是假設一個人遠遠的走過來,我會去想去幫他做OS,他可能什麼背景,這個有助於觀察力的提升,如果等下我有機會跟他講話,其中兩三句話可以推測出來我剛剛的猜測對不對。

最後一個其實也常做的事情是常常問別人有什麼問題,他們工作上或是創業上的問題,我會想辦法幫忙解決,等於我人生中的問題不只有我自己的問題,還有包含別人的問題、別的產業的問題。例如我的搭檔可能因為某些原因事業不能成長,我如果離開他去培養新客戶也是挺累的,這時候協助他一個解決方案,如果他成功了,他也會感謝你,而我自己也學到了;如果他失敗了,我也一樣學到了,原來我講的是不能執行的。生活其實中充滿各種可以學習的對象跟機會。

 

推動的是思考的習慣,思考的習慣會決定思考的速度

主持人:這個聽起來真的是一種很重要的自我磨練的過程,陶韻智兄剛剛講的這樣的過程,不只是在LINE,甚至是更早也創業過三次,您在創業的時候是也有做過這些思考嗎?

陶韻智:其實第一個創業的時候是沒經驗,沒在想,即使想也不清楚。我回頭看的時候就覺那時是有一股勇氣,但沒有什麼能力。但到了第三次創業的時候,我就覺得游刃有餘,雖然沒成功,創業有時候成功失敗是命跟機遇,也有一部分是我自己有問題,但是自己知道自己在幹嘛這件事。

 

主持人:我們常要年輕人創業,您剛講年輕人是有勇氣的,但是常常能力不足或思考不周,這樣還鼓勵年輕人創業嗎?

陶韻智:我建議在學校的時候就開始創業,所以四年過去可以創八次業,那後來出社會要失敗也不容易。

 

主持人:現在網路裡百家爭鳴,大家每天都在發表意見,但這個意見有時候很奇怪、很離譜,重點是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在思考,也覺得自己的有道理,但是怎麼樣讓思考變成一個好的習慣,或甚至是它的品質更好,請韻智兄跟我們分享您的經驗?

陶韻智:思考有很多技巧,有批判性思考、水平思考、系統思考,各種查的到的,如果什麼都沒辦法的話,就做腦力激盪,這些技巧其實大家可能都很清楚,有很多人也都有應用,最重要的我想要推動的是思考的習慣,因為思考的習慣會決定思考的速度。

例如我們的學生跟美國的學生有什麼差異?就是我們的數學成績比較好,但是以最後成就而言,或是以財務收入而言當然美國比較多。外國的小孩如果從學制來看的話,他們可能從國高中就開始去面對真實的問題,例如送報紙,怎樣的路線最好最有效,遇到客訴怎麼處理?但是我們大概要到這個工作後才開始第一次面對這些問題,他可能從十五歲就開始練習,比我們多了十年的思考習慣,自然就會有祖克伯、比爾蓋茲,在大學輟學還是可以創造很大的價值。我其實看了這個就想,我們可不可以倡議就是越年輕越開始面對真實問題來思考會比較好,這個習慣是拿真的問題來想,而不是實驗室裡面虛擬的題目。

 

主持人:創業的品質很重要,創業跟思考的關係應該也很大?

陶韻智:創業就是在解決未知的問題,用有限的資源跟時間,在單位時間內去看誰解這個題目解的最好,當然聰明的天才是另一回事。如果能在同樣的兩年內我可以做五次的創業嘗試,但你只能做一次,我的成功機率就會比較高;或者是我在內部開會的時候,我就要去想同樣這題我有沒有一千種解決的方法,比起其他團隊他對這個小問題只有三種解決問題的方法,我是從一千種解法中選一個,那他是從少數裡選一個,我的贏面也比較大。我剛才講一千種對一個有思考速度能力的人並不是一件難事,他在很快的時間內就可以產生很多的想法,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思考尤其對創業是非常重要的。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4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