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灣在精準醫療的大未來─慧智基因蘇怡寧執行長專訪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基因檢測是精準醫療當代顯學,商機無窮。慧智基因日前推出新一代全方位非侵入式產前染色體篩檢(NIPS+),不僅揭開胎兒基因密碼,也能有效篩檢唐氏症等多種染色體問題,在台灣市占率逾五成。慧智基因創辦人蘇怡寧表示,隨著市場逐漸開展,慧智基因今年9月將公開發行、預計今年第4季登興櫃,最快2017、2018年上櫃,正式進入資本市場。

慧智基因源自於台大分子實驗室,由前台大醫學院臨床基因醫學研究所副教授蘇怡寧創辦。蘇怡寧是台大醫學研究所博士,2012年創辦慧智基因及禾馨婦產科。他以預防醫學角度,積極推動基因體臨床研究與應用,並跳脫傳統實驗室僅提供書面報告,推出一站式完整檢測服務。

 

健保箝制 台灣醫學優勢漸失

主持人:我們今天訪問的是慧智基因的蘇怡寧醫師,他同時也是我們今年台灣生醫與新農業大賽裡面生醫組的銅獎得主。蘇怡寧醫師其實在之前在台大已經有二十多年的經驗,聽說您2012年離職創業,創業的時候已經快要拿到教授的資格了是不是?

蘇怡寧:是的,基本上是這樣子,升教授時會有一個審查的過程,你要提論文,提升等,審查通過再辦一個升等演講,升等演講後還要大家投票通過。我在升等演講前的兩個禮拜遇到醫些事情讓我開始覺得人生很徬徨,後來發現這不是我想要的東西,就毅然決然放棄升等演講出來創業了。 我想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我自己也覺得很瘋狂,不過我這個人一向都是這樣子,決定了就會往前去衝,我覺得這不再是我想要的,我大概就不再去想它了。

 

主持人:創業一定有特別的想法,台大可能沒有辦法給你這樣的環境,是不是跟我們分享一下你創業的初衷?

蘇怡寧:其實一、兩年前就開始慢慢就有這個想法了。這二十幾年我在台大的任務就是教學、研究、服務,我們也很滿足於國家體系下的定位,做了很多很好的研究,這二十幾年間我也去學了基因醫學,用在臨床上面幫助了很多人。

後來決定要離開實在是因為整個大環境的改變讓我們覺得有點措手不及,怎麼說呢?這幾年來醫學的浪潮進步地非常快速,七、八年前我常常出國演講,參加很多會議,印象最深的是去大陸,大陸那時候是一片蠻荒,我必須承認那時候會有很高的優越感,感覺大陸距離我們好遠,每個人都渴望你去給他們演講與指導,後來我發現事情不太一樣了,他們進步了,他們有很多的經費,買了很多最先進的儀器。

尤其是現在的基因診斷跟過去不太一樣,二十年前我一個人帶兩、三個助理單打獨鬥,就可以完成基因診斷,但是現在不是,這是大數據的時代,基因診斷的速率、效率跟效能不斷的提升,已經是沒有辦法用一個單一實驗室的規模來思考。

但是在這階段性的質變過程當中,台灣基本上是缺席了,儀器的進步跟半導體有點像,大概兩、三年一個輪迴。當初在台大我要申請一個新的儀器,但是因為現在健保體制的箝制,即便像台大這樣子的大醫院,研究經費都被嚴重的限制。我們發現優勢再也不存在,甚至感到危機感,連大陸都在超越我們,我們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情,經過這樣的思考之後,我覺得必須要替我所學的學門留下尊嚴,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出來打拼。

 

主持人:台大醫院已經是國內教學醫院裡面的龍頭了,但是它買新設備還是很猶豫,還是速度很慢,這個可能是您出來一個很大的原因?

蘇怡寧:這個跟我們健保制度的箝制有很大的關係,當一家台灣的龍頭醫院如果只靠停車場跟美食街賺錢的時候,是台灣很大的危機。這就是現在台灣所面臨的危機,當一個醫院不賺錢的時候,第一個被限制住的就是研究,因為研究室看不到,無法立刻回收,但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所以蘇怡寧醫師出來創業之後買設備就不手軟,一定要買最新的設備。

蘇怡寧:憋了很多年,一定要這樣子!這是趨勢跟必然的結果,要打仗沒有武器是沒有辦法的。

 

提升醫療服務品質,形成產業正向循環

主持人:慧智基因是未來資本市場一個非常重要的投資標的,但我們要先請蘇怡寧醫師分享一下禾馨婦產科,這幾年也是非常熱絡,台灣如今少子化問題嚴重,但還是很多人跑去禾馨接生,禾馨集合了三十多位婦產科知名的醫生,是不是談一下禾馨的發展?

蘇怡寧:講到禾馨的發展其實一言難盡,我們做了很多很多的改變。我這個人喜歡挑戰,這幾年給我最大的滿足感就是我可以在這裡面去體現我的夢想,慧智跟禾馨都是。我們對禾馨的期許就是在健保制度的壓制下,在台灣的醫療崩解重組的過程當中,身為醫生一直在思考怎麼樣能讓醫院做得更好。對我來講很核心的一個問題就是在健保的建構之下,大家所想的是讓成本降低,因為餅固定不變,為了在這個餅下分到資源只好降低成本,但這不是我想要的東西。

所以我們的核心是價值提升,我很感謝的這幾年病人肯定我們的價值,我們不做促銷與低價,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把品質做好,因為我覺得醫療的本質就是要提供一個好的服務,這是我們唯一的目標。

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做了微調與改變,我常跟同仁講的口號是「小細節大不同」,舉例來講我們是台灣最勇敢提出團隊接生概念的人,一開始很多人沒有辦法接受,甚至很多人會潑我們冷水說,這種世代怎麼可能還團隊接生,但事實上我們的想法很簡單,把專業的醫生放在產房,二十四小時等你,我們的品質就會提升。

第二,婦產科醫生已經越來越少了,我們想辦法讓我們的婦產科醫生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不用二十四個小時像無頭蒼蠅,這樣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投入這個產業,我希望把它變成一個正向循環。我們的思考完全是由價值提升來做主軸,即便像小兒科也是一樣,我們希望讓大家有一個溫馨、安全與衛生的環境,能夠讓父母親得到他想要的照護,這是我們這幾年不斷追求的精神。

 

有了武器必須要知道敵人在哪裡─臨床應用

主持人:剛剛我們提到不管是慧智基因或是禾馨婦產科,現在都已經產生很大的正向循環,很多的志同道合的醫生已經加入,蘇怡寧醫師號召起義革命成功。慧智基因我大概2000年就做過很多的報導,當時有很多基因研究非常有名的科學家回到台灣來創業,可是十多年過去了他們的獲利模式沒有產生,但慧智基因成立不過短短幾年,去年已經做到三億三,已經賺五塊錢,請您分享慧智基因的成立以及現在整個實際運作的狀況。

蘇怡寧:也不是說我們比人家厲害,我必須強調,我們是以臨床為根本,關於醫療,臨床是最重要的事情,再好的技術如果沒有辦法在臨床做完美的體現跟運用,基本上是沒有價值的。基於這樣的精神在基因診斷這塊領域,我接觸了二十幾年它離臨床還是比較遠,直到這幾年它的緊密性才慢慢拉上來。

那麼如何去理解或運用基因科技呢?我喜歡講一個例子,過去唸博士班在中研院時,我的老師很厲害,他做基因轉殖術,他可以把老鼠的基因變調,讓老鼠得到一個疾病,但是我發現有件事我一定贏過他,我發現他對臨床完全不懂,意思是這些做基礎的科學家,他們有很多的武器,懂很多先進的東西,但是不知道敵人在哪裡。

基礎的研究我做不贏PHD,但是我們要做的事情是把他們的洋槍大砲拿來打我們的敵人,讓兩者接軌,這個就是架橋,這才是我們MD需要做的事情與使命。不管事以前我在台大,或四年前慧智剛創立,或是禾馨所引進的這些新技術,前提都是我們引進最新的技術運用在臨床上,跟臨床做完美的接軌,我不敢說我們賺很多錢,我們只是把品質做好,去做該做的事情,獲利自然就會產生,我們商業模式的運轉是以臨床為根基,我覺得這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主持人:像很多媽媽懷孕了擔心小孩子有唐氏症,以前的唐氏症都要做羊膜穿刺,很危險,如果我小孩如果現在才生一定可以接受很好醫療。

蘇怡寧:唐氏症就是一個基因診斷的進步,我們過去也有比較簡單的方法,叫唐氏症篩檢,但是準確率只有八成幾。那你今天如果年紀高,沒辦法接受這八成幾的準確率,就選擇羊膜穿刺,但是羊膜穿刺的缺點就是它是侵入性的方法,有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流產的風險,也就是說你要準確就有風險。

所以我們就一直在想有沒有夢幻的檢測?可以又安全又沒有風險又準,這幾年我們終於用基因診斷體現了非侵入式的唐氏症篩選,是大時代新潮流的改變,它需要的是一個次世代的基因定序,我們現在可以透過抽媽媽的血,經過大概七個工作天的時間,就可以分析是否具有唐氏症,可以達到九十九點八的準確率。

我們剛強調就是跟臨床接軌,當然母胎兒醫學其實是過去十幾年來實踐基因醫學最好的地方,畢竟母胎兒醫學跟基因診斷離得最近,像我們剛講的唐氏症,還有基因晶片的運用。但是除了塊還有更多可能,像我們這三年一個很重要的使命是發展癌症的基因醫學,這是我們的大未來,也是已經在實現當中。

 

主持人:基因檢測這塊是未來很重要的產業,台灣看起來慢慢有一些公司出來,慧智基因算是領頭羊,很快就要在新櫃掛牌,往資本市場邁進,是不是跟我們分享一下未來在基因檢測,台灣還可以做哪些事?

蘇怡寧:台灣的機會絕對存在,我們台灣第一流的人才都在醫療了,光大學聯考就知道,第一流的人都被抓來當醫生,但是卻被健保限制住,這是我們這幾年的感慨。我們的人才都在,但是乏好的制度跟環境讓這些人發揮,我們很願意扮演這樣的角色,尤其像基因檢測的領域,也開始有政府機關來找過我談到底怎麼樣可以協助我們。

我認為現在台灣最大的問題應該是法規的鬆綁,還有政府其實不需要花錢去培植這些產業,只要給我們一個好的環境,在健保上做一些脫鉤,讓有價值鏈的醫療行為可以脫離健保的箝制,就可以脫穎而出,我對於台灣的人才資源我個人是完全不擔心的。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3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