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從睡眠呼吸中止的切身之痛找到創業的熱情,進入兩百億美金的大市場─萊鎂醫療器材公司執行長陳仲竹專訪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萊鎂醫材於2011年創立,五年之間成功研發出全球最輕薄短小的微型負壓呼吸器,功能更勝歐美大廠產品,並已獲歐盟(CE)認證,年底即將搶進德、英、法等國龐大的睡眠呼吸中止症市場。這項由國人一手研發製造的創新產品,具備顛覆傳統產品的龐大潛力,有望打破國際大廠壟斷的現有生態。

出身工研院的萊鎂醫材董事長陳仲竹,由於家族遺傳,本身就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重症患者,嚴重睡眠不足影響工作不說,甚至還出過車禍意外,可說有切膚之痛,因此不僅放棄清大動機系的教職,並投入熱情切入該項疾病的治療領域,開啟相關治療儀器的研發道路。

 

創業者就是使用者

主持人:陳仲竹先生本身就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為睡眠品質不好所苦,您本身就是一個使用者,您又是一個創業家,非常了解病患的一個需求。

陳仲竹:這應該是整個家族遺傳性的疾病,我爸爸、叔叔跟哥哥和我都深受這個疾病困擾,大概是我國小的時候,我哥哥國中的時候,我們睡在同一個房間,每天被他的打鼾聲吵得睡不著覺。我自己則是在2000年發生一次嚴重車禍,那次是我在高速公路上打瞌睡,我在時速一百的狀態下,想閃過前面一台六十公里的車子,結果就撞到了護欄,還造成後面三台車追撞,非常嚴重,睡眠呼吸中止會讓一個人精神不濟,白天容易發生意外。

睡眠呼吸中止症候群分為阻塞型、中樞型及混合型,阻塞型占九成,阻塞型呼吸中止症即指在睡眠中重覆地停止呼吸,因為呼吸道塌陷,使空氣無法進入肺部,造成血氧下降,腦部發生驚醒,睡眠因此被打斷,無法深睡,就算睡了10多個小時,仍覺得睡眼惺忪,因為中間醒來的時間很短促,有時病人也沒有察覺,所以病人的睡眠一直被中斷,白天會非常的疲倦,可能會頭痛,身體會有發炎反應,長期下來對身體的傷害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睡眠呼吸中止症候群這個問題以前也有比較舊式的一些醫療器材可以幫忙,舊的解決方法跟問題為何?

陳仲竹:主要是透過陽壓呼吸器,它是用一個正壓的方式,用一個鼓風機,透過管路跟面罩,把氣灌進你的肺部,它是很暴力的。我帶這個器材大概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才真正適應,剛開始戴上去反而是睡得更不好,因為我會發現我的肺會很痛,常常醒來時發現面罩已經被拉掉了,這個器材最大的問題是病人願意繼續用的比率很低,大概只有四成的人可以繼續接受治療。

 

放棄熱門的教職,選擇創業

主持人:所以您也試過舊式方法,但是很不習慣,在台大機械跟清大動機所時的專業訓練過程,對您研發這樣的新產品也有幫助?

陳仲竹:我的博士論文是有關流體力學的,呼吸阻塞或打鼾事實上都是流體力學的問題。我在2006年的時候有了這個概念,就是用負壓的方式來治療呼吸中止,當時還沒想到創業,不過就是嘗試著要把這個產品做出來,在工研院也試著去找一些資源。主要是在2008年有一個STB計畫(Stanford-Taiwan Biomedical Fellowship Program),它是把台灣的醫生跟工程師送到美國矽谷史丹佛大學做醫療器材創新與創業的訓練,我當時報名這個比賽,有幸成為第一位送出去的學生。我在史丹佛一年學習醫療器材怎麼從概念跟需求,透過這個各種創意的研發,和臨床法規,去做品質生產,最後進入市場銷售,在這過程中我學習如何把負壓的概念變成產品。

當時我同時申請到母系清大助理教授的職位,我利用這一年時間先去美國進修,想要回學校繼續做教育,於是我面臨一個抉擇,究竟要兩個同時做,還是要放棄一個?那時候在醫療器材方面非常有經驗的前輩張耀德博士給我一個建議:「不可能兩件事情都做好,一定要做出一個選擇。」所以就決定創業。

那時候我打電話跟清大老師說我不能回去教書,要去創業了,讓師長們頗為失望,要取得一個教職不容易的,我花了很長的時間跟努力,還有大家的幫忙,但是為了把產品做出來,我做了這個決定。另外,我在美國受訓的時候,還領了工研院的半薪,也就是工研院支持我去美國受訓,因此我也把這個錢還了跳出來創業,不過接下來就是辛苦的開始。

因為募資非常困難,2009年還在美國的時候嘗試開始募資,大概花了半年時間卻一無所獲,並沒有真的有投資者青睞我們未成型的產品跟團隊,後來我在2010年回到台灣繼續募資,同時我把工研院的團隊找出來,這段時間是最辛苦的,我把所有的積蓄拿出來,後來甚至把我爸媽留給我的房子拿去抵押,成為公司最早的資金來源。

剛開始我們自己親朋好友可以說是恩人,他們大概讓我們募到將近兩千七百多萬,後來我們申請到政府兩千多萬的科專計畫,這對一個小公司是不容易的。我們第一輪的外部投資來自於兩位前輩,一個是揚博科技的蘇勝義董事長,另外一個是大山電纜的蘇文彬董事長,這兩位是我們的貴人,他們各投資我們五千萬。第二輪是剛才講到的張鴻仁總經理永豐餘上騰集團,他們投資了大概一億兩千多萬,我們最新一輪投資是政府國發基金的投資,大概兩億三千萬。

 

兩百億美金的大市場

主持人:請跟我們分享一下產品的特色在哪裡?

陳仲竹:我們是一個創新的技術,利用負壓的方式來治療。傳統陽壓呼吸器需要很大的流量,是用正壓的方式,透過鼓風機,灌氣到你的肺,把你的呼吸道撐開。我們事實上是主要針對呼吸中止比較會塌陷的部位,像舌頭、軟顎等軟組織,利用一個輕巧的口腔介面,用很小的微型幫浦產生負壓,把口中多餘的空氣抽走,事實上會讓你的舌頭、軟組織往前、往上移動並固定住,造成呼吸中止的很多原因是睡覺的時候肌肉放鬆,下巴下墜,舌頭往後掉,把呼吸塞住,我們的器材是利用負壓的方式讓舌頭在肌肉放鬆的狀態下,還是可以維持在固定的位置,不會阻擋到呼吸道。

機器本身用兩個三號電池就可以正常運作一個禮拜,這是跟傳統的使用方式最大的差異,我們的器材很小,大概像香菸盒大小,非常適合帶出去旅行。再舉個例子,像之前日本大地震,這些呼吸器患者因為停電,沒有辦法得到治療,像這種情況我們的器材就可以派上用場。

 

主持人:我看到一個數字,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市場在2017年會達到兩百億美金,市場其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小,是一個很大規模的市場。

陳仲竹:這個市場還包含睡眠的檢測。光陽壓呼吸器這個已經開發二十幾年的產品,市場就非常大,最有名的一家公司是飛利浦,在2009年花了五十億併購Respironics,全世界患有這個疾病的人口真的非常多,2013年的報告中指出成年人(三十到七十歲)大概有四分之一都有睡眠呼吸的問題,只要你的呼吸中止在十五次以上都需要治療,這些也占了百分之十,所以市場是非常大的。

 

研發五年,累積上百篇專利

主持人:您從2011年到現在花了五年,第一個產品才正式推出,中間花很多時間在嘗試錯誤,甚至也申請不少專利?

陳仲竹:我們目前獲證的專利全世界超過五十篇,申請中的還有四、五十篇,這是我們公司最大的價值。另外一個是臨床,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做臨床試驗,投入很多人力跟資源跟時間,這是我們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資產,我們在臨床上成功的資料讓這項產品被法規單位接受,不管是台灣、美國、中國或是歐洲,臨床的數據還可以讓更多的醫生接受這樣的新產品,這是我們公司花最多時間跟資源的地方。

我們公司目前在歐洲─主要是德國─有跟六個睡眠中心合作,等於是把我們的產品拿到那邊進行臨床上的試用,包含一些比較長期,讓病人帶回家的使用,這些資料在市場行銷上非常重要,同時這個資料事實上也是為了要支持未來在美國FDA認證的申請。另外,因為在歐洲跟這些醫生的合作,對於我們在歐洲的推廣非常有幫助。

 

主持人:通路要非常專業,因為這是一輩子的服務,另外,因為這需要醫師簽處方籤,病人才能夠用,所以這是一個很專業的體系。

陳仲竹:對,主要是因為保險給付,在歐美國家因為大家對呼吸中止疾病的重視,他們的保險機構幾乎是全額去補助這個產品,像法國一年可能補助每個病人上千塊美金,保險公司需要看到醫師處方才會給付費用,因為這個算是昂貴的治療,而且每一年都要付。

另外,病人需要長期記錄他的使用情況,這個疾病常遇到的問題是呼吸器大家帶回去就不用了,政府和這些保險機構付了這些錢,結果病人卻不治療,所以後續的追蹤就很重要。像我們的器材裡面有內建藍芽,可以透過藍芽把使用的紀錄用手機傳到遠端,醫生或是保險機構都可以去確認這個病人是否有繼續接受治療,並且看他使用的狀況。

主持人:如果有改善的話,以後保險公司更願意給付。剛剛講到就是歐美都很重視這樣的疾病,也做了很多保險的機制,那麼在台灣呢?

陳仲竹:台灣目前睡眠檢測政府有給付,每個人每年可以接受一次免費的睡眠檢查,另外在治療的部分,對於重度,也就是呼吸中止次數在四十次以上的病患會提供一萬到兩萬不等的補助,對於中低收入戶的補助會比較高,但還沒有全額補助,因為在台灣這是相對比較新的疾病。

 

研發五年,累積上百篇專利

主持人:最後,創業過程裡面有沒有什麼經驗可以跟大家分享?

陳仲竹:會支持我花這麼多時間去為了這間公司努力的原因,就是我每天醒來都要想怎麼樣讓自己睡得更好,我一直想要讓更多人去了解這個問題的重要性,這個疾病事實上是對整個社會影響非常大的,一個人晚上都睡不好,結果是他第二天沒辦法好好工作,對於整個社會會讓我們很沒有生產力。

我當初在史丹佛做博士後研究時,碰到這些最優秀的人,卻發現我自己整天都精神不濟,記憶力變得很差,發現自己沒辦法真的跟這些人一起工作,我覺得就是要做創業或是醫療器材這個領域要去發展的人,其實很重要是找到你自己的熱情,你最想要解決的問題,你想要改善什麼,這個是讓你可以支撐下去,在面對很多困難跟挑戰還可以繼續走下去的主要原因。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3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