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交大EMBA如何使企業家成為台灣的祝福─交大EMBA執行長巫木誠、啟翔輕金屬科技公司陳百欽董事長、健喬信元醫藥生技公司張家欣副總經理專訪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交大EMBA執行長巫木誠表示,交大EMBA的學員組成有兩大特色:菁英化、異質化。菁英化是指學員都是各行各業的菁英,異質化是指學員來自四面八方,行業與專業都不同。「菁英化」可以讓學員有「棋逢對手」的學習熱誠,「異質化」可以使學員接受來自不同領域的挑戰,兩者都是交大EMBA相當重要的特色。

2016兩岸贏利模式菁英邀請賽,今年由新竹國立交通大學舉辦,由新竹交大及上海交大各派五隊參與比賽,最後脫穎而出的是新竹交大「安心養豬4.0+隊」以及上海交大「海玩隊」。這個邀請賽順利增進兩岸企業家菁英的交流,並為未來兩岸進一步合作搭建一個新平台。

 

從大我角度經營EMBA 讓企業家成為台灣的祝福

主持人:交大EMBA已經進入第十九年,培養出非常多優秀人才,剛好還跟上海交大舉辦了「兩岸贏利模式菁英邀請賽」,過程相當精彩。今天我們要來談交大EMBA的辦學使命、理念,邀請到的貴賓是交大EMBA執行長巫木誠、啟翔輕金屬科技公司陳百欽董事長,以及健喬信元醫藥生技公司張家欣副總經理,陳百欽和張家欣兩位都是我們EMBA的學員。首先請巫木誠執行長跟我們分享一下辦學的使命、理念,以及招生的特色。

巫木誠:交大EMBA的使命就是「要使企業家成為台灣的祝福」,我們常講「救台灣」,最根本的就是GDP要成長,GDP要成長,企業就要有競爭力,要有競爭力,就要有一流的企業家,這就是交大EMBA的使命。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辦學的理念是「學業就是事業」,EMBA招生的對象是現在的企業家、未來的企業家,或是高階主管,也就是企業家的幫助者。

而我們在招生上有兩個準則:第一個是菁英化,第二個是異質化。所謂菁英化就是希望招收的對象是社會菁英,不是一般考試的菁英,而是經過社會淬鍊的菁英,像我們今天邀請到的陳百欽學長和張家欣學姐就是社會菁英的典範。異質化則是要有不同背景的學員,因為交大傳統的科系都是電子、資訊,所以我們希望學員來自不同行業,包括高科技產業、傳統產業、服務業、醫療,以及政府組織,專業可以是財務、行銷、製造、研發等等。我們認為只有菁英化討論時才能棋逢對手,只有異質化才能跳出傳統思維。

 

主持人:執行長說交大EMBA的使命是「要讓企業家成為台灣的祝福」,這是一個比較大我的觀念,以前覺得上EMBA就是想讓自己交友範圍擴大,創業賺大錢。

巫木誠:我覺得一般的EMBA都是從小我出發,想要得到財富,得到友誼,得到知識,可是交大EMBA想從大我出發,大我裡面有小我,但小我裡面不一定有大我。交大做為一個百年的大學,應該要更有高度,當然念EMBA能得到財富,得到友誼,得到知識,但我們更希望他有雄心壯志成為台灣的祝福。

 

主持人:企業家其實是有很多社會責任的,不是只管自己賺錢,我們交大就是要培養有社會責任的企業家,幫助經濟成長。剛才還講到「學業等於事業」,代表來讀的企業家們的研究方向都要跟事業緊密連結。

巫木誠:我們EMBA現在招收的學生大概有30%是企業的董事長或總經理,再加上高階主管大概有近80%,平均年齡大概在42歲,所以他們都有相當的企業歷練。對於剛考進大學的同學而言,學業可能是第一份工作的開始,但對EMBA的學長姐來講,學業是事業的更上層樓,所以我們的教學方式要考慮到這些同學有更大的使命,更大的責任,學業是為了幫助他的事業成長。

 

菁英化、異質化 同學就是最好的老師

主持人:講到招生要菁英,要異質,今天兩位來賓就是最明顯的代表,陳學長是做鋁材料,張學姐的健喬信元則是做生技,是不是請張學姐先分享一下你在EMBA的心得?

張家欣:我是第十九屆,目前讀了半年,這半年裡真的嘗試了人生很多的第一次,譬如說去柏克萊大學交流,到最近參與了兩岸贏利模式比賽,都讓我的人生留下很難忘的經驗。

 

主持人:另外,陳學長經營啟翔輕金屬已經做到三十年了對不對?有三十幾億的營業額,是一個很大的集團,跟我們分享一下你來上課半年多的收穫。

陳百欽:我跟很多人一樣對EMBA有誤解,把它當成高級扶輪社,來這邊就是吃喝玩樂。但是當我正式錄取,來上課之後覺得很感動,因為這所學校不只提供你娛樂而已。我報名EMBA的時候一直認為交大不是我的唯一,但我現在認為自己是一天交大人終生交大人。我已經五十幾歲了,來交大主要是想學些新的觀念,跟一些菁英互相學習,在交大的半年來我學到怎麼跟一個團隊合作,能跟這些在各個領域裡都非常專業的菁英學習,我覺得收穫非常大。

 

主持人:真的有棋逢對手的感覺,那張家欣學姐要不要再分享一下你這半年的感受?

張家欣:其實我在公司已經待了二十多年,擔任副總經理當然是位高權重,當初為什麼會選交大EMBA?因為我很欣賞交大科技人才open mind的胸襟,所以想來這個地方接觸這些人。過去在公司身為副總可能只需要一聲令下就可以做很多事,但在這個地方我們必須把頭銜放棄,沒有名片、沒有title,當有case或study的時候我們必須互相討論,互相尊重,大家丟出自己的意見整合,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機會,是在一般公司裡面沒辦法做到的。

 

主持人:你不是董事長,我不是副總,這樣子才能夠大家站在同一個位置討論。

張家欣:才能聽到多元的聲音,在過程中我們也可以思考過去在工作中,帶領團隊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問題,這就是交大EMBA執行長說的「做中學,學中做」,不是只學一套理論。

陳百欽:到了交大沒有人會叫你董事長,頂多只有學長,大家平起平坐,平等學習,可以把你的思維放開來,在共同的研究、活動裡大家也會比較融洽。

 

主持人:我相信很多人來唸EMBA是帶著問題來,可能在工作上有一些瓶頸,因此希望來這裡找到解決的機會。

陳百欽:選擇交大之後覺得這裡的組織學習非常棒,每一組裡一定有財務、會計、RD、行政主管,甚至董事長、總經理,等於一個公司高階主管的組織,透過EMBA的分組大家可以了解原本職務外的工作,比如很多人不知道研發到底在研發什麼?但研發的高階主管就能告訴你,有些高階主管也不一定清楚老闆、副總怎麼做?所以這裡就像公司的縮影。

張家欣:另外補充一下,因為我們還會用各個產業分組,所以可以學習到不同產業的優勢和技能經驗,不是只是表面上的東西。

 

兩岸贏利模式菁英邀請賽 以國際視野激出學員潛力

主持人:我想大家經驗分享一定是最珍貴的。交大EMBA的特色除了剛講到的使命、理念、招生之外,是不是請執行長再跟我們補充一下其他特點?

巫木誠:交大EMBA教學特色有三:第一個是組織學習,第二個是贏利模式競賽,第三個是國際標竿。EMBA是團隊的學習,我常跟學員講EMBA有三種老師,第一,教授當然是我們的老師,第二,同學是我們的老師,第三,藉著觀摩互動反省,自己也是自己的老師。交大EMBA的理念是人人皆為我師,培養虛心的精神,到處都可以學習,就像Apple的創辦人賈伯斯說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渴,求知若愚,所以組織學習就非常重要。

另外,除了團隊精神,藉著跟上海交大每兩年比賽一次營利模式競賽,激發出大家的潛力,把他們當成鏡子照照自己,看我們還有哪些地方可以精益求精。國際評比部分,我們則每一年到加州柏克萊大學和北京大學遊學訪問、上課。

 

主持人:剛講到贏利模式是我們的特色,12月3號剛辦完,上海交大派了五隊,台灣交大也派了五隊,今年已經是第四屆,是不是請執行長跟我們說一下兩岸贏利模式競賽到底是在做什麼?

巫木誠:「贏利」就是將利益賺進來的競賽,也是一個商業模式創新的競賽,而這案例必須來自真實的企業,不是虛擬的企業,也不是一份企劃書。EMBA招生時能招到社會的菁英,所以當他把他們公司的案例拿出來報告時可以使公司省思過去,規劃未來。評比的標準是假設評審是創投或投資人,這樣的企業是不是具有吸引力,可以吸引人才,吸引資金,所以我們除了找教授也找創投當評審,藉由這種方式讓同學省思自己的企業,落實「學業就是事業」的理念。

 

主持人:今年因為我剛好出國沒辦法參與,聽說會場非常熱絡、非常精彩,交大這五隊也都表現得非常突出,陳百欽董事長和張家欣副總是不是跟我們分享一下你們參與的過程?

陳百欽:兩岸贏利模式競賽對企業來講是一個非常好的模擬方式,雖然我沒有進到正式的比賽,但透過初賽還是得到非常大的收穫,因為當我把公司的資料拿出來,學長姐和教授就可以告訴我那些地方要加強,亮點在哪、弱點在哪?對公司來講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我們總共有十二隊參加初賽,到最後只選出五隊,從最初賽到決賽總共要過四關。這項競賽不是在爭取名次而已,重要的是我們可以跟世界名校競爭,得到宏觀的視野,像台灣的團隊大概都是重技術、研發,上海交大的隊伍大多都注重物聯網,我相信兩邊都收穫滿滿。

 

主持人:張家欣副總的隊伍有進入到最後五隊,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整個比賽的過程嗎?

張家欣:這個贏利模式讓我學到很重要的觀念是,很多時候是當局者迷,當我把公司case拿出來時覺得已經講得很清楚了,但經過大家的檢討我們才漸漸找出如何在十二分鐘之內讓不清楚你的產業在做什麼的人非常清楚,讓他們非常了解這個企業未來的獲利模式,這是需要花很多時間來學習的。

 

主持人:非常謝謝兩位學長學姐的分享,我知道之前有團隊因為兩岸贏利模式競賽得到真正創投三千萬的投資。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應該要好好發揮跟對岸總共五個交大的連結,這個贏利模式比賽就把我們兩邊連結起來,巫老師參與了全程的比賽,相信也有很多感觸。

巫木誠:這次的贏利模式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我們新竹交大的五隊幾乎都是生技相關,四隊是生技,一隊是農牧業,也是廣義的生技,上海交大的五隊都是用物聯網結合其他行業。雖然各個企業做的不一樣,但是會有類似的思維,可以說生態系統會對所有企業造成影響和限制。所以我覺得藉著兩岸贏利模式競賽可以可以把交大EMBA組織學習和國際標竿兩個特色都包含進來,用國際標竿當成我們比較的目標,用組織學習凝聚內部力量,互相學習。

 

EMBA的精神:同行致遠

主持人:交大EMBA的目標和使命都非常清楚,是不是請兩位分享一下你們希望未來在事業上達到什麼目標?

張家欣:因為我在公司已經有26年的年資了,我個人希望除了自己企業和團隊的成長外,可以傳承自己的經驗,同時從年輕人身上學到不一樣的創新思維。

 

主持人:也請陳百欽學長分享你未來的計畫。

陳百欽:其實我進到交大EMBA一開始是想圓我的夢想,就是重拾書本,當老闆三十幾年,有點像是住在象牙塔,來到交大後燃起我對事業、生活的新希望,改變了人生視野,身邊多了很多師長、同學協助你,收穫非常大。

 

主持人:其實陳百欽學長謙虛了,我知道你們還有一個創新園區把鋁跟很多產業結合,帶動其他產業一起成長。最後是不是請巫木誠執行長跟我們做總結,我覺得教育最大的樂趣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他們,這應該也是巫執行長的感覺。

巫木誠:我非常同意張懋中校長講的「同行致遠」這個理念,一個人走可以走得比較快但走不遠,很多人走雖然會慢一點但是可以走很遠,我覺得EMBA就是在落實這個理念。我們把它叫做「三同主義」:同學、同心、同工,同學就是降低歸屬障礙,不管你是董事長、總經理、主管,到這裡都是同學,同心就是要降低信任障礙,我們見面的時候可以互相信任,最後同工就是do and show,所以交大EMBA要表現自己,讓企業、社會給我們肯定。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3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