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灣產業轉型升級 必須企業要有A PLUS的格局─立積公司總經理王是琦學姐專訪


〈交大幫幫忙〉─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立積公司總經理王是琦學姐(電子系72級),畢業於美國馬里蘭大學電機博士,最先在美國類比IC領先大廠ADI服務,之後回國加入台積電及揚智等公司,2004年創辦立積,經過12年努力,如今已是全球領先的射頻IC公司,產品已打入包括三星在內等重要客戶。王是琦學姐投入研發二十多年,他認為要成為傑出的 IC設計研發人員,一定要有決心做到A+的格局,也願意花長時間做基礎技術的研發,這種專利才能為台灣的科技紮根,而不是只在乎短線的訂單。

王是琦學姐表示,立積的產品從研發階段就設定在高標準,不怕花時間、也願意有耐心地自己研發,追求性價比超越美國同業,同時也要求研發人員不只有邏輯、數位、混合訊號能力,還要徹底了解固態物理,電磁學等基礎理論。他認為台灣已具備和國際大廠一較高下的能力,若用這種決心投入研發,就不用擔心紅色供應鏈帶來的衝擊。

 

從事IC設計近三十載 成立射頻IC公司

主持人:立積科技是國內RFIC(射頻IC)非常傑出的企業,總經理王是琦學姐在IC設計領域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國內的半導體產業是在國際上最有競爭力的行業,但還需要不斷精進,跟世界一流大廠競爭,今天要請王總跟我們分享經驗談。另外王總經理也從事研發非常多年,他對於成為傑出的研發人員也有一套看法。

立積是去年在國內正式掛牌,可能很多人還不太認識,但立積有個很重要的股東就是台積電,光這一點大家就知道立積是一流的類比IC設計公司,是不是先請王是琦學姐跟我們分享立積的創辦過程。

 

王是琦:其實會成立公司我覺得是因緣際會,以前在揚智科技裡有一個RFIC design team,大約有三四十人,幾乎都是研發人員。team運作一兩年後揚智在商務規劃上有些其他想法,同時我們也覺得如果能把RFIC做好,對社會和台灣都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們就決定另外成立一家RFIC公司,而另外成立公司對這些技術人員來說其實沒有太大的不同,都是研發好的產品讓大家用。

 

主持人:所以王總之前在揚智工作,更早之前是在台積電,在國外也有IC設計的經歷,你的整個職場生涯都在IC設計領域裡面嗎?

王是琦:我1989年一畢業就到波士頓的Analog Device(ADI),它現在還是IC類比領域非常傑出的公司,一直工作到1993年底全家搬回台灣。在ADI的期間我了解到凡事要從基礎開始,我們被要求要徹底瞭解任何一個device、任何一個電晶體,所以物理概念要非常清楚,並且能跟同儕做深度溝通。那裡的第二個要求是idea必須要創新,必須突破現有的東西,如果只是讀了一篇paper告訴說內容這東西可以用,其實沒有太大價值,而且做出來的東西必須可以面對所有人的challenge。我覺得那是一段很重要的養成過程,奠定我在這個產業做事的基本堅持跟信念。

回到台灣後,剛好有朋友在台積電工作所以便跟著過去。在台積電時我經歷了不同產業,因為我是IC設計產業背景,他們就安排我在台積電的device Team,做的內容包括modeling、reliability、process design,這是在台積電裡除了DSD最接近IC設計的。把我在ADI學到的全都貢獻出來,尤其是process跟產品聯結的部分,幫到device Team的忙自己也蠻高興的。在後來因為家庭因素去教了兩三年書,又回到業界直到現在。

 

主持人:後來你就加入揚智?

王是琦:當時揚智決定做通訊,所以我幫他們帶起RFIC的design team。

 

立積成立第一年:砍掉現有產品

主持人:我想立積可說是王總一手催生的,過了十多年行業變化很大,我們要怎麼在這行業持續立足,跟世界一流大廠競爭?

王是琦:其實我們在立積創辦第一年做的事是把一開始的產品砍掉,當時做的產品是wireless lan transceiver,我們認為雖然wireless lan會成長,但transceiver之後一定會跟數位晶片結合,然而我們的數位晶片雖然能用,但沒辦法和別人長期競爭,所以我們決定只專注做射頻IC。第二就是要創造差異化的市場。當時的決定兩個還一直堅持到現在。

這段時間裡其實碰到很多挑戰,第一個挑戰是怎麼讓技術趕上世界一流大廠?包括power怎麼做大?信心度怎麼做好?外面的板子怎麼做妥當的接合?我們的方法就是堅持把電晶體的行為搞清楚,徹底了解物理,針對特性深耕。我們的wireless lan一路從11b升級到現在11ac,每年都在進步,因為我們要求自己要在一定時間內超過全世界最好的公司,變成最好的公司。

第二,每個做研發的公司最大的挑戰除了做好東西,就是怎麼把東西賣掉。我想我們算幸運,在公司剛開始時就認識志同道合的夥伴,幫我們找到適合的管道、適合的客戶,並不停增加銷售量,提升產品性能。

 

主持人:剛講到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聚焦」,公司剛開始的時候資源少,所以一定要聚焦,找出投入的點,我記得立積成立的時候,不只台灣,全世界都有很多人做wireless lan,競爭非常激烈,但後來很多公司都倒了,所以王總你們其實是考慮很多市場狀況再去作決定對不對?

王是琦:我們考量到主晶片一定會跟數位晶片結合,主晶片裡有很多演算法,屬於數學而不是物理部份的技術,這在當時並不是我們的專業,所以不太可能做到世界前三名,我們發現不是前三名的公司很難生存下去,因此必須找到另一個更專精的部分發展。

 

徹底理解基礎理論才能成為優秀研發人員

主持人:現在射頻IC的領域我們應該可以擠升到全世界前幾名了,立積從一開始的小規模,到現在越做越大,是不是開始規劃下階段的目標了?

王是琦:我覺得就是要到世界上最新、最需要的技術,就現在的階段來說就是怎麼把雜訊做到更低?線性度怎樣做到最好?我們用最好的技術、最好的人才,一年又一年專心開發,可能要兩三年後才會知道成果,但我們要看的是要看長期,不能只做短線產品。

 

主持人:我們剛講到王總大概是1989年就投入研發了,你覺得要怎麼樣成為一位傑出的研發人員?

王是琦:我覺得第一,研發人員一定要有志氣做到全世界最好,以類比IC來說,失真要最低,增益要最好,要最省電,所有我們知道的參數都要有能力做到最好,絕不能甘願做第二名。

第二就是研發人員一定要擺脫從小被教育的,讀完書後照著做的概念,因為你不可能做得比寫那本書的人好,你必須去看問題的本質是什麼?有哪些部份能提升、改進?而且要從電晶體本身的行為去想,而不只靠模擬,用模擬你看到的只是經過消化後的表象。第三就是方法找到後必須修正,但在修正的過程中一定要堅持做到當初設下的規格。

 

主持人:我想到華碩董事長施崇棠也講過類似的話,他要研發人員回去讀電磁學,讀最基本的物理,很多東西從根本著手才能做出真正不一樣的產品,雖然華碩跟立積不同領域,但基本方法都很像。

王是琦:對,那RFIC其實是跨領域的東西,包括電磁學、類比電路、半導體物理,類比電路已經發展了幾十年,我們的研發人員就是要了解前輩們怎麼做出基本電路,接著解決現存的問題。再來,因為我們用的電晶體都是半導體做出來的,對元件的物理特性多一些了解才能把電路做得更好。所以我覺得要跨領域把這三個東西讀清楚,才能把東西做好。最後,我覺得研發人員要有承擔風險的精神,不要老是用別人用過的東西,這樣是走不出新格局的。

 

研發是沒有範圍的題目

主持人:我想從最基礎的學科去研讀是很重要的,但我們常講產學落差,你覺得是不是很多學生在學校沒有把這些東西讀通?所以進入職場設計IC產品時,還要再次把基礎的理論讀通。

王是琦:我想當你不覺得這東西對你成為一位優秀工程師有用的時候去讀,和在職場上知道這東西對你有用的時候,讀起來的心態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我想我們的教育還是有缺失在,優秀的學生很會考試,但業界的要求不太一樣。

王是琦:我們的教育一直偏向給你一份有限的資料,讓你在很短的時間裡面理解,參加考試。可是研發不一樣的,沒有人告訴你哪本書可以用,甚至沒有書可以用,題目本身也沒有範圍,所以必須有非常獨立的思考能力,找出你要的資料、方法。所以研發人員要持續不斷地學習,長期累積後總有一天會累積出優秀的產品。

 

小公司也應堅持做到A+

主持人:最近幾年我們的產業面臨了一些挑戰,從PC過渡到通訊做得不是那麼好,在網路領域裡也沒有大的終端品牌,你覺得台灣產業要轉型升級該怎麼做?

王是琦:我認為第一,台灣面對的是全球人才競爭,任何企業都必須放掉以前的心理,過去台灣很多企業做A-可以得到最大的效益,但在現在的環境下你要有決心做到A+,做到A+要靠很多累積、很多投資。第二我覺得產品必須跳脫出「Me too」的規格,不能再只照著別人訂好的規則做,這樣不只是技術,產品也永遠會比別人慢,你要有勇氣在第一時間和partner、客戶談好新的規格和feature,成為制定者,才能做出差異化,才有真正的價值,

 

主持人:要做A+需要很多投資,小公司是不是沒辦法?還是小公司也應該這樣做?

王是琦:我的看法是即使是小公司也必須想出辦法來做,金錢、人力沒那麼多,你就必須挑最重要的、最核心的先做,不能等到規模變大,因為不做這件事變大的速度絕不會有你想像的快。

當然做A+企業要付出代價,但就算三個技術裡面有兩個失敗,只有一個成功,那還是成功。而且你的人能從中學到更多,幫助你穩當地走下一步。所以並不是看到會成功才做,而是要有挑戰的精神,不然永遠不會成為A+。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