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灣40家書店的人生故事─《書店裡的影像詩》導演侯季然/夢田文創製作部企劃謝孟蓉專訪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夢田文創耕耘3年,走訪台灣各地的獨立書店,發掘到許多動人故事,透過影像與文字記錄,點點滴滴串連成電視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進而拍成40家獨立書店的紀錄短片《書店裡的影像詩》,如今已完成第二季的製作,並且邀請第一季的導演侯季然繼續負責擔綱。

去年台灣的「大侯」導演侯孝賢在坎城榮獲最佳導演獎,「小侯」侯季然則以40集短篇紀錄片《書店裡的影像詩》,獲選「2015年度中國微電影導演30人」。海選名單中有數百萬位導演,最後篩選出30位,侯季然以《書店裡的影像詩》高居榜首,這40支書店影像,串起全台40個書店景點,把台灣的巷弄、人情、書香送到海外,也感動大陸眾多的觀眾。

 

每家獨立書店代表它對待土地、生活、文化、閱讀的想法跟方式與價值

主持人:很高興邀請到了《書店裡的影像詩》─侯季然侯導演,以及夢田文化的企劃謝孟蓉謝小姐,侯導演是一個創作力旺盛,得過非常多的獎的年輕導演;夢田文創是蘇麗媚小姐創辦,他把台灣很多好的故事挖掘出來講給大家聽,這都是我非常嚮往的工作,雖然我們是在做財經熱點,但文創產業也是財經裡面很重要的領域,因此我們今天特別邀請到兩位來上我們節目,分享一下他們怎麼製作書店裡的影像詩。

先請教侯導演,因為《書店裡的影像詩》,第一季與第二季都是由您來負責拍攝,它是一個紀錄片的型態,它也記錄了台灣具有特色的書店,請您分享一下製作《書店裡的影像詩》過程的心情與感受?

侯季然:這幾年獨立書店是一個大家常討論跟報導的議題,夢田文創也開始有相關計畫。那個時候可能是跟書店有關的偶像劇和出版品,也有介紹獨立書店的紀錄片。我在接到這個案子的時候,覺得如果要拍攝一個關於獨立書店的影像作品,應該不必重複文字跟圖片做過的事情,而是去找到電影可以提供的素材。

在夢田文創蘇麗媚執行長的支持之下,我第一季拍了四十家的獨立書店,每一家的形式都不一樣,不會用訪問與節目的模式去套在每一家書店,基本上是去捕捉每一間書店令人印象深刻的片刻。我們不是要去鉅細靡遺的介紹每一家書店,而是去呈現一種情緒,或者說看到一個別人的生活方式的一個片段

拍這個系列不管是第一季或第二季,我們希望藉由這些獨立書店老闆的生活方式,讓觀眾看到有人是這樣子在生活著,不同於我們習慣的生活圈,他們代表各種各樣對待土地、生活、文化、閱讀的想法跟方式與價值。

我希望這系列的片段會讓大家有點刺激,這三分鐘、五分鐘的片子刺激你會想要去這間書店裡面看看;另外是你可以想想我到底是怎麼過我自己的生活?我的生活裡面重要的東西是什麼?應該要花最多時間在什麼上面?這個東西我覺得是我自己在拍這一系列收穫很多,也希望可以介紹給大家的。

 

主持人:看了第一季跟第二季一部份的影片,真的覺得在台灣這樣不算大的土地上,有這麼多人用不同的方式在過日子,也請侯導分享兩季各四十家,取材上面是不是也有點區隔?

侯季然: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區隔。我們從第一季開始就希望盡量走出台北,以實際數量來講,全台灣有一半以上的書店都是在台北市裡面,但我們希望可以到各縣市去拍到那個地方書店的樣貌,因為你同時在看那個書店的同時,你也在看到那個地方的風土跟人民生活的樣子。第二季我們其實就是有坐船、飛機去到離島,到澎湖、金門、馬祖,去拍當地的書店,用意跟第一季也是一樣,讓大家看到台灣各個角落不同書店的樣貌。

 

老世代vs.年輕世代書店的影像對話

主持人:孟蓉充分做過田野調查,從百家書店裡面挑出四十家,請您跟我們分享一下第二季在選材的部分有哪些特色?

謝孟蓉:我們這裡在一開始做第二季的計畫時,有先設想了一些選材的主題才開始下去跑田野調查。這次主要有兩個主軸:第一,我們希望可以透過導演的影像美學來看老世代書店跟年輕世代書店,透過影像的方式隔空對話,所以我們這次有拍了九十八歲爺爺的老闆,也有年輕的跟我差不多二十五歲的書店主人,他們用不同的方式跟態度去面對他自己的書店。

還有一個部分是更加地貼近社會與社區的書店,他們關心的是環境的議題,可能是土地、小農或是空氣汙染,這些是更貼近台灣人生活的一種書店,我們也想要去紀錄,更貼近他們的生活方式跟我們的生活方式。

 

獨立書店的特別故事─獨立創作者的漫畫書店

主持人:請侯導跟我們分享幾個您覺得感動或是印象最深刻的故事?

侯季然:我介紹一個書店它是賣漫畫的叫做Mangasick,就在台電大樓那邊。它沒有招牌,是在一個地下室裡面,它不是在招攬路過的客人,所以必須先在網路上面去搜尋比較容易找。這家店主是一對情侶,他們是去聽搖滾樂現場認識的,都是熱愛搖滾樂的年輕人。他們很特別,他們店裡最有意思的是他們蒐集很多獨立創作的人,這些創作者可能是一個水電工,他利用下班的時間寫書籍或是畫書籍,他自己把作品拿去影印,用膠帶把它貼起來,就做了十本、十五本,透過網路或這種小據點在賣。

這間漫畫店就蒐集了好多從全台灣各地來的,這種自己在家裡手工做漫畫的工作者,甚至還有香港或者是來自東南亞,其他華文地區的作品,所以在他店裡面可以看到很多市面上的書店看不到的書。那麼為什麼他要做這些事情呢?除了他自己很愛漫畫之外,他會覺得說很多在做這些創作的人,都是自己默默地做,可能也不是太商業化的產品,或是他漫畫裡的角色也不是太甜美或是大眾化,但他誠實地說出自己心裡面的想法跟對社會的觀察跟慾望。

只要誰的漫畫賣出去,店主會告訴漫畫家說誰買了你的漫畫,讓那些在家裡晚上默默畫漫畫的人,知道說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買了他的漫畫書,也就是說讀者透過這個店主再傳達給作者,作者就有動力繼續在他的生命中繼續創作下去,所以這是一間很有意思的漫畫店。

 

獨立書店的特別故事─雛鳥藝文空間

侯季然:另外是我們去澎湖拍了一個雛鳥藝文空間,書店的老闆是一位生態教授,他的專長就是做生態調查,他對台灣的鳥類、魚類都有很深的認識。他就是去澎湖做生態調查很多年後,決定在那邊有一個落腳的地方,後來就演變成在澎湖開書店。我們在拍他的時候,會感覺到老闆對於自然生態的熱愛,然後你會聽到現代人破壞環境的程度,是非常可怕的。

印象最深刻的例子是大家在市面上看到很多在賣有機、天然無毒的魚,一些比較知名的廠牌會強調在海裡面放養,就是用一個籠子放在海裡面,魚就在裡面養,這些魚標榜純天然,沒有檢出任何藥劑,用海水養殖的健康魚,作為一個消費者會覺得很棒,寧願多花一點錢來買這些無毒的食材,讓家人吃得安心也對環境盡一份力。

但我們去拍才知道也許魚本身是無毒的,但是在海邊放養箱籠卻會對環境造成很大的傷害。這些魚就是固定圈著,於是牠的糞便就是一直沉積在同樣的地方,越堆越厚就越來越毒製造很多毒素,毒素可能毒不到這些魚,卻嚴重毒害到其他海洋生物。

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們不只要考慮吃下去的東西健不健康,我們更應該要考慮食材做出來和捕捉來的方式,到底對環境是不是也是好的。譬如說書店它會介紹各種捕魚的方法,英國從18世紀就開始禁止底拖網,但是21的今天我們的漁民還是用這種方式,老闆介紹我們看一本書叫《獵殺海洋》,如果這樣下去,在2048年,我們海裡面是不會有半條魚的。

因此在拍攝這些書店的同時,這些書店的老闆都是深植在土地上,用很在地、實際參與的方式去了解我們在每天消費跟每天社會運作的方式裡面,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我們省思,譬如說我剛剛講的是一個澎湖的關於生態的書店;宜蘭有小間書菜,它告訴你小農在做什麼事情;到嘉義有洪雅書坊,它告訴你關於老屋這個改建,或說政府如何徵收房屋,人民如何要重建他的房屋,這些事情其實都有很多的知識存在這些獨立小書店裡面,它們會提供你很多主流媒體上看不到的卻和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珍貴資訊。

 

主持人:孟蓉也是跑了很多地方,跟這些書店老闆都有很深的接觸,也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看到的幾個讓您印象深刻的案例?

謝孟蓉:我們這次在拍的有間書店在美濃,它也是一間沒有招牌的書店,大家經過的時候會覺得它好像長的不太一樣,可是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它沒開的時候真的看不出是一間書店。其實這也會變成書店的主人想要做的自然篩選機制:他覺得可以鼓起勇氣踏進去一間沒有招牌的店,他特別欣賞這樣的人─可以鼓起勇氣做出行動的人。

書店主人談到關於美濃這個地方的生態,像書店的對面就是一個廢墟,斷垣殘壁,剩下一堆廢棄物在那邊,卻沒有人可以動它,因為這塊土地的繼承者太多,大概需要大概兩、三千人的簽名才能去動那個土地。書店的主人非常關心這樣的議題,他覺得美濃身為一個博士之鄉,出了這麼多的博士,是一個學歷非常高的城鎮,如今卻變成這麼落寞的地方,他才想要回到美濃然後做一些事情。

回美濃需要很大的勇氣,美濃是偏鄉不是一個市中心,它甚至連往返高雄的車,傍晚五點就最後一班,那天還是他騎機車載我飆去車站才得以回到高雄市。在偏鄉開書店是非常辛苦的,他說給自己半年的時間,虧損沒有關係,讓自己試辦半年,雖然說很辛苦,他還是想要幫住在那片土地的人說話,想要讓土地可以變成不同的樣子,這就是我認識的書店老闆。

侯季然:其實這些獨立書店都會面臨就是生存的難題,很多店主都另外有別的工作來餵養這間書店,譬如漫畫書店店主主要的工作是翻譯,你就看到他在店裡一直打字。澎湖的雛鳥老闆還是繼續在當教授同時在開這間書店。他們是把書店當作散布理想、推廣理念、實踐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的地方。這些店主對於生活方式的邏輯和一般人可能不太相同,他們把生活放在第一位,再來去想如何在這個生活裡去克服這個生存的難題,而不是把賺錢當成第一位。生活方式順序的不同,也決定了你對很多事情的看法不一樣。

 

文創產業最重要的是老闆的品味跟眼光

主持人:我們常常在談怎麼樣把我們的好故事,好好挖掘包裝傳達給全世界,過去講的是台灣的流行音樂,台灣其實還有很多好故事可以透過我們好的研發跟製作把它傳達出來,侯導覺得台灣文創產業怎麼去掌握講故事跟講好故事的秘訣?

侯季然:我自己是一個創作者,我對於產業不是那麼的了解,以書店裡的影像詩這個案例來說,我感受到這個案子之所以會被大家覺得很好看,是因為以我在創作的時候沒有任何的限制跟審查,也就是說夢田蘇麗媚執行長來找我來做這個案子之後,他從來沒有對我的內容提出過任何的意見,以我過去的經驗而言,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很多人在想要做所謂的文創產業的時候,他都會去想用一個怎麼樣的程序,或是規劃出一個SOP去看去參與到創作的層面。

其實每一個創作者,都是有他不同的風格跟取向,作為一個文創產業的老闆,重要的是要他的品味跟眼光,他懂得去挑選適合他要做的這個東西的創作者然後支持他完成,而不是在中間去告訴創作者應該怎麼做。台灣很多文創產業都把重點比較放在如何的去做一個程序管理,想要用一個模組的方式法內容生產出來,但是真正好的內容是沒有辦法這樣生產的。

謝孟蓉:其實夢田做這樣的一個IP的採集的時候就變成很像剛剛導演提到的我們好像有一個類似SOP,卻又不是那麼SOP的流程。我們內部自己稱作採集、論述跟應用這三大步驟。每個步驟我們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採集就像是我們開始做田野調查的過程,廣大的去搜尋各式各樣的資料,甚至親自去跟當地的人聊天蒐集他們的故事,蒐集出來完之後就會有一個很大的data base跟一個母群體。接下來進入論述的階段,就是挑出好的東西然後交由好的人,像是我們找到侯導演很棒的創作者腳色,一起來做一份創作,可是在這中間我們在影片出來之前,我們不會知道影片會是怎麼樣的結果,這就是一個最珍貴的地方,因為它很不期而遇,它才有辦法在框架裡面而不受框架的限制。

這也是蘇執行長在這樣的一個SOP底下給所有創作者最大的自由度,而後續的應用的部分,也是因應這它有什麼樣的結果,我們才會去把它轉換成更多的商品的加值,或者是其他延伸的應用。所以一定要說我們未來一定得做什麼事情,這是沒有辦法的,可是我們心裡的藍圖是我們可能要做某些有意義、有趣的東西!

 

 

影片分享:

侯季然《書店裡的影像詩》─新手書店

侯季然「書店裡的影像詩」─好樣本事、好樣思維

侯季然《書店裡的影像詩》─荒野夢二

侯季然《書店裡的影像詩》─小間書菜

侯季然《書店裡的影像詩》─全國最愛聊天的書店─水準書局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3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