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如何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奢侈品品牌─Kopus創辦人劉愷煊、楊晉昀專訪


〈財經熱點〉─主持人林宏文學長

由兩位台灣年輕設計師創立的Kopus,如今已有多項知名設計取得國際大獎,例如其設計的博物館機械錶,售價高達新台幣450萬,如今已接到十張訂單。Kopus定位在頂級高端市場,除了機械錶外,也推出地毯,自行車及筆等產品線。

Kopus 創辦人之一的楊晉昀,從小跟著父母到國外念書,大學回到台灣,就讀大葉大學攻讀交通運輸設計,曾在台灣最大汽車公司(LUXGEN)的設計中心策略組。至於另一位創辦人劉愷煊,高中時期就接觸了藝術與設計,並就讀室內空間設計,直到大學才開始轉入工業設計。

 

全世界第一支沒有玻璃蓋的機械手錶

主持人:Kopus這家公司由兩位輕人劉愷煊、楊晉昀所創辦,成立一年多的時間,他們在國際間得過非常多的設計獎,當然他們的產品也真正在市場上販售,甚至有一支價值四百五十萬的機械錶已經賣出了十支,營業額讓大家非常羨慕。

Kopus在今年得到了義大利A’ Design Award國際設計大獎,而且是得到五個等級裡面最高級的鉑金獎,剛剛講的是一支非常精美的機械錶,先請兩位介紹一下這個錶,它有什麼特色?它為什麼可以吸引這麼多人的目光?

楊晉昀:這支手錶的特色是它是全世界第一支沒有玻璃蓋的機械手錶,算是亞洲為數不多可以跟瑞士聯合製造的機械手錶品牌,我們的設計是沒有玻璃蓋,但我們可以做到基本的防塵跟防水,在技術上面有拿到這個專利。手錶中心的設計象徵宇宙,被四個環圍繞,最裡面那圈是秒針,再來是時針、分針、日期。以當它在旋轉時,可以看到金屬跟光影之間的變化、流動,是一個非常動人的藝術品。

劉愷煊:我們設計由瑞士廠商製作,差不多兩到三年的時間才能交貨,一般的機械錶都需要比較長的製作時間。

 

主持人:Kopus兩位創辦人因為得了這個獎,讓大家注意到你們的實力,除了機械錶,還有其他的產品,要不要跟我們介紹一下?

楊晉昀:我們第一個產品是一支筆,當時曾經想跟工研院合作但沒有談成。後來我們去找了一家非常大的生產製造廠商,用德國CNC技術把它做出來,最後筆芯是跟瑞士談合作,用瑞士的筆芯叫Ministar;電鍍是跟LV同樣的廠來做,因為筆的末端可當拆信刀,我們希望電鍍效果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而磨損;包裝內有一個信封,信封是來自於義大利的手製紙廠提供;外包裝是由英國皇家紙品廠提供這個包裝盒的紙品,並在台灣找了最優質的包裝廠商聯合完成。除了手錶跟筆之外,我們還有另外兩個產品分別是腳踏車跟地毯。

主持人:台灣的腳踏車世界有名,地毯可能就不是了。

楊晉昀:地毯是找伊朗的皇室合作,他們是全世界前三大的地毯製造商,我們已經配合一年。這個地毯的最大特色一片佔到百分之四十五面積的藍色,是全世界最後一張有這個藍色的地毯,它是用綠松石的顏料做成。此外這個地毯的特殊編織方法可以存放三百年到五百年的時間,且每五年會往上升值,是一張不斷升值的藝術品,我們會找拍賣行拍賣,最低起標價是七十萬台幣。

腳踏車則是做urban bike城市腳踏車,我們跟Gochic一起合作,是做手工的城市腳踏車,城市腳踏車不一定要有變速功能,比較適合在城市騎,不適合越野、競速,它適合舒適地騎在城市裡面,因為城市裡面基本上都是平地,也不需要很多段的變速。設計概念是來自於有名的法國米約橋,腳踏車側邊有一個非常優美、非常長的線條,從後輪中心延伸至車頭,它在視覺給人一種延伸的感覺。我們腳踏車是採用珞鉬鋼管材,烤漆是用跟藍寶堅妮、法拉利一模一樣的烤漆來做。

 

環境創造品味

主持人:這很特別,你們定位都是高階消費者,兩位是不是分享一下,為什麼會走這樣的一個創業路?

楊晉昀:我從小在紐西蘭跟上海差不多待了十三年的時間,上海是一個國際大都市,我在那邊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對我做品牌有比較大的影響。上海是一個百貨公司林立的大城,我家正好是住在百貨公司最多的地方,走路可以到達的百貨公司差不多有二十家,所以常常逛百貨公司,小時候就蠻喜歡研究一些奢侈品,長大之後就會有一些疑問,為什麼是長這樣?為什麼賣這麼貴?有什麼樣的故事?我會被這些東西深深吸引。

劉愷煊:小時候家裡面有讓我去學習一些音樂鋼琴課、美術課,休假時會帶我去博物館、美術館、科博館去看一些比較有關科學類或是創作類的東西,所以我對創作是很有熱情的。到高中時我開始先學室內設計,但後來我發現如果空間是自己設計的,可是裡面家具還有一些產品是別人的話,可能就沒有那麼多新鮮感,所以大學就選擇工業設計,對設計眼界更廣,同時也認識Koma(楊晉昀),我們對設計的話題很有共鳴,因此選擇一起拚創業。

 

主持人:這樣看起來,兩位的家庭教育都很成功,家庭也給你們很多的資源,兩位家庭環境都不錯,而我相信你們兩個應該都是很敢於嘗試的性格,是不是跟分享一下你們的想法?

楊晉昀:在大學時候老師都常教導我們設計是為了要解決問題,而我是抱著這個疑問:設計真的是解決問題嗎?我當時想做奢侈品,那麼奢侈品解決了什麼問題?

其實問題也有很多種面向,就是看每個人怎麼樣去理解,我做奢侈品有一個蠻大的契機就是有一次在逛百貨公司,我站在六樓從上面往下看,看到一個保時捷的跑車放在百貨公司的大廳中央,有非常多的人駐足觀賞,人群裡頭有有錢人也有一般人,不管是誰都對跑車非常好奇。我認為這是他們精神上面的安慰,也是給人一個希望,我希望可以做這樣的東西,是我之後努力的目標。

 

主持人:我前一陣子看過一部印度的電影,就是他們小孩子從小就是想要買保時捷,所以這個就把它當作是人生的目標,這個的確你剛剛講不管有錢人、沒錢人大家都想要追求上流社會的東西。

楊晉昀:有些東西我們會拿出來跟朋友聊,譬如說車子、手錶跟筆,但是有些東西像是生活必需品就比較不會拿出來談。

劉愷煊:它可以算是一種感覺,但並不是完全宣示一個我是有主權、身分地位高低的人,有錢人心裡會覺得那是他們的享受,他們會認為這是一種生活。

 

與其等待機會上門,不如自己去創造屬於自己的機會

主持人:我們Kopus在台灣的報導不多,但在大陸的報導很多,很恭喜Kopus兩位創辦人已經打響產品和品牌的知名度。台灣很多產品很明顯欠缺美感,這個都是前輩種下來的因,年輕人應該很想要改變,兩位年輕設計師已經開創了很好的開頭,是不是跟我們分享一下台灣設計師未來可以怎麼選擇?

楊晉昀:設計其實有很多種風格跟種類,就跟我們吃東西一樣,大家喜歡不同的口味。我認為台灣有蠻多厲害的設計師,只不過他們可能因為生活的關係,不一定在台灣。我常跟中國設計師聊,他們認為台灣的設計師甚至比歐洲設計師更厲害、更有想法,他們覺得台灣有科技製造的背景,如果是在國外他們可能沒辦法做跟電子有關的設計,必須來台灣找,但是台灣先天就有這些,從腳踏車、科技,到寫程式的都有。

劉愷煊:現在台灣的設計師非常飽和,導致畢業生有一半或以上畢業後卻不是從事設計工作,而從事設計工作的人雖然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其實背後是蠻辛苦的。

台灣的設計師的待遇並不是那麼友善,我建議不論是畢業生,或是即將要就業的人,真的不要以工作的角度,而是要找一個可以用熱情支持的職業,就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那條路。所以不管你是設計師或是其他職業都要有這樣的心態會比較好,要先了解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楊晉昀:我非常同意,補充一點,就是之前和其他媒體聊的時候,他們問我們是怎麼看待「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這句話?我們覺得「與其等待機會上門,不如自己去創造屬於自己的機會。」

 

主持人:很高興聽到兩位年輕設計師的觀點,台灣設計大師謝榮雅先生曾經談到說台灣的設計師從1.0到4.0已經有天花板了,大概走到3.0就走不上去了,他現在當然是很積極的要往4.0去發展,希望設計師能夠變成董事長,能夠去推動、主導公司的一個發展,你們如何看待這個想法?

楊晉昀:我有一個朋友在非常有名的汽車廠當設計師,本來有一個機會可以從1.0直接變成3.0,可是他拒絕了這個事情,他認為到3.0、4.0就不是真正在做設計了,他的熱情還是在做設計,他希望他可以一直畫圖,這是他的嗜好跟興趣,所以他就拒絕這個邀請。當初如果他升到3.0的話,薪水一個月可以是八、九十萬台幣。我個人覺得其實是台灣有的4.0拿的薪水都不一定有國外的1.0或2.0要高,所以我覺得每個人可以自己去選擇他想要做什麼,無論是設計管理、產品經理、資深設計師,還是做設計總監,這些都是職位可以自己選擇,都是要遵照自己的興趣和熱情。

 

 

節目分享: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13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