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成功的祕訣就是咬住不放的決心!大立光林恩平執行長交大演講


5月17日交大邀請到大立光林恩平執行長前來與校長進行座談,鮮少在媒體前曝光的林執行長這次侃侃而談他從醫轉商的心路歷程,以及帶領大立光穩坐股王寶座的心法,更鼓勵同學們要多跨領域學習,堅持自己的目標,不成功絕不放手。以下以第一人稱記錄演講內容:

 

在醫界便展現解決企業問題的才能

大家好我是林恩平,現在是大立光執行長,我本身是學醫出生,在1986年畢業,為什麼會從醫界轉入科技業呢?我覺得這是人生的命運。我那時在高雄長庚小兒科當完總醫師之後就出來在台中執業十二年,生意還算不錯,曾經一個早上看了四百多個病人,藥已經無法一個一開,於是自己寫了formula A、formula B、formula C,那個時候就有點解決企業界問題的style出來。後來是因為家族的因素接手父親的事業。

這故事應該從我讀台中一中講起,我從小就不喜歡跟著父親的步伐,要我往東我就偏要往西,因為我覺得他太過一步一腳印,我比較喜歡有點變化的東西,所以我們兩人總是南轅北轍。我父親希望我去讀甲組,讀機械,但我讀了丙組,也就是將來要走醫學院或者是生物這一類,為什麼想讀呢?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因為高三的時候如果你要讀甲組還要再學物理,我很懶得再多學一樣東西。那我父親也不知道我跑去念丙組,直到考試成績出來才知道我上了醫學院,幸好他也覺得既然考進去那就算了。

一直到我開業滿十二年的時候我父親來找我,跟我說他老了,開始衰退,問我:「真的不願意幫忙嗎?」我的內心才真的有一點被觸動到,好像回家的時機到了,所以我就答應他到美國進修兩年的EMBA,2006年回來以後開始當他的特助。當特助的四年裡他讓我自由學習,自己去看加工、模具、設計、自動化組裝,學習怎麼寫軟體,怎麼解決晶片的問題、怎麼去開發晶片。學習四年之後父親就推薦我當CEO,今年是我當CEO的第七年,運氣還算不錯,雖然這段時間風雨飄搖,但至少沒有做得太離譜。 

 

數十年零負債 「有多少力量做多少事」

大立光雖然是成立於1987年,但事實上1979年的時候我父親和兩位在保勝光學的同事就已經在我們家的車庫裡開始大立光的事業,包括募資、畫圖做設計。大立光最初其實叫「大根精密光學」,是做研磨玻璃的,是在1987年時很多人來找我父親談要怎麼樣做塑膠鏡片,我父親說:「塑膠鏡片一片才十塊錢,玻璃鏡片一片一百多塊錢,我怎麼可能從這麼高檔的東西轉做這麼低階的東西!」所以他連續幾年都不願意答應,到最後是因為當初開始出現disposable camera,很多人去海邊不願意帶很漂亮的相機怕壞掉,或是忘了帶相機去,就可以買disposable camera這樣低於一千塊的相機,如果用玻璃的鏡頭就太貴了,一個鏡頭恐怕就超過一台相機的價格,所以我父親才決定試試看,正式進入塑膠鏡頭產製。

大立光在2002年股票上市,目前我們是全球塑膠第一大廠,比較特殊的是我們是零負債的公司,不管銀行怎麼樣來拜託,我們從第一天開始就不願意,這是秉持我父親的精神:有多少力量做多少事情,不要做太超越自己的事情。

我們是一個很低污染的產業,因為是做塑膠射出產品,塑膠射出後所有的餘料我們都會去做成次級品。我們除了在台灣,東莞和蘇州還有兩個廠,但可以看到員工數量一直往台灣在回流,不像有些公司一直過去。我們財務數字也是顯現往上,因為台灣的空間較小,廠房難找,所以我們要空出更多空間來做更高毛利的東西。大立光的主要產品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的,像是各式手機鏡頭,現在智慧型手機鏡頭的市佔率我們是34.2%,很期待有一天能像張校長講的那樣達到99%。鏡頭的市場還在發展中,除了手機還有車用,以後車子裡面都要強制使用。

 

重視專利 觸角從光學拓展到醫療

我們除了大立光這家也有其他的廠,像這家叫做大陽科技,有十幾年歷史了,主要是在做音圈馬達VCM,讓你的鏡頭可以前後移動,正確對焦。再來還有一間公司叫星歐,是做隱形眼鏡的,我們的隱形眼鏡是three layer,sandwich的製程,據我所知世界上真正使用three layer製程的只有兩間公司,其中一個就是我們,因為這個製程不容易發展。另外一個公司叫做LHT,是我一個台中一中的同班同學做的,他後來去哈佛的一個team,這個產品ECG主要是精確地診斷睡眠的狀況,把它貼著頭就不用住在醫院,可以戴著這個回家去,訊息就可以傳來醫院。

另外是廠區,除了台中以外東莞和蘇州也各有一個廠,現在的廠區總建大概有十萬坪左右,預計我們還要再增加五千坪。

我們公司跟別的光電廠最主要的不同是我們從第一天開始就決定要發展自己的科技,不要像其他的廠商跟日本、德國學,所以我們包括光碟設計、模具開發、精密加工技術,射出成型,各種人才都有。而且我想我們大概是所有光學產業裡專利佈局佈最深的,有一千多件的專利。大致介紹到這邊,謝謝各位!也歡迎有機會的話來大立光電來上班。

 

跨領域學習讓觀點更多元

張懋中校長:謝謝執行長全面性的介紹。就跨領域這件事情想跟執行長請教一下,第一個,為什麼跨領域的學習對貴公司的未來很重要?第二個,怎麼樣能夠吸引在跨領域獲得良好教育的同學將來能夠把才能運用在貴公司?貴公司對這樣的人才有什麼特別的鼓勵,或者有什麼培養的程序?

林恩平執行長:就我個人的經驗來講,跨領域會讓你看事情的觀點比較不一樣,就會產出不一樣的結果。至於如何鼓勵跨領域的人才?恐怕是結果論,譬如這些跨領域的人才假設在未來發展得很突出的話自然會吸引更多人往這條路。

 

張懋中校長:我們現在學校有一個雙學位制,就是容許同學們除了本科系七十學分之外,可以再修另一個學位三十學分,在總學分一百八十的範圍之內就可以得到雙學位,而且是跨院的。

林恩平執行長:這太棒了!尤其是在業界,硬體做不到的就靠軟體,兩邊都很重要,甚至是又去讀文學院也未嘗不好。

 

開放的心態看待犯錯

張懋中校長:因為像是電影裡面也有光學、無人機等各種技術。您可不可以再跟我們同學分享一下,貴公司對各式各樣人才的需要大概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

林恩平執行長:就大立光所需要的人才來講,幾乎囊括了所有範圍,甚至我們裡面有一些土木系畢業的也可以做晶片設計,就是說進來以後我們再重新訓練,當然還有mechanical、double E、computer science,尤其是double E和computer science,很多人都認為大立不會需要這種人才,所以我常常很苦惱,所以我還是再強調幾乎每一個系所都可以來。

 

張懋中校長:可以想見一個這樣的公司事實上是需要全方位的技術,不管是系統的、component的、material的、device的。我想來問問執行長,因為現在每一家公司都號稱自己有非常卓越的文化,文化一方面是讓business更精進,一方面是讓員工有向心力,我相信像大立光這樣一間成功的公司一定有獨特的文化。

林恩平執行長:我想我們公司是很容忍犯錯的一家公司,只要你下次不要再犯同樣的錯就OK,因為每個人都在錯誤裡面學習,有很多當初在做模具設計的,一開始會撞壞撞爛,當初被罵的狗血噴頭的,現在都已經長成大樹,我覺得可以犯錯,只要求你不要犯相同的錯誤。

 

「要做好一件事情,一定要有咬住不放的決心」

張懋中校長:謝謝執行長,下面一個問題,以你現在的想法、目前經營的狀況,將來怎麼繼續在業界保持領先?你覺得要用什麼樣的策略、方法來達成這個目標?

林恩平執行長:我想我們還是秉持一樣的態度,就是精益求精,盡力去把它做到最好,每一件都事情努力再努力,至於能不能做第一名我倒是沒有放在心上,我覺得盡力做出來的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

 

張懋中校長:另外,在座的同學們最關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以你的眼光,你是怎麼樣看年輕這一代,他們常被稱是草莓族,看起來好像非常脆弱,不能夠磨練。

林恩平執行長:我倒覺得老的跟新進的工程師只有一個差別,就是他們禮拜六比較少出現,因為他們已經是習慣周休二日的世代,不過我不是那麼在意,我覺得只要他對工作產生興趣,熱度還是會上來。

 

張懋中校長:所以你對年輕同學期許是什麼?

林恩平執行長:假設你要做好一件事情,一定要有咬住不放的決心,挑一個確實知道自己對這個有興趣的項目一直深耕,自然結果一定會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