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農民農村的轉型正義─ 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簡明仁學長專題演講


現任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的簡明仁學長自交大電子工程系畢業後即赴美留學,後任職於美國貝爾實驗室,1979年回國任教於交大電子研究所,隔年成立大眾電腦。雖然是科技背景,但為追隨父親─農民運動家簡吉的理念,簡明仁學長長期關注台灣農村問題,成立大眾教育基金會,希望以科技和生技的力量促進農民農村升級,讓農民獲得合理的報酬。以下以第一人稱摘錄演講內容:

 

尋找歷史真相 還前輩清白

我到過很多學校去演講,常常自問:「電機博士為什麼要講台灣歷史?」因為我認為對社會的關心是每一個工程師應該有的良心。 我今天要講的是農民與農村的轉型正義轉型正義的第一步就是尋找歷史的真相,還前輩清白,同時還土地清白。不久以前我們政府才向原住民道歉,這是應該的,因為原住民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但政府更應該道歉的對象是台灣的土地,台灣的土地在過去一百年幾乎完全被犧牲來支援工業的發展。那麼,過去的台灣到底是什麼樣子?我綜合歷史的記載,為大家簡單說明。

葡萄牙稱台灣為美麗之島:FORMOSA福爾摩沙,在那個時代這是件很重要的事,因為台灣在地圖上本來是沒有註明經緯度的,葡萄牙稱台灣為美麗之島後才在世界地圖上有了地址。1624年荷蘭從台南安平進佔台灣建立熱蘭遮城,一直到1662年被鄭成功打敗,新建東寧國,一共38年。

同時1626年西班牙人佔領基隆的和平島,建了聖薩爾瓦多城。台中彰化附近還有個地方叫大肚王國。現在已經在和平島上找到聖薩爾瓦多城遺跡,開始進行考古工作了,也出土了一些有關大肚王國的文獻。所以當時台灣北部是西班牙帝國佔領,南部是荷蘭帝國佔領,中部還有個大肚王國,荷蘭帝國被打敗後變成鄭氏東寧國。1683年東寧王國被清帝國滅亡。

這段時期一直到1895年日本治理台灣前發生過四大農民革命:郭懷一、朱一貴、林爽文、戴潮春。1652年郭懷一(鄭芝龍的部下),由於荷蘭人太貪腐苛刻,於是起義抵抗荷蘭,但是因為沒有什麼武裝只撐了兩個禮拜。1721年康熙時期,高雄的朱一貴,也就是鴨母王,起義抵抗清帝國,歷時兩個月。到了1786年乾隆時代,屬於天地會的台中林爽文,起義抗清撐了16個月,當時桃竹苗客家鄉勇配合清軍圍攻,打敗林爽文,於是乾隆就為這些鄉勇建義民廟,這就是義民廟的由來。也因為林爽文起義抗清導致米價暴漲,米商林本源家族(板橋林家)因此致富。1862年同治時代,彰化的戴潮春撐了三年,他是八卦會的,八卦會的源頭也是天地會。各位可能覺得奇怪,一個平民怎麼有辦法撐三年?因為戴潮春跟林爽文一樣,都擁有自己的團練多年,加上當時清帝國被太平天國洪秀全拖住,最後是被霧峰林家的林文察打敗。台灣過去的革命有點被清帝國操弄成族群間的鬥爭。

接下來講到台灣民主國,有沒有人知道台灣民主國的壽命總共多久?答案是五個月,成立後十三天,總統唐景崧就逃回廈門,十四天丘逢甲逃到廣東,但是劉永福撐了五個月才跑到廣西。民主國當時有國旗國璽,而且正式向國際社會上宣告。有一張1895年的老照片,是日本正在和清朝談判台灣的事情時,日軍佔領澎湖施壓,後來清朝決定放棄,把台灣割讓給日本。

1905年日本黑龍會幫助孫中山在東京籌辦同盟會,1911年推翻清帝國。說到這邊,我常勉勵學生,進入大學後到研究所畢業,六年的時間滿清帝國就被推翻了,所以時間寶貴,各位要珍惜。

 

日治時期父親簡吉領導台灣農民運動

到了日治時期台灣的農民反抗事件仍繼續上演。首先是噍吧哖事件,余清芳那時建立西來庵,私藏槍械,但因行跡不密被日本搜查。他以「大明慈悲國」起義,大家可能覺得這個名字有點奇怪,因為「大明慈悲國」就是認同明帝國,當時台灣人竟然認為自己是明朝人,可能是台灣的動亂一直以天地會為主角,天地會是鄭成功留下來反清復明的秘密結社。當時余清芳殺了派出所所長日本人坂井,事後日本便把噍吧哖這個地方改名為玉井,玉井是當時日本東京的風化區。台南有一個湯德章紀念公園,湯德章就是坂井的兒子。

這件事讓台灣民眾了解到沒辦法用武力抵抗正規軍隊,轉以社會運動的方式來爭取民主、自治和平等,直到今天我們也是走這條路,不是把政府推翻,而是在制度內尋找解決方案。因此1920年後,台灣開始有各種正式組成的人民團體:文化協會、農民組合等等。

1921年是台灣政治民主化一個重要的時間點,知識份子對於台灣人被當作次等公民發出不平之鳴,從東京開始了台灣議會設置運動,代表人是留學生林呈祿,還有林獻堂、蔣渭水。現在最常被提到的文化協會,第一任總理就是林獻堂,林獻堂是霧峰林家的人,當時他是社會運動最大的金主,聽說他為了支持社會運動賣了很多土地。

1926年起還有台灣農民組合,我父親簡吉就是這個台灣農民組合的領導者,這是當時人數最多的社會抗爭運動,以爭取農民生存權為主要訴求。簡吉是一個小學老師,其它代表還有農民黃石順和李應章醫生。

代表原住民抗日的霧社事件、代表知識份子反抗的文化協會、代表基層民眾爭取生存權的農民組合,與以勞工階級鬥爭為主軸的台灣共產黨,是當時最重要的反抗日本帝國四大事件。

翻出歷史是想告訴各位,1920年代台灣社會運動的思潮是和世界最先進的政治思想接軌。毛澤東也是1920年代開始的,那時全世界都傾向左派思想,同情弱勢,身為大學生卻不同情左派的話,會被認為跟不上時代的良心。當時的交通和通訊都非常不方便,所以做社會運動不像現在,用網路發出消息十萬人就過來參加,幾乎都是靠走路和騎腳踏車宣導。到了1932年台灣的社會抗爭運動,幾乎全被日本的軍國主義鎮壓,日本更在1935年舉辦台灣博覽會,向全世界宣示日本是東南亞的最強大國。

1924到1932年台灣農民組合經歷了八年抗爭,那時有一句話叫做「第一憨,種甘蔗予會社磅(台語:第一笨,種甘蔗給會社秤)。」為什麼會這樣講呢?因為會社工廠偷斤減兩欺壓農民,另一項原因就是日本政府勾結資本家限制人民的栽種自由和買賣自由,限制某一區只能種甘蔗,而且種出來的甘蔗一定要交給指定工廠,所以引起台灣蔗農群起反抗。

1925年鳳山當地的農民組合成立,代表人是黃石順,當時高雄的大地主陳中和想要把租給佃農的土地提前收回來,但佃農沒有土地就無法生活,所以由黃石順、簡吉帶頭抗爭,結果使陳中和株式會社放棄提前收回。這對農民是很大的鼓舞,表示人民團結發聲,可以造成資本家的壓力。

二林也是因為沒有買賣和栽種自由,加上工廠在價錢談好前就想強行收割,過程中和農民發生肢體衝突,還打傷日本警察,從此農民組合運動興起,隔年1926年台灣農民組合成立,發起全島性的抗爭。

當時幾名日本律師麻生久、古屋貞雄和布施辰治,有感台灣律師較少且沒有能力跟法院抗爭,特地從日本過來幫助台灣的社會運動,不停南北奔波和演講,影響重大,簡吉陪布施辰治到處去演講並且當翻譯。後來許多日本左翼組織都受軍國主義壓迫而消滅。1931年簡吉組織赤色救援會,幫助受害的運動家,因此事被關了十年。

 

如果忘掉過去是讓好人蒙受污名,社會將沒有公義

大家都知道中國共產黨的兩萬五千里長征吧?其中有一名台灣人蔡孝乾參與其中,1945年後他被派回來台灣做組織工作,但1950年初被抓到,使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被破獲,很多人因此犧牲或在監獄度過二、三十年。後來蔡孝乾加入國民黨擔任少將,並兼任司法行政部調查局的副局長。在二二八事變後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幹部張志忠領導一個叫「自治聯軍」的組織,自治聯軍的書記就是台灣農民組合的簡吉,因為簡吉和農民們最熟。

簡吉後來以匪諜之罪被槍決,那時候被槍決的人不是只有台灣人,還有很多外省籍。如果不是因為韓戰發生,讓美國的第七艦隊巡航台灣海峽,穩定局勢,我相信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不敢對這些所謂「匪諜」採取太過分的行動。

我認為如果忘掉過去是讓好人蒙受污名,壞人卻在教育下一代的課本裡變成好人,這是將未來建立在錯誤的認知上,會讓人民認為社會上沒有是非,沒有公平正義,因而向下沈淪。很多人說要忘掉過去,但是要求受難者家屬忘掉實在太沈重,因為那是構成他們生命的一部份,不可能忘掉。我們要做的是還前輩清白,很多人被誣陷迫害,有些人可能只是看了一本馬克思主義就被關了十幾年。了解真相,追求公義,放下過去,才有未來。有一句話說:「公義使邦國高舉」,如果不對違背公平正義的事發聲,大部分人會有樣學樣,不知不覺的往下沉淪。

過去發生的事已經是無法改變,但我們應該能做一些對將來有幫助的事。因此我們大眾教育基金會想落實幫助農民的理念,推動農民希望工程,開辦社會農業,也就是社會企業。

 

結合科技和生技 創造有品牌的農產品

現在農村衰微嚴重,村裡幾乎沒有年輕人,我們解決農村農民困境的方案是什麼?我們認為農業必須結合科技和生技,交大現在努力發展生技,生技領域很廣,是要做很多新藥呢?或是把百分之十的精力拿來做一些對台灣土地有幫助的事情?在1960到70年代,如果不是因為政府投資上千億的資金,讓工研院、交大去研究電子工程、IC製造等等,半導體產業不會有今天的成果。同樣的,我們應該投資一些對台灣農業有幫助的事,應該創新我們的農產品、設備、行銷跟管理,把電子業的觀念用到農業上面。

從九十年前的農民組合到今天,台灣農村有沒有改善?現在看來好像是沒有。農民組合的宗旨有幾項:農產交易合理化、農民教育要發達、農村文化要開發。現在農村好像有栽種自由,但其實沒有正確的知識和工具,還是沒辦法轉型升級栽種新的農產品;好像有買賣自由,但受限於市場跟行銷管道,農民仍然得不到合理的利潤。雖然有些年輕人回到農村建立農產交易平台,利用網路科技幫助農民增加銷售,這畢竟佔少數,大部分的農產品還是必須交給大盤商收購,經過特定通路賣出。這是我們長期忽視教育跟投資農村的結果。

我們擁有很多科技、生技,但真正的核心問題是年輕人不願意下鄉。所以社會必須要提供一個有前景、能夠自立自強的事業,讓年輕人不會回鄉就失業,必須選一個適當的農產品創造價值,結合生技和行銷把利潤回饋給生產者。此外還要強化農民的知識跟工具,因此我們基金會成立了「農民希望工程小組」幫助小農自力更生,吸引子女回鄉,讓有熱忱的年輕人可以回農村創業。

想要創新農村文化,均富是首要條件,一定要有經濟基礎才能夠提升教育,並發展農村文化,禮運大同篇裡講到:「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我認為應該是壯有所用,幼有所長,最後才是老有所終,任何年輕夫婦一定是先養小孩,有餘力有時間才去照顧父母。

我們基金會所推展的和各位所學其實大有關係,因為農業創新需要工程師利用科技、電子、機械設計工具,傳播知識給農民。像屏東科技大學經過七八年的努力,在台灣成功培育野生的巴西蘑菇,這是我們在屏東科技大學成立的香檳茸培養場,使用冷凍貨櫃改裝,牽涉到機械、光電、感測器,因為需要控制溫度、濕度、二氧化碳等等。

巴西蘑菇具有抗癌抗腫瘤的功能,長得漂亮、好吃又有生技價值,就可能經營成台灣農產品的品牌,這就是我們的方向。我們將這種巴西蘑菇命名為「香檳茸」,為什麼要命名?因為有品牌,農產品的價值才能提升,才能幫助最基層的生產者,如果他每天賣的都是最便宜的東西,不可能轉型升級,更不可能長遠存活。就像聽到松露會想到法國,其實松露並不只在法國生產,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都有,因為法國將它塑造成品牌,全世界的人都認為最好的松露來自法國。我希望將來講到香檳茸就想到台灣。

當你要創新,第一,產品一定要有特色,第二,知識設備也要創新。為什麼用貨櫃來做香檳茸培養場?因為每次颱風一來,台東和花蓮的農舍就被掃光光,改成貨櫃吹都吹不走,能夠抵抗天災才能永續進行。

另外還要特別提醒工學院的人,我以前也認為技術最重要,但其實比這更重要是市場行銷(marketing),如果賣不出去,再好的技術都沒有用。包括很多菁英寫的博士論文,放在架子上從來沒拿出來用過,再優秀的計畫和方程式,不利用就沒了價值。

 

循環式水產養殖系統 無毒農業新契機

第二個例子是我們利用微生物來提高水產的飼料管理,水質管理,我們設計的特色是水可以循環使用,不需要另外抽水,可以放在大樓裡,解決了抽水造成的地層下陷問題。這是獨步全世界的發明,基本上是利用生技的方法,模擬自然環境和海底微生物的生態,讓魚蝦在裡面生存。只要十五公分的水位,不用換水,利用微生物分解蝦的排泄物跟殘留物,使含氧量增加,亞硝酸減少,氮濃度下降,水就能保持乾淨。這個系統可以養什麼呢?魚蝦、海葡萄、海菜、海膽都可以。

在我們的養殖系統設計中,一個單位只有二點四乘二點四平方公尺,可以放進家裡。大概三百坪的地方,一個月就可以生產十噸的蝦,這是非常密集的養殖。在養殖業,密集養殖非常困難,只要一有傳染病就容易全死光。

基金會的願景是建一個無毒有機文創島,為什麼要推廣每位農民都有小小的生產貨櫃或是水產養殖系統?因為讓他有穩定收入後,才能跟他談不灑農藥、不用抗生素的自然農法,不然他沒有辦法生活。我進一步的目標是推展「正道農業」,就是從事生產工作時必須不讓消費者受到傷害。正道農業追求利潤的過程必須要合乎公平正義,不要傷害消費者和環境。困境是什麼?就是成本和價格都比較高,有沒有辦法突破呢?因為過去食安問題太多,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願意花兩倍、三倍的價錢去買保證無毒、有機的產品,所以我覺得有機會。當大家能接受正道農業、正道企業,當食物供應鏈都行正道,台灣的食安才能夠解決。

企業社會責任的成本比較低,公義性也比較低,社會企業則更進一步提高公義性程度,相對地成本也比較高,而正道企業的公義性和成本都最高。所以我們必須要用創新的方法,來補償這種因為追求公義產生的額外成本,有辦法抵銷才有實現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