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工業4.0時代的來臨─智慧型工業機器人於自動化產業之應用論壇
研華科技自動化事業群資深協理黃怡家協理:工業4.0之智慧工廠與智慧機器人


工業4.0的核心:串連

最近大家可能有看天下雜誌〈工業4.0 58秒的競爭〉這篇文章,文章裡寫到,智慧自動化、智慧機器人,無非就是預知大量客製化將會發生,車子、衣服都可能有需求,目前Nike已經有這樣的訂製鞋服務。為了做大量客製化,必須把供應商到客戶的資訊全部串起來,「串連」是工業4.0的關鍵技術。例如我們公司有一套WebAccess軟體,它的技術很簡單,就是把各式各樣不同品牌的DLC、device連接起來,接了十幾年,我們發現如今工業4.0其中一項關鍵技術就是這個,我們可以幫客戶拿到非常多資訊,交給他們做後面的處理。

再者,我們都說工業4.0就是設備上要接很多sensor(感測器),為什麼呢?除了水平面,供應商間的連結,另外就是垂直面,從上層的雲端或remote monitor到機器人,這也是我們公司現在的方向。例如很多半導體或化學廠都需要大量的系統監測和設備健診,希望能在設備壞掉前就注意到瑕疵。

研華這兩年常常發表有關工業4.0的消息,我們一直演進一直學習,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們公司認定工業電腦不是發展的路,工業4.0才是長遠的目標。GE有一句名言:「做自動化的公司,現在做硬體,明天一定要開始做軟體。」這對研華內部是一場革命,因為我們過去只做硬體,但現在老闆只看你軟體部門有幾個人。以前大家都嚮往考進電機系,做電路板,現在看起來好像不是頂尖族群了。

在《隱形冠軍》這本書裡講到德國公司有許多好的技術,德國政府現在用工業4.0去擁抱internet、IOT,其實我覺得它是利用媒體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德國有非常多自動化技術可以發展到全世界,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計畫。此外中國的紅色供應鏈也越來越強,德國、美國、中國,世界上各個強國都在工業4.0上競爭,到底台灣可以做什麼?現在研華已經有軟體,但還需要很多夥伴,譬如我們跟很多台灣的電信業、MES廠商,甚至是中國的廠商都有連絡,因為工業4.0的世界裡,我們必須和他們的系統串連,這些合作勢必是關鍵。

 

工業4.0與工業IOT

工業4.0也常常與另一個字等同:工業的IOT,這個有一份麥肯錫的報告,講到數個近年重要的產業:智慧工廠、智能服務,例如主動判斷商店裡的客人高不高興,下次會買什麼東西,還有智慧城市,像是公車動態查詢。研華就鎖定報告裡的幾個領域發展,把本來的產品部打亂,用這幾個產業分部門。目前研華也慢慢走出自己的方向。

接下來看一下一份市場調查,裡面提到2020年市場會快速發展的產業:交通、Elscan等等,有些台灣可能還沒注意到,像是「交通」在中國、歐洲都是非常重要的產業。另外大家有興趣可以去Google一下,Facebook已經決定投入智慧製造了,他們開始做工廠,一套Facebook不可能讓這個公司持續五十年,所以他必須規劃下一步。

 

自動化到「智動化」

我的第二個題目談自動化到智慧自動化,像現在很紅的無人車,我相信大家不會只看那台車,會開始研究裡面用到哪些關鍵技術是我們可以做的,但過去我們常常以發展技術為主,後來發現國外很多大廠是先研究可以創造更多商業價值,再找方法整合,去經營一個business model,然後跟夥伴合作。我覺得這帶給大家學習或工作上另外一個想法,因為我自己是技術人員,每次都跟老闆講:「給我三年,我就會做出成果。」老闆就說:「我不能等你三年。」

提到自動化到智慧自動化,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過這支影片?這是今年西門子發布的,搭配無人機,透過電腦和網路就能身歷其境深入工廠,看設備安裝在哪,可以到有問題的地方查看,還可以一邊把操作手冊、SOP打開,看看需要做什麼樣的處理,不必真的派一個工程師常駐,我覺得這個真的能幫助人類解決很多問題。其實我看到這影片第一個想法是:「這和我兒子最近玩的電動玩具這些非常像。」因為裡面的場景非常逼真,我覺得這可以說是已經做到智慧自動化了。

一開始我們研華在談工業4.0時只要能自動化的東西就想辦法把robot放進去,甚至在一台設備上放了三隻robot,後來發現要一群人去照顧這三隻robot,因為我們公司幾乎都是少量但多樣的製程,所以每做一個產品就要做一塊新的製具,還要設計很多的流程來符合這支robot,所以我覺得自動化到智動化距離還蠻遙遠的。

 

自動化帶來的社會問題

回到一開始講的Nike,他們讓顧客用一個月的時間,訂你自己要的顏色、尺寸、花色,做客製化,正好我有一個朋友在Nike代工廠裡工作,而且他就是用robot,他跟我說他很期待台灣做的robot,他們老闆也說歡迎任何robot到他們產線上試。他說現在工廠已經可以全面導入robot,大量省掉人力,而且四到五年一定可以回收,但他們沒有這麼做,因為現在代工廠還有幾十萬的員工,如果全面導入會造成另一個社會問題。

其實研華從前年就開始跟在座多位老師合作,希望做出3D視覺影像的解決方案,目前也做出了幾台prototype,但遇到很多瓶頸,其中之一就是沒辦法量產。因為去找相機公司不願意代工,他們認為自己也可以做。但現在3D相機還有很多需要突破的地方,台灣其實有很多光學、軟體工程師,我覺得3D相機也是跟robot結合一個不錯的地方。

 

Q&A:

Q:研華跟寶元數控的結合是很有潛力的,目前兩邊合作上有沒有比較具體的模式?現在看起來是兩邊各自有很好的發展,但並沒有看到兩邊的合作。

A:我們併購寶元之後才發現他們的經營模式是「系統集成」(SI),舉一個案例,他們現在提供上海汽車裡的控制器,就會有一組團隊專門做這個,他們的東西你拿給另一個團隊接手是沒辦法做的,因為他們並沒有一份文件、手冊告訴你怎麼做,只有內部的人知道,所以對我們來說確實不容易整合,但等他們發展到一個階段,我們就會希望他們開始做出文件,以打到比較廣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