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提升社會美感不是設計師的責任,是全民的義務
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畫發起人─陳慕天學長合勤基金會 innovation+創新講座分享


台灣年輕人的競爭力:相信自己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我大四到對岸的清華大學交換,去之前已經聽說對岸年輕人很優秀,媒體常描繪對岸年輕人認真,而台灣年輕人有創意。但不是全然如此,例如我大陸室友每科成績都九十幾分,卻幾乎沒有在讀書,反而花很多時間拍電影。看見這些優秀的人才,我開始覺得緊張,台灣學生的競爭力在哪裡?

因為大學時期就開始創業,在清華我也修了很多創業課程。我發現了大陸年輕人和台灣年輕人的不同:台灣年輕人相信自己有改變的力量,大陸年輕人嘗試在遊戲規則下把利益最大化。

我在大陸也做了教育相關的創業,發現大陸的老師其實很願意創新,他們懂得要讓學生用ipad、學coding、3D printer,但是他們非常想管制學生往哪個方向走。例如:老師發ipad給學生,但是放學收回來,並定期檢查有沒有下載遊戲。這件事情在我看來非常可笑,因為在台灣,我很多同學因為玩遊戲,對很多事情都非常有sense。但大陸學生卻不能碰,在大陸網路被管制,政府卻告訴人民說網路是趨勢,於是他們的網路怎麼發展都無法和其他國家匹敵,因為使用的東西就不是這個樣子。在和大陸同學對談時發現,他們比較在意如何幫自己賺錢,當討論到社會問題,他們常常回答:「這不是你的事情,我們把自己的問題處理好就好了。」

 

創業家精神:不要只埋怨政府,動手解決問題

我認為的創業家精神是:我們看到一個社會問題,然後組織一個團隊去解決它。在座工程師應該都知道零時政府,他們是一個工程師組織,由一些工程師自動發起,關注各種社會議題。例如整理政府預算,讓大家一目了然,讓一般民眾能看見預算花在哪裡、每年預算如何變動。這樣的氛圍促成良性的循環,社會會成為一個很好的生態系統。

以前政府統治形態是集權統治,後來變成民主制度,用選票決定政府,於是投票變成推卸責任,當選的人應該做好,做不好就罵你,可是上位者也是人,不可能完美。我認為台灣和世界都有一種趨勢:民主2.0。我們再度把責任擔起,投完票之後,即使上位者做得不符合期待,也不再只是罵他,而是也一起改善,一起用自己的力量去解決、去改變。

 

提升社會美感不是設計師的責任,是全民的義務

教科書計畫有三個人參與,我們三個人都有去歐洲交換或參訪的經驗。很多人去歐洲都會驚嘆歐洲好美,但常常下一步就開始抱怨台灣連馬路都鋪不好。罵完之後心裡就舒暢了,好像自己最乾淨:「我知道這個社會很醜,而別人都看不見。」但是我們三個人從歐洲回來之後,我們問了一個問題:「為何台灣做不到?」我們也問過國外朋友他們的美學教育,他說他們也沒做什麼,就是從小生活在那樣的環境裡。於是我們開始想辦法,很多人會像要加強頂尖人才的培育,但我們認為要改變的是全台兩千三百萬人的美感,讓社會上所有的人都更重視美和設計。

我認為我們的教育太貼心,把學科劃分得很精確,精確到讓學生誤以為世界就是這樣運行的。我很喜歡講一個例子:核四就算設計得再安全,就是蓋不起來。這和工程沒有關係,這牽涉到政治、環保等等,它不是一個單純的問題。學校的每一個科目都被劃分開來,但出社會之後,我們在解決問題的時候,會發現完全不是這個樣子。

蘋果會成功不是因為科技多厲害,是因為它整合了科技、商業、設計。史丹佛大學很久以前就設置了D school,讓各式各樣的人一起上課、一起討論社會問題。那我們呢?我們做得還不夠深。交大有很厲害的應用藝術研究所、建築所,但我們別說合作,我們連他們在做什麼都不知道。

丹麥有一張經典的蛋椅,海報設計也非常簡潔,一張椅子可能要幾十萬起跳。我上網查了一下台灣的椅子,跳出來一張海報,上面推滿各種金牌、功能性等等字眼圖案。先不說椅子的設計,光是把這張椅子放到剛剛那張海報上,價格可能就翻倍。平面設計真的很重要。施振榮學長曾經說過,台灣談科技,但科技沒有人文會變得冰冷,變得無法長久。

其實台灣有很多很好的設計師,但設計師常常抱怨,業主總是選最醜的。所以我們要培養的是全民的美感,只有設計師懂設計是沒有用的,老闆也要懂美,消費者也要懂美。而所謂培養就是看到什麼學習什麼,就像學習英文,到國外學習就會自然而然有那種口音。

 

對教育的想像:教育不只在學校,只要一張開眼,教育就在發生

我們對教育的想像太淺了,其實只要有學習的動作,教育就在發生。基本上一張開眼睛就是在學習,我在演講也在學習。我們在教育部開會時也會發現,教育部覺得只需要管學校內發生的事情,但可能校外的事情更加影響學生。也許新聞、卡通才是真正影響孩子的;文化部也一樣,說不定文化部在做的根本不應該是現在訂定的這些事情。

很多人在解決問題的時候會是直覺性思考,但我們要採用的是有效率的方法,就是要回到根本的問題。我們談到教育常常都會提到美術館,但美術館太遠,我們去美術又次數太少,美術館的品味也距離我們太遠,那是金字塔頂端的東西。大家應該都看過畢卡索的作品,根本看不懂在畫什麼,甚至可能覺得自己畫得更好。美術館是給設計專業、藝術專業的人看的,美術館對提升美感教育幫助不大。於是我們開始想,有什麼是一個人十八歲以前(最有創造力的年紀)會一直接觸的東西,我們最後想到的解決方法就是教科書。

學生一天要面對教科書八小時,而且沒有城鄉差距、貧富差距,人手一本。即使你不是用功讀書的人,上課時間老師也會逼你把書打開放在桌上。我們相信每天八小時,在十年之後,我們一定可以到達一個的位置!我們不是說現在的教科書不好,而是能不能更好、更有商業競爭力、更符合時代潮流和趨勢。這樣孩子長大也會知道什麼叫做美的、好的設計。

 

創業的過程:沒有人願意相信我們,我們就證明給他們看!

我們當時覺得,教科書計畫一次就能影響幾萬人,而且每天都使用,一定很有效。所以我們從九月開始到處做簡報,找人贊助。但到隔年的一月,這個計劃就宣告失敗。我們每次簡報完,大部分收到「好棒!好棒!你們要加油!…」,當然也有「我覺得你們錯了…」的回應。大部分人都很支持,但大家都不去做。一開始很鬱悶,但後來覺得是不得已的,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既然他們不相信我們,我們就證明給他們看!

但我們是不懂設計、不懂教育的人,到底怎麼做?我想這就是創業家精神,我們空手,那就把他變出來。我們先做出一個prototype,去測試市場。於是我們去找國小老師,都市的國小老師雖然有興趣但都有課業進度的壓力,後來轉介到第四位鄉村的老師才終於願意和我們合作。接著我們在高雄找到設計師,願意免費為我們設計。有了這些基礎之後,我們開始找錢,最後用群眾募資得到十幾萬贊助,我們的計畫就開始了。

我們把書包得漂漂亮亮,出發到國小去,並拍攝同學的反應。教科書得到同學們的好評,同學普遍更喜歡我們做的課本。他們說新課本設計讓思想更自由、更有想像空間。當天回來心情很好,以後誰批評我們,就拿影片證明,我們已經掌握了孩子的心!(笑)因為這樣,陸續有越來越多學校和我們合作,法藍瓷也贊助我們,讓我們可以繼續進行計畫。

 

我們還想解決很多問題

我們到處去跑國小,感觸很深的是,城鄉差距真的非常嚴重。他們可能同樣喜歡這本課本,都市小孩會跟你說很多,但鄉村小孩只能用「喔!喔!喔!」表達,他會跟你說課本很美,但問他美在哪裡,他會說不知道,就是比較美。

其實我們的目標一直都不只是發課本,我們做的事很多,大部分時間我們都在找問題、解決問題。有些事情我們正在做,有些事情我們還做不到。

台灣每年文化預算只佔政府總預算的百分之一點四。而且在非物質文化保存非常危險:台灣目前已有七種語言確定流失,有二十四種瀕臨絕種。還有很多藝術、技藝都流失或只剩下書面資料。而且近年來,古蹟被破壞或焚毀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政府越是保護,財團就越要破壞,因為對他們來說,建地遠比古蹟來得有價值。

對很多人來說,世界未來十年、二十年會如何很重要,但我們其實應該更在意人類文明過去的千年發生了什麼事!另外,文化銀行網站已經上線,請大家多多支持!謝謝!

 

延伸閱讀:

陳慕天學長小檔案

合勤基金會粉絲頁活動花絮

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畫

文化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