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從創意到生意:群眾募資的應用與延伸─Flying V共同創辦人林弘全學長交大演講

機器人、人工智慧、智能汽車、綠色能源、物聯網…,人類科技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奔馳與開展,而以曾經以電子科技製造稱霸世界的台灣,如今也面臨轉型的陣痛,摸索屬於自己的新未來。Flying V共同創辦人林弘全學長在3月16日受張懋中校長之邀於母校中正堂分享他一路從無名小站(community)做到群眾募資(crowdfunding)的創業心得。

席間,林學長談的不只是他成功創業的歷程,他觀察到臺灣的一個現象,台灣人不太懂得合作,如何用協作的方式把不同產業界的力量連結在一起,是台灣人需要重視的課題。他坦率表示:「很多人期待聽到一些電子商務、行銷,或秘訣、密技,那些我全部都不會!我講的都是我的概念、想法、我的價值觀。我覺得真的需要改變,但變不變不在於我,在於各位。」林學長一語點出他今日整個演講的重點。

 

交大創業風氣盛:學校和學長都幫忙

林學長提到,大學的時候以為交大校友就是在科技產業,後來做投資,才發現各行各業都有許多校友(例如創投、金融業),而且校友們都非常願意給予幫助。提起交大校友們,林學長讚許:「民國七十年代在科學園區哪有半導體、電子產業?但其實在四十年前,我們的學長們就在創業了。我一直認為交通大學其實很像Stanford,非常崇尚開放、創業的風氣。」

交大校方也樂於幫助學生創業。林學長談起在交大創建無名小站的經驗:「因為在學校讀的是資工系,做網站當然就是用學校的機器,就像當時PTT也是這樣,但後來隨著越做越大,也開始被人詬病濫用學術資源。很感謝當時資訊技術服務中心和研發處,他們容忍這些創新,用技術轉移的方式處理技術細節,讓我們從正門走出去。」

 

群眾募資:由民間解決民間的問題

林學長坦承,離開雅虎之前(無名小站後為雅虎所併購),對社會沒有太多關心;離開雅虎後,不想再進入大公司,但當時也還沒有創業的點子,因此過了一段每天翻翻報紙、找朋友喝咖啡的日子。「大家都看見了無名小站的成功,卻沒想過這成功會變成一個包袱。」學長苦笑。很多人都認為有能力的人應該要站出來承擔,甚至要他參選立委。但他說:「我覺得這個想法完全錯了,這個社會不是靠一個英雄就可以改變的。」

不過,心裡頭總是有再創一番事業的想法,而且希望是能對社會有幫助、有貢獻的,於是林學長開始做群眾募資。一開始flyingV一個案子才募到三四十萬,業界老闆們都質疑這麼小的數目能做什麼生意?「確實,flyingV得到的資金並不能創業,但可以將想法落實為項目,做成一個專案。它可以驗證一個點子能不能在市場上為消費者接受。關一個公司比開一個公司困難,在創業之前先被市場檢驗過,節省掉很多嘗試成本。」林學長不認為單純以金額定義一個創意的成功與否是正確的觀念。

學長以幽默解釋群眾募資的存在意義,他說:「一開始談群眾募資,沒有人知道是什麼;但講地下錢莊、標會,大家就明白了。」地下錢莊是不合法的,但其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人們有需要。如果把這個功能放到網路上,網路很重要的特性就是去中間化,在網路上開店是店面直接面對消費者,不只省去將近一半的通路成本,更讓一切運作都透明化,變成合法。

 

社會中間的人靠互助:「我們必須一起去改變,而不是等一個英雄出來!」

社會中最厲害的那些人不用幫忙,也幫不上忙;最慘的人需要社會扶助,是政府處理的問題;而剩下的中間的這些人沒有人在乎,只能靠互助。真正的產業就要互助,這就是協作。

曾經有人問林學長,flyingV最厲害的案子是什麼?他卻回答他知道是哪些案子,但他不在意。因為厲害的案子,可以募到幾千萬,那表示這個案子本身很好,到其他平台也可以成功,也沒有flyingV沒有差。他在意的不是第一名的案子,是第五十名的案子;他在意的是專案有沒有因為flyingV的數據分析而得到幫助。從無名小站到flyingV,都是在做平台,平台其實不是靠創意,需要創意的是上面的提案者,平台要做的是維持平衡性。

平台上各式各樣的專案都有,林學長提到:「有些人可能一輩子努力創業,希望變成郭台銘那樣的大老闆;可是也有些人花一輩子時間照顧狗和貓。說這件事情重不重要?我覺得很難說,這是價值觀的問題,我的立論是:如果他覺得很重要,而且能透過這個平台找到支持他的人,我覺得社會會更好。」他再次強調做平台應該重視平衡,應該讓社會多元的發聲,不只讓小眾意見被看見,還能被幫助。

 

培養創意,提供養分的場域:濕地(Venue)

林學長指出,從創意到生意的生態系就是從ideation(-1)到project(0)到prototype(1)再到business(N)。flyingV做的是讓一個構想變成專案之後實驗,從點子落實到一個專案是從零到一,而要產生靈感是從負一到零。那麼創意要怎麼管理?創意無法管理,但是可以創造一個滋養創意的氛圍。安迪沃荷曾經在紐約租一個倉庫,找來很多音樂人、電影人、時尚人、科技人等有創造力的人來開派對,這些創造力、各行各業的專業一旦聚集在一起,就能激發出很多創意。

於是林學長創立了這個場域-濕地(Venue),會這樣命名是希望這裡能作為一個多樣性的創新生態系,提供一個環境、給予養分,卻不主導發展。在這裡可能成功或失敗,失敗後也可能成為別人的養分。濕地並不是要培養一個團隊,不是要找獨角獸,而是希望團隊之間嘗試互相合作,達成群體最大效益。

「不同的人來到這邊就是交朋友,不要去想生意,因為生意是以後的事情。在這邊有了點子,我們就來當你的客戶。很多人做創業的業師,我不是不想當老師,但與其當老師不如當客戶,因為客戶永遠最大。比起教導,不如實際運用、實際給予回饋,如果做得好就繼續合作,做不好可以換人。」林學長笑稱自己現在的工作是大樓管理員,因為濕地裡所有服務都是和團隊合作的。

 

台灣應該要有次級市場

因為濕地所在的地點為台北市的六條通,林學長也就此表達了對台灣產業的看法。他認為台北真正有文化內涵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大稻埕,一個是大正町(條通)。這兩個地方歷史超過一百年,但政府在預算上只偏重復興大稻埕,條通的飲酒文化不被重視。以前電競被認為不入流,但現在電競已成被認定的產業。飲酒文化也是如此,香港蘭桂坊、日本歌舞伎町、北京的三里屯等都儼然發展成商圈、產業,其實台灣的條通也是值得發展的地方,但台灣社會普遍不重視,甚至避談。

另外,林學長認為台灣應該要有次級市場(未上市股票交易市場),因為很多公司不需要IPO。台灣IPO公司在少數,有九成的公司是中小企業,但中小企業不代表營運不好。有些公司的資本規模、營業規模都很穩定,硬是擴大並不是好事,沒有必要付出這個成本。他舉霹靂布袋戲的例子,去年上市,公司的營業額一直穩定的維持在五億,因為公司收入大多就是銷售DVD,本業是無法成長的。有些公司不適合IPO,不是必要得往資本市場走。

林學長也提到自己的公司規模都不大,只有五到十名員工:「如果今天有辦法做一間營業額一百億的公司,養一千名員工,也算是個大老闆;但我不想,我會想辦法弄出一百間年營業額一億的公司,每間公司養十個人。」雖然兩者產值和就業機會都一樣,但當公司小,就無法分心經營;當公司小,未來的可能性就會很大。不過一個人是無法管理一百間公司的,於是又凸顯合作的重要性:真正要做的是大家一起,讓社會思維改變,讓環境改變,也許就能創造出新的可能。

台灣時常出現的一窩蜂現象,林學長也提出他的看法:「看到一個東西的成功,就要想怎麼接上下游。跟他合作就不用跟他競爭,就能賺到他的錢。」他也提到,他不投資風險高的電影公司,但他投資後製公司。電影產業在成長過程中有人賺錢有人賠錢,但是產業鏈不會虧錢。

 

結語

不是英雄不對、不是台灣之光不對,只是當社會推崇第一名時,整個社會都充斥失敗者;但社會推崇多樣性時,才會創造出群體最大效應。」林學長認為產業界需要相互協作,社會中間位置的人們需要相互幫忙。筆者觀察林學長不只有很多豐富的工作經歷,更多的是對產業的銳利觀察、對創業新人不吝的幫助、對社會各界的關懷。

在演講的最後,林學長也以幾句格言勉勵學弟妹們:「失敗是必然,成功是偶然」;「團隊很重要,但是初衷更重要;在很困頓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初衷,不然撐不過去。」

 

延伸閱讀:

flyingV網站

濕地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