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全民外交:走出台灣,放眼國際—前駐法外交大使呂慶龍先生演講

從台灣遠洋到海地和法國,長年以台灣駐外代表旅居國外的外交大使呂慶龍先生,憑著出色且具創意的布袋戲演出介紹台灣,因而深入民心。對於那些他曾待過的國家人民而言,他就是台灣;而他,卻要渾身解數地使盡十八般武藝,讓他們看到,台灣,遠遠不只眼前所見。

1971年畢業於淡江大學西洋語文學系(今淡江大學法文系)的呂慶龍,自大學時代便立志要用法語立業、闖出一片天。他先後通過交通部觀光局第一屆法語導遊人員及行政院新聞局國際新聞宣傳人員法語甄試,再於1976年通過外交領事人員特考。出色的外語能力使他出任多項外交事務官職,包括新聞局聯絡室專員、歐洲司科長、部長室簡任秘書、駐荷蘭代表處秘書、駐法代表處組長、駐海地公使與臨時代辦、駐日內瓦辦事處開館處長、駐海地大使、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外交部國會聯絡組召集人、外交部新聞文化司司長兼發言人、外交部主任秘書等職務。

「在法國,可以看見台灣。」駐法14年的呂慶龍大使,雖面對特殊的國際關係情勢,他仍致力行銷台灣,推展法國與台灣良好的友誼關係,他曾經獲頒兩個法國城市的榮譽公民,更得到巴黎東郊的碧西市為他命名的「呂慶龍路」(Allee Michel Ching-long Lu),紀念他在法國的外交貢獻。長年駐外,因為台灣外交困境,呂慶龍大使時時刻刻把握任何機會行銷台灣;返回台灣,他孜孜不倦地四出演講分享,盼以己之經歷,惠澤他人。

 

How can I be useful?  能言善道的表達力培育

我們生在一個溝通時代,你有問題可以講出來,你怎樣把它講得清清楚楚?或讓對話的人能給你回應的時候,一些明示或暗示,你可以有怎樣的回應?」呂大使表示,現今是「全民外交」的時代,學會溝通與表達是每一個中華民國國民至關重要的課堂。

旅居法國多年,呂大使認為法國人給人的初步印象就是自信,而且是一種因來自對現實情況了解所產生的自信。他觀察到法國社會鼓勵每一個人勇敢地表達個人意見,甚至在高中畢業前需要通過哲學的考試。訓練觀察力、溝通力和與他人互動的能力,是人文領域的根源,更是法國人引以為傲的其中一個特點。法國作為全球第五大的經濟體,佔全球人均生產總值7%。一個國家的人民對自己的文化和國家的各項成就感到榮耀,並願意與他人分享這份榮耀,在言談之間自會形成一股自信的神態。

「合作,就是雙贏。」面對全球化的競爭,務實的法國人也承認舊日的風光不在,如金規定大專學生必須學習英語,也積極拓展與他國的友好雙邊關係,台灣也是其中重要的友好對象,創造實質的雙贏局面。看似驕傲的背後,是對自己國家實力的信心。配合社會和學校的訓練,大街小巷都充斥著能言善道的國民。作為一個台灣人,同時是駐法國的台灣代表,呂慶龍深深體會到表達力在「行銷台灣」時的重要性。

台法兩地的交流機會甚多,如高等教育的交換生計劃便多達四百多個,科學研發的合作項目計劃也超過五十八個。「只要有機會,請努力多跟法國、跟歐洲來的人結盟與互動。」呂大使殷切建議,即使沒辦法離開台灣到國外留學,也可以找機會做短期的遊學、旅行,看看在先進國家生活的人民是如何生活,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回到國內,生活周遭若有機會遇上外國人,也能自信地向他們介紹台灣。

 

To be useful, is my philosophy of my life.

「Just because I could be useful.」是讓呂大使感到最開心的事,因此即使經常為了行銷台灣,全法趴趴走,常常得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他依舊甘之如飴,因為他認為人生的意義在於「How can I be useful.」和讓他人覺得「I am very useful.」。呂大使前後被派往法國三次,從他八零年代第一次到訪,其時的報章雜誌對台灣的報導,少量且都為負面消息。但經過二十幾年來的不斷努力換來的經濟起飛,人均生產總值、國民教育水平和技術研發等等,逐漸被國際所看見。配合駐法的外交人員不斷努力,正面的報導變得越來越多,外國的媒體也愈發關注台灣局勢。呂慶龍特別點出,有關今年的台灣總統選舉,法國世界報是用頭版頭條並詳細報導。

在工作上妥善運用資訊產品,也是讓個人能力被重用的重要方法,呂大使笑稱若他日學生想找人協助打字,可以考慮用他。能夠不看鍵盤、只看螢幕地輸入文字,簡報中所用的照片都出自他手,演講稿件、推薦書、廣告文案通通都是他一手包辦,「這可以有效地處理,我想做和我該做的事。」即將七十的他,用高科行銷台灣,到處講演,可都是不假他人之手。

在獨特的國際情勢之下,怎樣能讓國際社會了解台灣?為此,呂大使在時間和場地容許之下,他幾乎不會推辭任何一個能讓他人認識台灣的機會。在演講之中,呂大使與學生分享了他不惜坐兩個多小時的火車去參與企業奧斯卡頒獎典禮接受法國主流電視台BFM Business的訪問、參與2013年法國亞維農藝術節、免費讓日劇《交響情人夢》借用大使館場地拍攝等等的經驗,勉勵學生要隨時準備自己和把握每一次能表現的機會。

做人辧事需胸懷寬廣,換取更多互動的機緣,這是呂慶龍大使辦事的原則,也是外交工作成功的秘訣。「我們辦外交不只有針對外國人辦外交,我們有理由讓更多的國人和關心台灣的人,了解更多的國際情境。」他提及到自己曾在2011年接待台灣行走旅遊節目《食尚玩家》的製作團隊,並接受採訪和協助拍攝,讓台灣人有機會更了解台灣在外的外交工作,和其價值何在。

 

Taiwan is still there.

台北101大樓與看似台灣島的白雲

一張由台北101大廈和把白雲立著看像台灣島合併而成的名片,呂大使就是要告訴法國、告訴世界,「Taiwan is still there。」對外國人和他來講,台北101有相當大的意義,「除了技術、除了傳統,它(台北101)更是代表著台灣與世界國際接軌的一項重要指標。」因為它讓全球注意到台灣,所以不管是中文或法文的演講報告,台北101都會出現在呂大使的每一份簡報當中。

「一個國家若沒有文化,她不會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台灣的傳統文化、開放民主、創意都是重要的瑰寶,也構成我們在世界的競爭力。「台灣有優質的中華文化,有責任感、家庭倫理,社會的公義,都是我們重要的資產。」是台灣的優勢,也是台灣社會的人倫價值。台灣的文化創意特質,不只能展現應用在文創產業,日常與他人溝通和個人表達也可以很好地出現。這也是為什麼在他卸下外交官一職後,仍非常願意四出演講,現身說法地告訴大家,如何以創意的方法與人分享工作經驗。

呂慶龍強調台灣面積雖小,但成就並不亞於其他國家。台灣是第二十八大的經灣體,人口排名全球第58,人均生產總值佔全球1%,國民平均購買力是4.568萬美元,比法國、德國還要高。法國會務實地與台灣在多方面交流合作,正是看到了台灣的實力。與此同時,面對全球反恐的危險氛圍之中,台灣的安全與舒適,恰恰也是其他國家所缺乏的。台灣的實力所在,不需自誇,但也不要妄自菲薄。

呂慶龍大使的演講伴隨著他的攝影作品和影片展開,風趣又幽默地與學生分享外交工作、駐法生活的點點滴滴。了解台灣、愛台灣,這就是一直支撐著呂慶龍大使去行銷台灣的動力。他透過被選為台灣文化代表的布袋戲去演講、做開場表演,用創意的手法「讓睡覺的醒過來,想睡的睡不著」,讓想裝作看不見台灣的人,正視並看見台灣!

這就是一代傑出外交大使呂慶龍先生,他用流利法語使出渾身解數推銷台灣的身影,不但喚起國際對台灣的重視,也贏得國際對台灣人的熱情與敬業的尊重!因此,藉由呂大使的熱情分享,我們更加了解台灣外交人員的辛苦,更感謝在全球各地努力打拼的台灣外交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