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別在海洋中用力跑步!」
新時代與新世代的吶喊—大塊文化董事長及創辦人郝明義

出生成長於南韓釜山巿的山東人郝明義,1974年來台就讀台灣大學商學系國際貿易。這樣的一個男子,卻愛上閱讀和書寫中文文字。後因一份翻譯工作的嘗試,走進原本排斥的出版業。曾於時報文化、商務印書館擔任總經理與總編輯的職務,並於1996年創辦大塊文化和出任公司董事長,更在2008年被總統馬英九禮聘為國策顧問。他創立台北書展基金會,首辦台北國際書展,促進各國與台灣出版業界的交流,實為今日華文出版業舉足輕重的「文化人」。

郝明義於2013年因《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與政府持有不同的意見,辭去國策顧問一職。服貿爭議過後,他更是積極地參與各種社會議題,不絕地學習、了解及撰文,也利用社交軟體平台的曝光率吸引各方人士共同討論與關注,成為公共知識份子的表率。

在其新作《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網路與書出版,2015)的前言寫到︰「許多議題對我都是陌生的。但是感謝我原來的工作就是出版與寫作。吸收、消化各種知識,並設法找出最淺顯易懂的方式與其他讀者分享,本來就是我的生活。所以碰觸這些議題,固然有壓力,但也有樂趣。就這樣,我一路練習思考台灣的現實與未來。」一頭花髮坐在輪椅上的他,紅框眼鏡底下堅定又銳利的目光,絲毫沒有因年過半百而減低他的風采。2015年12月9日郝明義董事長應通識中心的邀約來到交大演講,在浩然國際會議廳裡與交大同學分享他在這兩年來的思考成果。

 

 

 

來自35歲以下的青年吶喊

空污、核廢料、有毒物和海洋污染都是郝明義這兩年特別關注的議題。從環境議題的探究開始著手,該怎樣來處理,還是必須回到政府的政策設計、執行。而各個社會領域的組成與現況︰政治、教育、兩岸、經濟、環境,這些領域各自都有相對應的主張和問題,但都不約而同地迎來各種問題。郝明義點評「各界都面臨一個臨界點,現在是必須攤牌的時刻。」

長久的分配不公積累社會不滿,台灣年輕一代對於分配正義、時代正義的追求越見明顯。他以35歲為關鍵分界的年齡線,說明世代之間對不同領域的想法和價值觀區分。他引用曾接受他訪談的林昶佐立委的一番話︰「三十五歲以下,他們的問題,上一代沒有解答。他們就算是相信上一代,上一代告訴他們的事情也發生不了。」作為引入,帶出年輕一代與上一代之間的價值衝突與改變。

社會的主流價值隨時間和經濟形式而改變,青年一直被社會兩極化的價值觀所拉扯。政治層面的「威權/分配↔開放/參與」;經濟層面的「生產線/不良率↔網絡/個人」;環境層面的「配合經濟發展↔個人健康」;教育層面的「接收標準答案↔自由探索」;兩岸關係上的「中國記憶↔台灣主體」。每個領域都有各種聲音主張存在,幾十年來一直在衝突、拉鋸。當過去世代累積的經驗和心得,都不再適用於解決現代的社會問題,問題也到了臨界點不得不去解決。

「到了這個時刻,我們已經不可以冀盼任何的政治人物,只是想著明年政黨輪替的發生,我們不能只是期待換了一個總統,或換了一些政府人員,問題就能立馬迎刃而解。因為這些問題的累積已經是太多年了,價值觀也來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代,所以不能夠指望只換了一個明星型的政治人物,就能夠解決所有問題。」郝明義如此明言。「我們在面對前所未有的問題,每一個台灣人都要來思考怎樣找出新的可能。」對於未來的可能性,他表示自己也還在摸索。但有一點,他是可以肯定,「現在的問題形成,就是過去的思維、習慣、方法所累積下來的結果。如果想要解決這個結果,卻繼續用他們造成這個結果的起因方法來解決,根本不會找到答案。」

 

擁抱海洋般動盪不定的思維和智慧包容

若不能再用過去的思維、想法和習慣來處理眼下的問題,郝明義以海洋比喻現在台灣的處境,並建議學生︰「別在海洋中用力跑步。」過去的教育都會教導我們說︰你現在跑得不夠快,所以要練習跑得更快;跑的時間不夠長,那就再增加時間。這種觀念明顯沒辦法改善眼下的困境。他直言︰「繼續以過去的思維方法在海洋中掙扎,只會加速在水裡下沉。我們必須要改變心態和做法,才能重新適應水性,找出別的方法在水裡找出新的出路。

眼下台灣正面對著上述各領域組成的恐懼總和,領域之間的問題環環相扣,又頃刻改變,千絲萬縷攪和在一起。郝明義在籌劃書寫《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時,曾聯繫訪問多個領域的年輕人,都發現他們嘗試以與過去不一樣的方法來面對問題,以及實踐過去不曾出現的創新想法,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其中一個訪談對象就是交大機械系吳忠信教授,有別於投入氣勢浩大的明星半導體產業,一直堅持台灣航天科技研究和產業發展,只想著要證明給台灣人知道,航天科技的產值比半導體的高出五倍,讓台灣的產業有更多選擇的可能。

社會上浮現各種新的想法和嘗試,「我們需要面對海洋動盪不定的智慧,也需要像海洋般包容。」郝明義如是說。過去課本對海洋的描述,都呈現海洋是可怕、讓人畏懼、需要遠離的刻板印象,而他卻特別選用海洋為書名。除了因為台灣實際的地理環境之外,更是想要台灣人重新思考海洋、思考台灣與海洋之間的關係,接受大海浮動的常態,勇敢面對挑戰和波動。培養海洋的思維,包容各種差異與價值,也以海洋連結世界,跳脫局限於兩岸關係的思考框架,中國只是其中一個巿場,而世界各國都可以是台灣的巿場。「海洋是我們的通路,海洋不會變成把我們困在這小島上的障礙。沒有海洋思維的話,台灣就會變成被海洋困住的小農村而已。」讓海洋成為台灣面向世界的新基點,勇敢往新方向邁進。

 

強化專業 再以專業參與社會

郝明義先生與編輯謝采善合照留影

每個人都要持續地參與和關心社會,不光只以四年一次的投票來關心。郝明義勉勵台下學子要「強化自己的專業,來參與政治與社會的改造;參與政治與社會的改造,來提升自己的專業。」今天所有知識的汲收,來到了一個協作型的時代,每個人都要共同參與,才能把自己的專業知識拓展,產生質變性的效用,發揮自身的影響力。

郝明義以自身在出版業的經驗為例,「以前我主要的工作都是經營自己的企業,我相信一個企業經營者對社會投入就是出版書籍,跟讀者溝通,發現好的作者,做一些別人不願意、不敢做的嘗試,我覺得這就是對社會的責任。同時,我也要把公司經營好,照顧公司的同仁,也對公司的股東有所交代。」但面對產業的變動,有很多事情已經不是企業自己經營、處理好做足夠了,必須要自己與同業都好,連鎖的大書店、獨立書店要一起生存得好,業界的生存生態環境才可永續、健康地經營下去。因此自2000年後,郝明義特別關心與出版產業有關的公共議題,台北國際書展便是在這樣的背景籌辦出來。

但他並不只關心自己所處的出版業,也敢於跨足參與其他社會議題,即便是一些他原本以為只能由專家才能去了解的議題。「Do not need an expert to know the differences.」每件事情都可以被每個人去參與、去了解,沒有任何議題是不該接觸的。只要真心地關心這個領域,就可以不斷地了解、參與。郝明義就以自己為例,在沒有背景知識下,憑著關心核廢料如何處理,透過閱讀、訪談、交流,也能慢慢地建立自己的理解。再藉由作者、出版的專業,說明給原本跟他一樣不明就裡的人去認識,提供讀者開始了解該議題或領域的渠道。

 

培養有效運用時間的微型人生觀

「過去我們都有一套生活哲學,相信自己在過一種線性人生,相信自己在每一個階段都有每一個階段要做的事。中學六年什麼都不要想,專心地考大學;大學畢業就是要專心找份好工作,諸如此類。每一個階段都彷彿有一個唯一且高尚的目標。直到退休時,我們才有辦法去參與社會、討論正義,然後又陷於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情形。」郝明義笑指,每個階段都會有理由讓自己覺得無暇參與社會,或認為參與社會沒有實際的經濟效益。但以現在台灣面對的狀況,經濟、政治、環境等種種問題都互相牽連,攪混在一起,不得不同時面對和處理。線性人生的生活哲學,便未必能如過去般適用,需要重新調整了。

為此,郝明義提出另一套生活哲學——「微型人生觀」。「不要讓某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分配到多少歲以後才能做。」微型人生觀可以一星期為單位,週末兩天就是你的退休時間,所有本來預定要留到退休後才能完成的事,就可以在週末實行。同樣可以用一天為單位,上班的時間就是少年少女時代,早上把自己視為新晉職員來處理公司內部的事情,下午把自己想成是需要對外社交聯絡的高階主管,下班後的晚上就是退休的時間。

郝明義建議學生要有價值地運用碎片化的時間,不要把有意義的事情非要拉到特定階段之後才去做,「很多時候,人生都不會如你所願地發生。微型人生,可以盡可能地讓遺憾減少發生。」同時也可善用科技,在通勤、午休等短暫時間,拿起手邊的智能手機,找一個自己關心的領域或議題開始,關心和參與社會。

 

 

延伸閱讀

《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官方網頁

端傳媒專訪郝明義:未來二十年決定台灣生死